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解开岳内裤:双性受花缝摩擦毛笔

2021-11-20 09:03: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重贤心直口快,“我们在说东方平和顾子堂的事。现在他们勾结远番正和太子势同水火,门主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所以你们打算趁这个机会报仇?”

 

重贤心直口快,“我们在说东方平和顾子堂的事。现在他们勾结远番正和太子势同水火,门主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所以你们打算趁这个机会报仇?”

  “是,不过眼下我们孤掌难鸣,若是门主能拉动太子殿下与我们结盟,那对太子对我们都是有好处的。”陈信说道。

  梁卓卓转头看了看莫湛,“你觉得呢?”

  莫湛先是深思了一下后说道,“我担心太子殿下那边……”

  莫湛想的和梁卓卓想的一样,太子殿下自然是没什么说的,可是这种与朝廷军队联盟不同以往,不过重贤和陈信说的也对,这个时候太子殿下一定也需要帮手,而自己也能为了老门主报仇。

  梁卓卓用拳头轻轻锤了锤额头,这种事情还真不是一两下能完成的,可是单凭自己的实力搞一个就已经很吃力了,眼下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

  “若是能早早攻下远番也可以让百姓安生,边地已经水深火热了。”

  梁卓卓突然眼前一亮,陈信的话狠狠地给自己一个暴击,没错,这不仅是为了老门主为了门派更是为了天下的百姓。

  梁卓卓顿时来了精神,“我这就给太子殿下写信。”

  梁卓卓站起身直接向书房走去,秋玉也紧跟在她身后。

  书房内,梁卓卓拿起笔纸快速地写着,秋玉在一旁愣愣地看着,虽然自己也跟姐姐在一起时间挺长也认识了一些字,可是姐姐为什么写的话自己却看不懂呢?

  什么老铁雷猴,揍他丫的小崽子,让他们耗子尾汁,搂就完了……

  最后写完自己名字后加了一个么么哒。

  秋玉扭曲着一张脸,姐姐这么写太子殿下能明白吗?

  梁卓卓放下笔后满意地看了一遍,这么写也是为了怕这个东西落到别人手中,用现代词代替一下这样只有太子殿下能看懂。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梁卓卓信心满满地把书信塞到信封内。

  可秋玉还是一脸疑惑,“姐姐,你这什么意思,我怎么一句都看不懂呢?”

  “这就对了,如果封信落在别人手中他们也一样看不懂。”梁卓卓笑着说道。

  “这封信只有太子和我能看懂,我不放心所以故意这么写的。”

  秋玉才明白过来,既然太子殿下能懂那自然就是好的了。

  眼下就是要把这封信送给太子殿下,梁卓卓思来想去谁他都信不着,看来这趟就只能自己去了。

  拿着写好的书信和秋玉又回到了大厅,大厅里只剩下莫湛和陈信,重贤刚出去办点事。

  梁卓卓把信放在桌子上,“兹事体大,这封信我要亲自送到太子那里。”

  “小姐,这一路上危险重重,还是让我去送吧。”陈信说道。

  梁卓卓说道“我让莫湛陪着我,你和重贤还有秋玉就在家准备妥当等我消息,随时准备赶赴边地。”

  有莫湛陪着自然是最好的了,陈信点点头。

  入夜,小竹撅着一张嘴站在梁卓卓床边,姐姐明日要离开,过几日秋玉姐姐也要离开,家里就剩下他自己,他一脸的不开心。

  梁卓卓拉过小竹的小手,“放心,我过段时间就回来了,我不在的你要认真读书知道了吗?”

  “可是姐姐,你们都走了,我自己害怕。”小竹委屈地说道。

  梁卓卓假装生气地拍了下他的头,“几岁了,还害怕。”

  正说着陈信就从外面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少年。

  “请门主安!”那少年刚进屋就半跪下行礼。

  梁卓卓立刻上前扶起他,“不用这么多礼,你就是陈信的好友?”

  “是,属下名叫百山。”

  陈信说道“小姐,百山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当年也是一起入得门,我们不再时可以让他照看小竹。”

  “这样最好,那百山小竹以后就麻烦你了。”

  百山侧头看了看一旁的小竹,小竹第一眼就特别喜欢这个哥哥,小竹见哥哥看自己害羞地躲在梁卓卓身后。

  房间外,梁卓卓单独叫住百山叮嘱他,“小竹以后还麻烦你了,你不要因为他是我弟弟就不敢训斥,若他犯了错你也要批评他,你要把自己当做他的哥哥一样,有错就打有过就罚。”

  百山听后认真地点了点头,“门主如此信任属下,属下一定不让您失望。”

  梁卓卓可不想把小竹养成像公子哥一样,小孩子自小就要让他明白对与错,绝对不能因为他是门主的弟弟就可以胡作非为,这么告诉百山也是让他不要有压力。

  小竹这件事就算解决完了。。

  ………………

  第二日早早梁卓卓便和莫湛出发了,这次两人没有在用马车,而是一人一匹马,为了学骑马梁卓卓也是遭了好罪,好几日屁股都敢着床。不过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学会了。

  简单的行囊背在身上,与众人挥手道别,两人一前一后就出发了。

  阳城距离边地并不远,因为边地在打仗周围百姓民不聊生,这一路走来看到了太多的饥饿贫乏的百姓,梁卓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战争斗来斗去输的还是百姓。

  那些人可怜的样子始终在自己脑海中挥散不去,莫湛走过来坐在她身侧。

  “只有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他们才能过上好日子。”莫湛深知战争的残酷,自己也曾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梁卓卓抹了一把眼泪打起了精神,“你说的没错,我们要为这些百姓努力。”

  莫湛轻轻搂过梁卓卓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星空下的草地上,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

  翌日,终于到达了军营附近,两人骑着马匹渐渐逼近军营,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号角声。

  梁卓卓和莫湛纷纷停下来,很快军营的大门便打开了,一队人马向自己奔来。

  梁卓卓知道进来找太子不是个简单的事,所以见到这种阵仗自己也早有准备。

  很快那队人马就把二人给围住了,一个身着盔甲的人冲着二人说道,“你们什么人?”

  梁卓卓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我们是太子殿下的好友,这个请你交给太子殿下。”

  那人小心地来到梁卓卓跟前,手拿过那封信警惕地盯着二人。

  “哼,你以为我那么好骗吗?你们擅闯军营必死无疑,来人给我上。”

  见那队人马跃跃欲试,莫湛刚要出手就被梁卓卓拦住了,“等一下!”

  “你还要耍什么花招?”

  梁卓卓指了指他手中的信说道,“不然你打开看看是不是一封信,一封信而已能对太子殿下做什么?你还不如先去禀告太子殿下,等太子殿下看过后在说,到时候是杀是留也是太子说的算。这里是军营,我们也知道擅闯的后果,我们来并不是要见识你们的刀有多快,而是真的找太子殿下有事。”

  那人听了梁卓卓一大篇话也觉得有些道理,不如就回了太子殿下,就算他们耍心机自己军队这么多人还能怕他们。

  “好。”说完那人拆开了信封看了看,可是看到第一行他就扭曲了,这是什么意思?

  老铁雷猴,知道you心累,me也一样,so不如搭伴揍他丫的小崽子,让他们也looklook我们的实力,不管啥样搂就完了,让他们耗子尾汁知道惹错了大佬,老铁V587,太子殿下么么哒。

  这这这……那将士僵冷着一张脸,这到底是什么?

  “我说的没错吧,这只是一封信吧,你把这个给太子殿下。”梁卓卓说道。

  那将士叹口气说道,“等着!”

  说完拿着这封莫名的信回到了营地。

  “太子殿下,末将有事要奏请。”

  “进来。”

  将士拿着那封信走进军帐内,“太子殿下,刚刚军营外末将发现一男一女,他们说有事找太子殿下,这是那女子给末将的一封信。”

  太子接过信封摊开看了看,太子猛地坐起身子,“他们人呢?”

  将士说道,“还在军营外。”

  太子一脸激动的表情说道,“带我去。”

  将士满脸疑惑,难道太子看懂了那封信的意思?将士也不敢多问只能带着太子去见他们。

  军营外,太子走过的路跪了一片,太子来不及让他们起来,只想快点见到他们。

  梁卓卓无聊的抻了个懒腰,莫湛还有些不放心便小声问道,“那封信可以吗?”

  梁卓卓点点头,“放心,一定可以。”

  “来来来,让一让太子殿下来了!”将士在身后说道,很快队伍让出一条路。

  太子殿下风尘仆仆地向自己走来,梁卓卓脸上顿时来了精神,“来了!”

  太子看到他们二人也很开心,上前笑着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莫湛拉了一下梁卓卓,见到太子殿下行礼是必要的。

  梁卓卓可不管那个,上前毫不给太子面子,“还说呢,我这一路都快累死了,到你们这里还要经过排查才能看到你。”

  周围的人都呆在了当场,这可是第一个敢这么和太子说话的人,所有人对这女子的身份都格外好奇。

  太子拍拍她的头,“辛苦了,辛苦了。”

  见莫湛还没有起来太子急忙上前扶起他,“不需多礼。”

  梁卓卓看着太子说道,“那封信你看了?怎么样?”

  太子看看周围的人说道,“进去说。”

 文学

太子殿下带着二人来到了军账中,太子把周围的人都支了出去,账中只剩下三人,太子殿下示意他们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

  梁卓卓说道,“怎么样?”

  太子看着二人一脸愁容,“我这几日确实为这件事烦恼,顾家庄掺和进来很是棘手,你们有什么想法?”

  梁卓卓和莫湛互看了一眼对方,他们的想法就很简单,杀了东方平为老门主报仇。

  梁卓卓咬咬嘴唇想到老门主她就痛心,“自然是报仇,老门主和我的眼睛还有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等等,这一切都是他们害的。”

  太子对于梁卓卓和东方平的事也知道一些,只是他始终不明白东方平为何要去惹江湖门派,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先不多问了。

  既然大家的目标一致那也不用再说其他的了,太子看着梁卓卓说道,“你要知道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而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你决定了吗?”

  梁卓卓又看了一眼莫湛,莫湛轻轻一笑,她的任何决定他都是无条件支持,在来的时候梁卓卓也和大伙分析了利弊,大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梁卓卓站起身看着太子,眼神坚定地说道,“是,我决定了,太子殿下愿意带着我们一同杀敌吗?”

  认识了梁卓卓也有段日子了,大大咧咧的样子太子殿下早就习惯了,如今她这么一本正经太子殿下还真有些不适应。不过太子被梁卓卓所感染,他站起身重重地点下头,“好!”

  “来人啊,叫张将军过来有事商议。”太子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外面人听后立刻跑去叫人。

  “你们来了,我还真是意外。”太子笑着说道。

  莫湛说道,“知道太子殿下在边地,卓卓也一直很惦记你。”

  梁卓卓背着小手在账内来回看。

  “呃,不对劲啊你们两。”太子听到莫湛叫卓卓就感觉不对,平日不都是门主门主地叫吗?

  莫湛低头笑而不语,梁卓卓扭过头看着太子,“哎呀,不要说了。”

  看着梁卓卓如此害羞扭捏太子自然觉得事情不对。

  一脸坏笑地看着二人,“你们在一起了?”

  梁卓卓使劲地跺了下脚,脸羞红一片,“哎呀!”

  两人谁都没有解释,那就是在一起了,太子高兴地鼓鼓掌,“那我要恭喜二位了。”

  梁卓卓见太子殿下还在笑,立刻回驳,“那你和杨姐姐呢?”

  “这说你们两呢,别岔开话题,你们到了哪一步了?说给我……”

  见太子殿下还不停下,梁卓卓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太子殿下嘴里发着呜呜呜的声音。

  莫湛急忙起身,“卓卓!”怎么说那都是太子殿下啊!

  太子殿下不怒反笑,一边挣开梁卓卓的魔爪一边说,结果说出来都是断断续续的话,“……什么时……侯在一……起……。”

  莫湛紧皱这眉头,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回禀,“太子殿下,微臣来了。”

  梁卓卓一听立马松开了太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太子轻轻推了一下梁卓卓让她过去坐。几人关系好在内可以不分大小,可是在外人眼里还是要有尊卑之分的。

  “进来!”

  账帘打开,张将军大步走了进来。

  “参见太子殿下!”

  “平身。”

  “谢太子殿下!”

  张将军站起身用余光扫了扫身侧的梁卓卓和莫湛,后问道,“不知太子殿下叫臣过来是有何事?”

  太子殿下抬手说道,“这位是天煞门梁门主,那位是天煞门护法莫湛。”

  梁卓卓和莫湛站起身和张将军互行礼。

  “早听闻天煞门,今日有幸得见门主。”张将军说道。

  “张将军客气了,张将军为了全国百姓在这里奋战抗敌,梁卓卓心生敬佩。”没错,梁卓卓确实很敬佩这位将军,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不惧生死,英勇抗敌,对张将军梁卓卓只有无限的崇敬。

  张将军又看了一侧的莫湛,顿时眼神一亮,“这位就是武功天下第一的莫湛莫护法。”

  “张将军言重了。”

  对于莫湛张将军是听到过很多江湖传言,功夫天下第一自来都是习武者最尊崇的。

  两边人都打了招呼,也算是认识了,太子接着说,“张将军,这一次他二人来是为了远番和东方平。”

  梁卓卓看着张将军说道,“想必将军也多多少少听了一些江湖事,我们天煞门的老门主就是被东方平所杀,这一次来想要与您的军队结盟共同抗敌,为老门主报仇。”

  张将军点点头,江湖的事他多少听到过,只是知道天煞门死了老门主,没想到天煞门的敌对居然是东方平。

  张将军心中有些抗拒,虽然敌人都是同一个,但是谁知道后续又会出什么事。

  莫湛看出来张将军的意思,轻轻地碰了下梁卓卓,当然梁卓卓也懂张将军的顾虑。

  梁卓卓铿锵有力地说道,“张将军的顾虑我知道,不过我可以跟您保证我不会要任何东西,我要的只是为老门主为百姓报仇。不瞒老门主,我这一路赶来看到的贫苦百姓太多太多,这场战斗的代价都要这些百姓来承担,我只想尽快结束这场斗争,还百姓一个安稳的家。”梁卓卓眼中含着泪雾。

  张将军被说的一愣一愣,一个小小女子居然有如此心境,真是让张将军十分震惊。

  张将军双手抱拳,“愿与天煞门共同抗敌,还百姓太平。”

  梁卓卓激动地点着头,太子殿下也很开心,有了天煞门支持,离结束不远了。

  “我要写一封书信回去,让重贤他们把队伍带过来。”梁卓卓说道。

  “好,那里有纸笔。”太子指了指自己的桌子。

  张将军与莫湛和太子在一侧商讨着战事,梁卓卓在一旁写着书信。

  梁卓卓颤抖地拿起笔,这一刻她一直都很期待,自己终于可以为了老门主报仇了,受了这么多的伤害,终于要准备还击了。

  放下笔,梁卓卓把书信小心地放在信封中,快步走到几人面前,“写好了。”

  张将军接过信,“我会派我的近身士兵送到天煞门。”

  梁卓卓忙点头,有了将军士兵送到自然最好,士兵熟悉军营,这样也能安排好天煞门门众,这样自己也放心。

  一切水到渠成,梁卓卓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一旁的莫湛也跟着她笑。

  “那我先去安排二位的住所,这里条件差,二位……”

  没等将军说完,莫湛急忙拦过话,“将军多虑了,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嫌弃。”

  张将军轻轻一笑,转身跟太子殿下行礼后便离开了军帐。

  夜晚,军营四处戒备,许多巡逻的士兵在周围转,梁卓卓和莫湛走出帐篷后尴尬地挠挠头,军营中伤病有点多,所以帐篷有些不足,这几日两人只能在一间帐篷地度过了,虽然二人也有独处一处的时候,可是以现在二人的情况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看我还是去外面吧。”莫湛说道。

  梁卓卓扭过头看着他,“天冷了,你想要冻死在外面啊。”

  现在是秋季,早晚温度都不高,梁卓卓自然不能让莫湛去外面。

  梁卓卓羞红一张脸,“就这么样吧。”说完逃跑似的钻进了帐篷里。

本文标签:双性受花缝摩擦毛笔

上一篇:抽搐灌满白浊h:校花被夹三明治小说

下一篇:性饥渴的风流退休老妇(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