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 扒开她两腿之间3p

2021-11-22 08:21: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低声道:“抱歉,我确实是离开太久了。”
  
  闻湛正在背对着她脱下湿淋淋的衣裳,闻言侧了下头,但没看她,神色在晦暗不明的光线中看不太清。
  
  他把衣裳搭

她低声道:“抱歉,我确实是离开太久了。”
  
  闻湛正在背对着她脱下湿淋淋的衣裳,闻言侧了下头,但没看她,神色在晦暗不明的光线中看不太清。
  
  他把衣裳搭在屏风上,跨进浴桶,水哗啦啦地响动着。
  
  白汽弥漫在水面上,他隔着一层雾气看陆云初,慢吞吞地问:“回家?”
  
  陆云初大概明白他什么意思,回答道:“是,我回到了我出生的世界。”反正闻湛正泡着,她要在这儿无聊地等,干脆就把回去以后的事情讲了一遍。关于她的工作、她的同事朋友、她的小出租房,讲到这些又不得不解释一下相关的背景,于是说个没完,从小到大的故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闻湛一直沉默地听着,隔着雾气,他的情绪越来越低落,然后一点点往下滑坐,把整个身子都埋于水中。
  
  陆云初以为他是在玩儿水,没有在意,但随着时间过去,他一直没有从水面探头。
  
  陆云初皱眉:“阿湛?”总不能睡着了吧,难道还会缺氧昏迷吗?
  
  她朝浴桶边走过去,浴桶做的很高很大,方方正正,像个水缸。蒸汽扑面而来,脸上瞬间笼上了一层湿漉漉的水膜。
  
  “阿湛。”她又喊了一下。
  
  蹲坐在水面下的闻湛忽然动了起来,从浴桶边冒出头,“哗啦啦”一声,水花四溅。
  
  陆云初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身,她躲闪着道:“你做什么——”
  
  一抬头,正对上闻湛的脸。
  
  他的脸被热水熏得透红,像梅花煮茶时的浅淡粉色,长发湿透了,顺着边际往下不断滑着透明的水珠。
  
  他的眼睛也湿透了,像摔碎的玻璃,只需要看陆云初一眼,她剩下的话就全部被堵回喉咙里了。
  
  他的气质很冷,所以一旦眼神染上悲伤,那种脆弱感怎么都遮不住。
  
  陆云初觉得他像一个受伤求助的小动物,专注又执拗地盯着自己,仰着脖子,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口。
  
  “怎么了?”她问。
  
  闻湛慢慢地站起来,水声哗啦,湿漉漉的头发黏在他雪白的肌肤上,黑白分明,对比鲜明。
  
  他垂着头,眼里带着迷茫:“为什么……回来?”
  
  这话也把陆云初问迷茫了,她歪头:“为什么不回来?你在等我啊。”
  
  陆云初讲述的世界是如此的自由广阔,只有那样的地方才会养出这般女儿,闻湛感觉她说的越多,他的心就越沉,闷声道:“那里……有人……等你吗?”
  
  陆云初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当即就给气笑了:“你的意思是我脚踩两只船?”
  
  她后退了半步,闻湛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臂,陆云初被他拉了一下,没站稳,撑着浴桶边,刚刚稳住身形,身体一轻。
  
  闻湛居然把她从外面举了进来,丢到了水里!
  
  热水从四周涌过来,陆云初傻了,衣裳沾水变得又沉又黏,闻湛同她一起蹲了下来,四目相对,她瞪大眼,狠狠给了他一拳:“你干什么!”
  
  闻湛没有躲,挨了一下后顺着她的手臂就贴了过来,像没有骨头一样地黏到她身上,环住她的脖子,小声说:“只是……你的家乡,很适合……爱人。”
  
  陆云初忽然就心软了。
  
  哪里适合爱一个人吗,不一定吧,只是可能对于闻湛来说,这个世界带给他太多的伤痛与冷意,所以觉得她口里的世界听起来温暖又广阔,像是很容易相爱相守的地方。
  
  闻湛感觉她放松下来以后才接着问道:“那里……有过我吗?”
  
  他这话问得奇怪,但陆云初听懂了。他意思想知道陆云初在现代有没有谈过恋爱,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嗯……”陆云初说,“没有。”她仔细想了一下,她以前可能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
  
  可她想的那段功夫在闻湛看起来很接近犹豫,他忽然感觉心口一紧,呼吸都泛着疼,浑身就跟淋雨时一样发冷。
  
  他很不安,觉得光是生在那个地方就比自己好太多了。
  
  他咬着牙关,一字一顿道:“我、比他们、都好。’”
  
  陆云初彻底跟不上他的思路了。
  
  他们?谁是他们?
  
  她瞪着眼睛看闻湛,希望他能读懂她眼里的迷惑。
  
  但闻湛好像很生气很委屈,把脑袋贴过来,和她额头对额头,又一字一顿地改正道:“我、可以、比他们好。”
  
  他平常说话慢吞吞的,因为发音困难,所以听起来带点沙哑艰涩。现在他刻意用力发音,用力让自己吐字清楚语速加快,听上去就带点可爱的严肃了。
  
  陆云初更呆滞了:“好什么,比谁好?”
  
  闻湛眼神很奇怪,既带着脆弱的恳求,又带着蛮横的占有欲。他贴着陆云初的额头,颤抖着睫毛看她。
  
  在她快要受不了穿着衣服在热水里泡着的时候,闻湛突然亲了她一口,把她给亲懵了。
  
  见她没有反应,他神情松快了一些,又贴过来,轻轻柔柔地亲了一下,从嘴角到耳后,不像是亲,更像是借助肢体语言表达未尽的话语。
  
  陆云初受不了他这样可怜巴巴又傻不拉几的模样,一时放松警惕,又被热水泡着,整个人晕乎乎的,等到腰间发痒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她想要站起来,闻湛却突然变了个模样,把她端着抬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扣着她的头不让她离开。
  
  屋内窗门紧闭,唯有小天窗可以透气,热水散发的蒸汽让屋内新鲜空气愈发稀薄,陆云初感觉有点喘不上气了。
  
  她这才明白他刚才问的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又在胡思乱想了,胡思乱想的后果不是吃醋,是变得更加没有安全感,更加固执。
  
  陆云初想赶紧劝劝他,但被他堵着,什么也说不出来。大脑缺氧,很快她就发软了。热水配着闻湛祈求的动作,柔上加柔,陆云初放弃身体自主权,任闻湛摆弄。
  
  热水可以借力,在里面泡着,进出少了很多的阻碍。轻微的水声响起,越来越大,两人面对面,陆云初舒服地半虚着眼,闻湛却始终牢牢地注视着她,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文学

就在她感觉自己舒服地快要哼出来时,闻湛忽然将她抬起来,让她背过身去。她一下子回神,猛然地动作变化让她心提起来,连忙抓住浴桶边。
  
  闻湛扣住她的肩膀,从背后贴过来,她意识到事情不妙时已为时过晚。
  
  他再也不复以往那般温软模样,像变了个人似的,剧烈的水声波动响起,陆云初感觉一颗心高高吊起又重重跌落,新鲜陌生的觉让她又害怕又忍不住沉迷。
  
  她扣住木桶边,手指发力以至于关节泛白。
  
  陆云初紧紧咬住下唇,可那些羞人的喊声还是溢了出来,无论怎么说话闻湛都跟听不见似的。
  
  即使是背对着闻湛,她也能想象出他此刻的表情。
  
  认真严肃,紧绷着脸,清冷的脸配上这些表情好似这辈子也不会动情动欲一般,但他每次总爱以这种表情面对她。
  
  水面颠簸,热水哗啦啦往外抛洒。
  
  在一片混乱中,她听到了他的声音。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发出声音,好像交出了他的软肋一般,带着点鼻音,急促而压抑。
  
  她的背脊瞬间酥麻一片,原来他恢复声音以后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啊。
  
  水声更大了,试图盖过这些声音,陆云初忍不住同他一起沦陷其中……
  
  直到一切散场后,屋内狼藉一片,根本不忍多看,傻子也能猜出发生了什么。
  
  陆云初软趴趴的,被闻湛打横抱出来,用衣裳裹住。
  
  她这才有功夫向闻湛解释:“你误会了,我以前没有喜欢过别人,也不会喜欢别人,没有人可以比你更好。”
  
  闻湛用鼻音“嗯”了一声。
  
  陆云初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她用一句话解释后,他无须多问,就这么彻底地放下心来。
  
  确认他不是敷衍地应答,而是听进去自己的话放下了不安的心以后,陆云初才有心思顾着其他事。
  
  她看向地面,无奈道:“这可怎么好……”这可太丢人了,这还在父亲的偏院里,外面下着暴雨,屋内也跟下过暴雨一般。
  
  闻湛先把她放在旁边的凳子上,然后才回身给自己裹上。
  
  陆云初看着地上的水滩,连瓢都给掀出来了,更是无语。
  
  她觉得自己此刻应该严肃地指责闻湛一番,但实在是没有力气也没有精力了,关键是,确实是挺爽的……
  
  闻湛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让场景看上去一副是似而非的模样。陆云初对此感到很无奈:“这样有用吗,我感觉还是很明显,都怪你……”她捂住额头,哀嚎一声,“这也太丢人了吧。”
  
  等到暴雨停歇,她就火速带着闻湛逃窜回院子里,躲着不好意思出门。
  
  结果事情发展出乎意料,丫鬟们听到陆云初训斥闻湛就躲开了,被吓得瑟瑟发抖。去收拾屋子的时候一看这场面,以为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按小姐火爆的性子来讲,肯定是动手撒泼了,这般模样实属正常。
  
  等陆云初听到陆竟苦口婆心劝自己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走向竟如此离谱。
  
  “夫妻之间,不要动手啦。”陆竟说,“小时候教你习武用鞭,是为了强身健体,不是为了打夫君的。”
  
  “你现在就这么没耐心,连他也打,以后有了孩子可怎么办啊。”陆竟愁得五官皱成一团,“唉!”
  
  ……陆云初实在是没脸面对操心的老父亲。
  
  不过提到孩子,陆云初觉得应该严肃考虑这个问题了。她不是很想要孩子,一是古代医疗条件不好,二是她还决定游山玩水吃遍大江南北,哪有时间带个奶娃娃啊。
  
  不过这事只能顺其自然了,最多也就是拜拜送子观音,让观音娘娘不要太劳累。
  
  陆竟听到她拜送子观音,以为混不吝的女儿终于长大了,相当娘了,结果没过多久,陆云初就扯着闻湛南下去找柳知许了。
  
  他们打着避暑的名头在柳知许的地界游山玩水,一玩儿就是三四个月,直到入秋了才回来。
  
  气得陆竟追着她骂。
  
  到了冬日,她又计划往东边去游玩,陆竟只能让闻湛多管管她。
  
  正在收拾行李的闻湛看上去特别靠谱,事无巨细,井井有条,前一年掉下去的肉终于慢慢涨了回来,整个人越发地清朗貌美。
  
  他的嗓子恢复得很好,可以正常语速说话了,嗓音清越,似玉石相击,风过竹林。
  
  “云初生性喜好自由,我不能拘她。”
  
  陆竟很无奈:“可是也不能整年都在外面游山玩水啊,看她那模样,恨不得跑遍中原每一个角落。”他说着说着,越发气恼无奈,看着清风霁月的闻湛,觉得他被自己的女儿给拖累了,咬牙道,“你也是,她跑你就纵着她,什么都由她去,大江南北都跟着,被她拖累着,像什么样子。”
  
  闻湛停下手里的动作,忽然轻轻一笑,如轻云出岫,笑得陆竟愣愣的。
  
  “她以前对我说,若是我病好了,她要带我看遍山川河流,品尝世间美食。如今不是她在拖累我,是她在履行诺言。”
  
  他说完,又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陆竟站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看闻湛那副模样,无奈摇头,看着闻湛远去的背影轻声嘟囔道:“真是太好骗了,这种甜言蜜语也信,说得好听,我看她是自己玩心大才这样许诺,也就骗得到你了。”
  
  陆竟抗议无效,陆云初带着闻湛东南西北地游玩,好像永远不会累一样。
  
  路上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也见识了许多从未见过的事,还遇到了老朋友晦机和尚——他依旧跟着闻珏,不过不是做谋士,而是从事老本行,选了处好山好水的地方继续当和尚。
  
  闻珏听到闻湛路过,连忙放下手里的事来看他。再次相见,又是感慨万千。
  
  陆云初和闻湛站在一起,浑似一对神仙眷侣,本来就相貌般配,如今二人游乐于山水之间,更添几分洒脱恣意的模样,倒让他有些心生羡慕。
  
  他同闻湛说笑道:“幼时本以为痴心妄想的愿景,如今竟真的实现了。”
  
  闻湛也笑了:“我也没想到。”他看着陆云初的身影,“能同她相遇,想必是耗费了几辈子的运气,吃尽了苦才能换来这一世的乐。”
  
  他们多留了几日,又再次启程。
  
  此时又是一年春日,草长莺飞,万物生长。
  
  闻珏和晦机和尚目送他们走远,看着他们逐渐走入大好春光,融进繁花暖光中。

本文标签: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

上一篇: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皇上和公主小奶娃各种做h

下一篇: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官场风韵美妇出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