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校花在楼道的娇喘

2021-11-22 08:31: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参观到第二所学校,新月就决定了。
  
  林温馨说:“你不再看看么?说不定下一个有更好的呢?”
  
  她摇摇头,“我绝对这里就很好。”
  
  见她

参观到第二所学校,新月就决定了。
  
  林温馨说:“你不再看看么?说不定下一个有更好的呢?”
  
  她摇摇头,“我绝对这里就很好。”
  
  见她坚定,林温馨也没有再多言。如此,倒是空出很大一部分时间。
  
  新月拽拽林温馨的手,说:“妈妈,你能跟爸爸一块带我去游乐园玩么?我想去。”
  
  原来是这心思。
  
  林温馨笑了下,“好吧,那我们先找地方吃饭,然后下午去游乐园,结束以后,再去接慕瞳姐姐放学,好不好?”
  
  “耶,好开心。”
  
  新月开心的在原地蹦了蹦,然后撒开跑了出去。
  
  “慢点,小心摔着。”
  
  新月跑向了幼儿园里的滑梯,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林温馨侧头看向方钰,说:“是你教的吧?”
  
  “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他咧着嘴,笑的一脸无知。
  
  她又看向欢欢喜喜的新月,时间过的真快啊,不过一眨眼,五年过去了。
  
  这五年,她迅速成长,在岑镜淮的带领下,能够独当一面,也能够一个人撑起整个方氏集团,只是资历还欠缺一些,还是需要继续磨砺学习,最好亲力亲为,这样才能更快的成长。
  
  她也喜欢亲力亲为,让自己变得极其繁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只适当允出一点时间来陪孩子,孩子一旦睡着,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有休息的时候,会立刻安排工作,即便不安排,她也会看各种资料,书籍,不让自己停下来。
  
  也不能停下来。
  
  方钰后来也进了公司,与她平起平坐,分工明确。
  
  日子慢慢上了正轨,慢慢的,她也不用完完全全的要依靠岑镜淮的帮助,她也能够帮得上岑镜淮。
  
  互帮互助,她也是全力的在帮助岑镜淮的计划。
  
  只要需要她的地方,她一定义不容辞,不会说一个不字,即便有可能会影响到方家的生意,她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她知道自己有今天岑镜淮帮她很多,只要她还有权利的一天,她就会站在岑镜淮这一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她也希望,岑镜淮可以快点完成任务,和温暖相聚,两个人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五年,方氏发展迅速,生意越做越好。林温馨也偶尔会出现在财经杂志报纸上,电视上也偶有出现。
  
  当年的内斗,即便到了今天,也还有人津津乐道。
  
  很多人有一个疑问,方珩淅呢?
  
  后来他去了哪里?
  
  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没有消息。偶尔会有一些小道消息出来,说在某某城市看到了他,好像成了上班族,普通职员,过朝九晚五的日子,身边也没有别人,就一个人。
  
  也有人说,他自己开了公司,重新创业,做了小老板。身边好像有了女人。
  
  众说纷纭,不知真假。
  
  反正林温馨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方钰也不知道。
  
  在家里,他们很少提起方珩淅这个名字。
  
  公司里也没有,时间会冲淡一个人的存在感,要在一个地方立足需要很多年,可要磨掉这个人的踪迹,只需要几年。公司飞速发展,人员调动,优胜劣汰,还有多少人还记得方珩淅在公司里的作为,做出的贡献。
  
  林温馨找了餐厅,时间差不多,就喊了新月,离开了幼儿园。
  
  下午进了游乐园,新月就兴奋了,拉着林温馨和方钰到处玩,什么都想尝试,胆子特别大。
  
  要不是年纪不允许,可能过山车都上去了。
  
  林温馨有点恐高,新月要做摩天轮,她不太想,就让方钰陪着。新月也没有强求,拉着方钰一块去了。
  
  林温馨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她有点累。
  
  她看着新月和方钰排着队,很快就上了摩天轮,他们上去的时候,还冲着她这个方向猛地招手。
  
  林温馨也冲着他们挥手,而后一直看着他们坐在的那个小格子,慢慢往上升。再高一点,她就收回了视线,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方珩淅。
  
  就在人群的另一头。
  
  她一下站了起来,下意识的跑了过去。
  
  然而,等她穿过人群时,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有方珩淅这个人。
  
  她揉了揉眼睛,自顾自的笑,这算什么?大白天也能出幻觉么?
  
  等她转身,再次看到了那个有点熟悉的身影,正蹲着给一个小女孩系鞋带。
  
  她站住,半天没动,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她抿了抿唇,又微微张开,始终叫不出那个名字。
  
  片刻,那个男人起身,牵着小孩的手转身时,才发现,只不过是形似而已,并不是方珩淅。
  
  男人从她身边走过去。
  
  林温馨垂着眼,笑了笑。
  
  她回到椅子上坐下来,她每天忙碌,是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用工作充实自己,塞满每一分每一秒,这样就不用去回忆往事,回忆那一年的惨烈。
  
  日子总是要往前走的。
  
  可即便她让自己沉浸在工作中,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记忆,还是见缝插针,钻进脑袋里,像恶鬼一般死死纠缠着她。仿佛在逼着她说一句后悔,逼着她彻底崩溃掉,逼着她认错。
  
  可林温馨死死撑着,偏就是不想流一滴眼泪,偏就是咬牙忍着。
  
  都过去了,已经过去了,不可能回头。
  
  永远都不可能。
  
  方钰和新月从摩天轮下来时,就看到林温馨躺在休息椅子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新月跑到一半就停下来,轻手轻脚的过去,对方钰说:“嘘,妈妈睡着了。”
  
  方钰看了眼,林温馨脸色难看,难看程度令人担心。他心里一个咯噔,正欲叫她的时候,林温馨突然睁开眼,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她坐直了身子,看到新月和方钰,愣了愣,说:“我睡着了?”
  
  新月笑说:“是啊,妈妈你是太累了么?怎么在这里也能睡着。”
  
  方钰看着她的脸,由着新月在身边,不好多问,只说:“都让你好好休息,每天工作加班,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么?要不然,你先回去休息,我再陪新月玩一会。”
  
  林温馨揉了揉额头,说:“也行吧,我回去睡一觉。”
  
  “嗯。”方钰叫了人,林温馨就先走了。
  
  晚上,方钰敲开了林温馨的房门,手里端着周妈炖的补品。
  
  她看了一眼,转身进去,方钰跟在后面,说:“你最近去体检了么?”
  
  “没时间,再过一段日子就去。”
  
  “你最近手头什么项目?我帮你顶一下,你抽一天时间去详细检查。”
  
  林温馨坐下来,手里还拿着文件,抬头看他一眼,“你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在游乐园脸色很难看啊。”
  
  “有么?可能有点着凉。”她摸了摸脸,“我也没不舒服的地方,可能真的是太累了。”
  
  他把她手里的文件拿了,合上放在旁边,说:“既然知道自己太累了,就休息一下吧。公司也不需要你这样拼命。”
  
  她笑笑,“好吧。对了,你最近跟秦小姐相处的如何?她各方面都挺好,跟你还挺配的,考虑一下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得成家啊。房子我已经找好了,过两天我就搬出去。”
  
  “搬个屁,这家那么大,难道还没有你的位置?你搬出去,你怎么跟新月解释?”
  
  “不用解释,我从一开始她有认知以后,我就跟她说清楚了我们的关系。”
  
  “不是。林温馨,你到底为什么不能跟我在一起啊?”
  
  当初,方珩淅离开以后没多久,林温馨就跟方钰提出了离婚,并且答应财产对半分割。方钰起初不同意,拖了很久,最后还是签了离婚。
  
  但因为孩子,两人还是住在同一屋檐下,共同抚养。
  
  算算时间,他们在一起都八九年了,感情肯定是有的。
  
  不管林温馨对他怎样,反正方钰如今是安心的,有意向跟她复婚,就这样好好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
  
  但林温馨却没有这个意思,一点都没有。
  
  “结婚要找一个自己很喜欢的人结才行,你跟我,你就只是觉得有个小孩,这样一起也还凑活,习惯了。我不想被你凑活。”
  
  方钰有些不快,“这明明就是你自己的臆想,我什么时候说是凑合,我也挺喜欢你的啊。”
  
  林温馨噗嗤笑出声,“你可以了。快出去吧,我要休息。”
  
  “女儿是我的,你别想着带走。”
  
  “那要看她想跟谁,她要是想跟着你,也可以的。”
  
  方钰没辙了,吸了口气,最后把话题给换了,又绕到检查身体上,“明天去检查,别忘了。”
  
  “再说吧。”
  
  第二天,林温馨依旧没去检查,还是去了公司上班,隔天就出差去了。
  
  ……
  
  日子日复一日的过,没有惊喜,没有意外。
  
  让林温馨感到最高兴的是,林温暖和岑镜淮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经历千辛万苦,最后能够如常所愿在一起,真好。
  
  只是他们隐姓埋名,林温暖不能常常与她联系,这让她感觉到有些孤单。
  
  林温暖消失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像又少了点什么,心里空了一大块,此后无论多少工作,都填不满这一块空缺。
  
  那之后,她的事业心慢慢减退,把很多事儿,都交给了方钰。
  
  她空出更多时间,去做别的事儿,做慈善,去灾区帮忙,去山区小学支教等等。
  
  就这样,又过去几年。
  
  有一次灾区送物资,她遇到了霍阮恩。
  
  她已经结婚了,与一个跟自己非常匹配的男人,据说感情还不错。
  
  两人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林温馨没去打招呼,倒是霍阮恩看到她,主动过来与她交谈。
  
  “好久不见。”
  
  林温馨点头,“好久不见。”
  
  霍阮恩打量她,笑着说:“你有点瘦啊,是不是忙的没时间吃饭啊?”
  
  她笑了笑,不置可否。
  
  霍阮恩说:“你也算是得到了你想要的,这样的日子,过的开心么?”
  
  “开心。”她点点头,其实并不是很想跟她聊天。

 文学

但霍阮恩似乎很有兴趣,“知道他在哪儿么?”
  
  她不语,摇摇头,不等她说话,她回道:“当然,我也并不想知道。”
  
  霍阮恩一顿,目光冷了几分,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笑了一下,说:“可以啊,果然是做大事的人,你的心肠真够硬的。如果我告诉你当初那场斗争,若不是方珩淅有意放水,你压根就赢不了,你会不会有一点点难过呢?”
  
  “是么?可我还是赢了,我为什么要难过呢?”
  
  霍阮恩挑眉,“也是,你本来就是在利用他的感情,并且还成功了,应该是要高兴才对的。我这替他感到悲哀,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女人。”
  
  林温馨还是笑着。
  
  “不过还好,他给了你你想要的一切,把你不想要的全部收回。如今他生活过的非常好,下个月要结婚了,他在杭城,手里有一家将要上市的公司,娶的老婆是杭城首富的女儿。对他特别好,特别的爱他。”
  
  林温馨笑容更深,“那真是要恭喜他了。”
  
  霍阮恩笑,“他也很爱对方。千万不要觉得他只是将就,为了利益,他是因为爱,才结的婚。”
  
  当初霍阮恩找到他的时候,他是潦倒的,干着一份差不多的工作,过着差不多的生活。她那时候是真的喜欢他,见不得他这样,就在他身边陪了他很久,并告诉他,她不计较以前,还可以跟他结婚。
  
  但方珩淅并没有答应,他直接拒绝了。
  
  然后,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再次离开了那座城市。
  
  霍阮恩离开的时候,跟林温馨说了日期和地点。
  
  林温馨做完要做到工作,回到酒店休息,按时吃了药,然后躺下来休息。
  
  闭上眼,耳边全是霍阮恩说的话,反反复复在耳边响起,如魔咒一样。
  
  ‘他是因为爱而结的婚。’
  
  生活是现实的,不会像小说里那样,伤透了人家的心,人家还会一心一意的爱着你,不会的。跌到了还能爬起来,受过伤也能够抚平。
  
  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不是非你不可,也不会一生一辈子只能爱你一个人。
  
  不是的。
  
  只要再熬一熬,还是可以等到一个你很喜欢的人,走出阴影,重新拥抱生活。
  
  这是一件好事。
  
  那个日子,林温馨记下了。
  
  快要到的时候,林温馨去了杭城,找了个便捷式酒店住下来。
  
  以前工作出差,来过几次,逗留的时间都不长。这一次,也不长,她到了以后,并没有出门,她在酒店里睡觉。
  
  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她提前了三天,这三天在她的感觉里像是三个小时似得,睡一觉就过去了。
  
  上次灾区遇到以后,霍阮恩加了她的微信,这会,霍阮恩发了个地址过来。
  
  应该是方珩淅结婚的地点。
  
  到了晚上,林温馨才洗澡,换了衣服出门。打了车,就按照霍阮恩发的定位,到了酒店。
  
  杭城首富的女儿结婚,自是隆重,整个酒店被包下来,大门口张贴着他们的婚纱照。
  
  她看到了方珩淅,好大一个,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眼里嘴角含着笑,温润如玉,一如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样子。
  
  她来的有些晚,宾客差不多都已经进去了。
  
  林温馨从侧门进去,逃过了保安的眼睛,找到了他们举办婚礼的大厅。
  
  外面大屏幕上有婚礼直播,站在舞台中间的人,正是他。
  
  他没戴眼镜,笑容很灿烂。
  
  与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比较沉,笑的比较少,大概是因为心思比较重,想的又多。现在,他离开了方家,放下了复仇的包袱以后,他活的像他自己。
  
  镜头里出现女方的画面,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姑娘,看起来年纪应该还不是很大,有些害羞,眼里含着泪,应该是激动的。
  
  那是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嫁给爱情的样子。
  
  林温馨以前想过很多种再看到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却唯独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画面。
  
  她躲在他结婚场地的外面,看着他的结婚直播,不过是一门之隔,她倒是没有勇气去看一看真人。
  
  司仪在说话,讲述着新郎新娘唯美的爱情,从他们相遇,到相知,到私定终生。
  
  林温馨听的很清楚,也听的很仔细。
  
  在他们交换戒指的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那个门,大家都看着前面,自然不会有人注意到宴会厅里多了个不相干的人。
  
  大厅里很暗,她靠着边走过去,站在暗角,正好能够清楚看到台上的人。
  
  两个人互相交换戒指,新娘笑着落泪。从林温馨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新娘的表情。
  
  不过也够了。
  
  交换好戒指,就是亲新娘。
  
  然后灯光亮起来,全场祝福。
  
  方珩淅到了这里,有了新的朋友,他本就有能力,自然混得是不错的。
  
  霍阮恩坐在宾客席,灯光亮起以后,她往四周看了看。而后,手机上,有人给她发个了照片,是林温馨离开的样子。
  
  她嘴角扬了扬,真是解气的很。
  
  她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当初的决定。
  
  ……
  
  林温馨回到酒店,被方钰逮个正着。
  
  他气呼呼的,看着她这个样子,“你是不是疯了?!你是要让别人担心死么?!”
  
  她笑了笑,说:“你别激动嘛,我问过医生,可以出来我才出来的。”
  
  “你是可以出来,那你能不能跟我说一声?你要吓死谁啊!”
  
  “我那么大个人,还能丢了自己不成。”林温馨笑他大惊小坏。
  
  “你穿成这个样子,干什么去了?”
  
  “没,出去逛逛。”
  
  “你怎么想到来这里?”
  
  “就突然想到啊,不行么?对了,我问道温暖的地址了,下个月我带着新月去找她,行不行?要是你不肯让我带着新月,那我自己去,我想温暖了。”
  
  她没有告诉方钰,她看到了方珩淅。
  
  但方钰后来也知道了,她突然去杭城是为了什么。
  
  一个月后,她病情稳定,就去新西兰找温暖去了。
  
  他们住在新西兰下面一个小镇上,环境特别好,房子也很大,很田园风。岑镜淮恢复的还不错,夫妻两安安逸逸的在一起,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咖啡店和一家书店,日子过的惬意,平静又安稳。
  
  林温馨看到温暖的双下巴,就知道她日子过的有多好了。
  
  夜里,温暖陪她睡觉,新月跟知南一块睡,两个小姑娘年纪差的不多,很有话题。
  
  温暖拉着她的手,说:“医生怎么说呢?”
  
  “能怎么说,还不是那些话,以前妈妈生病的时候我都听习惯了。现在还是差不多。”
  
  林温馨比较倒霉,她继承了戚玉琳的病,估计活不过四十五岁。努力一点应该能到五十岁。
  
  其实怀孕的时候,当初就有医生提醒过她,让她多做检查。
  
  “那你积极配合。”
  
  “这还用你说么,我肯定积极配合啊,我还想活很多年呢。”她笑着,抱住温暖,说:“我现在看到你那么幸福,我好高兴啊。”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点颤,眼睛也发热了。
  
  “看到你幸福的样子,我感觉自己也很幸福了。日子果然是越来越好的。”
  
  林温暖心里很酸,抱住她,说:“要不就留在这里。”
  
  她笑了笑,“我是想,但我有点怕你啊,林医生。”
  
  林温暖这样说了,也就这样做了,让岑镜淮做了安排,把他们母女两弄来了这边,也联系好了医院。
  
  林温馨没有拒绝,方钰那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林温馨在海城已经可以说无亲无故了,林弘毅这几年一直作死,已经作的不知道去了哪里。
  
  就算林弘毅还在,林温馨也不愿意搭理他。
  
  说起来,她确实也只有林温暖一个亲人了。
  
  林温馨原本想单独住的,但林温暖不许。
  
  林温馨此后,每天睁眼吃狗粮吃到睡觉,这两人腻歪到她都有点受不了。
  
  太腻歪了。
  
  关键问题,她还逃不掉,林温暖去哪儿都要带着她,岑镜淮又到哪儿都要跟着她,这就三人行了。
  
  而且,他们也不把她当外人嘛,想亲的时候就亲,想说肉麻的话就说,完全把她当空气。
  
  后来方钰也结婚了,遇到了他心动很强烈的女孩,然后就结婚了。
  
  林温馨有时候觉得老天可能会给她一个奇迹,让她活久一点。
  
  毕竟她每天都很开心啊,很积极的配合医生。
  
  可惜,没有奇迹。
  
  她在熬到四十九岁的时候,突然特别精神,她把自己的财产银行卡全部交给了林温暖,所有的财产可以让新月一辈子都衣食无忧的。
  
  最后那个晚上,林温暖一直陪着她。
  
  她在咽气的那一刻,告诉林温暖,“他结婚了,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很幸福。我看到了。”
  
  她闭眼时,嘴角挂着笑。
  
  林温馨后来一直想,她后悔么,她其实挺后悔的,可后来知道自己这个毛病,又觉得没那么后悔了。
  
  这样不也挺好的么,他可以开开心心的,与自己喜欢的人白头到老,是他该得到的。
  
  林温暖收拾林温馨遗物的时候,有一个盒子里全是以前应曜给她打印的那些与方珩淅有关的绯闻,还有一些合照,还有方珩淅送给她的东西。
  
  岑镜淮坐在旁边,说:“我后来查了,爆料方绪安和贺美琪丑闻的就是她,她还不承认。”
  
  ……
  
  林温暖把林温馨的骨灰带回了海城,人要落叶归根,她生于斯长于斯,自然是要回到这里的。
  
  安葬在戚玉琳身边。
  
  再后来,机缘巧合之下。
  
  方珩淅来新西兰旅游,正好来了林温暖所在的小镇,巧的是进了她的书店。
  
  两人见到对方,都有些惊讶,简单寒暄两句。
  
  方珩淅橱柜上一个娃娃,正要走的时候。
  
  林温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温馨她四十九岁的时候就走了,遗传了妈妈的毛病。”
  
  方珩淅顿了一下,回头看她一眼,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推开门走了。
  
  林温暖玻璃门,看到他把娃娃递给了一个小女孩,一家四口,看起来很幸福。

本文标签: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上一篇: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官场风韵美妇出轨

下一篇:一家四口换着做 h 老师 嗯 紧 教你 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