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一女大战7根黑

2021-11-22 09:45: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本该是静以修身的月夜,萧定昭的心却躁动不安,他问道:“妹妹,如何才能得到裴姐姐?如何才能让她爱上朕?”
  
  萧明月晃了晃小脚丫,奇怪地看他一眼。
  
  萧定昭

本该是静以修身的月夜,萧定昭的心却躁动不安,他问道:“妹妹,如何才能得到裴姐姐?如何才能让她爱上朕?”
  
  萧明月晃了晃小脚丫,奇怪地看他一眼。
  
  萧定昭忽然失笑:“我竟是糊涂了,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我不该问你的。”
  
  萧明月撇了撇嘴。
  
  她如今已经不小了。
  
  萧定昭一手撑着腮,慢慢晃动酒盏:“若是对她百依百顺,她可会对朕心动?都说女儿家最喜温柔,我也不是温柔不起来……”
  
  萧明月咬了咬下唇。
  
  裴姐姐那个人,自幼经历了太多,连她都看不透。
  
  想征服裴姐姐,那是何等的困难呀!
  
  萧定昭又道:“只顾着说我的事了。妹妹,你如今已是谈婚论嫁的年纪,王家的亲事既然作罢,那么也该找找其他人。你跟我说说,怎样的郎君,才能令你喜欢?”
  
  提起喜欢这种事,寻常深闺少女都容易害羞。
  
  然而萧明月不。
  
  她歪着脑袋仔细思索片刻,认真道:“得不到。”
  
  萧定昭不解:“得不到?”
  
  萧明月弯起精致稚嫩的眉眼:“得不到……才喜欢。”
  
  她生来就是金枝玉叶。
  
  但凡她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天上遥不可及的星辰和月亮,哥哥也会想方设法地替她摘来。
  
  她私库里的衣裙和钗饰堆积如山,仅是一颗就价值千金的东海明珠,她就有整整两大箱,更遑论那些有钱也买不到的稀世珍宝。
  
  她珍藏的宝贝,是是天底下所有姑娘都望尘莫及的。
  
  更何况……
  
  她还有北魏天子顾崇山,在多年前就赠予她的整座北魏疆土。

 文学

寝殿寂静,月光盈室。
  
  见顾山河久久没有动静,萧明月伸出小手,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
  
  莫名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顾山河在心底轻轻叹息。
  
  他惯会杀人收尸,给小女孩儿讲故事这种娘们儿唧唧的事,他从未做过。
  
  他回想着以前行走在深宫里,那些老嬷嬷给刚入宫的小宫女们讲的童趣故事,只得硬着头皮:“从前,有一头小马……”
  
  “呼呼……”
  
  故事还没开始讲,萧明月就已经枕着她的小手,趴睡在了卧榻上。
  
  顾山河抿了抿薄唇。
  
  殿中的灯火已经灭了。
  
  月光清透,小公主的满头鸦发铺散枕间,那张小小的睡颜娇白而甜美,宛如乌云托月,美好的像是天宫仙子。
  
  “萧明月……”
  
  顾山河呢喃着这个名字。
  
  他拨开她额前的碎发。
  
  小公主无疑是美的。
  
  顾山河伸出指尖,小心翼翼地触碰她的脸蛋,她的脸蛋温软暖和,嫩的像是能掐出水,与他肌肤的温度全然不同。
  
  相比之下,他握刀的手简直粗糙至极。
  
  指尖游离在少女的面颊上,顺着轮廓曲线,逐渐落在她的唇角。
  
  明明未曾含过朱丹,她的唇却嫣红饱满,给这张略显稚气的面庞,添上了一抹别样的妩媚。
  
  他的脑海中,忽然掠过那日的情景。
  
  初春的风掠过桃花,她一袭白襦裙坐在窗台上,问他什么是心动。
  
  他回答不知,她便忽然仰起头,偷袭般吻向他的唇角。
  
  她的唇,似乎比桃花还要柔软……
  
  顾山河怔神片刻,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望向熟睡不醒的萧明月,猛然收回自己的手。

他的眼神转冷几分,没再多看萧明月一眼,如野风般消失在殿内。
  
  ……
  
  春日正好。
  
  裴初初琢磨着既然身份已经暴露,索性懒得再躲躲藏藏。
  
  她在长安城最繁华的街道上开了一家酒楼,售卖南方菜式,继续赚银钱,好给自己的小金库添砖加瓦。
  
  萧定昭时刻关注着她的动向。
  
  得知她开了一座酒楼,萧定昭颇感兴趣,特意带上萧明月,瞒了身份换了常服,在开张那日直奔宫外。
  
  酒楼仍旧挂着那张“长乐轩”的匾额。
  
  开张当天,前来凑热闹的客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小二唱喏着客人们点的各种菜肴,大厨房竟是忙不过来了。
  
  裴初初穿了围裙亲自帮忙,可少女自幼十指不沾阳春水,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帮着递递菜,顺便监督厨子们不许偷懒耍滑。
  
  正忙活时,侍女突然匆匆跑到后厨:“小姐,二楼的那帮客人嫌弃雅座小了,明明只有三个人,却非要换最好最大的雅座,可是最好的雅座被您留给了镇国公府的小郡主和金陵游的大小姐,这可如何是好?”
  
  裴初初头也不抬:“好好哄着,别叫他们闹事。再不济,就给他们的账单打个折扣。”
  
  “他们不肯……”侍女气愤,“他们还说自己也是这座酒楼的主子,要其他姐妹们好生伺候。奴婢瞧他们的架势,好像连账单都不肯付呢。”
  
  裴初初面无表情:“他们还说了什么?”
  
  “他们还说,他们身份贵重,乃是官宦人家出来的,我们这些奴婢得罪不起。奴婢据理力争,他们便让奴婢请您当面对质。”
  
  裴初初笑了。
  
  听听这些话,不必去见他们,她都知道是陈家那些人。

本文标签: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上一篇: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办公室吞精

下一篇:校花自慰被看到沦为性奴 蹂躏娇嫩的小丫鬟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