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妺妺坐在我腿上下面好湿漫画|大白屁股撅起来岳

2021-11-22 16:29: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虎爷这两天怎么样了?”

  说到虎爷,陆小浩可能有两三天没有见到了,也不知道恢复得怎么样了。

  “虎爷很好,最近能正常行走了,这不计划着拿回虎爷他以前

“虎爷这两天怎么样了?”

  说到虎爷,陆小浩可能有两三天没有见到了,也不知道恢复得怎么样了。

  “虎爷很好,最近能正常行走了,这不计划着拿回虎爷他以前失去的东西嘛!”

  “什么东西?”

  啊露很好奇,虎爷才刚好起来,怎么就坐不住呢?堂堂一个大佬,拿回东西还需要自己动手?

  莫非,虎爷要拿回六冲河的地盘,这是啊露心里面的猜想。

  “这个说来话长,前几年我们和三爷那伙人就是敌对势力,为了争夺六冲河地带的管辖,三爷和虎爷大动干戈,虎爷妻子就是死在三爷手里面的,所以准确来说虎爷是要报仇。”

  东子叹了口气,回忆起和虎爷走南闯北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的虎爷是如此重情重义,也难怪这帮弟兄们会信服虎爷。

  “这么说,虎爷的妻子真的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而是三爷杀死的?”

  啊露震惊的看着陆小浩,因为陆小浩和她说过虎爷的事情,现在亲自从东子口中得知真相,她怎能不震惊?

  “虎爷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毕竟这是他一直隐忍的事情。”

  东子闭上了嘴,虎爷的脾气他知道,很多事情该说不该说他更知道,这已经是虎爷的底线了。

  “这么说,三爷和虎爷迟早有一场生死搏斗咯?”

  陆小浩道。

  “嗯,不过这件事情不会连累你的小浩兄弟。”

  “我倒不是怕连累,只是虎爷现在的实力与三爷完全不是一个层次,虽然虎爷养精蓄锐多年,可三爷绝不会那么的好对付。”

  沉思片刻之后,陆小浩悠悠道明。

  “那又怎么样?我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定一雪前耻。”

  东子铿锵有力的说道。

  “好吧!”

  陆小浩说完,就再也没打算纠结这件事情。

  “我吃好了!”

  不一会儿,啊露放下手中筷子,静静的看着陆小浩。

  “那我们走吧!去云际房地产开发商那里。”

  陆小浩随之起身道。

  “那东哥,待会儿就麻烦你了。”

  “行,你们去吧!”

  “好,那我们走了。”

  说完陆小浩和啊露一起离开食堂,来到车旁,今天啊露是开着陆小浩买的那辆车来的。

  “露露姐,今天的事情忙完了,就搬去虎爷给的那套别墅吧!我看那里离这里也近,这样你就上班方便了。”

  行走离开了医院过后,陆小浩道。

  “小浩,我怎么感觉我好像在做梦呢?”

  这几天啊露心里面突然之间清楚了好多事情,总感觉自己好像活在梦里。

  “这话怎么说呢?”

  “你说我怎么就突然之间成了你医院的院长了,我感觉我真的在做梦。”

  “露露姐,你没在做梦,这不就是真的吗?”

  陆小浩傻笑,看来啊露还没适应。

  “哦!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了,我们医院的小巧辞职了,我推荐她来这里上班,你看行不行。”

  “你说的是巧巧姐吗?那当然欢迎。”

  陆小浩一听是小巧,心里面还想着以后聘请她来上班,看来现在都不用了。

  “还有好几个离职的同事,我都把他们推荐过来,你不会介意吧!”

  啊露尝试着问道,这些同事都是被那个医院逼的,要不然怎么会好端端的就出来了呢。

  “这些事情露露姐你做主吧!医院交给你管,我就不插手了,做好我的甩手掌柜就行了。”

  “那好吧!老板。”

  啊露噗嗤一笑,合计着陆小浩把她当员工啊。

  “到了,走吧!”

  没说几句话的功夫,车子就开到了云际房地产公司这边,啊露停好车后道。

  “您好!二位一下请出示证件。”

  刚下车,陆小浩和啊露本想进去,被云际房地产公司的保安拦住了。

  “什么证件?”

  啊露傻眼,以前来都不要,为什么现在来就要什么证件了。

  “请出示身份证件。”

  “哦!好。”

  啊露说完从包里面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交给了保安,等保安登记了过后方才放他们进去。

  “您好!先生女士,看房吗?”

  进到展示厅过后,迎面走来一位女人吗销售员。

  “不了,谢谢,我找一下你们的田经理。”

  啊露道。

  “请问您们有什么事吗?”

  听到是来找田华的,销售员弱弱的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

  “陆总?”

  啊露刚说到一半的时候,隔着十几步的距离,一个声音显得格外激动。

  “田经理。”

  来人正是田华,只见他手里面抱着一份报表显然是因为有什么事情才过来的。

  “陆总,你怎么来这边了?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你尽管说,我一定给您解决好。”

  田华的第一想法是陆小浩过来肯定是投诉房子的问题,所以直接了当的开始询问陆小浩。

  “那倒不是,这不月底了吗?我是过来付清款项的。”

  陆小浩说完,从怀里面掏出啊露给他的银行卡道:“刷这张卡吧!全部付清。”

  “哟,您不说我都忘记了。”

  田华嘴上一套背地一套的,着急忙慌的接过陆小浩的银行卡,交给旁边的销售员。

  其实他这两天总是左盼右盼陆小浩能来付清款项,盼着盼着,这就来了。

  “走,上楼去喝茶。”

  田华说完,带领陆小浩二人来到这云际房地产公司的二楼喝茶,这里是客户接待室,刚到里面时,茶香味迎面扑来。

  “陆总,为上一次的事情道歉,是我田某人办事不周,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田华端起茶杯道,他在为上一次没有经过陆小浩允许私自撤离里面的人员而道歉。

  “没事,田经理有这份心就好了,道歉就不必了。”

  陆小浩道。

  “那谢谢陆总的宽容。”

  田华微微一笑,一饮而尽。

  “好了,经理。”

  几分钟过后,刚才那个销售员拿着陆小浩的银行卡走了上来道。

  “可以了陆总,希望日后我们还能继续合作。”

  田华将银行卡交给陆小浩,嘴角藏不住的是笑意,今天他算是双喜临门,先是这个月的销售第一不说,现在陆小浩来结款,他又有一笔不可厚非的收入。

  “行,合作愉快。”

  “哦!忘记给你说了,那五十根金条抵了一些 所以实际没刷这么多。”

  田华连忙解释清楚,毕竟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好的,那谢谢田经理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陆小浩说完 拉着露露姐离开了云际房地产公司,赶往回家的路上 他们还要去搬家,所以时间根本就来不及。

  “好,那陆总慢走。”

  田华起身,目送陆小浩两人离开。

  “走吧!露露姐,我们回去搬家吧!”

  “我……我有些舍不得搬走。”

  啊露自从毕业之后居住的房子就是租的那一套,虽说是租的,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的有感情了。

  “露露姐,怎么了?”

  “我觉得那里挺好的,至少我很喜欢。”

  “可是那里离正浩医院很远。”

  “远也没关系,我住习惯了,突然之间要走 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啊露道。

  “那…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们不搬了。”

 文学

 “小浩,要不你搬去虎爷给你的别墅住吧!我一个人可以在原来的房子里住的。”

  啊露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的要求虽然满足了自己,可陆小浩未必喜欢住在她那贫民窟。

  “露露姐,你都不去,我去干嘛,虎爷给的别墅还是就这样空着吧!”

  陆小浩抬头看了一眼天,乌云密布了整个上苍,压抑的气息席卷大地,呼啸而来的冷风,吹拂着凋零的树叶,不少的车上面还有了一层薄薄的霜。

  “我又不是你,你现在可是有身份的人了,怎么能住在贫民窟呢?”

  啊露话语突然之间暗沉下去,自打陆小浩逐渐的成长起来,她就越觉得陆小浩和她好似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露露姐,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什么叫我有身份,我还是我,又怎么叫有身份呢?”

  陆小浩越发觉得露露姐今天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他不知道啊露和仰秋到底说了些什么,自他从汪涵那里回来过后,啊露就好像变了个人。

  “不,你现在也算得上天水市的百亿富翁了,况且还是正浩医院的创始人,而我只不过是一个人民医院的普通护士。”

  啊露低头,她不知道要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陆小浩,就在前不久,陆小浩还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人,可是眨眼之间,他们俩的距离就有了天差地别。

  “百亿富翁?我算的上吗?露露姐,你在开什么玩笑呢?”

  陆小浩指了指自己的脸,微笑着面对啊露。

  “我觉得我们之间既不是朋友,又不是亲人,什么关系都没有,以后我还是继续回去上班吧!”

  啊露想到这里,她悔恨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去离职,现在回想起来,她和陆小浩算什么关系?亲人吗?朋友吗?更或者恋人?可这些都不是。

  那她又怎么能和陆小浩生存在一个世界。

  “小秋跟你说了些什么?”

  陆小浩脸色一变,语气严肃起来,平常啊露不是这样的,可今天仰秋和她待了一会过后,啊露的性格好像变了。

  “她没说什么,只是我想明白了。”

  啊露道,其实今天陆小浩的一句话点醒了她,仰秋是陆小浩的朋友,听到这句话过后,啊露这才发现,自己和陆小浩什么也不是。

  “她是不是说你坏话了?我这就找她麻烦,让她给你道歉。”

  “没有,这不关仰秋的事情,你别找她麻烦。”

  啊露见状急忙阻拦陆小浩。

  “不行,我一定让她给你道歉。”

  陆小浩说完,掏出电话,拨打给了仰秋,一阵盲音过后,电话里传来了仰秋甜美的声音。

  “小浩,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想我了?”

  “你今天对露露姐说了些什么?”

  陆小浩冰冷的语气就如同入冬的天,冷得让人心寒,本怀着期望的仰秋一听到这话,如坠九窟。

  “怎么了?我说什么呀!”

  电话那头,仰秋语气里面包含了无尽的委屈,这个号码她只存了陆小浩的电话,所以一听到铃声,她就知道是陆小浩,可接通过后,陆小浩的语气却如此冰冷。

  “你现在就给露露姐道歉,不然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最好老老实实的把话说清楚。”

  陆小浩音量提高了一分,说话与往日截然不同。

  “我没有说什么,我们只是讨论你的事情,干嘛要我道歉?”

  仰秋委屈的在电话那头哭了,为什么她每一次的热情都会被陆小浩视作无物呢?

  “小浩,你能不能别胡说,小秋她真的没和我说什么,你干嘛让她给我道歉?”

  啊露想要抢过陆小浩的手机,她要给仰秋说明这件事情,不能让仰秋难过。

  “露露姐,你放心只要她说错什么话,我让她给你道歉。”

  陆小浩慌忙躲开,话语咄咄逼人的冲电话里道:“给露露姐道歉,如果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不想你们中间有隔阂。”

  “我没有,我没有,陆小浩,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我真的没有和露露姐说什么。”

  仰秋在电话那头叫破了嗓子,她很想让陆小浩知道,她真的没有和啊露说什么。

  “你不道歉的话,我们真的连朋友也做不成了,你知道露露姐在我生命中有多重要吗?”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过后,仰秋开口说话了。

  “我……好,我知道了,我会亲自给露露姐道歉的。”

  仰秋情绪突然平稳下去,听到陆小浩说啊露在他心里面有多重要的时候,仰秋心都疼起来了,强忍着哭泣声,咬了咬嘴唇,平淡的说完了这句话。

  “嗯,以后不要惹露露姐生气了。”

  得到仰秋的回答,陆小浩以为仰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随口说了一声。

  “行,我知道了。”

  仰秋说完这句话,挂断了电话。

  “小浩,你怎么能冤枉小秋呢?我都说了,她没和我说什么,你怎么就不信呢?”

  啊露心怀愧疚,本来今天仰秋就没和自己说什么,可陆小浩怎么就偏要仰秋道歉呢?

  “露露姐,小秋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她就和我聊聊你以前的事情,她就想多了解你,这有错吗?”

  啊露道。

  “真的?”

  陆小浩不相信事情会有这么简单,要是仰秋只是询问露露姐关于自己的过往的话,为什么啊露今天的态度和心情都不好呢?

  “我没有骗你,仰秋真的没和我说什么,她是一个好女孩,你这样错怪她想必她现在肯定很难过。”

  啊露心想,若是自己被这样冤枉,肯定也会很难过,更何况是仰秋这样的女孩。

  “可露露姐,今天你心情不好是怎么回事?”

  今天啊露的态度以及言语都有些与往日不同,陆小浩还以为是仰秋得罪了她。

  “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说真的,我们或许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你给我这个院长,我可能胜任不了,我想了想还是找家医院上班吧!以后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我们就当互不相识。”

  啊露说完,微微低头。

  “怎么了露露姐?”

  “没什么,只是想自由自在的生活。”

  啊露说完径直走上车去,没有理会愣在原地的陆小浩。

  “露露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陆小浩坐到副驾驶,他想弄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啊露今天说话会如此反常。

  “没事,我们先回去吧!等一下你搬去虎爷给你的别墅。”

  仰秋说完,启动车辆,开回自己的住所,一路上,两人默默不语,陆小浩不知道该找些什么话来说,只好是不是的看一眼啊露。

  驾驶离开闹市过后,车子转进了一个偏僻的的小路,开了十几分钟过后,车辆停在啊露的住所前。

  依旧简陋破败的破楼房,雾气弥漫,看不见十米开外的地方,不少的人已经生火做饭了,寥寥炊烟从烟囱里迟迟飘起。

  “进来吧!你收拾一下搬去虎爷给你的别墅里住吧!”

  啊露打开掉漆的房门,嘎吱一声推开,招呼了一声陆小浩过后,就进了自己的卧室。

  陆小浩心烦意乱的走了进去,他此刻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走进这道门时脚步很重,以前的他可是把这里当做家的,现在……

  “小浩,啊露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要你搬走啊?”

  刚进门,野猪疑惑的看着陆小浩。

  “她生气了。”

  “你惹她生气了吗?”

  “没有,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小浩心不在焉的找了处地坐下,慢慢回想起今天的事情。

  早上的时候露露姐还是好好的,见到仰秋过后显然有些不高兴,后来聊了会天,等陆小浩回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那露露姐究竟是怎么了?

  “你也不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

  野猪蒙圈了,怎么这陆小浩一天都跟着啊露,可啊露是怎么生气他都不知道。

  “这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去看个病回来露露姐就这样了,这我那里清楚。”

  陆小浩叹气,他就想不明白,既然不是仰秋惹她生气,那她为什么会如此生气。

  “谁惹啊露生气了?”

  野猪内心的疑惑更多了,既然不是陆小浩惹她生气,那是谁惹啊露生气。

  “这我就更不知道了。”

  陆小浩摇头,刚开始还以为是仰秋惹啊露生气,最后陆小浩确信不是仰秋,现在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给我说说具体情况,我分析分析。”

  野猪跳到陆小浩旁边,盯着陆小浩道。

  “今天我们不是去医院辞职嘛,刚好在人民医院里面遇见汪涵,后来辞完职就去了正浩医院,然后,哦!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那天的那个女孩吗?”

  “认识,怎么了?”

  “她是仰氏药材集团仰天义的女儿,她今天来签药材采购的合作,所以就在正浩医院等我,然后我去给汪涵的夫人看病去了,就留下露露姐和仰秋在一起,等我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等去云际房地产公司交款的时候,露露姐都还是好好的,交完款过后,露露姐就这样了。”

  陆小浩一口气说完了今天全部过程,也没发现啊露到底为什么生气。

  “也就是说,啊露在去云际房地产公司的时候,还没生气,是回来的时候生气的。”

  野猪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对,交完钱过后,我们回来的路上,露露姐就好像不太对劲。”

  “那她在云际房地产公司那里做了些什么,或者说碰见什么人了?”

  野猪按照思路继续问下去,想必啊露生气也是在云际房地产公司那里生气的。

  “没有,不过好像她接了一个电话,过后出来就这样了。”

  陆小浩思索片刻,把在云际房地产公司那里的事情一一道明。

  “小浩,你不觉得那个电话有问题吗?”

  野猪摇头,这不就明显了吗?显然是那个电话的原因。

  “没什么问题啊!接个电话能有什么问题。”

  陆小浩想了想,总找不出接个电话能出什么问题。

  “啊露去云际房地产公司的时候是不是好好的,可接了一个电话,她就生气了,你就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

  野猪一步步引导陆小浩往电话那方面去想,毕竟只有这种可能。

  “对哦!可是,是谁给露露姐打的呢?还有他对露露姐说了些什么呢?”

  重重谜题在陆小浩心中绕圈,到底说了些什么,才让啊露有如此态度。

  “这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吗?还在这里瞎想什么。”

  野猪白了一眼陆小浩,心想这陆小浩到底有没有带脑子的,这点事情都想不明白。

  “好吧!我去问问。”

  陆小浩说完,起身来到露露姐卧室的门前,刚举起手想要敲敲门,可是想了又想还是放下了。

  恐怕这会儿露露姐还在生气,倒不如等她气消了再说也不迟,可如果到那时候自己该怎么说呢?

本文标签:妺妺坐在我腿上下面好湿漫画

上一篇:他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她坐在他的昂扬上磨蹭

下一篇:在镜子面前玩你H|几天不做就痒成这样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