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了(女女h床gl)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22 17:11: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生理性的冲动,才是有些感情萌芽的开始。

  “什么感觉?”傅川霖哼笑,沙哑果决的音色压低后,竟别有一番禁欲滋味。

  闻声抬眸,北冥瞮看着双眸写满轻晒的傅川霖,唇

生理性的冲动,才是有些感情萌芽的开始。

  “什么感觉?”傅川霖哼笑,沙哑果决的音色压低后,竟别有一番禁欲滋味。

  闻声抬眸,北冥瞮看着双眸写满轻晒的傅川霖,唇角扬起浅弧。

  “其他,我不知道。”

  “不过我现在只想松腰带,疯了似地想。”卷入了欲念的沉声,越发低迷,其中的迷离情绪填满了每一个字,北冥瞮说得利落。

  离开傅氏,北冥瞮见鬼的不想回本家,只想,去找那个女人,就那么简单的见一面也好。

  给他点儿甜头。

  此刻,潇洒了十几年的小封少宛若彻底枯萎的娇花,没了那股子水灵灵的气质,整个人有些萎靡。

  “小少爷,用些羹吧。”

  “拿走,我没有胃口。”封御庭咬牙,他不信北冥瞮那厮就那么挂了,他他妈比谁都命硬,怎么可能了无音讯?

  “少爷,少爷,老爷子让您现在动身过去,北冥少爷有消息了!”佣人急着奔跑,惊动所有人。

  话落,谁都没能看清封御庭的动作,回神时,餐桌前已空无一人。

  冲出房门后,封御庭又急忙来了一个回马枪。

  “钥匙!”

  “这里,这里。”佣人赶忙递给他钥匙,抬手接过,封御庭恨不得立刻飞到北冥家。

  原本半小时的车程,硬生生让他缩减掉半数。

  十五分钟后,北冥家人满为患,门前突然响起一阵尖锐刺耳的刹车声,车身由于巨大冲力而不受控地向前冲去,轮胎在地面上留下道道摩擦过后的黑痕。

  “封少,我们少爷很好,眼下就在房间,您暂且安心。”

  “草,老子就知道这厮命硬,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挂掉?”封御庭声音较大,听得北冥家家佣满头黑线。

  这么会说话,不如去出书?

  “阿瞮!”

  “阿啪!”从天而降的拖鞋打在封御庭的衣摆上,月白色的睡袍瞬间染上污秽。

  楼梯的顶端,站着一个身姿魁岸朗拔的男人。

  脊背硬而挺,轩昂自若,若高山之独立,看了一眼,再难忘怀。

  “挺好?”话落,封御庭呼出一口浊气,素来玩世不恭的声音竟有些颓废,不过释然居多。

  人没事就好,残了废了都不要紧,他小封少还养不起个男人?

  “皮肉上的伤,没有大碍。”

  “倒是你,吓到了?”北冥瞮嗤笑,封御庭玩车是把好手,不过这生存能力么

  就差强人意了。

  “笑话!小封少会怕事儿?”封御庭忽然炸毛,会说话么?男人不能说不行,他封御庭更甚!

  不行也要行!

  小封少忽略掉爆炸之际自己明显懵逼的模样,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

  “哦,那应当是我看错了。”北冥瞮淡淡道。

  说罢,转身回房,独留封御庭一人站在原地与楼下的金雕大眼瞪小眼,不是,什么你就看错了?说清楚啊!

  屋内,看着男人腹部的伤口,封御庭呼吸微窒。

  但,眸光却渐渐变了味道,这伤口,定然被人精心照顾过,瞧瞧这结扣,还特么挺少女心啊。

  “阿瞮,你什么时候喜欢蝴蝶结这种女性化的东西了?”

  仍旧沉浸在半月前的北冥瞮猛地回神,看向被系成蝴蝶结的纱布眉头紧紧蹙起。

  这结扣,是他自己系得。

  不过,他是依照那个女人的系法继续的,怎么会是个蝴蝶结??

  帝都的盛夏初期并没有过于炙热,炽光灼目明媚,气候怡人,只是几千公里之外的云溪城却截然相悖。

  “呼,这才五月末,怎么能这么热?”

  “今年气候变暖,其他地区也同样如此,不过我们这里的位置本就偏南,所以变化明显。”

  “也不知大小姐何时回来,老爷和二爷都急坏了,还好夫人去了祖家不知道这事儿,否则,有得闹了。”

  “应当快了,这都走了半月了。”

  傍晚,星夜即将垂落,澄霁的明空忽地黯淡下来,暖风阵阵,吹散了燥热湿闷的气息。

  “大小姐,你回来了!”

  “老爷与二爷还在公司,我们这就传消息。”

  “嗯,你们辛苦。”程迦蓝太乏,声音细弱,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回房休息。

  入梦前夕,脑海中蓦然记起不愿喝药的男人,唇角微弯,当真是幼稚至极。

  随即,再次想起男人腹部的蝴蝶结,那是她故意系上去的,沉睡中的秦泽励没有了狷狂与暴虐,倒是意外温润可欺。

  她总是忍不住逗弄他,那两日,借着秦泽励昏睡的时间她不知得了多少次的逞。

  滋味尤其的苏爽。

  彻夜好眠,程迦蓝睡得香甜,晨起,便看到聂泊安与程望熙坐在餐桌前向她招手。

  母亲不在,应该是回祖家了。

  “过来,先吃饭。”聂泊安声音清冽醇厚,似润玉,哪怕即将步入中年,君子玉容,依旧惹眼。

  “都是你喜欢的。”

  “关于比赛的事情饭后再议,现在,填饱肚子才是要紧事。”程望熙声音轻快,在外奔波,吃食上自然不会太精致。

  迦蓝没有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已是万幸了,虽说人瘦了些,但精神状态着实不错。

  佣人知趣儿地退下,将空间独留给三人,聂泊安最近食欲不佳,记挂着程迦蓝在外面如何,心思太乱。

  “再吃些。”他淡淡道。

  “不了父亲,现在是登台的关键时期,要控制饮食。”

  “您与舅舅多吃些,这半月让你们担心了。”程迦蓝声声抱歉,有些愧疚。

  “那也不差这一口。”闻言,程望熙蹙眉反驳道,幼时,城内谁人不知程氏小公主是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任性主儿?

  姐姐与姐夫恨不得为她摘星揽月,那时候的程迦蓝,并非如今这般纤弱清瘦。

  当然了,这仅仅是中年人的看法。

  有一种瘦,叫做自家长辈觉着你太瘦。

  “比赛之后,我才有资格纵着自己的口腹之欲,这点,舅舅应当明白的。”程迦蓝决定的事情,绝无回旋之地,气得程望熙险些跳脚。

  “我不管你。”气呼呼地落下一句话走人,看得程迦蓝哑然失笑。

  “迦蓝,一定要这么快?”聂泊安满目担忧地开口道,他不希望自己女儿去吃社会的苦楚,作为父亲,他有娇宠女儿一辈子的资本。

  他在迦蓝背后,谁,都不能说二话。

  “父亲,我已经入了决赛,难道您与母亲就不想看看我走台时的模样?”程迦蓝软下声线撒娇。

  她知道父亲素来拿自己没有办法。

  所以,很是有恃无恐。

  “只许这一次,你母亲那里,爸爸帮你瞒着,结果如何都不要紧,迦蓝在爸爸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谁也比不得你。”

  温和的男声中却难掩霸气,城内,如程氏掌权人一般名望奇高的人,并没有。

  君子一怒,谁都要退避三舍。

  这些年,无数世家子弟羡慕程迦蓝拥有这样一位父亲。

 文学

程迦蓝口中的比赛,是全球名模大赛all-seeyes---全视之眼的青年赛。

  成人赛与青年赛之间的规则不会差太多,只不过在身高与体重方面要求有些许不同。

  至于其他,一切如旧。

  全视之眼的主站赛场位于帝都,哪怕亚马逊与其他各大洲的选手再如何优秀,帝都这个地界在全视之眼中的位置

  仍旧无人可撼动。

  云溪城站与帝都站的选手双双进入决胜局,原本,云溪城站的选手并无资格直接入驻决赛,但

  中途杀出来一匹黑马。

  9号选手台风与台步的出尘毋庸置疑,有了她,这一年,云溪城站的选手才有幸一睹决赛的盛况。

  在云溪城站的比赛中,也分有初赛,半决赛,入围赛。

  从初赛伊始,9号就凭借着绝俗的台风征服所有评委,台步霸道稳健,每一步如同铁尺量过那般精准。

  初赛与半决赛中,所有选手都必须佩戴面罩,却比赛全程透明制,评价与打分以及专业嘉宾给出的等级都会事实公布。

  在这里,没有所谓的后台,遮掩住面容,任你是天王老子都要承受公平机制。

  至于赛前所发放的参赛号码也是随机抽选,每位选手的面罩都完全一致,包括嘉宾在内无人知晓哪位选手是谁。

  与维安之谜的秀场有所不同,全视之眼参赛服装以礼服为准。

  不拘泥于长短。

  但维安之谜却主打泳装与夏装,清凉款居多,聂泊安骨子里有些保守,并不希望女儿去走这样的t台,对此,程迦蓝没有异议。

  维安之谜秀场的层次距离全视之眼相差太多,她程迦蓝要做,那便做最好的一个!

  退而求其次,不是她的风格。

  半决赛前,9号以强势姿态胜出,总积分3000万,是全视之眼青年赛中,历年来参赛选手的最高成绩获得者。

  也可说,是史无前例。

  上一位稳居积分排行榜首位且积分超出2000万的选手,出现在十六年前。

  万目睽睽下,所有人的视线堆砌在9号身上,直到入围赛开启

  9号的神秘面纱才得以暴露。

  原来,竟是程氏的掌中明珠---程迦蓝。

  全视之眼是所有模特的向往之地,在这里,世家身份没有任何作用,即便是日常新款sho中,负责走秀的模特也有着绝对话语权。

  地位极高,普通走秀模特的走台费用就已高达每场千万。

  一场时间为三小时。

  而每年荣登王冠宝座的名模,出场费用则升至近亿,且不限走秀场次与次数。

  在前后六十年的历史中,唯有十年前的一位名模走出了一步60万的天价。

  成人赛开启前,是青年赛的主场。

  在每个站内入围赛成功胜出的选手,可以直通帝都决赛,近几年青年赛也有了计算台步费用的机制。

  为了更好激励未成年的选手。

  距离决赛仅剩三日,程迦蓝等来了母亲。

  “母亲。”

  “蓝蓝,检查一下还有没有东西漏掉了,这次去帝都,母亲不能让你留下遗憾。”程如兰笑得明艳,年轻时,程家娇女国色天香,休休有容,如今岁月蹉跎过后,气韵仍不减当年。

  “如兰,有什么东西漏掉去帝都解决就是,不要给迦蓝这么大压力。”聂泊安向来宠妻,手掌轻抚着妻子的后脑动作温柔缱倦。

  “放心吧母亲,我有分寸的,你与父亲等着看我杀出重围就是,必定不会让程家蒙羞。”

  “输赢不重要,尽力而为不让自己后悔就好。”聂泊安淡笑着回答。

  “呀!砂锅中还煲着鸡汤,你怎么也不提醒我。”程如兰嘀咕着,没能看到丈夫僵硬的唇角。

  “母亲不要太忙了,我对吃食素来没要求的。”

  “那怎么行?比赛前营养要跟得上。”在程如兰眼中,女儿太瘦弱,登台走秀的标准定然符合,况且,比赛过程冗长,多补充能量才行。

  程迦蓝向自家父亲投去求助的目光,聂泊安有些踌躇。

  “如兰,我陪你去厨房,让迦蓝再想想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带。”聂泊安轻哄着妻子,两人出了房间。

  晚餐时间,程望熙回家看着桌上的满汉全席顿时懵逼,不是说家里的小公主要控制饮食?

  这还控制个鬼?

  “姐姐,迦蓝她”不控制饮食了?当然,这话程望熙没有机会脱出口。

  “迦蓝,给爸爸盛碗汤。”说着,聂泊安向女儿眨动着左眼,同时狠狠蹬了程望熙一脚,动作狠戾。

  他自幼舞剑,力道自然不小,痛得程望熙龇牙咧嘴。

  “想喝自己弄,迦蓝,妈妈给你盛,望熙想吃什么自己夹,左右你不会客气。”程如兰处事大气,带着些男子的不拘小节,听得程望熙险些心梗。

  行,真是他亲姐。

  一旁的佣人心中发笑,二爷在家里根本没有地位可言,夫人说一不二,老爷又护短,还真没地方说理去了。

  毕竟,老爷的护短属性这些年那可是出了名的。

  为了夫人,不惜顶住家族压力将聂氏强行与程氏合并,而且,顾虑着夫人再不能生,老爷直言决定让小姐随了母性。

  最初,此事在城内是传得绘声绘色,皆说老爷自甘堕落吃软饭。

  老爷看中夫人那时,是程氏最困难的时期,老家主手段渐弱,夫人又才成年,二爷

  整个就是一浪子。

  家中的烂摊子无人想要接手,但,谁都没能料到聂家少爷上门求娶夫人,为帮程氏渡过难关,直接将聂氏并入程氏。

  要知道,当年的聂氏比之程氏要强上太多,做出这种决定无异于疯子的行为,可聂泊安不在乎,因为聂氏能有如此地位,原因只在他一人身上,与家族没有任何关联。

  所以,他聂泊安想要如何就如何。

  他说,自己只要程如兰。

  而这句诺言,一落下,就是二十几年。

  “咳咳,如兰,我想吃海带。”

  “喏,吃吧,你最近瘦得快,多吃些。”程如兰立刻向聂泊安的碗中夹了些菜,对面,程迦蓝松了口气,还好母亲没有再注意她。

  只好先委屈父亲了。

  “姐,你弟弟想吃排骨。”

  “你多吃点儿素菜吧,瞧瞧现在,都要横向发展了。”程如兰唇瓣一张一合,话语犀利。

  程望熙:“!!!”

  他每天都在健身好不好?横向发展?

  开玩笑么?

  “舅舅,母亲说得挺对的。”偏生,小毒舌完美继承了大毒舌的脾性,直言的善意提醒,让程望熙一度自闭

  然后,所有人眼睁睁看着他干掉了面前一大盘蔬菜。

  借着程如兰去厨房的时间,聂泊安眼疾手快将女儿面前的鸡汤倒进自己碗中,动作之迅速让埋头苦吃蔬菜的程望熙几度震惊。

  姐夫这身手,可以啊!

  半小时后,如同酷刑的晚餐环节终于结束,聂泊安讲究食不过量,但今夜竟是舍命陪君子,胃部发胀,夹在妻子与女儿中间,滋味着实难耐。

  “爸爸,谢啦。”程迦蓝笑眯眯地说着,眼底的皎洁晃了聂泊安的双眸。

  “小没良心的,下一次记得拉上你舅舅。”

  “噗嗤!”程迦蓝忍着笑,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她父亲从来就不是好相与的主儿,见着机会就坑人,偏生辈分压了她舅舅一头,纵然再心有不满,面对自己姐夫也只能打了碎牙咽下去。

  时间过得极快,启程帝都后的第二日,程迦蓝便登了台。

本文标签: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了

上一篇:大山里的性欢生活:进去官太贵妇身体

下一篇:强奷喂奶人妻黑人|电梯里被弄得太舒服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