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同桌上课时狂揉我下面污文 和女同桌上课啪啪小说

2021-11-23 08:12: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

  萧凉儿立刻摇了摇头,把她在秘库无意中撞见无垠,就被他莫名其妙追杀的‘事实’说了一遍。

  “难道你撞破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

  萧凉儿立刻摇了摇头,把她在秘库无意中撞见无垠,就被他莫名其妙追杀的‘事实’说了一遍。

  “难道你撞破了他的什么阴谋。”

  听萧凉儿这么一说,东子凡身上的酒气又醒了三分,他立刻就来了兴趣。

  “我也不知道,我才刚到,什么都没瞧清楚,就被他一路追杀出来,要不是正好赶上他们赶冒险者出秘库,我根本逃不出来。”

  “没想到我才离开半个月天,这个无垠就这么无法无天了。”

  听见萧凉儿这么一说,东子凡立刻冷笑一声。

  半个月?

  难怪他们被无垠逮住的时候没见过他,原来他早就溜出秘库了。

  萧凉儿是特意来二世祖身上打探消息的,可没想到,她还没开始问,这家伙就自己说了出来。

  只不过,让萧凉儿不得不佩服的是,明明几天的路程,他硬是走了半个月还没走到一半,也真是厉害。

  他这一路也不知道究竟是游山玩水还是踏青,不过也好在他走得早,要不然,她都不知道到底要怎么编下去呢。

  “求求大人庇护凉儿一.夜,让凉儿修整调息一.夜,凉儿自会离开,不会连累到大人的。”

  萧凉儿一副欲言又止的委屈模样,看得东子凡突然有些心疼。

  “我东子凡既然出了手,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你安心在我这里养伤就是了。”

  东子凡大义凛然得拍了拍胸.脯。

  他巴不得小仙儿能在他这里多养几天。

  “可大人你毕竟也是神族,会不会连累到你?”

  萧凉儿也没顾忌其他,扯开衣袖,就当着东子凡的面将他给的上药往伤口上撒。

  看着眼前又白又细的玉壁,东子凡咽了咽自己的口水,喉咙发干得说道:

  “要是换来别的人,我或许还有顾忌,那个无垠,只有他怕我的,还从来没有我怕他的时候。”

  “我听秘库的人说,无垠还是神族的护法,大人你比护法还厉害?”

  萧凉儿上完药,就红着脸把玉瓶递给了他。

  看着萧凉儿如玉葱一般的手指再自己的面前一晃而过,东子凡刚醒了没几分钟的酒气又罪了三分。

  “你别看我现在只是个小统领,但无垠那次见了我不是点头哈腰怂得跟个狗熊一样。”

  借着酒气,东子凡哈哈一笑。

  “无垠怎么怕你?”

  萧凉儿一脸崇拜得看着他。

  “无垠怕的不是我,是我大伯。”

  东子凡挺着胸膛自豪得说道:“我大伯和是神族千百年来最负盛名的大供奉,。”

  “大供奉?

  可是神族人说得那个,实力能媲美神帝的大供奉?”

  “说媲美那是贬低了,要不是我大伯看不上神帝那个位子,现在统领神族的可就是我们东家了。”

  也不知道这二世祖嘴里到底那句是真那句是假那句又是吹嘘,不过挺着意思,这大供奉和神帝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微妙,也许根本没有她想得那么牢靠。

  既然如此,说不定她还能从中间捞些好处。

  “无垠见了我大伯就跟个小鸡一样,只敢点头不敢摇头,见了我也都是溜须拍马拼命奉承。”

  东子凡看着小仙女脸上的神情似乎越发崇拜了,他兴奋,就从怀里淘了个小盒子出来,捏在手上。

  盒子一出现,萧凉儿差点儿就忍不住送他一个白眼。

  宝贝是不是真的她还不知道,但这二世祖绝对是个货真价实的二百五。

  她都还没下套呢,他就自己把东西给拿出来了。

  “这是什么?”

  生怕自己会露馅,萧凉儿立刻看向东子凡手里的黑盒子。

  其实只要一眼,萧凉儿就能断定这个黑盒子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贝。

  虽说是宝贝,但它又不是宝器,只是因为它材质特殊,能阻断宝器身上的灵力外溢,所以,它虽不是个宝器,却是一个比宝器更难得的宝贝。

  只是,因为有黑盒盖着,萧凉儿也不太确定,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就是无垠拍我马屁的时候献出来的大宝贝。”

  看着小仙女似乎对他手里的盒子十分感兴趣,东子凡笑着就立刻把它打开。

  萧凉儿好不容易维持住的表情差点儿破功。

  二百五她见过不少,但像东子凡这么蠢的二百五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宝贝的气息好奇妙,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要不是大人你说,我还以为这是献给那位厉害的大供奉的呢,不过这么厉害的宝贝无垠都献给你,看来他是真的很畏惧大人的势力。”

  这么明显的恭维,东子凡却很是受用,听着萧凉儿的话,他立刻就上了头,得意满满得轻哼一声:“既然给了我,自然就是我的东西。”

  萧凉儿侧头看了他一眼,正好瞧见他脸上露出一抹凶横算计得表情。

  “早知道,我该下去先顺点儿好酒好肉再回来。”

  蹲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上的‘神族人’,一边伸手摘了一颗果子,一边用手一抹。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哪里还有什么神族人。

  渔叟狠狠得咬了一口手里的果子,可还没等他嚼那么一下,立刻就被酸得老脸皱成了一团。

  看着萧凉儿坐在篝火旁,喝着神族递过来的酒,吃着神族送上来是烤肉,老头子的心里立刻就有些委屈。

  明明一起来的,凭啥就她能吃香的喝辣的的,而他老人家却要在树上啃酸果喂蚊子。

  渔叟甩开手里的酸果,也懒得再看一眼,直接合衣倒下在树干上睡了下来。

  反正有这个小狐狸在,他操什么心呢,好东西没他的份,眼不见为净。

  只是,也不知道到底过来多久,渔叟正再梦里吃着满汉全席,就被人一脚踢醒。

  能这么谁不知鬼不觉靠近他,还能踢到他的人,除了萧凉儿还能有谁,渔叟一边翻身,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问道:

  “怎么样?

  打探到什么了?”

 文学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走吧。”

  萧凉儿催促起来。

  “突然这么着急干嘛?

  你是吃了一晚上好东西,老头子我可是喝了一晚上西北风。”

  老头嘴里虽然抱怨,但动作不满,话还没说完就跟着萧凉儿从树上跳了下去,一路朝着大供奉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二世祖虽然慢腾腾,但大供奉却很着急呢。”

  萧凉儿一边赶路一边笑着和老头说道:

  “等这两边碰头了,肯定有好戏看,咱们先去抢个风水宝地看戏,去晚了没好位子了就不好了。”

  还风水宝地呢,除了你也没人盯着这两人,不就是树杈吗还能有谁和你抢?

  这小狐狸一看就知道又猫腻,不然这么火急火燎得开跑干嘛?

  老头心里刚琢磨了两个呼吸,脚步不自觉得一慢,萧凉儿的身影就从他身边从冲了出去。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告诉老头子一声不行啊。”

  看着萧凉儿跑得比兔子还快,渔叟朝着她的背影嚷嚷了一句,可风里除了他自己的声音,根本就没人回答。

  两人一路过去,本以为很快就能见到大供奉和二世祖碰头,却没想到等了两天,东子凡才姗姗来迟。

  “这家伙不会是为了喝酒故意饶了个远路才过来的吧。”

  看着好不容易出现在眼前的队伍,萧凉儿忍不住吐槽一句,可她话音刚落,就听见不远处一声鬼哭狼嚎的哀叫声。

  这哀鸣之惨烈把树上的萧凉儿和老头都给吓了一跳,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更大的惊吓却还在后面。

  “大伯!无量舍利的碎片被偷了!”

  东子凡一看见前面的人就立刻撕心裂肺得跑了过来。

  这句话一出口,立刻把树上的和树下的两拨人都给吓了一跳。

  舍利碎片被偷了?

  萧凉儿看着东子凡一把鼻涕一把泪得抱住大供奉,稍稍一愣,就连她都被这一句给震得回不过神来。

  明明她前两天才看他掏出来显摆过,怎么就这两天的功夫,就被人给,偷了?

  萧凉儿还在纳闷儿却感觉到身边似乎突然多了一掉不太友善的目光。

  渔叟老头一脸坏笑得看着她,挑了挑眉:“你偷的?”

  “我要偷也偷个真的呀,偷他那个假玩意儿干嘛?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身上的是个赝品。”

  萧凉儿白了他一眼。

  “说得也是。”

  听萧凉儿这么一说,老头也觉得不太可能,可除了他们,到底还有谁会来偷这个二世祖。

  “难道还有人跟着那个二世祖?

  可之前我们并没有察觉到啊。”

  生怕自己有什么遗漏,更怕突然冒出来一个连他们都察觉不到的巨擎强者,渔叟立刻紧张了起来。

  如果连他和萧凉儿都没有察觉到,那这个人的实力简直可怕到了极限。

  渔叟越想越惊恐,正打算问问萧凉儿的想法,却看见她正皱着眉头一脸困惑得看着还在哭嚎的东子凡,一点儿都没瞧见他老头子的忧心。

  “难道,这才是他的主意?”

  萧凉儿盯着不远处的人群,突然莫名其妙得嘟囔了一句。

  “什么主意?

  谁的主意,丫头你倒是先听听我都话呀。”

  老头立刻就有些着急起来。

  “事情未必有你想到那么严重。”

  萧凉儿看了一眼老头,知道他是真的急了,赶紧俯在他身边低声说了句话。

  “你是说……。”

  听完萧凉儿几句,渔叟猛得把头一抬。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先也还不能肯定,还是看看再说吧。”

  萧凉儿安抚了几句,那边东子凡抱着大供奉的腿却哭得更带劲儿了。

  “肯定是无垠偷的!除了他没人知道舍利碎片在我身上!”

  “你别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先给我说清楚。”

  大供奉皱着眉头把东子凡从自己腿上扒拉了起来。

  被大供奉这么一拉,东子凡的哭声立刻小了几分,他站在大供奉身边磕磕巴巴得说道:

  “无垠突然找到我,说是舍利碎片带在他身上不安全,毕竟有不少冒险者都亲眼瞧见您把碎片交给了他,他怕有人会惦记上碎片对他出手,所以他想了好几天,才决定要把碎片偷偷交给我,以防万一。”

  “他是偷偷把碎片交给你的?”

  听他这么一说,大供奉立刻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大对劲。

  却见东子凡立刻摇了摇头:

  “他没有私下偷偷交给我,反而是当着神族的面特意交给我的。”

  他当着冒险者的面把舍利碎片叫给无垠,自然有几分把他当挡箭牌的意思,可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转身就当着神族人的面把碎片交给了东子凡。

  大供奉的脸色立刻阴糜了起来。

  “无垠一开始说什么自己在冒险者面前当靶子没关系,但是神帝大人想要的这个东西绝对不能有闪失,我就信了他的话,可后面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一打开盒子才发现里面竟然是空的,他当着神族人都面给了我一个空盒子!”

  东子凡越听越是气愤:“我气得立刻去找他算账,可他早就跑了。

  还让他的手下拦着我说他去秘库深处寻宝去了。

  我看他就是知道我会找他算账,故意躲起来了。”

  越听,大供奉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我势单力薄,又没有大伯在身边撑腰,这才情急之下给大伯传了那条讯息,然后趁着无垠的手下松懈,这才偷溜出来,一路兼程赶来给大伯报信。”

  东子凡抬眼偷偷看了一眼大供奉的脸色,见他并没有怀疑自己,这才抛出来最后一个杀手锏:

  “我担心他还设了什么毒计等着大伯回去。”

  “你还知道什么?

  一并道来!”

  大供奉的眉头皱得更深。

  “大伯你细想,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统领罢了,他可是神族护法,我能妨碍他什么事儿,可他这么大费周章的陷害我,能捞不着什么好处。”

本文标签:同桌上课时狂揉我下面污文

上一篇:亚洲娇小与黑人巨大交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下一篇: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小莹 老师轻吮乳尖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