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bl隔着内裤摩擦

2021-11-23 08:39: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灵犀抬起头,看向对岸,气呼呼道:“是他!”

  对岸是曲江池。

  宫殿连绵起伏,彩灯逶迤数十里。

  画船悠悠荡于碧波之上,仕女们坐在船头,或怀抱琵琶,或手持香扇,或

灵犀抬起头,看向对岸,气呼呼道:“是他!”

  对岸是曲江池。

  宫殿连绵起伏,彩灯逶迤数十里。

  画船悠悠荡于碧波之上,仕女们坐在船头,或怀抱琵琶,或手持香扇,或趴在船沿,伸出纤纤玉手,拨弄着船下水浪。

  一派珠围翠绕、花团锦簇的热闹景象中,独有一个白衣翩翩的年轻公子,捏着酒壶立在船头。

  正是顾寒苏。

  赵昔微的目光落在了他身旁。

  一、二、三、四、五……

  总共九个美貌女子围在他身边,有的持着香扇,有的提着花灯,还有的抱着琵琶……

  好一副醉卧花丛的画面!

  顾寒苏听见这边动静,转过头来,冲灵犀一亮手中的酒壶,扬眉笑道:“灵犀,快上来,给你喝喜欢的桂花甜酒!”

  灵犀止了抽噎,一双微红的眼睛水润润的,好似小兔子一样,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水榭里搭着戏台,有伶人在上面咿呀咿呀地唱了起来: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歌声低回婉转,如泣如诉,在水面悠悠飘荡,引得画船上的女子纷纷喝彩,和这边的沉默不言形成鲜明的对比。

  顾寒苏尴尬了一瞬。

  “哟……怎么哭了?”他总算看见了灵犀脸上的泪痕,一掀衣摆,从画船上跳下,身姿轻盈地落在灵犀面前,微俯下身,含笑柔声道:“谁惹我们小灵犀伤心了?”

  又悠悠瞥了一眼李玄夜:“是不是你哥又管你了?啊,下次你跟我说,我帮你骂回去!”他衣袖一挽,摆出一副要为灵犀主持公道的架势,往太子殿下的肩上重重一拍:“你啊,就这么一个亲妹妹,为什么不知道多疼疼人家呢?你看看,不就是出来玩玩吗?今儿过节,你何必……哎哟——”

  一声痛呼,就听见“咔嚓”一下,手腕已被太子殿下牢牢扣住。

  身后船上,众女子看得分明,立时就倒抽一口凉气,有人手忙脚乱,扑在栏杆上急急喊道:“师兄,大师兄!”

  又有人一跺脚,气呼呼道:“那位公子什么来头?怎么敢对我们大师兄这样不敬!”

  还有人托着腮做花痴状,喃喃道:“生得真俊哪……比大师兄还俊呢……”

  顾寒苏气得也忘了疼,一回头冲船上女子恨恨呲牙:“柳霏霏,你说清楚,谁比谁俊?”

  “嘿嘿!”叫柳霏霏的女子面色一红,眸光在太子殿下身上一飘,又回到顾寒苏脸上,十分讨好地笑道:“师兄当年在江州可是第一美男呢!”

  但是现在又不是在江州,现在是长安。

  柳霏霏那眼神若有似无的,又忍不住瞥向了太子殿下。

  若说是长安第一美男,那可能就不属于师兄了……

  师兄也生得俊,但生性风流、放荡不羁,不论是见着谁,哪怕是村头的小娘子,也要花言巧语逗弄人家几句……虽然他也没什么坏心思,更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姑娘家的坏事,但这样的人,总说不上来缺了点什么。

  如今见了面前这位年轻公子,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

  男人,长得再好看也是个花架子,最惹人爱慕的,还是那骨子里的威仪和持重。

  你看他,身姿如松,气势如虹,携着三分霜雪的冷气,三分雷霆的杀气,还有几分便是骄阳的正气。

  这样几种气质糅杂一身,只远远看一眼,便能叫人打心底里生出畏惧来,便是这世上最善于魅惑男人的妖精,也得收敛起满心的旖旎遐想,不敢再多有造次。

  那风流倜傥的师兄倒是个好相处的,可这种能给她压迫感的男人,才更让人觉得好特别……

  柳霏霏站直了身子,又伸手将微露的衣领遮了遮,生怕自己失了分寸没了礼仪。

  “柳霏霏!”看见自家师妹对着别的男人流露出仰慕,顾寒苏瞬间觉得不平衡了,“你这丫头,怎么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师父他是怎么教的你?咱们师兄妹行走江湖,最要紧的是团结一心,知不知道?等过几天师父来了京城,我定要好好的告你一状——”

  “你有完没完?”李玄夜一把丢开了他的手腕,附带杀气凛凛的一瞥。

  灵犀和柳霏霏双双开口:“什么碗里锅里?”、“你怎么说话的?”

  “不是不是!”顾寒苏变戏法一样从衣袖里一摸,手心就多了一盏小小的莲花灯,献宝一样送到灵犀跟前:“灵犀,这是我专门送你的新年礼物,喜不喜欢?”

  “哼!谁稀罕?”灵犀噘了噘嘴,又睨向画船上的那群莺莺燕燕,闷闷道:“你那些师妹呢,也有吗?”

  “这个……”顾寒苏笑意一僵,随口就道:“怎么会呢,她们哪里值得本神医亲手送礼?”

  “真的?”灵犀半信半疑。

  “真的真的!”顾寒苏举起两根手指,信誓旦旦,“真的不能再真了!”

  话音才落,背后忽然传来几声娇滴滴的呼唤:“大师兄!”

  灵犀愕然抬眼,就见几个少女趴在栏杆上,每人手里都捧着一模一样的莲花灯。

  作为皇帝的心头肉、本朝最金贵的小公主,灵犀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嘴角一扁,两滴晶莹地泪珠儿就挂在了眼睫上,眼看就又要哭了。

  这还不解气,夺过他的莲花灯,小手一抬,便朝对面掷去。

  李玄夜眸光一变!

  “啊——”船上的那群少女齐齐惊呼,“小心!”

  花灯在空中抛出一条明晃晃的弧线,直奔柳霏霏面门而去。

  灵犀扔的时候带着怒气,压根就没看对面的人,所以也没有想过,这样会不会砸到人。

  其实也怪不得灵犀大意,毕竟这花灯也是用透明的鲛绡制成的,拿在手里比一只桃子也重不了多少。

  但,柳霏霏到底是女子,哪怕是擦破了一点皮,也是了不得的大事。

 文学

“霏霏!”顾寒苏腾空而起,飞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一道寒风飘过。

  却见是船上有一道倩影飞出,双臂一振,如彩练当空,一收一放,已将那花灯收入袖中。

  接着横袖挥出,指尖一抖——花灯斜飞,以一道直线射来,势如闪电,不偏不倚,弹中灵犀。

  “砰”闷响起,灵犀“哎哟”一声,猝不及防,身子朝后仰去——

  “灵犀!”李玄夜眼疾手快,抢在她摔倒之前托住了她后背。

  整个过程,不过弹指之间,四周的侍卫反应过来后,立时惨白了脸,呼啦啦围了上来:“主子!”

  “柳依依!”顾寒苏也吓到了,出手捏住了那少女的手臂。

  柳依依站在柳霏霏身前,甩了甩手臂,气得骂道:“喂!大师兄,她刚刚可是差点伤了二师姐!你怎么这么吃里扒外!?”

  顾寒苏留意着灵犀那边的动静,见她倒也没有哭闹,勉强松了一口气,瞪了柳依依一眼道:“她还是个孩子,你怎么没个轻重!”

  柳依依毫不客气地瞪了回来:“那我也是个孩子,你怎么不帮我说话?”

  顾寒苏语塞了一下。

  柳依依算来也就是十五岁,说不定比灵犀大不了几个月呢。

  怎么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净招惹小孩子呢!

  罢了,他顿了顿,笑着解释道:“那她这不是不小心吗?”

  柳依依玩着自己的袖子,不以为然地白了他一眼:“那我也是不小心的!”

  这态度,这语气,就差没把“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么样”写在脸上了。

  顾寒苏又瞥了一眼太子殿下,不由暗自叫苦,心说“我自然是不会把你怎么样,但这位可就真说不定了,你难道以为个个都像你师兄那么怜香惜玉好脾气么”几句话来回在嘴里翻滚,却不好说出口来。

  便哂笑一下,继续苦口婆心谆谆教诲:“哎呀,我的亲亲师妹,你忘了师父怎么教育我们的了?师父老人家说了,我们学医之人,要有仁者之心,还要有济世之德……”

  话说到一般,就被船上几个愤然打断:“大师兄!你变了!你以前最疼师妹了!”

  顾寒苏:“……”

  那边灵犀忽然“哎哟”又是一声,他仿佛是被挠了一下心肝似的,立即转身冲了过去:“怎么了?是不是打疼了哪里?我给你把把脉——”

  正要卷起灵犀的衣袖,却被李玄夜一掌拍开:“滚!”

  “这……”顾寒苏急得不行:“我这不是担心灵犀吗?我可是她的专用大夫,她身子不适我能丢下不管吗?”

  灵犀从李玄夜臂弯里探出半个头,气势汹汹道:“谁要你管!”

  “好好好,我不管!”顾寒苏也不生气,好声好气地赔着小心:“是顾某人非要管,是顾某人担心灵犀受伤,这总行了吧!”

  灵犀唇角翘了一下,可一转脸,看见柳依依,立时又不高兴了:“你先前可不是这样的!先前不是说要陪师妹喝酒、没空跟我玩吗?怎么现在有空管我受不受伤了?”

  “谁说的?我什么时候说了?”顾寒苏矢口否认。

  “师兄!”柳依依的就不依了,瞪着一双细长柳叶眼,挑起一双弯弯柳叶眉,故意捏着娇娇滴滴的嗓音,道:“你不是说了,今晚要陪我们划船、游湖、听曲、许愿、放烟花吗?怎么遇到这么个不懂事的小娃娃,师兄就要食言了呢?”

  灵犀听她这么撒着娇,一口一个师兄,着实亲热得紧,那才缓下去的一口酸气,又涌了上来,她噘着嘴,气鼓鼓道:“顾寒苏!你敢!”

  “灵犀乖……”顾寒苏左右为难,只得先糊弄不懂事的这个,扯出一抹迷死人的笑容,柔声道:“这几个漂亮姐姐才从江州过来京城,这人生地不熟的,我作为师兄怎么不能好好陪一陪呢?灵犀乖乖的跟着你哥回去……等明天一大早我就给灵犀拜年,好不好呢?”

  “你……”灵犀才说了一个字,李玄夜已经忍不住了,微一抬手,冷声道:“来人!”

  “是!”

  立时,那十几个侍卫就围拢上来。

  “送灵犀回去!”

  “是!”

  “哥哥!”灵犀一急,眼看又要哭了。

  “不许胡闹!”李玄夜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温和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现在回去,今天发生的一切我就既往不咎。”

  “我……”灵犀扁扁嘴,又把眼泪忍了回去。

  赵昔微忙拉住李玄夜的手,柔声劝道:“今天是除夕夜,马上要放烟花呢。我看就让灵犀等会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灵犀吸了吸鼻子:“嫂嫂说得对!”

  李玄夜没有说话。

  赵昔微点头一笑,给侍从们递了个眼色,道:“都散了吧。”

  “是!”侍从们如获大赦,立时悄然四散开去。

  灵犀立时眉开眼笑:“多谢嫂嫂!你真好!”

  话音刚落,就被李玄夜敲了敲脑袋:“不许淘气!”

  赵昔微噗呲一笑:“既然都来了,不如我们也去湖上看看?”

  顾寒苏也笑呵呵地附和:“对对对,就去我那条船上吧——”一面说,一面偷偷留意着灵犀的表情。

  这么玉娃娃似的小姑娘,方才那一只花灯这么打在身上,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哪里……

  太子殿下一抬衣袖,恰恰遮住了他的视线,道:“好好喝你的酒去!”

  “你凶什么?”顾寒苏哼了哼,嘟囔道:“兄妹俩一个比一个蛮横,能不能讲点理啊!”

  “讲理?”太子殿下脚步一顿,话里带话地道:“你再招惹灵犀试试?”

  顾寒苏微微一怔。

  灵犀自然是没懂其中意思,只觉得哥哥替自己出了一口恶气,得意洋洋地横了一眼过去。

  而顾寒苏对上她的表情,那双向来风流多情的眸子里,突然有一瞬间的幽暗。

  赵昔微也愣了一下。

  顾寒苏看了灵犀一眼,嘴角一翘,扯出一抹儒雅笑意,风度翩翩地道:“灵犀金尊玉贵,草民自然不敢!”

  说完也不等灵犀回应,衣袖一拂,飞身上船,自顾自喝酒去了。

  只是这回却不再坐在一群师妹之间了,而是挑了个清静的位置,对着夜色,举杯畅饮。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戏台上,戏子的唱腔愈见低柔:一曲《银瓶引》正终了,引得船上的女子纷纷掏出帕子,泪光隐隐,好不感伤。

  紧接着琵琶声起,又有清丽歌声传来。

  赵昔微坐在船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异样。

本文标签: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

上一篇: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在教室把校花长腿扛在肩上

下一篇: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能给你撩湿的文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