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们几个换着玩(又大又粗弄得我出好多水)全章节阅读

2021-11-23 16:25: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不在府中的这段时间小院儿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倒是黄莺这个包打听可以,早就听说侯爷要请老太君回来,所以一直安排把里里外外都好好收拾了一番,她回来之后灶台也被收拾妥当了

她不在府中的这段时间小院儿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倒是黄莺这个包打听可以,早就听说侯爷要请老太君回来,所以一直安排把里里外外都好好收拾了一番,她回来之后灶台也被收拾妥当了,里屋更是一尘不染。
  
  果然是个懂事的。
  
  等东西都归置的差不多,她才把黄莺唤了进来问:“我瞧着今日侯府的气氛有些不同,最近可是有什么事儿发生?”
  
  “倒是没有什么事儿发生,但是前些日子夫人带着七小姐出去置办了许多东西,往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给小姐做好几身衣裳,但是那一日说是出去就做了四五身,还置办了些收拾,都说七小姐那几日开心的很,手上头上就没得重复的模样。”
  
  印象中王氏家底不算深厚,便是嫁妆还可以也不能这般挥霍,总觉得有些蹊跷。
  
  “嗯行,你这几天留意一下府中的一些情况,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婢子省的。”
  
  黄莺办事她放心,别的不说,这小姑娘探听八卦的本事那是一流,等到吩咐完了她才沐浴更衣睡下。
  
  这日子变凉后晚上也舒适的很,她这儿条件和别院倒是差别不大,所以走到哪也都能睡着,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这一夜无梦到天亮,刚起身张嬷嬷便来了,如今老太君身子骨虽然大好,但是还是不用请安,毕竟年岁大了也喜欢清净,自从姜珞嫁人老太君对其他孙子都差不多,也就姜璃是个例外,张嬷嬷对她也比往日多了几分笑脸。
  
  “嬷嬷您怎么来了?”
  
  “老太君让人来你这院子中砌个小厨房,我寻思着过来看看哪个位置合适,厨房可是要选好的,否则这升起烟来呛人呢,怎得我转了一圈才发现你这院儿也就是太小了,左右不适合再砌个小厨房了,这可为难了,我正准备回去和老太君复命呢。”
  
  张嬷嬷话里有话,她身为侯府嫡女却住的这样普通简陋,实有不妥,原也不必她亲自前来,估摸着也是有心的。
  
  “那便谢谢张嬷嬷了。”
  
  “这说的哪儿话,还请五小姐多写几个食谱方子给老奴,也好吩咐厨房准备给老太君食用。”
  
  “嬷嬷放心,我近日便想着呢。”
  
  ……
  
  张嬷嬷的动作果然很快,回去便通报给了老太君,凡是能在侯府里面的奴才老人哪个不是人精,老太君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候,她们不会讲,如今不同了,她是真的关心老太君,也跟老太君有了情谊,张嬷嬷便自然开了这个口。
  
  果然不出一日,王氏那边就给姜璃安排了兰月院,距离老太君的寿安阁位置不远,走路也就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另外一边则是挨着姜明珠的院子,可以说是个绝佳的位置了。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老太君亲点的,王氏拒绝不得,只能把这儿腾出来给她,原本姜珞出嫁前曾住在兰月院,不过她出嫁后这儿就已经空落下来了,眼下倒是迎来了新的主子。
  
  点了院子就开始搬家了,别说这小院儿其实她也不是不喜欢,地方不大倒是她很喜欢,丫鬟少一点是非也少,这要是去了兰月院就这几个丫鬟怕是不行了,肯定是要添人的,不过这些都是王氏准备的。
  
  不但要准备院子,还要给她准备丫鬟婆子一应俱全,这些本就是她早该给姜璃准备的,只不过这些人透明日子过久了,王氏也就压根没了这份心思。
  
  如今这个时候倒是该还的都还回来了。
  
  不过更热闹的还不是这个,更热闹的是听说当天晚上姜明珠在王氏的院儿里就哭了,因为什么不知道,但是七小姐是真的伤心了。
  
  虽然下人没有明说,但是姜璃也猜到了七八分,怕是因为这换院子的事儿。
  
  侯府的二小姐姜珞,那是宁远侯的嫡长女,她母亲过世后老太君当时身体还健朗,于是姜珞是老太君一手带大的,要规矩有规矩,要模样有模样,要才情有才情,曾经在上京城也是有名的贵女,而她也是宁远侯的骄傲。
  
  嫁给了国公府的嫡次子,行两家之后。
  
  所以从小姜珞便是万千宠爱的,这兰月院她也是听说过的,她这小院子那是比不了的,就连姜明珠的明月院也是比不了的。

 文学

只是她早就有了明月院,那会儿姜珞还不曾出嫁,等到了出嫁之后老太君对兰月院一直没有松口,结果没想到竟然先便宜了她。
  
  那姜明珠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于是去找王氏哭哭啼啼了。
  
  真可怜啊。
  
  “黄莺你把这些东西都单独装一个箱子,回头好带过去,绿洁,我之前那套收藏的茶具可千万别忘了拿。”她就那么一套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小姐放心吧,婢子都收拾妥当了,万万不会忘记的。”
  
  “嗯,不要落下了。”
  
  别看她这儿没什么好搬的东西,院子也小,但是真收拾起来那可还是费了些力气的,老太君那边意思是让她找点动身搬过去,她便也没有耽搁,这几日就快速收拾起来。
  
  这院子里面的人忙前忙后,倒是没注意到门口来了个不速之客,还是姜璃率先看到的姜明珠。
  
  从别院回来她还没怎么见过姜明珠,没想到她竟然还高了一些,瞧着更有些明艳的美了,眉眼之间和王氏竟然越发的像了。
  
  “七妹妹怎得来了?”倒是头一个看见她的人是姜璃。
  
  “来看看你。”私下没人的时候我,姜明珠对她的态度不算太好,虽然嘴上说来看看,但是语气却特别不好。
  
  “今儿实在是太忙了,没空招待妹妹,不若明后日妹妹去兰月院找姐姐,到时候定然不像今日这般匆忙。”她笑着说。
  
  “哼,你倒还真是不客气,也不瞧瞧自己是不是配得上那兰月院。”
  
  她终于忍不住发作了。
  
  原来是来找麻烦的。
  
  以前她便这样,有什么不开心的定然是要让五小姐背锅,看来今日也是一样。
  
  只可惜今日的吴小姐非昔日人了。
  
  “配不配得上那也要搬过去了,妹妹莫要说这样的话,日后只能是兰月院来配我了,要是妹妹喜欢也不要过来说,反正姐姐不会让给你的。”她微笑说道。
  
  “你……”
  
  “我怎么了?左右就一个院子也至于你跑上门来恭贺我一番,还真是姐妹情深,这情分姐姐记下了。”
  
  她不是原来那个软包子姜璃,如今这儿也只有两人的丫鬟在,就算捅出去了她能怎么样呢?又不是姜璃找上门去的,装可怜谁不会。
  
  “你还真当自己现在是有了祖母,所以有了靠山是吧?”
  
  “是有怎样?不是又怎样?”
  
  “你且等着吧,我不稀罕什么兰月院,待重阳赏菊宴后便是你来给我请安,我都不会正眼瞧你一眼的,你且就在那兰月院里待着吧。”
  
  说完她便一甩袖子就走了。
  
  要说这七小姐的能耐还真是不算大,嘴脾气也不怎么样,也就是碰上了原主是个不爱说话吃闷亏的人,否则换个谁,都能怼的她哑口无言。
  
  不过赏菊宴?
  
  是什么?
  
  “黄莺别忙活了,过来。”
  
  很快那边便跑了个人来。
  
  “方才七妹妹和我说赏菊宴,可是我们府上的?”
  
  “回小姐,这赏菊宴不是咱府上的,是南陵王妃邀请各家小姐参加的,您也有帖子。”
  
  她怎么不知道这回事?
  
  “往年您都是不去的,所以今年婢子便没有和您说。”绿洁出声道。
  
  她听了这话便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原主在四五年前的赏菊宴上被姜明珠陷害出了一次丑,从那之后她就彻底不去这样的宴请了,所以也不让绿洁告诉她。
  
  这赏菊宴过后姜明珠会有什么变化呢?姜璃有些猜不透,为什么她会说那番话出来。
  
  *
  
  “你跟她置什么气,不过一个明兰院给她就是,左右也住不了几日,那院子再好也就是个院子罢了,且你要来也没什么用。”另一边王氏安慰着姜明珠。
  
  “母亲明明答应我及笄后便可以住进去的,母亲也一直知道我就想要那个院子。”
  
  “你便是要了也住不了几天,你忘了母亲和你说的话了?”
  
  “南陵王妃当真和母亲说了那些话?”
  
  “自然是当真的,你本就聪明伶俐讨人喜欢,到时候你可要好生表现,那个时候还要什么兰月院?那个姜璃给你提鞋她都不配。”
  
  “母亲说的是。”
  
  于是上京城几个月的沉寂就这样被撕开了口子,还要从大学士那才高八斗的大孙子说起来。

见到我就说明小天使需要再多买几章了哟。“你这该死的奴才,怎么伺候的?主子胃口不好不知道上心?”
  
  绿洁立马跪下,也不敢多说只道都是她的错。
  
  这王氏也并非个多有手段的人,入了侯府之后一路命好,生下双生子之后更是舒服,对下人的责罚打骂也不会顾忌太多,姜璃身边只有几个丫鬟,都在她这儿领过罚,今天老太君在人前暗指了她,她心中自然是不悦的,只是如今不便罚她,但却没准备饶了下面的人。
  
  “都是我的错,母亲要罚便罚我吧,不怪绿洁。”
  
  “怎么你现在有了桩婚事是吃定我罚不了你了?且不说这没过帖子落了定的事儿,就算是定下了,我也还是你母亲,也还要管你一天!”
  
  她从不顶嘴,今儿多说了一句王氏便拿来做文章,不过这其中倒是给了她一些消息,这婚事还没定下!相看过后之后便是过帖,然后拿了八字去合,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合了之后再定下婚事,这中间倒是还有一番机会。
  
  姜明珠这才进来就赶上这一出,行了礼便说道:“今儿我在梅园中见五姐姐与叶公子一见如故,两人单独聊了一路,怕是此时心儿已经不在这了,母亲又何必非要说姐姐。”
  
  这一句话就把今天的事儿捅了出去,说完还不忘笑盈盈的看着她。
  
  这姜明珠在外虽活泼可爱,但是到了人下早就换了另外一副嘴脸,姜璃是感受过的,马上这对母女就要开始上演嘲讽二重奏,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她可不是原主,能受下这份委屈,只可惜寄人篱下也不能直接跟人撕破脸去。
  
  “哼,果然是个没规矩的东西,竟这般不要女子家的脸面?”
  
  王氏果然开始做文章。
  
  所以说人要多看点电视剧和小说,该说不说有些东西还是有用的,姜璃现在就复制了一个知名场景,只见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轻飘飘的说了句:“头好晕啊。”然后就不偏不倚的倒在了跪在旁边的绿洁怀里。
  
  “小姐!”绿洁吓得大喊。
  
  这晕倒来的太突然,姜明珠和王氏也吓了一跳,场面一度混乱,如今这个节骨眼姜璃是万不能在她的芳芬院里出事的,赶紧就让人先把她送了回去,还特意找人出去请了郎中来给她看病。
  
  这招儿还是好用。
  
  等回到自己院子里的姜璃被放到床上,反正也要装晕,她干脆直接睡了一会儿,等睡醒了就看到绿洁在她床前抹眼泪。
  
  “这是怎么了?我……”她一脸迷茫,演技十级。
  
  “小姐,你晕倒了,吓死奴婢了。”绿洁见她醒了,那眼泪珠子更是掉的厉害,赶忙擦了问她:“小姐可有哪儿不舒服?方才来郎中来开了方子,红袖正在熬呢,我去催催。”
  
  “我没什么事儿,这会儿也不难受,你快别哭了,郎中是怎么说的?”姜璃安慰她。
  
  “说是弱症,需要平日里多调理。”
  
  本身原主身子就不算好,厨房常年送来的饭菜都没什么营养,加上她最近吃得少,所以她那一晕也没担心会被揭穿,倒是看明白了她身边跟着的两个丫鬟还不错,对她是真上心。
  
  看那绿洁还在抹眼泪,估计是被吓得不轻,她便坐下说:“你且别哭了,我有些饿了,去瞧瞧晚上吃什么。”
  
  绿洁一听连忙就张罗饭菜,如今这院儿里就六个丫鬟,身边的绿洁红袖是从小就跟着的,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四个丫鬟都是打扫院落的,再就没了旁的人。
  
  下床后她看了一圈,别说这屋子里真是比回忆中还要显得冷清,整个院子不大,就一栋主要建筑物就两个房间,主厅和厢房,外头还有个矮房是丫鬟住的,这里的家具也不多,刚好够她一个人用,看来就是给口饭吃随便养养,果然是真后妈。
  
  不一会儿绿洁就安排了今日的晚饭,厨房今天上心多了,至少能瞧见点荤腥,不过她也没多吃,这五小姐的身子已经习惯了,吃多了怕是要难受,充饥后她也没有硬塞,然后听话的喝了药,古时候医学不发达,郎中也只是说她有些弱症,开的都是强身健体的,补补也好。

本文标签:又大又粗弄得我出好多水

上一篇:黑巨茎大战俄罗斯白人美女:撩的你湿哒哒的

下一篇:娇妻在领导的跨下娇吟丝袜|征服名气美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