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揉捏 乳肉 两根 同时H|好紧是不是欠C

2021-11-24 15:37: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女孩一秒掐住了自己的喉咙,阻止自己发声。
  等双方都平静下来,女孩率先鞠了一躬,很有礼貌地道歉:“对不起啊哥哥,我不是私生,就是听到声音挺像想要看一眼。”
  林

女孩一秒掐住了自己的喉咙,阻止自己发声。
  等双方都平静下来,女孩率先鞠了一躬,很有礼貌地道歉:“对不起啊哥哥,我不是私生,就是听到声音挺像想要看一眼。”
  林鹿原笑起来,整个小隔间都仿佛更亮了:“没事。”
  女孩激动得眼睛里都能迸出小星星,她身边的同伴不粉林鹿原,也被现实中的他惊艳到了,目光呆滞地盯着他看。
  林鹿原担心引起更多人关注,对她们招招手:“先进来吧。”
  女孩连连点头,放下帘子走进来,目光扫向林鹿原对面的叶繁霜,眯了眯眼,露出怀疑的眼神。
  叶繁霜祭出早就准备好的理由,介绍自己:“我是小鹿表姐。”
  林鹿原:“……”
  谎话再多说几次就变成真的了!
  叶繁霜瞧见女孩听到自己的话后松了一口气,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女孩想起掀开竹帘前,的确听见林鹿原叫了一声“表姐”,还说让表姐去探班,顿时打消了怀疑,微微一笑,打招呼:“姐姐好。”
  叶繁霜施以笑脸:“你好。”
  女孩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林鹿原身上,小心翼翼地请求:“可以拍张合照吗?”
  林鹿原很配合地站起身,跟两个女孩拍了一张合照,还给她们的手机壳签了名。女孩妥帖收好,笑眯眯地说:“小鹿你慢吃哦,我们先走了,祝你和姐姐身体健康、万事顺意。拜拜。”
  林鹿原跟她们挥了挥手:“拜拜,路上注意安全。”
  两个小姑娘出了隔间,叶繁霜还能听见她们远去的讨论声。
  “小鹿哥哥好温柔啊。”
  “哼哼,你今天能跟他合照都是沾了我的光,要不是我作为粉丝的敏锐,一下听出他的声音,我们就要跟他错过了。”
  “是是是,你最棒啦。”
  等她们彻底走远了,叶繁霜摇了摇头:“现在的小姑娘,追星技能满点啊,随便听到一个声音都能认出来,我实在是佩服。”
  林鹿原笑说:“她们喜欢我,当然会特别留意我的一切。”
  叶繁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你就更不能辜负她们的喜欢了。你没看到,在我表明身份前,那个小姑娘看我的眼神。”
  林鹿原:“你少拿这种理由拒绝我。粉丝喜欢我,我会回馈给他们更多更好的作品,努力营业,这才叫不辜负。”
  叶繁霜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打住。”
  再说下去,这个话题会没完没了,她想安安心心吃个火锅,不想跟他唇枪舌剑似的打擂台。
  林鹿原夹了一筷子千层肚烫下去,执拗道:“反正只要你没男朋友,我就有追求你的权利。”
  叶繁霜识趣地没有接话。
  这是她吃过的最漫长的一顿火锅,其间林鹿原话题不断,跟她聊娱乐圈里的事,从未冷场过。
  叶繁霜虽知道不少娱乐圈的八卦,到底不如圈内人知道的多,听他讲拍戏时发生的一些事情,倒也很有趣。
  她偶尔插句嘴,大多时候都是在听他讲,筷子几乎没停过,时不时从锅里捞出东西送进嘴里,不知不觉就吃撑到了。
  林鹿原也一样。
  他瘫在椅子上,摸了下自己的肚子:“明天得多在健身房里耗两个小时,过几天就进组了,要是被发现长胖了,会被导演骂死。”
  叶繁霜挑眉:“只知道女明星内卷得厉害,男明星也卷?”
  “别人不知道,我自己是非常在意的,导演让增肥就增肥,导演让瘦下来就瘦下来。”林鹿原认真道,“不过,我一般不会过于依赖节食,我锻炼强度比较大。”
  叶繁霜对他竖起大拇指:“敬业的演员值得称赞。”
  她能看出来,他只是人看着清瘦,实则非常有力量感。他出名的那部古装剧她虽然没看,浏览微博时刷到几个短视频,打戏非常利落漂亮,未来会有更好的发展道路。
  “得,时间不早了,回吧。”
  叶繁霜收了话题,叫来服务生买单,一转头,林鹿原果然将鸭舌帽和口罩牢牢地焊在脑袋和脸上。
  服务生进来,叶繁霜刚拿起手机,一旁的林鹿原就出事了付款码,让服务生扫自己的。
  叶繁霜没有矫情地推来让去,将手机放进包里,坦然道:“下次请你。”
  林鹿原握着手机,帽檐下的眼睛弯起漂亮的弧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服务生离开了,叶繁霜见他还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朝外面偏了偏头:“傻站着干什么,走啊,想留下来洗盘子?”
  林鹿原笑出一声,回味她方才说的话:“你说下次请我。”
  “有什么问题吗?轮换着买单是应该的。”
  “重点是‘下次’。”林鹿原点出来,“说明你想跟我有下次。”
  叶繁霜照着他的胳膊捶了一拳:“别抠字眼曲解我的意思,我仅对朋友之间的关系做出以上的结论。”
  林鹿原点点头,隔着口罩的声音闷闷的:“行吧。”
  叶繁霜看着他,他低垂着头,有帽檐遮挡,她看不见他的眼睛,口罩挡住他下半张脸,她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单凭语气能判断出他的失落。
  叶繁霜默叹一口气。
  从前只听宁苏意说,井迟每每扮成小奶狗撒娇,她都毫无招架力,什么都想答应他,不忍看见他失望的表情。
  叶繁霜现在领会到小奶狗的威力了。
  ——
  坐上车后,林鹿原就把帽子和口罩摘了下来,放回储物箱。
  叶繁霜这才打量起他的表情,可惜他早就掩藏得不露分毫,任她怎么细看,也看不出他的情绪。
  林鹿原知道叶繁霜家里的地址,没开口问她,启动车子朝她家的方向开。
  叶繁霜也没主动挑起话题,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各类社交软件查看消息,最后点开了微博。
  大家关于冬至吃饺子还是吃汤圆展开了讨论,还上了热搜。
  不知道大数据是不是恐怖如斯,她随意刷着热门内容,居然在一个营销号那里看到林鹿原的剪辑视频。
  营销号转载别人的视频,配的文字非常吸睛——论粉丝最想魂穿女方的视频。
  乍一看不太明白想要表达的意思,再点开视频看一眼,立刻就明白了。
  不知哪位粉丝,不顾心碎的感觉,剪辑出了林鹿原拍的每一场吻戏,就连幕后花絮里的吻戏都剪了进去,配上一个曲调柔美的古风bgm,氛围感拉满了。而且,视频没有消掉林鹿原的原声,他说的台词都保留了,音量比bgm小一点。
  叶繁霜没戴耳机,视频是功放的,林鹿原正在开车,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后来听到一句清晰的台词,他立刻有了印象,那是他的台词,他背过的,当然留有记忆。
  林鹿原好奇死了:“叶繁霜,你在看什么?”
  叶繁霜笑得很开心:“你的某位粉丝把你出道以来拍的所有吻戏都剪辑到一个视频里,我正在看这个。”
  林鹿原:“……”
  叶繁霜实时给他播报视频上方飘过去的弹幕:“路人都说你吻得好有感觉,甚至有人建议,当红小生拍吻戏都拿这个视频当教学素材。”
  林鹿原:“……”
  林鹿原看了眼前方,正好是个能停车的地方,他一脚踩下刹车,解开身前的安全带,上半身越过座椅中间的扶手箱,手握住叶繁霜的肩膀。
  叶繁霜一愣,这才发现车停了下来,而她沉浸在弹幕中没发现。
  她抬起头看向林鹿原,他的脸近在咫尺,即使是放大版,也美得毫无瑕疵——用“美”来形容他一点都不觉得违和。
  “你做什么?”叶繁霜干咽了下口水。
  林鹿原嗤笑:“我以为你不怕呢,挑衅我很好玩?”
  “我什么时候挑衅你了?”
  “当着我的面观看我拍的吻戏,还评价很有感觉,还不够挑衅的?”林鹿原一字一句地说。
  叶繁霜想为自己伸冤:“不是我说有感觉,是网友……”
  话未说完,林鹿原就亲了下来,仿佛为了让她亲身体验一下,到底有没有感觉。

 文学

叶繁霜一觉睡到天光大亮,闹铃被她昨晚临睡前关掉了,手机也被调成了静音,任何来电和消息都别想打搅她周末的睡懒觉的时光。
  醒了她也没下床,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赖床,手探出被子,够到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拔掉充电线。
  屏幕上显示有未接来电,也有未读消息。
  不去看名字就能猜到是谁。
  叶繁霜平躺在床上,手臂横在眼皮上,回忆起昨晚在车上那一幕,加班真是让她失去了理智。
  她挣扎一番,点开微信,最新一条来自林鹿原的消息是:“醒来给我回个消息。”
  叶繁霜陷入纠结,手机屏幕忽然一变,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来电显示林鹿原。
  躲不过就迎难而上。这是她的人生信条。
  叶繁霜接通了电话,首先听到那边的人舒了口气:“刚睡醒?我还以为你把我号码拉黑了。”
  叶繁霜:“哪个社畜的周末不睡懒觉?你呢?”
  “不好意思,我已经在健身房里流了一个多小时的汗,刚中场休息。”林鹿原笑说。
  叶繁霜听见了他的喘息声,伴随着吞咽水的声音。
  两人谁都没提昨晚那个意外又绵长的吻,那一幕像是发生在平行时空里的事,醒来只觉荒诞又不真实。
  怎么就一时色迷心窍了?
  叶繁霜没拿手机的那只手捂住自己的左半张脸,不明白自己那时在想什么,居然没有一把推开他,再给他一记响亮的巴掌。
  一定是美色诱惑。她这么跟自己说。
  试想一下,那样一张俊美的脸庞凑到自己面前,嘴唇因吃了火锅,红红的,眼眸像是旋涡,深深地将她卷进去,她一时被迷惑也情有可原……
  不知是林鹿原给她时间冷静,还是他在想别的,好久都没出声。
  叶繁霜回过神来,通话已经过去好几分钟,她揉了揉太阳穴,思忖着说点什么好,电话那边一直沉默的人开口了,照样先喊了她的名字,很正式的意味。
  “叶繁霜。”林鹿原顿了几秒,小心翼翼道,“我们这算在一起了吧?”
  叶繁霜后颈脖的皮紧了紧,没了睡懒觉的心思,爬起来坐直,后背靠在床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理智思考。
  “什么?”她声音飘忽。
  叶繁霜会有此反应,可以说完全在林鹿原的意料之中,他拖长音调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你不会承认。”林鹿原语调很慢,裹了点哀伤,“亲我的时候投入又深情,仿佛我是你这辈子的良人,亲完就翻脸不认人,好没良心的女人。”
  叶繁霜被他酸唧唧的辞藻刺激得头皮发麻,暗叹不愧是拍古装戏的演员,这是跟她演上了?
  “林鹿原,你搞搞清楚,是你亲的我,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是我先动的手。”叶繁霜冷静分析。
  “叶繁霜,你没拒绝我。”林鹿原给她展现了自己过人的记忆力,用言语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景,“确实是我主动亲你,但我亲了一下后,给了你反应的时间,但凡你表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愿意,不劳你动手,我自己打自己巴掌向你忏悔。可你没有,所以我们才有了后来那个长达……不知道多少分钟的一个吻。”
  叶繁霜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后路都被堵死了。
  电话两端的人再一次陷入沉默。
  叶繁霜呼吸声轻一下重一下的,全被林鹿原收进耳朵里,他笑得眼眸弯弯:“考虑好了吗?让我做你男朋友。”
  叶繁霜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没想到她一向自诩理性的人,也有今天。
  林鹿原说完那句就不再催她,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慢慢地等,脖子上搭着一方毛巾,时不时撩起来擦脸上的汗。
  叶繁霜感受到了被架在火上烘烤的感觉。
  “随你吧。”良久的沉默后,她选择放过自己。
  林鹿原笑一声:“随我的意思是答应了?”
  “嗯。”
  “赶紧起床吧女朋友,我给去给你送早餐。”林鹿原说完这句,不等她回应,掐断了电话,拿下脖子上的围巾,对着空气挥舞了几下,火速跑走。
  健身教练在后面叫他,还有几组锻炼没完成。
  林鹿原哪里顾得上锻炼,去冲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准备去找女朋友。
  ——
  叶繁霜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眼睛盯着熄屏的手机,耳边还回荡着林鹿原喜不自禁的声音。
  她捂了捂脸,心想宁苏意找个小奶狗挺快乐的,那就试试吧,反正能不能走到最后谁也说不准。
  她的确是空窗好几年了。
  叶繁霜很快想通了,掀开被子下床,到浴室去洗漱,睡饱了觉,人也精神多了,到衣帽间换了身居家服。
  她走到客厅,先倒了杯温水喝完,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既然林鹿原说会给她送早餐,她就没多此一举点外卖。
  叶繁霜盘腿坐在沙发上,倾身拿起茶几上的皮筋,手指拢着短发,在脑后扎了个短短的鬏,靠近后颈的那一撮头发扎不住,自然地散下来。
  她靠着沙发靠背,眼睛盯着电视,思绪却开始神游。
  她竟然答应跟林鹿原谈恋爱?林鹿原啊,当红明星,多少人盯着挖他的新闻。上次的绯闻不就是因为对家有意针对他,才闹得那么大吗?
  以后万一她和林鹿原被狗仔拍到石锤,她该怎么跟自己公关?
  叶繁霜咬着唇,心里很快列出一二三点论据,来证明自己和林鹿原是良好正向的关系。不行,再良好的情侣关系,粉丝也不一定会买账,到时候承受更多的人肯定还是她。
  她觉得很有必要提前写个公关预案,免得事情发生以后手忙脚乱……
  一阵响铃声扰乱了叶繁霜漫无边际的想象,是门边墙上的对讲系统,显示楼下有人按她家的铃。
  她看了眼时间,没想到林鹿原会来得这么快,前后有二十分钟吗?
  叶繁霜走到门边,解开了门禁,将保险门打开,不多时,电梯“叮”的一声响,从里面走出来的却不是林鹿原。
  叶繁霜怔了怔,意料之外的表情:“陆总?”

本文标签:揉捏 乳肉 两根 同时H

上一篇:少妇工地上满足民工|跪趴好紧H宝贝

下一篇:两腿间花蒂被吸得异常肿大|岳高潮收缩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