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露着奶头被用筷子夹玩:校服下小粉嫩的小奶头

2021-11-24 16:11: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钱嘛,谁不想省着点花。
  “有的,不过你还是得去买一双正品,不然我不好说。”都是一起上班的,不能搅黄人家生意不是。
  安倩倩当然没意见:“成,我就买一双小

钱嘛,谁不想省着点花。
  “有的,不过你还是得去买一双正品,不然我不好说。”都是一起上班的,不能搅黄人家生意不是。
  安倩倩当然没意见:“成,我就买一双小孩的,其它你能帮我拿到不,不过瑕疵品不会漏水吧。”要是漏水,那买回去也没什么用。
  韩檬是那种坑货吗?
  她当然。
  是。
  “呵呵,那个,确实有些漏水。”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你也别担心,那东西可以自己补的,烧一下,再把它捏在一起,洞不就没了嘛。”
  她给出不知那个知心大姐的意见,不过高桶鞋的胶厚,烧不坏。
  安倩倩是用来送礼的,觉得还是别买瑕疵品的好,再说,也相差不了多少钱不是。
  “算了,我还是买好的吧。”一听漏水,她就有些不乐意的。
  但,这个小姑娘还是很不错的,她很喜欢。
  “不过还是得谢谢你,你好,我叫安倩倩,是上溪村的。”
  一听她自报家门,韩檬那叫一个高兴:“你好,我叫韩檬,是供销社的仓管,住青山镇中明路。”说完,二人就对视一眼乐了起来。
  韩檬还是有些不死心。“你真不要那些瑕疵品吗?虽说有点小毛病,但价格便宜啊。”相差好几块钱呢。
  新的一双要五块钱,瑕疵品就只要两块钱。
  安倩倩摇摇头,“还是不要了,我主要送给我婆婆他们的,要是送瑕疵品,总归不好。”自家用还差不多,不讲究这些。
  一听是给婆家的,韩檬也就不再强求。
  “那成吧,你还要买什么,我看看后仓有没有瑕疵品。”
  这姑娘怎么就跟瑕疵品杠上了呢。
  想想,安倩倩还真没什么要买的。
  摇摇头,“我都买的差不多了,要不是看到这鞋,我都走了。”像这种鞋,农村里还是很少有人买的。
  大家都不舍得。
  一双五块钱,买一双皮鞋都才二十几块钱。
  再说了,下地嘛,不穿不就好了。
  “放心,如果村里有人要买的话,我一定让他们来跟你买。”安倩倩以为她是想把这鞋卖出去。
  韩檬没想那么多,高高兴兴应着好。
  最终,二人分别,约着下次她再过来一定要来找她玩。
  安倩倩带着满满的收获回了村。
  一回去,当天下午就带着东西去了毛家。
  一家人看着倩倩手里的东西,一个个都睁大双眼。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费钱啊,这些东西买回来干啥,又不能吃。”毛父一看到那鞋子,他就心疼,五块一双呢。
  这里五双,得多少钱。
  安倩倩笑嘻嘻道:“不贵的,小浩的这个便宜,才三块钱。”拿出最小的一双鞋,孩子正是皮的时候,下雨天爱到外边玩。
  见了水就要踩两脚,夏天还好,到了冬天,一不注意就得生病。
  把鞋拿到小浩面前,安倩倩轻声哄道:“小浩喜欢吗?”
  小家伙一岁多,马上就两岁了,说话还挺圆。
  “谢谢婶婶。”说完,他自己就接过鞋子,找了个地坐下,开始穿起来。
  小浩的是一双蓝色的,很好看。
  其它的鞋她拿的都是军绿色,当然,还有其它颜色,不过太打眼,在村里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李玉兰拦住还想开口的毛父,“孩子的一片心意,喜欢就收下,哪那么多话。”说完,她就开始分鞋子,每个人都有。
  穿脚上试试后,李玉兰很是喜欢:“很舒服,这样下地再也不怕那些蚂蝗了。”
  毛建兴和刘英都有,二人试了后,很是高兴:“谢谢弟妹。”
  就在这时,外头有人跑进来。
  “村长,村长不好了。”一个中年人一边跑一边喊着。
  毛父赶忙从椅子上起身,迎了出去:“咋啦?”一出来,差点没被人给撞翻了去。
  好在毛建兴一把扶住了自家爹。
  “乐叔,你慢点跑,差点把我爹给撞翻了去。”毛建兴有些不高兴说道。
  这位乐叔哪还有心思管这些,“村长啊,不得了,财老哥家的老大把脚给割断了,你说说,这怎么办啊。”
  他只是过来报信,村里其他人早就去找显圣去了。
  显圣是村里唯一的医生,不过医术有限,大病冶不了,小病到能看一看。
  伤筋动骨的他在行。
  “你快过去看看吧,流了好多血,也不知道人能不能保住。”乐叔说完,就拍起自己大腿来。
  看到他那样,大家的心神都紧了起来。
  立马从家里跑出去。
  来到河边岔道时,就看到一群人都围在那里。
  一个个都指指点点,私私话语。
  里头被围着的正是财叔家的老大,名叫李凡达,今年靠三十。
  算是家里的主劳力。
  这脚一伤,只怕今年李家累咯。
  村长一到,大家伙直接让出一条道来。
  看到地上那一摊血,很是吓人,安母直接把倩倩拉到自己背后。
  “别看,省得晚上做噩梦。”
  李玉兰也把小浩的眼睛给捂住,省得吓着他。
  刘英也被那一滩血给吓着了,直接大叫起来。
  毛建兴看了眼自家媳妇,很是不高兴道:“叫什么叫,吓死个人了。”原来,他被自家媳妇给吓着了。
  “我害怕。”刘英难得出现一次女儿家的娇弱。
  可惜碰到了一个不懂怜香惜玉的丈夫:“怕你跟来干嘛。”说完,还白了她一眼。
  村长到来,也让大家有了主心骨。
  毛父二话不说,直接开口问道:“显圣怎么样?人没事吧?”
  这会,显圣在给李凡达包扎,见村长到来,他摇摇头:“情况不是太好,出血太多,加上那石刀太锋利,进去了半只脚,得送医院。”
  这话一出,村长哪敢耽搁,“那还等什么,快叫马车来,把人送医院啊

 文学

李家人这时才回过神,先前显圣不是没说过,只是他们全都懵着。
  很快,最近的马车赶了过来。
  把人扶上去后,显圣也跟着一起去了镇上。
  看着地上那带着血的石刀,大家心中戚戚。
  安倩倩也皱起眉头。
  干农活的时候,大家都是光着脚,因为这样方便。
  家里的鞋袜得来都不容易,能省就省。
  所以大家只要干和水有关的活,大多都是光着脚,出事也常有,但像李凡达这样的,还是少数。
  把人安抚好后,毛父带着一家子回到家中。
  旱烟一把接着一把的抽。
  他当这个村长也是被逼上来的,可都当了那么多年,他早就把自己融入上溪村。
  那怕这是个后开的村子。
  “爹,你说凡达哥的脚能保住吗?”毛建兴有些担心道。
  毛父摇摇头,“以后下地给我穿鞋。”好在二儿媳妇今天送来高桶鞋。
  毛建兴本来还不想穿的,这么新的鞋,放放再穿。
  “好的。”
  安倩倩这时想到了韩檬和她说的那些瑕疵品。
  虽说没问有多少,想来每家买一双还是有的吗?
  于是她也没藏着,开口和毛父说起这事来。
  毛父听完,脸上那叫一个惊喜:“确定有吗?”这年头,想买点东西都难上加难。
  “有的,不过不知道有多少。”这事她还真不知道,“要不我明天去问问?”她看向未来公公。
  毛父摇摇头:“这事你别出面,买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去。”有些事情,倩倩太小,脸皮薄,受不得人求。
  这种不讨好的事,还是别让她出面的好。
  帮得了一家,帮不了大家。
  安倩倩当然不会跟他抢什么风头,再说,她也不认为这是风头。
  有村长带头,想来村民们不会有太多闲言碎语。
  发现这样的事情,大家心情都不太好。
  财伯家里就更别说了。
  当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不少关心的人都上门询问。
  得知脚保住了,但得休养好几月时,大家都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保住了。
  第二天,村长也去了李家,问了情况后,他来到大队里,拿起大队里的喇叭就是一通叫喊。
  安倩倩没去队里,她在家里看守小鸡,安母去了。
  村长见人来的差不多,就开始说起昨天李凡达割脚的事。
  还说让大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然田里的活干不了,一年的口粮可就没了。
  大家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村长,那你说怎么办?”他们实在没办法。
  毛父想了一会,最终说出买高桶鞋的事情。
  大家一一讨论起来。
  那鞋确实不错,可,贵啊。
  “贵是贵了点,但不一定要每人一双不是,一家一双就可以,下地的时候再穿。”村长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总不能让他帮着买吧,他家没钱。
  “村长,我,我家没钱。”一个老太站出来道,“你也是知道我家的,我家还病着人呢,哪来的钱买这鞋子啊。”
  这时候,大家都是缝三年,补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大的穿了小的穿,小的穿完再拿几件缝补一下再穿。
  日子不好过啊。
  毛父也叹了口气,“唉,都是穷闹的。”说完,他沉思一会后,再一次开口:“这样吧,我明天去供销社问下有没有瑕疵品卖,要是有,咱们到时候买点回来,咱们村和别的村不一样,山体环绕,石头缝里求生存啊。”
  这里并不富饶,反之,很穷,种的田也都是开荒开出来的。
  有好有坏。
  而村里的人口越来越多,可田地就只有这么多,大家日子能好过才怪。
  见村长为大家操心,村民们都很是感激。
  李家人悔啊,早知道他们就买那鞋子了,五块钱算个屁,现在,凡达都不知道花了多少个五块了。
  毛父第二天大早就出村,镇上可不光一个供销社,他一一问过后。
  人家一听他想买瑕疵品,又没关系,哪里肯卖啊。
  没错,这些人就这样,宁愿烂掉也不会便宜别人。
  村长无力而回。
  他不是没能力,只是有了倩倩那里打底,他不着急。
  跟着他一起的人第一时间就看到村长那失落的脸,他也跟着失落起来。
  好在,村长没把话说死。
  说有一家有,不过不知道数量有多少,价钱也要两块钱。
  这事总算是有交待了。
  村里人报了数后,一天早上,村长就让何叔拉着他和倩倩一起出了村。
  安倩倩直接来到离他们最近的供销社,她一来就说找韩檬,销货员一听是找内部人员,到没给脸色看。
  很快就帮着把人叫出来。
  韩檬一出来,安倩倩就为她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公。
  韩檬是个性子单纯的,她一看是好朋友的公公,立马变了脸色。
  那讨好劲,让人看了牙疼。
  安倩倩也不知道她这么宝。
  “好了,别闹,说正事。”毛父实在受不住那恭维,开口催道。
  安倩倩也不避讳,直接问起她瑕疵品高桶鞋的事来。
  还报了自己村里要的数。
  韩檬一听,乐了,“那感情好,你买那么多,我去让主任给你便宜点。”
  毛父心里挺不舒服的,昨天他也来问过,人家直接告诉他没有。
  现在,自己报的数居然还有多。
  韩檬带着二人来到供销社后边。
  这里都是办公人员。
  没让他们乱走,在一处空地站住后,她直接去找主任。
  其实吧,这里的主任是她家亲戚。
  要不然她也不会来这里上班,更不会去管仓库。
  又清闲又有油水。
  韩檬很快就回来,不光如此,她还带来了那位亲戚主任。
  事情变的很顺利。
  安倩倩当场还邀请二人去吃大饭店。
  可韩檬没同意。
  知道倩倩是村里人后,她没打算让她破费。
  她没其它意思,只是真心把她当朋友。
  朋友和爱人一样,一眼就能确实。
  安倩倩还能说什么。
  只好下次再回这个人情。
  带着满满一车的高桶鞋回村。
  接下来的事情就用不到她。
  农忙来的很快,秧种下田用不了多久就会长成。
  这时,毛建文的信也到了。
  安倩倩从送信人手上接过信,道了谢后,就拿着信回了屋。

本文标签:露着奶头被用筷子夹玩

上一篇:肉多 巨H公交车:欧洲女人高潮喷水AV片

下一篇:男人说的夹一下是什么意思:他缓缓地将那灼热推进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