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紫黑硕大撕裂高H:娇妻的名器玉蚌含珠

2021-11-24 16:23: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刁冬花,孙小燕等一帮女人站在史珍香身后本来是给史珍香助威的,现在听张桂芳这样说统统缩到人群后面去了。
  人群的目光齐刷刷跟着刁冬花,孙小燕等人移动,个个用嫌弃厌恶的

 刁冬花,孙小燕等一帮女人站在史珍香身后本来是给史珍香助威的,现在听张桂芳这样说统统缩到人群后面去了。
  人群的目光齐刷刷跟着刁冬花,孙小燕等人移动,个个用嫌弃厌恶的眼神瞪着她们。
  一帮不省事的死女人联合起来欺负两个没成年的孩子,简直可恶至极。谁家没小孩子?张桂芳不是个善人,她要是混蛋起来孩子们就惨了。
  史珍香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欺负小孩子,偷猪屎球是丢人的事情,狂妄道:“我就打你家孩子了你能把我怎么着?下回上集路上遇到你家孩子我还打,往死里打,把你家孩子全打死让你家绝后!”
  张桂芳那张白净的脸因为太过气愤涨得通红也有些扭曲:“史珍香,你简直没王法敢打死我的孩子,安全所是你家开的?”
  “对,安全所就是我家开的!我大儿子的师弟,他爸爸就是安全所看大门的!我家田大胜认识市里的大企业家,厉害着呢,说出来吓死你!”
  “安全所看大门的和大企业家凭什么给你撑腰?就凭你这堆肥肉和一脸麻鹊斑?你以为你还是年轻那会仗着年轻舍得身子勾引勾引,两条蛤蟆腿一张插一针就能成事?”
  “张桂芳,我打烂你的臭嘴!”史珍香的大儿子,大胖——田雷迈着大粗腿摇晃着身子气势汹汹从家里跑出来冲到张桂芳面前,抡起扇子一样的大巴掌恶狠狠打在张桂芳脸上。
  田美和田小龙站在张桂芳后面,见妈妈挨打了吓得缩在妈妈身后哇哇大叫。
  张桂芳的两个好姐妹担心田美和田小龙被伤到偷偷拖走两个孩子,但两个孩子还是哇哇叫喊,呼喊叔叔伯伯爷爷奶奶婶婶姑姑救救妈妈的命,能喊的人都喊了,但这些人无动于衷兴致高昂地看热闹。
  史珍香不仅儿子侄子多,老公那辈兄弟也多,所以明知史珍香母子不对,村里人也不敢帮张桂芳说话。
  村民甲:张桂芳是不是想借着昨天早晨和今天早晨的事情讹史珍香家的钱?
  村民乙:有这可能!昨天有几个人听说田心做生意连本带利赚了四十五块立马上门要账,那四十五块钱已经没了。
  村民甲:人要是被逼急了什么事不能干?这些年张桂芳能把家撑着还能保住女人的名节算她厉害了。
  村民丙:张桂芳是难得好女人,太不容易了,田大虎前世一定是做了拯救人类的大好事这辈子才会找到张桂芳这么好的女人。
  ……
  没人敢替张桂芳出头,甚至一句话都没人敢说,史珍香双手抱胸鼻孔朝天得意地藐视着众人。
  田大牛在人群最后面,想上前解救张桂芳被孙小燕拦住了。
  “你不怕田雷事后报复两个儿子?”孙小燕咬着牙狠狠着瞪田大牛:“今天你上去帮张桂芳,你和张桂芳没事也会被村里人说有事!”就算她和史珍香关系没以前好了,她也不会去帮勾搭她男人的张桂芳,更不会让她的男人去帮张桂芳,让两人有机会联络感情。
  田大牛幽黑的脸瞬间煞白如死灰,低下眼皮的同时往前踏一步的脚往后退去。
  张桂芳是童养媳,和田大虎田大牛一起长大的,配给田大虎做媳妇。
  少年懵懂时,田大牛喜欢过张桂芳,还和田大虎为了争夺张桂芳做媳妇干过架,成为全村人乃至十里八乡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也为现在的婚姻生活埋下苦果。
  田雷那一巴掌下了狠劲,张桂芳被打得眼冒金星身子跟着摇晃,但她心里清楚,知道自己打不过田雷,也知道没人敢帮她,干脆趁着晕头转向时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使出吃奶的力气呼喊:“村长,记书,你们二位快来看看,史珍香家大小子打人了……”
  史珍香恍然醒悟哎呀一声双手齐发猛拍一下两条大腿,懊恼道:“奶奶的,今天上张桂芳当了!死张桂芳,日子不好过没钱给自家男人买药就想歪点子讹我家的钱!”
  “哎哟,我的胳膊,我的腰,我的腿,都被田雷打断了,我家地没人种了,我男人和孩子们要饿死了,剩我这个废物活着有什么意思?我不想活了,打死我打死我……”张桂芳一只手抓住田雷的腿使劲晃着刺激着田雷,盼望着田雷一怒之下对她拳打脚踢好讹诈更多的钱,同时一只手抓住田雷松紧大裤头边边往下拉。
  田雷听史珍香那么一说本想及时撤走,不再掺和老娘们之间的事情,没等他及时撤退,发现张桂芳在拉他的裤子吓到了反应也快,一把抓住松紧大裤头上面的松紧。
  自从得知田大虎有肾炎和其它查不出病因的这疼那疼的,他们一家人就没敢再欺负田大虎一家子了,就怕被响水村第一悍妇讹诈,刚刚听见张桂芳骂史珍香骂得那么难听,他没忍住才跑出来给张桂芳一巴掌,这下好了,被她缠上了!
  穷鬼张桂芳没有她不敢干的事,弄不好她能当众脱了他的裤子说他非礼她,到时候狠狠讹诈一笔钱!
  张桂芳家左隔壁男人就上过这样的当,最后赔了二百五十一块!如果老婆知道他非礼一个半老徐娘还不扒了他的皮?
  田雷想想自家母老虎对他的狠毒劲就害怕,手死死抓住松紧大裤衩,越害怕越容易失去分寸越猖狂,一边往后退一边抽腿:“你少胡扯八道,我打的是你的脸!你给我起来,否则我还打你,打死你全家!我先打死你再打死你男人,最后再收拾你三个杂种,把他们扔到河里活活淹死,然后捞出来大卸八块喂野狗…..”
  “娘们之间打仗有你一个男人什么事?”田心冲到面前窜起来对着田雷的脸左右开弓甩两巴掌。

 文学

田心本想把妈妈拉起来带回家,这事就算了,但快到妈妈面前时听到田雷说的那些张狂狠毒的话气愤到了爆棚,上去就甩田雷两巴掌。
  田雷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第一反应就是举起手回打田心的脸。
  村民们替田心捏把汗。
  田心身材瘦条条的,脸小脖子细长,田雷巴掌像铁扇又大又厚实扇在田心脸上还不得把脑袋打没了?
  就在田雷巴掌快要落在脸上的时候田心纤瘦的身子轻轻松松闪到一旁。她心里这样想空间当然就这样帮她了。
  人群中有人哎哟一声,惊叹田心反应灵活身子灵巧。
  田雷在松山武校学过三年武术,因为身子笨悟性差毕业时武术测评得了二百五十分,因此他有个250外号。凭着250功夫,田雷跟随他的叔叔——田大胜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也让他家在响水村成为一手遮天的村霸。
  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轻轻松松躲开了,田雷恼羞成怒脚步一转抡着拳头冲田心的脑门就来了嘴巴不干不净骂道:“欠C的死丫头,老子一拳头送你去你妈肚子里!”
  田心最讨厌别人嘴巴不干不净,一点犹豫都没有一脚踹在田雷腹部。这一脚用的力气有点大踹得田雷龇牙咧嘴身子晃了晃,但因为田雷身子过份肥胖底盘稳没能踹倒他。
  “噢噢噢……”因为田心那一脚,村民们纷纷鼓掌惊呼:“呕呕呕。”
  一脚没踹倒田雷,田心不甘心非把他踹倒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不可,所以没等田雷反应过来田心又给他的腹部一脚,没想田雷两只大手一合握住了她的脚腕。
  “呵呵呵。”田雷露出一嘴黄牙满脸得意:“臭丫头,和老子耍武功是吧,老子奉陪到底看你怎么破招!”田雷可不认为他的武术水平只有250,他认为自己的武功天下第一。毕业测试一锤定音,只有一次机会,他那是失误才考了250,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能考个520。
  耶呵,250并不是十分的250,知道擒住她的脚腕!田心金鸡独立站在那森眉瞪眼道:“尼玛放手!”不放手,姑奶奶从空间里拿大西红柿砸你的猪头脸!大西红柿那么漂亮那么好吃,砸在猪头脸上简直是糟蹋粮食,能不砸尽量不砸,所以田心才会忍着没立马从空间里拿出西红柿。
  被田雷打一巴掌,张桂芳没手软腿软,现在见大女儿好像会武功因为过份惊讶忘记了呼吸,整个人软在地上支撑一会最后没支撑住捏着田雷大裤头边边的手往下一带。
  田雷大裤衩落在鞋面上。
  田雷没穿小裤衩,众人瞧见了发出炸雷般的笑声。那些女人臊得低下了头。
  “面上财大气粗实则小里小气。”有人爆出金句,笑声更盛了。
  田雷注意力瞬间转移到自己的下身,两条粗壮的大象腿猛地一夹企图遮盖住隐私部位,但他的两只手没忘记死死掐住田心的脚腕防止田心趁机逃脱,田心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
  史珍香嘴巴不干不净骂着众人不让众人嘲笑田雷,同时跑过来帮田雷把大裤衩拉上来顺带着伸出腿想模仿田心踹田雷腹部那样踹张桂芳脑门一脚,张桂芳反应非常快伸出爪子抓史珍香的裤子,吓得史珍香急忙跳开躲远远的,用食指指着张桂芳一边跺脚一边破口大骂,脏话粗话不用打草稿一摞一摞往外冒。
  张桂芳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和史珍香拉开战斗,挥动两条手臂一下一下快速又有节奏地指着史珍香,左脚跺几下的同时嘴巴骂几句然后换右脚,右脚跺几下同时嘴巴骂几句然后换左脚,来来回回非常顺溜嘴巴一点也不耽误。
  两个女人采用的战斗武器是标准的农村老传统——泼妇对骂。
  霎时间场面进入白热化。
  史珍香骂什么张桂芳骂什么一点也不费脑子,还自由发挥一句,你家男人多儿子多,十里八乡都知道你从早到晚躺在床上不用动都有享不尽的幸福,把史珍香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嘴角冒白沫身子往后倒,好在后面的人搀扶住她了。
  哈哈哈……村民们笑得前仰后倒东倒西歪相互搀扶着防止倒在地上。
  舍不得西红柿打不倒250!田心刚把手放进裤兜里想从空间里拿西红柿砸田雷的脸,突然头顶上的光线暗淡下来,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出现在田心视野里,在田雷的两条手臂上一前一后快速点两下,田雷双手松开她的脚腕双手臂唰地抬起来平行往前直直伸着,像极了僵尸。
  田心脚未完全落地就听见田雷的鬼哭狼嚎声。“啊——”
  此时除了田雷的鬼哭狼嚎声现场是静止状态,仿佛所有人都被定了穴个个表情惊讶张大嘴巴一动不动站在那目光齐刷刷对着来人。
  好一个俊小子!
  此时田心早已站稳,稳了稳心神辨认一下才知道是在山滩见过的男人。
  男人换了一身衣服,上身穿洁白如雪的白衬衫,下身着笔挺且裤腿前后有两条对称折线的黑裤子,脚蹬锃亮得能照见人影的黑皮鞋,宽肩窄臀,挺拔高大,浑身爆发力量……
  这个时代的精品男人,甩21世纪那些小鲜肉一百条街。
  他的迷彩服和背在身后的迷彩布大包包呢?田心想问点什么又觉得场合不对只能选择闭上嘴巴,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他是来帮她的,莫名觉得这个男人非常可靠,让她感觉踏实。
  靳钰周身散发寒冽气息,冰冷的眸子光射寒星扫视围观村民。
  围观村民感觉周身的气息一下子冷却下来,纷纷瑟缩着往后退去拉大包围圈,内心都有一样的感觉:这人气场太大太冷,让人寒栗不已,这么看着他们一定是因为他们没出手帮助张桂芳母女。
  田雷受不了点穴后的酸痛以及阵阵如激浪一般连续不断冲击他全身的那种麻木感带来的寒颤,泛黄的尿液淅沥沥顺着大腿往下淋,湿了裤子,湿了地面,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村民们瞧见田雷尿裤子了,迫于眼前高大帅气男人过于冷冽的气场个个都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笑出声。
  田心离田雷最近,感觉有热浪扑鼻紧接着闻到厚重的尿骚味。
  受不了这股味!田心抿住小嘴屏住呼吸往后躲躲。
  有个老头是田雷家这一门的人,一向自恃德高望重,鼓起勇气壮着胆子上来劝说靳钰让他松开田雷的两条胳膊,说毕竟这是田心娘俩和田雷母子之间的事不关靳钰一个路人的事。
  靳钰瞧都没瞧老头一眼问田心:“师妹,你还好吧?”
  田心:“……”天生掉下个大师兄!

本文标签:紫黑硕大撕裂高H

上一篇:男人说的夹一下是什么意思:他缓缓地将那灼热推进去

下一篇:2021最新(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