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24 16:26: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有些事,他不想让媳妇去受委屈。
  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既然想找麻烦,他奉陪到底!
  陈怡感受着宽厚的肩膀,心里安全感十足。
  这就是被保护的感觉,她男人保护她。
  就这

有些事,他不想让媳妇去受委屈。
  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既然想找麻烦,他奉陪到底!
  陈怡感受着宽厚的肩膀,心里安全感十足。
  这就是被保护的感觉,她男人保护她。
  就这样,陈怡不再管这件事,交给了贺明城。
  炕是铺好了,但是没有被褥啊。
  没办法,这两人晚上去旅馆睡的,至于被褥,陈怡自告奋勇明天去买。
  毕竟她空间里有啊,再让贺明城去花钱买,那不是纯属浪费吗?
  相比他们的一夜温存,陈家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
  王丽梅抱着陈莉,安抚着孩子委屈的情绪,还不忘狠狠的等着陈国强。
  陈国强也是无奈啊,他皱着眉头说道:“你这么瞪我干什么?有用吗?”
  有没有用王丽梅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的是,陈怡是陈国强的女儿。
  这个死丫头下手真狠,打的都不能见人了。
  “咱俩结婚这么多年,我做错了什么对不起你陈家的事情了?我家莉莉又不是不听话,凭什么打她!”王丽梅哭了。
  见状陈国强有些不知所措,看着一向柔弱的女人,如今更是为了女儿被欺负,哭的好不可怜。
  “别哭了啊。”陈国强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我有什么办法?这要是个小子,我肯定揍她。”
  一提起这个,他看了下陈莉,说道:“莉莉你先回去吧,爸会给你做主的。”
  陈莉才不会相信,真要是有这个能耐,怎么可能让陈怡把东西带走了?
  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起身回屋了。
  王丽梅依旧抹眼泪,虽然陈国强的话说的挺好,但大家都是成年人,怎么可能不懂这些?
  说说而已,谁信啊!
  陈国强拉着王丽梅进了卧室,然后安慰道:“丽梅,咱俩也在一起快十年了吧?你还信不过我。”
  “我以后不会帮陈怡的,这样吧,咱俩要个孩子?这样你也能放心。”
  上一句还好好的,下一句就提要孩子了?
  王丽梅诧异的看向他,脸上待着不可置信,“你说什么?要孩子?”
  “对啊。”陈国强点头,也预料到她会这么震惊。
  王丽梅觉得他在开玩笑,但是认真看过去,确实不像是开玩笑的。
  她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我都多大岁数了?四十了还生孩子?让不让人笑话!”
  当初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年轻,那时候生孩子还不错,现在都这么大岁数了,那不是扯淡呢吗?
  陈国强不太高兴,说道:“那怎么了,现在四五十岁生孩子也不少。”
  话是这么说,但是王丽梅不愿意,当初这么排挤陈怡,不就是给这两个孩子更好的生活?
  如果真生了一个陈国强的孩子,她带来的这两个孩子还是一样会被排斥。
  “咱俩结婚的时候不就是说好了,谁也不提生孩子的事情,你提这个是什么意思!”王丽梅不太高兴,脸色不好看。
  面对自己的孩子以后情况,她肯定不会做出让步的。
  陈国强也不乐意了,他怎么会听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话里话外,就是不想生孩子。
  想到这里,他沉着脸直接出去去书房了。
  王丽梅脸色阴沉,看着房门被摔的开开合合……
  第二天早上起来,贺明城买了早餐回来,两个人随便吃了一口。
  陈怡吃完饭就去了单位,买被子的事情中午再去。
  送走了媳妇,贺明城一脸沉重的走了。
  这件事情既然是从陈家起的头,那就不能主动去干什么。
  那些把他家搞的乱七八糟,给媳妇吓到的人,他不会放过的。
  贺明城离开了旅馆以后,并没有直接回家。他想了想,找到了一户人家。
  “叩叩叩……”抬手敲响了门。
  没过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打开门了。
  ……
  陈怡来到单位以后,还没等进办公室呢,就被人叫住了。
  她回过头就对上了王丽梅阴沉不定的脸,看着是真让人害怕。
  可惜……
  她根本没在怕。
  “跟我出去说几句话。”王丽梅走过来,居然还能淡然的说话。
  陈怡冷笑一声,说道:“我干什么听你的?王会计。”
  王丽梅:……
  行吧,在这单位,人家陈怡是主任,她自己就是个干事而已。
  一想到这些,王丽梅心里有不服气,凭啥啊?这臭丫头能有什么本事,一年不到就到了主任的位置。
  但她也只是敢这么想而已,什么也不敢说。
  “我就跟你说几句话,没必要这样吧?”王丽梅没了刚才的阴沉,转而开始用苦情戏。
  陈怡不知道她在搞什么,但也不会轻易上当的。
  昨天刚把她姑娘揍了,说什么话估计也是没用的。
  事情都已经闹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王丽梅看她真就这么走了,眼中有些不可置信。
  但是她并没有追出去,因为上次发生的事情,她不想跟陈怡有牵扯。
  万一陈怡真被打倒了,他们会被牵连的。
  可昨天下班回家,看到陈莉脸上还有身上的伤,让她彻底怒了。
  为此,她还跟陈国强吵了一架。
  一想到结果……
  生孩子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么大岁数了,不提谁笑话她,就是为了陈莉陈浩,她也不会妥协的。
  陈怡回到办公室,然后开始着手画图了,这两天一直没什么心情,但还是要工作啊。
  不过也不着急,她决定慢慢画,一点点来。
  有什么着急的,这个月刚交了衣服,而且季节也不晚。
  “陈主任,你看我画的怎么样?”张招娣是个害羞的姑娘。
  她带着自己的设计图,来到办公桌前,然后放好了。
  陈怡看了一眼,“这么快啊?”
  草图不太理想,看着线条生硬,跟自己刚学哪会差不多,画的四不像。

 文学

陈怡看了一下,说道:“线条不太好,你再重新画一下。”
  “不会就跟其他人学习一下,慢慢来。”
  原本这东西就是多画多会的,陈怡自己也是练习了半年。
  虽然有点慢,但是好在她这时候已经画的挺不错了。
  不会像之前,让人说“这是什么玩意儿”了。
  张招娣一听就知道这是画的不好,她脸上泛红,很明显就是不好意思了。
  看到她这样,陈怡便道:“我以前也是这样,你要多练习,大家都是练习慢慢画的好的,不是一下子就画出来的。”
  鼓励是最好的话,张招娣显然放松了很多,感激的对她点点头,“陈主任,我会继续努力的。”
  说完,她拿着刚才的纸离开,然后继续画图。
  快中午的时候,陈怡背着包先出去了,她这两天对陈家的事情都没有松懈。
  昨天虽然跟贺明城说了,但他会怎么做,自己也不知道。
  陈怡一路来到了陈家,还没进巷子呢,就看到一大堆人带着几个人出来。
  她看到那几个人直接就愣住了,那不就是陈家的几个吗?
  除了王丽梅不在,其他人都被带走了。
  什么情况?
  陈怡正站在街边发愣呢,就被人拍了一下。
  “你干啥呢?在这站着干嘛呢?”刘庆兰也是在看热闹呢,刚才就看到陈怡了,这不过来问问情况。
  看到是她,陈怡问道:“刘阿姨,这是怎么回事啊?”
  相比于其他的,她更关心陈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被抓起来了?
  刘庆兰撇撇嘴,说道:“没听说是怎么回事儿,但是被抓起来了,屋里找到了四舅的东西。”
  闻言陈怡有些诧异,怎么回事?
  两个人都没明白咋回事儿,所以就简单叙旧一下,陈怡就回去了。
  因为还要上班呢,总不能一直不回去。
  快到厂门口的时候,陈怡看到了急匆匆跑出来的王丽梅。
  两个人打了个照面,王丽梅看到人之间就发火了,“好你个陈怡!你就这么坑害我们?你还有没有良心。”
  “当初你下乡我们都给你准备那么多吃的用的,还给你那么多钱,你就这样回报我们的。”
  陈怡被她问的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人搞什么。
  她冷笑一声,说道:“我回报你们?你算老几!陈国强给我花钱那是理所应当的,用不着你在这说我!”
  按理说她是陈国强的女儿,就是有什么,也轮不到王丽梅在这里指着她说。
  “就是你!”王丽梅也不装什么小白花了,一脸恨意的指着陈怡,说道:“不是你举報的还能有谁!”
  “你这心可真够黑的,那是你亲爸!”
  闻言陈怡冷笑一声,恐怕王丽梅也接到消息了,还以为是自己举報的。
  不过她并不打算反驳,而是冷冷的问道:“我心黑?我有你们黑吗?我家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应该最清楚的吧?”
  一听这话,王丽梅好像哑巴了一样,张嘴一句话没说出来。
  其实这也不用问她,早就清楚了。
  王丽梅脸色阴沉不定,最后冷笑一声,“陈怡,你有什么可得意的?真要是出了事,我肯定带着孩子跟陈国强断绝关系。”
  “你以为你举報自己亲爹,能有什么好处?”
  其实她早就想的很明白了,如果陈国强真倒了,她肯定是会断绝关系的。
  从一开始,她就是非常清醒的,为自己谋利。
  陈怡听到她这么说完全没有意外,毕竟这样的女人还指望能真心对陈国强?不可能的。
  而且就算是真断了关系,她也不会管陈国强的,这都是自作自受的。
  “你随意。”她耸了耸肩膀,对这些话一点不在乎。
  王丽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真是个狠心的狼崽子!”
  说完,她转头就走了。
  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她是看出来了,陈怡就是个冷心肠的人。
  王丽梅都觉得,自己这冷漠,都比不上陈怡一半。
  说到底她跟陈国强是半路夫妻,陈怡跟陈国强才是亲父女。
  看着人走了,陈怡心里毫无波澜。
  当初他们怎么对原主的,现在也不需要可怜这些人。
  举報还历历在目呢,她就是再心大,也不会忘记的。
  报应!
  虽然不知道是谁举報的,陈怡依旧谢谢这个人,大快人心啊!
  下午她回去以后,继续创作自己的设计图。之前让这三个人画图,就是想锻炼她们,再看看现在的水平还有创作能力。
  陈怡自己现在能应付过来,但是以后不能总靠自己吧?
  等到下班回家,她看到房子的烟筒冒烟呢,就知道人回来了。
  她推着车子进院,后车座绑着两个被褥,确实很沉,摇摇晃晃的都快倒了。
  车把手还挂着两个包袱,里面都是衣服,新买的。
  “诚哥!”她朝着院子里喊了一声,把住车生怕倒了。
  因为立不住,所以一定要把住了。
  贺明城听到喊声赶紧出来,看到陈怡都快撑不住了,就接过来车子。
  车子到他手里,轻而易举的就抬进去了。
  “怎么带这么多?今天二嫂过来了,送了一床被褥。”贺明城一边说,一边推车进院。
  “二嫂?”陈怡想起来说的是赵雪,便道:“二嫂从哪听咱家的事儿?”
  这才两天,怎么都知道了?
  她可是谁也没说,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你知道谁心里笑话你呢?
  所以遇到这些事儿,她谁也没说。
  贺明城放好车子,然后一边抬被子,一边说道:“我没问,知道也没事,咱们也没犯错。”
  这倒也是,陈怡点点头没说话,两个人进屋以后,先把被褥收拾好。
  她也看到了赵雪送来的被褥,都是新的。
  也是有心了,两个人平时不怎么来往,还能惦记着自己的事情。
  这挺让人感动的,毕竟赵雪的处境也不太好,看表面跟贺明远和好了,其实心里还有挺多压力,一眼就能看出来。
  到底是两个人的事情,她不能多管闲事的。
  好在今天贺明城买了碗筷回来,做了饭菜。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两个人还得去旅馆住了,哪有家里舒服啊。

本文标签: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上一篇:紫黑硕大撕裂高H:娇妻的名器玉蚌含珠

下一篇: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h揉捏娇喘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