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结婚当天被伴郎做了 紫黑的囊袋晃来晃去

2021-11-25 08:04: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当龙飞和王晓楠聊得热火时,急诊科接诊室的门被人猛然推开了,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年轻人探进半个身子,急促的说道:“快,有急诊!车祸!在外面的车里!”



龙飞不敢怠慢,猛

就当龙飞和王晓楠聊得热火时,急诊科接诊室的门被人猛然推开了,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年轻人探进半个身子,急促的说道:“快,有急诊!车祸!在外面的车里!”



    龙飞不敢怠慢,猛然起身,几个箭步便蹿出了急诊室,护士王晓楠则快步朝值班主任办公室跑去。



    急诊室外停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车前脸已经明显变形,显然这就是事故车!



    龙飞没功夫考虑事故原因,一把拉开后车门,只见车后座上躺着一个妙龄女郎,面色惨白,昏迷不醒,双下肢小腿发生严重扭曲变形,显然小腿骨已经断裂!



    不过这还不是致命伤!致命伤在左手腕上!



    女郎的左手腕被利器划开了一道大口子,腕动脉已经被割断,鲜血汩汩而流,手腕下的真皮座椅已经被染红一大片。如果不是手腕的近心端已经被扎上了一个布条有效止血,并且送来的及时,恐怕这个女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龙飞来不及多想,抱起女郎就向急诊手术室跑去。



    “龙医生,我刚才去过值班主任办公室,可是廖主任不在,麻醉师也不在,两人的电话都打不通,怎么办?”值班护士王晓楠从龙飞的身后追了上来,一边气喘吁吁的说着话,一边替龙飞打开了急诊手术室的门。



    “不用管他们了,就我们两个来!”龙飞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早就知道值班主任廖光辉不在了,就在刚上班不久时,他就看到廖光辉和中心手术室的女麻醉师一起乘车出去了,说不定到什么地方玩车震了。



    “不行!你只是一个实行医生,根本没有上手术台的资格!哪怕在手术中出现一丁点的失误,被值班主任廖光辉知道了,他也会将你赶出医院的!”



    王晓楠没有盲从龙飞的话,而是坚决反对龙飞的决定。



    龙飞心中非常清楚,王晓楠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自从那次自己偶然发现廖光辉和有几分姿色的麻醉师在办公室做“激烈运动”后,廖光辉就几次三番给自己穿小鞋,恨不能找个由头立刻将自己赶出医院。如果这次自己违反医院规定,独自上了手术台,恐怕自己就是能将手术做成功,廖光辉也会借题发挥,将自己赶出医院。



    不过龙飞却根本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只是有些粗暴的对王晓楠说道:“和一条人命相比,一个实习机会算个球!”



    “就怕你不但救不了她的命,反而会害了她!别忘了,你就是一个实行医生,而血管缝合技术性很强的??????”



    王晓楠还想继续阻止龙飞,却见龙飞已经手脚麻利的完成了血液采样,然后将血样交到她手中,说道:“王大护士,你别忘了,值班主任和中心手术室的值班麻醉师全都出去了!如果我们按照规定将伤者送到中心手术室,等他们回来在再做手术,伤者就没命了!如果你愿意帮我,就马上去做血液配对实验,准备输血,准备手术!如果不愿意帮我,我可以自己来!我对自己有信心!”



    王晓楠心中还是不看好龙飞的。毕竟他只是一个才到急诊科报到四五天的实习医生!医术能高到哪里去?但是她看到龙飞镇定的脸色,自信的眼神,还是拿着血样转身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当血袋和输液瓶挂起来,手术开始后,王晓楠马上刷新了对龙飞的认识。



    只见龙飞修长而纤细的双手灵巧的好像在琴键上舞动的精灵,而龙飞则好像变身成了一台精密编程的机器!



    断裂的动脉血管在龙飞双手又快又稳的舞动下,被快速的接驳起来,结合面整齐平滑,张弛有度。



    更让王晓楠震惊的是,龙飞处理好伤者的手腕之后,竟然没有将伤者推去做腿部CT,而是直接将无菌手套摘了下来,然后用剪刀剪开了伤者的裤脚,让患者断裂的一双小腿暴露在了空气中。接着龙飞修长的双手放到了伤者的骨折部位,小心而轻柔的触摸着,一点一点的感受着皮肤下面断裂的骨头。



    王晓楠虽然仍感到龙飞的行为有些不妥,但是此时她已经被龙飞刚才露出的一手血管缝合技术折服,所以没有再开口阻止龙飞。



    就当龙飞用甲板和绷带固定好伤者的左小腿,开始处理伤者的右小腿时,手术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龙飞抬头一看,只见从外面呼啦啦走进七八个人!院长和两名副院长,以及骨伤科主任,还有和情人出去做“激烈运动”的急诊科值班主任廖光辉全来了!除了几位院领导之外,还有一个五十多岁,身材魁梧,面相威严的中年男人。



    这些人走进手术室,看到龙飞的动作后,全都是一愣,只见龙飞正双手捧着伤者的右小腿做反方向扭转,仿佛要将伤者的小腿拧成麻花!



    “龙飞,你这个混蛋!你在干什么?还不快住手!你这是在犯罪!”急诊科主任廖光辉最先反映过来,马上冲龙飞厉声喝道。



    其他几个院领导也面色铁青的看着龙飞,恨不得要将龙飞生吞活剥一样。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还有人这样正骨,他们以为龙飞这是拿着伤者在做实验!



    龙飞刚想解释几句,却见廖光辉已经转身对身边的几位院领导点头哈腰的说道:“各位领导,龙飞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擅自上手术台,给病人造成重大伤害,我提议立刻结束龙飞的实习生涯,让他离开医院!”



    廖光辉嘴上说的正义凛然,心中却有些得意:“狗日的龙飞,自从你撞破老子的好事,老子就想将你踢出医院!这回机会终于来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其他几个院领导听了廖光辉的话后,马上纷纷冲龙飞开炮:



    “太不像话了,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谁给他的权利上手术台!”



    “他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为什么不按照医院流程走?”



    “这样没有医德,草率行事的医生,我们必须将他踢出我们的队伍!并且追究他的责任!”



    这些院领导一边说,还一边不断的向那个中年男人点头哈腰的表示道歉。只有老院长看着龙飞发出一声轻叹。



    王晓楠为龙飞感到不平,于是瞪着廖光辉说道:“廖主任,你这话也太武断了吧?你怎么知道龙医生给伤者造成了重大伤害?如果没有的龙医生,伤者早就没命了!伤员刚被送到医院,我马上去找你,正是因为没有找到你,龙医生才被迫上了手术台??????”



    “你给我闭嘴!我一直就在休息室,麻醉师小王可以为我作证!你们根本就没有通知我!你一个小护士,懂什么?这里都是院领导,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立刻给我滚!”



    廖光辉生怕各位领导相信了王晓楠的话,马上强势“剥夺”了王晓楠的说话权。



    龙飞早料到廖光辉会找他的麻烦,但是他没想到这些院领导竟然轻易便相信了廖光辉的话!连个让自己辩解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冒着风险救了人,竟然费力不讨好!



    龙飞想不通这些院领导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现,也懒得去想,他面色一沉,伸手将白大褂扒下来,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冷声说道:“不用你们赶,我辞职!”



    王晓楠正被廖光辉的话气的俏脸通红,浑身打颤,听到龙飞要辞职,竟然也三把两把将护士服拔下来扔在地上,喝道:“我也辞职!呸!什么医院,与其在这里的受气,还不如辞职!”



    说完,王晓楠跟在龙飞的屁股后面便迈步朝门口走去。



    龙飞刚走到手术室门口,身后忽然传来的老院长的声音:“龙飞,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你不用急着离开。”



    龙飞蓦然回首,看了看一脸严肃,头发有些花白的老院长,苦笑一下说道:“院长,我已经决定辞职,医院不给我个说法,我是不会再回来的,再见!”



    龙飞再也没有回头,大踏步的离开了手术室。



    “你们会后悔的!”王晓楠丢下硬邦邦的一句话,也离开了。

 文学

出了急诊科的门之后,龙飞诧异的发现,那个送伤员来的红头发年轻人竟然不见了!连那辆法拉利也不见了!



    “该不会是怕承担责任,偷偷跑路了吧?”龙飞心中暗道。



    追踪肇事者,调查案件是警察的事情,所以龙飞也没多想,只是看看身边的王晓楠,软软的说道:“你没有必要和我一起辞职的,太冲动了。”



    “你没听到廖光辉让我滚嘛!滚就滚!不就一份工作吗?有什么大不了?离了张屠夫我还吃了带毛猪了?不是本姑娘吹,凭本姑娘的护理水平,走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倒是你有些冲动了。你就这样走了,以后怎么办?”王晓楠没担心自己,倒是有些担心龙飞,毕竟龙飞只是一个实习医生。



    龙飞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放心,只要受伤的那个女人是个聪明人。医院的这帮老官僚肯定还得乖乖的把我请回来?”



    王晓楠马上瞪大杏仁眼看着龙飞,一脸不相信的说道:“你脑子不会是被气糊涂了吧?他们凭什么把你这个实习医生重新请回来?”



    龙飞没有回答王晓楠的话,而是仿佛自言自语道:“我只是不明白这些院领导为什么深更半夜全都跑到医院来了,而且反映这么激烈,好像有点反常啊?”



    “你真的不知道?”王晓楠撇撇嘴说道。



    “廖光辉的态度我能理解,毕竟这个混蛋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可是那些院领导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廖光辉的胡说八道呢?”龙飞又疑惑道。



    王晓楠见龙飞真不明白,于是说道:“龙城三大富豪听说过吧?那个中年男人就是龙城三大富豪之首,名叫万青。刚才我看那个受伤的女人就眼熟,看到万青出现,才想起来,她是万青的未婚妻,名叫林素素。他们的订婚照上过报纸的。”



    “就是传说中打个喷嚏,龙城就得刮起十二级台风的万青?”龙飞皱眉道。



    龙飞马上明白为什么那么多院领导深更半夜都忽然跑到医院来了,看来是万青让人通知了他们。



    “对,就是那个万青,这个人在龙城的势力大的没边,真正的手眼通天,黑白两道通吃!万青的未婚妻被送到医院急诊科,竟然连个主治医生都没有出现,而是由一个实行医生来给她手术!这本身就是医院的失职!而你刚才的正骨手法又吓到了他们,如果一旦有什么意外,万青肯定不会放过医院。所以,医院拿你当了替罪羊,直接先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你身上。真是太欺负人了。”王晓楠愤愤不平的说道。



    龙飞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些院领导会轻易相信廖光辉的话!人家拎着大棒正愁不知道往谁身上砸呢,自己主动凑上去了,不砸你砸谁?



    不过龙飞却并不担心,只是冷笑一声说道:“哼哼,想让我龙飞当替罪羊?他们打错了算盘!还是那句话,只要那个受伤的女人是个聪明人,他们就得乖乖的再把我请回来!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廖光辉!”



    “你又吹牛?”



    “没吹牛!走,我请你吃宵夜,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接到他们的电话了。”



    龙飞打个响指,朝王晓楠潇洒的挥挥手,朝医院外面走去。



    “你说的是真的?”



    王晓楠看着路灯下龙飞颀长的身影,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快步追向龙飞,两人的身影很快离开了医院。



    龙飞和王晓楠离开医院二十分钟后。



    医院会诊室。



    一张CT片子在几位院领导之间传递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有震惊的,有尴尬的,有阴沉的,有幸灾乐祸的??????



    只有老院长一脸平静,用手敲敲桌子,打破沉静,说道:“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吧。李主任,你是骨伤科主任,是骨伤科权威,你先说说你的看法吧。”



    骨伤科主任李青山眼神扫了一下廖光辉,沉声说道:“通过CT片子来看,林小姐的左手腕手术非常成功!这手血管缝合技术,就是外科圣手也不过如此!最神奇的是龙医生的中医正骨手法。原本断成三截的小腿骨,复位完整,咬合紧密,天衣无缝!我敢肯定,用不了两个月,林小姐的左腿就能恢复如初!”



    “李主任说的太夸张了吧?”副院长刁德怀沉着脸说道。



    虽然他也知道李青山说的是实话,但是他还是不愿承认。就在二十几分钟前,除了廖光辉,就数他呵斥龙飞最紧。现在如果承认龙飞的手术做的超级棒,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我也觉得李主任有些给龙飞脸上贴金了。”廖光辉同样黑着脸说道,这家伙当然也不想自己打自己的脸。



    “不!我说的都是实话!看到这张片子,我只想到一个词,叹为观止!”李青云肯定的说道。



    廖光辉刚想再反驳,却见老院长轻轻的干咳一声,严肃的说道:“大家都从医多年,李主任的话到底有没有夸张,你们心中比谁都清楚!同志们,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利益,就毁灭一个天才医生!龙飞这样的人才,百年难遇!我的意见是马上让龙医生回来,将林小姐的另一条腿也尽快正好!”



    “我不同意!龙飞已经被赶出医院,怎么能再让他回来?那我们医院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万总那边也不好交代!”刁德怀皱着眉头说道。



    老院长眼看就要退休,刁德怀是下一任院长的第一人选,所以他没有太将老院长的话放在心上。



    “我同意刁院长的看法,我承认龙飞的手法很神奇,但是我们用传统的手术解剖,钢板固定,完全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所以,我们没有必要非要龙飞再回来!”另一名副院长紧随刁德怀的步伐。



    刁德怀向盟友看了一眼,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会心的微笑,然后又将目光同时投向了老院长,等待着老院长做出妥协,收回让龙飞回到医院的话。



    然而,那名副院长的话音刚落,老院长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厉声喝道:“我是院长,我说了算!廖光辉,你立刻联系龙飞,让他马上回到医院!”



    所有人不禁都是一愣,老院长因为就要退休,这段时间基本上已经不怎么管事了,医院的事情都是刁德怀说了算,现在怎么忽然变的如此强硬了?



    “廖光辉,我的话你没听见吗?”老院长锐利的目光扫向还在发呆的廖光辉,冷声说道。

本文标签:结婚当天被伴郎做了

上一篇:48多岁辽宁老熟女 花蜜花液汁水高H

下一篇:输了被罚让别人玩一个月清清 小妖精真紧挺进夹热动高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