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黑人巨茎大战俄罗斯美女 大山里性混乱生活

2021-11-25 08:33: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四年没回来,周围的变化很大,大到几乎快认不出来了。

但他现在既顾不上欣赏周围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夜景,一样顾不上感慨家乡这些年巨大的变化。

因为就在此时此刻,身后

四年没回来,周围的变化很大,大到几乎快认不出来了。

    但他现在既顾不上欣赏周围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夜景,一样顾不上感慨家乡这些年巨大的变化。

    因为就在此时此刻,身后跟着两个骑电动车的家伙,并且从火车站一路鬼鬼祟祟跟到了这儿!

    前面正在修路,自行车道被彩钢瓦拦住了。

    想从机动车道上走必须跨过花坛,韩昕不想把身上搞的脏兮兮,干脆从一排临街的商户门口绕。

    没曾想这一绕竟绕了六七十米。

    再次回到紧挨着自行车道的人行道上,正寻思那两个家伙是从小路追过来,还是从机动车道上过来,就见那两个家伙已经超到了前面,甚至能依稀听见他们说话。

    “白跟了吧,走吧,早点回去睡觉。”

    “早知道在火车站那儿就应该动手,我们两个还对付不了他一个!”

    “说不要轻举妄动的是你,现在说应该早点动手的又是你,就知道放马后炮,快冻死了,我先回去了。”

    ……

    一阵寒风袭来,带来一股难闻的酒气。

    难道是酒壮怂人胆,见有人大半夜落单,想抢一票过个好年……

    见那两个家伙居然想跑,韩昕顾不上再想了,也顾不上再等。

    立马摘下登山包往边上一扔,斜插着冲过去,一把拉住矮个子的电动车。

    “想跑,晚了!”

    “做什么,你做什么?”

    “少废话,老实点!”

    韩昕手疾眼快,搂着矮个子脖子,猛地将他揪下电动车,顺势一个侧摔将他摁倒在地。

    只听见“砰”一声,矮个子的电动车因为失去控制,撞到了高个子的电动车上。

    高个子猝不及防,“哎呀”一声,摔倒在花坛上。

    “你也不许动,给我老实点!”

    韩昕回头警告了一声,见倒在地上的电动车行李箱上有两根皮筋,正打算松开下面的钩子,把矮个子的双手先捆起来,就听见矮个子嚷嚷着:

    “你是谁啊,赶紧松开,让我起来,我是城管,派出所的人马上到,你想做什么……”

    “你是城管,我还是公安呢!”

    “我真是城管,我是城管协管员,你到底是什么人?”

    韩昕这才注意到他年纪不小了,看着有五十多岁。

    这时候,摔倒在花坛上的高个子发出阵阵哀嚎:“我们真是城管,哎呦,我的腿,疼死了,不能动了……”

    矮个子急切地问:“老胡,老胡,没事吧?”

    “左腿,我的左腿……真不能动了,不行不行,疼死我了,救命啊……”

    ……

    有没有搞错。

    还没动你呢,你已经不能动了……

    韩昕正暗暗嘀咕,一辆警车突然映入眼帘,闪烁着警灯迎面而来。

    矮个子像打了鸡血,反过来死死攥着他的胳膊,够着朝警车叫喊:

    “王警长,王警长,我们在这儿,我们逮着这小子了,他不但不老实还跟我们动手!”

    “先打120,先叫救护车,我快不行了,我的腿啊……”

    我去!

    在老部队经常跟地方公安“撞车”也就罢了,怎么一回到老家就又跟同行“撞车”,就搞出这么个乌龙……

    韩昕正郁闷,一个肩上佩戴两道拐的见习警员,带着一个辅警冲了过来,一左一右攥住他两条胳膊,一把将他架起。

    “不许动,我们是城南派出所的!”

    “别紧张,我不会动。”

    韩昕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个身材高大的二级警督,跑过去扶起高个子的电动车。

    “老胡,没事吧?”

    “有事,别动别动,我的腿……”

    “哪条腿?”

    “这条,哎呦,一动就疼,不动也疼。”

    “好好好,我不动,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叫救护车。”

    二级警督回头看了看,确认“嫌疑人”已经被控制住了,这才直起身打电话叫救护车。

    他打完电话,又安慰了几句,把正担心高个子的矮个子城管叫到一边。

    “老钱,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轻举妄动!你们怎么就是听不进去,怎么还是动手了呢。”

    “王警长,不是我们动的手,是那小子先动的手!”

    “他先动的手?”

    “骗你做什么,不信你去问老胡!”

    “他怎么动的手?”

    矮个子城管苦着脸,指指东边的施工路段:“他从里面走的,电动车开不进去,我和老胡就从大路上追。

    本来想在前面等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我们都准备回家睡觉了,结果他从后面冲上来……”

    王警长搞清楚来龙去脉,正准备去盘问已被控制住的“嫌疑人”,就见一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来。

    刚才叫的是救护车,没请求支援,怎么来了辆警车……

    他正纳闷,一个特巡警大队的同行带着两个特勤推门下车,一见着他就惊问道:

    “王哥,怎么你们也来了,指挥中心也给你们派了警?”

    “我们是自己来的,你们怎么回事。”

    “真是奇了怪了,不过你们来了也好,反正不管什么事最后还是要送到你们派出所,但要先让我走下程序。”

    年轻的特警笑了笑,随即捧着文件夹走过来问:“谁是韩昕?”

    “我。”

    “你报的警。”

    “是。”

    “麻烦你报一下手机号。”

    ……

    韩昕对答如流,死死攥着他胳膊的见习警员愣住了,下意识看向王警长。

    王警长有点懵。

    年轻的特警也有点懵,回头问:“王哥,你们是不是把当事人搞反了,把报警人弄错了?

    王警长缓过神,下意识指指“嫌疑人”:“小余,你是说他也报了警。”

    “凌晨三点二十分报的警,我们是三点二十二分收到的指令。”

    余警官打开文件夹,让王警长看记录。

    旋即合上文件夹,看了一眼正躺在花坛上喊疼的高个子城管,又转身看了看正欲言又止的矮个子城管,回头问:

    “就是他们两个鬼鬼祟祟跟踪你的?”

    “就是他们两个。”

    韩昕顿了顿,又苦笑着补充道:“我走,他们开的很慢。我跑,他们加快速度。我停,他们也停。不但从火车站一路跟到了这儿,刚才以为跟丢了,还后悔在火车站时没动手。”

    见习警员意识到搞错了,赶紧松开“嫌疑人”的胳膊。

    王警长反应过来,赶紧把余警官拉到一边。

    “小余,这应该是个误会,老钱和老胡是跟了他一路,但老钱和老胡是在帮我们的忙。”

    “什么意思?”

    “我们不是在搞警网融合、警格加网格吗,老钱和老胡虽然是城管协管员,但现在也帮我们做事,每周要提供十条信息,发现违法犯罪线索要上报,发现形迹可疑的人也要上报。”

    “王哥,你是说他们觉得报警人可疑,就跟踪报警人;报警人发现之后也觉得他们可疑,所以打110报警?”

    “应该是这样的。”

    从来没遇到过如此搞笑的事,余警官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转身看了一眼正“滴度滴度”驶来的救护车,低声问:“那这个报告让我怎么写。”

    王警长头大了,一边示意徒弟去跟急救中心的医生打招呼,一边无奈地说:

    “你先按程序去问问,这个报告该怎么写就怎么写。”

    “那问完之后我就走了,剩下的事我就不管了?”

    “不用你们管。”

    “行,我去走个程序,你赶紧去看看躺着的那位伤的重不重。”

    ……

    高个子城管只是连人带车往花坛上一倒,而且戴了头盔、穿的那么厚,韩昕不认为他摔的有多重。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在帮警察做事,可以算是自己人,本来想过去道个歉,可又要配合特巡警大队的余警官询问。

    等余警官询问完,高个子城管已经被救护车拉走了,矮个子城管也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王警长刚目送走救护车,又忙着送特巡警大队的同行,直到该走的都走了,才回头道:

    “小陈,小徐,你们辛苦一下,帮着把老钱老胡的电动车骑回去。”

    刚才施展过“擒拿手”的年轻辅警问:“骑所里去?”

    “深更半夜的,不骑到所里还能骑哪儿去?”

    王警长反问了一句,走过来道:“你叫韩昕是吧,我姓王,叫王伟。这位姓李,叫李亦军,我们是城南派出所的民警。”

    “王警官好,李警官好。”

    “好什么好,外面这么冷,你又穿那么少,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麻烦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有人受了伤,甚至被救护车拉去了医院,这件事最终是得有一个说法。

    再想到外面这么冷,韩昕一口答应:“行。”

    “小李,帮韩昕同志拿一下行李。”

    “是!”

 文学

老胡就算伤的不重,各种检查和救护车的费用加起来,估计也要千儿八百。

    如果是辅警,那就是工伤。

    可老胡不是辅警,他只是每个月多拿分局一百块钱,在做好城管协管员工作的同时,接受社区民警老叶的管理,为所里提供信息和线索,有点相当于社区的兼职网格员。

    换句话说,这医药费街道肯定不会出,所里一样解决不了。

    找局长肯定能解决,但不可能因为这点事去麻烦局长。

    今晚值班的带班副所长又出警去了,王伟没办法,只能先试着调解,看刚被带回来的小伙子愿不愿意承担点责任。

    如果小伙子通情达理,那等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再做做老胡的思想工作,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调解归调解,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

    师徒二人把韩昕带到会谈室,让韩昕先坐下,然后绕到会议桌对面,掏出纸笔,打开执法记录仪,开始询问起来。

    “姓名?”

    “韩昕,韩非子的韩,日斤昕。”

    “年龄?”

    “26。”

    “身份证呢,麻烦你出示下身份证。”

    “对不起,我没带身份证,只有这张证明。”

    王伟接过一看,竟是一张春城火车站派出所开具的临时身份证明,而且上面只有名字和身份证号。

    “韩昕同志,这张证明上怎么没照片。”

    “回来的匆忙,没来得及拍。要不是临时决定回来,我就拿证件了,根本不用拍照片,更不用开什么证明。”

    “可是按规定火车站派出所不会开这样的证明。”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在火车上已经被乘警盘问过一次,并且整整盘问了两个多小时。

    要不是硬着头皮给“陈老板”打电话,或许早被乘警移交给沿途的车站派出所了。

    韩昕不想再被当作嫌疑人盘问,直言不讳地说:“王警官,我以前是边防武警,我们部队前不久刚整编制退出现役,加入人民警察编制,所以我现在也是警察。”

    王伟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下意识问:“你以前是军官还是士兵?”

    “我是士官。”

    “这么说你现在就是新成立的移民警察?”

    “是,也不是。”

    “怎么又不是了?”

    “我调回来了,正打算明天一早去市局报到。”

    不但是同行,很快还会是滨江公安系统的同事……

    想到他发现被老钱老胡跟踪之后先是打110,然后又果断出手的表现,王伟觉得应该不是在冒充警察。

    可不管怎么看,他怎么都不像当过兵的,没有一点当兵的气质,王伟又觉得还是应该问清楚。

    “小韩同志,你当了几年兵?”

    “八年。”

    “这么说是老兵了,那你以前是在什么地方当兵的?”

    “南云。”

    “南云什么地方?”

    “抱歉,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

    王伟真的很意外,想了想又问道:“你刚才说调回了老家,要调到我们市局,那有没有带与调动相关的手续。”

    这么问下去,不可疑都可疑!

    韩昕意识到麻烦大了,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王警官,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九分,再过四个小时十一分钟,市局政治部就会有人上班。到时候您只要打一个电话,就能证实我的身份。”

    “但我不可能陪你坐在这儿等四个多小时。”

    “那先说说城管的事。”

    “城管的事不着急,他这会儿应该还在检查,就算谈也要等检查结果出来。”

    “那就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谈。”

    对于韩昕的话,王伟将信将疑,干脆捧着刚填了个姓名和年龄的笔录,笑道:

    “小韩同志,既然是同行,你应该清楚不管做什么都要走程序,你什么都不说,让我们怎么填,又让我怎么跟上级交代?”

    除了一张没有照片的临时身份证明,没带其它有效证件,又不能随便联系老部队,甚至连户口都不知道悬在哪儿,他们上网都查不到。

    而一个人一旦被怀疑上,那处处都是疑点,不管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要是短时内无法查证,那在人家看来都是假话。

    从来没想过要调回来,竟稀里糊涂被调回来了,而且调的如此匆忙……

    韩昕本就是一肚子郁闷,也不管现在是几点,一边像小朋友玩笔似的翻转拨弄着手机,一边无奈地说:

    “王警官,我这次回来什么都没带,我不管怎么说您都不会相信,而且因为要遵守保密条例,很多事我还不能跟您说,所以我不如不说。”

    “要保密?”

    “嗯。”

    王伟笑道:“小韩同志,要说保密,我们所里也有一个同事是从部队的保密单位转业的,到现在还在脱密期内。”

    韩昕反问道:“是吗?”

    “真不骗你,但不管需要怎么保守秘密,要保守的也只是包括军事机密在内的国家机密,个人的基本情况有什么好保密的,你说是不是?”

    “……”

    “小韩同志,说话呀。”

    “王警官,我的情况跟您那位同事恰恰相反。”

    “这话怎么讲?”

    都暗示的那么清楚了,他居然还不明白。

    韩昕不想也不能再解释,轻轻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笑道:

    “王警官,我们不但是同行,如果我报到之后被分到陵海分局,如果再被分局安排到城南派出所,那我们就会成为真正的同事!”

    王伟敲敲桌子:“不要转移话题,我们先说保密的事。”

    “保密的事能说吗,能说就不是秘密了。”

    “韩昕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就算你是警察,一样要配合。”

    “我知道,但我不能再回答您的问题。”

    ……

    李亦军总算明白,眼前这位很可能是假警察!

    之前说的天花乱坠,现在发现编不下去了,就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

    想到办案要讲究配合,立马敲敲桌子:“这儿是派出所,不是你信口开河的地方!给我把头抬起来,如实回答王警官的问题!”

    一个刚参加工作的菜鸟居然吹胡子瞪眼……

    韩昕觉得有些搞笑,干脆掀开手机再次看了看时间,随即抬起头:

    “王警官,您不用着急,最多再等十分钟,就会有人打电话来证实我的身份。”

    王伟下意识问:“最多十分钟?”

    “不信我们拭目以待。”

    “可现在是凌晨……”

    “我也不想这个时候惊动领导,可要是不求助,您越问会越觉得我可疑,而我又没办法辩解,只能出此下策。”

    “你什么时候求助的?”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证实我的身份。”

    “你向谁求助的?”

    “向我们老部队领导,至于他会请谁帮着证实,那我就不晓得了。”

本文标签:黑人巨茎大战俄罗斯美女

上一篇:边上楼梯边做高H 被几个6根一起前后双龙

下一篇:2021最火(饥渴的40岁熟妇啊好深)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