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东北老夫妇啪啪嗷嗷叫 小公主把葡萄挤出来

2021-11-25 09:49: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只浅淡地笑着,“送别千里,终有一别。该回来的,迟早会回来的。”
  关筱乔咬了咬嘴唇,“你也要走了,是不是?”
  郗天祁没有回答,只将她摁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只浅淡地笑着,“送别千里,终有一别。该回来的,迟早会回来的。”
  关筱乔咬了咬嘴唇,“你也要走了,是不是?”
  郗天祁没有回答,只将她摁进怀里,轻轻吻了吻她的发丝,微热的眼眶红红的,说不出话来。
  关筱乔许久没有再说话,不知道就这么紧抱在一起了多久。
  “你不想我送你,那我就不送了。”
  怀里的人声音轻轻地,听上去是平和的状态。
  “我就乖乖的,和孩子们一起,等你回来。”
  她没有抬头,可郗天祁知道,她的内心一定是充满了苦涩。
  可面对分别,谁又不是呢?
  郗天祁是一早上离开的,关筱乔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温暖的怀抱。
  整个屋子静悄悄的,时间还早,安笛也还在甜甜的睡梦中。
  关筱乔看了眼窗帘外灰蒙蒙的天空,将脸深深埋在了被子里。
  离别其实从来都不可怕,可怕的只是,离人没有归期……
  *
  郗庭瑞到公司之前,特意换了身正式的西装,头发也是修理过的,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而志得意满。
  霍宇琛突然出国,他一直以来最大的威胁走了。
  现在就连郗天祁也走了。
  这个时候老爷子召开一年也难得一次的全体股东大会,除了是宣布让他上位,又还能是什么事情?
  所以进会议室的时候郗庭瑞还特意让秘书走在前面,营造出一副自己庄重到来,即将上位的气势。
  老爷子老了,又大病了一场,加上这些年对希达的事情越发的懈怠,即使是来开会,也总是很少说话表态。
  此时的他坐在正上方,看上去也就是个消瘦的小老头儿,连往日的威严感都没了。
  郗庭瑞看了看原先一直霍宇琛坐的位子,勉勉强强在侧方坐下来。
  也只是浅浅坐着,等着随时被宣布了,就去坐上那个正位。
  几分钟之后,郗庭瑞果然从那个位置上起身。
  却不是坐到他想要坐的位置上。
  而是跳起来的。
  “这是什么道理?”
  他完全不顾所有的股东都还在场,直接当面与郗老爷子扛了起来,
  “就算是郗宇琛出国进修,就算是你年纪大了有心无力,这希达就没有人打理了吗?难道郗家就没有人可以打理了吗?”
  他忿忿地伸指朝自己的胸前戳了戳,
  “我不是还好好的在这儿吗?凭什么让,关筱乔,关筱乔她一个外人,还是个女人,来打理这个希达?她凭什么?”
  不说是郗庭瑞,就是在座的大部分股东,对郗老爷子突然宣布希达董事长的位置交给了关筱乔的事情,一时都是难以接受的。
  但好在,不管是谁,他们也自知轮不到自己的头上。
  所以起码还是能坐得住的。
  但郗庭瑞就不一样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时候,所有挡他路的人统统都让开了,他怎么也没有算到,竟然会由关筱乔来顶了他的位置!
  到最后他败给的不是别人,而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是关筱乔!
  郗庭瑞怎么也不可能接受!
  “筱乔她不是外人,她是我郗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也是你六婶。”
  郗老爷子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不紧不慢,
  “你说凭什么,就凭论资排辈,你晚了她一辈。”
  “……”
  郗庭瑞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似一口气被噎了住。
  “我不同意这个结果!”
  他强硬道,“各位股东们今天都在,我郗庭瑞十七岁开始参加打理公司,不说这么些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就说在公司事务的管理能力上,有谁能够跟我比?关筱乔吗?
  她有什么能力?又难道说,她是要用她的辈分来打理这个公司?这是不是也太荒唐太可笑了!”
  他满脸都是不屑与嘲讽。
  “你的能力我们都有目共睹。”
  郗老爷子倒是没恼,他刚出院,也实在是没有那个力气与他置气。
  “都是自家人,也都为了希达一条心。没有说让筱乔担任董事长,就将你给排除在外的意思。”
  他顿了顿,“相比于京城总部未来的董事,正如庭瑞自己所说,他的能力大家也都是看得到的。
  岭北的项目即将动工,这也是我们希达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国内项目,庭瑞能力和经验都非常适合。所以——”

“我不同意!”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郗庭瑞强行打断,
  “你这是要将我发配到那穷山恶水的破地方去,这不公平!”
  “怎么,你这是不愿意要这个机会?”
  郗老爷子皱皱眉,“不是说了,自己的能力无人能比,就一个项目而已,立马就开始退缩?”
  “你知道我不是在拒绝一个项目,我是在拒绝你的行事不公!
  怎么,当初让我打理公司的时候怎么说的,现在用完甩手就丢,卸磨杀驴这是?”
  “我这是发布通知,并不是在开会与你商讨!”
  郗老爷子突然拔高了声音,“筱乔的职位是由我直接任命,至于你的,你可以选择拒绝。”
  “我当然拒绝!”
  郗庭瑞干脆也豁出去了,从希达继承人的期待中坠入被发配去岭北那种几乎接近沙漠地带的破地方,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
  “你这是打算跟我们决裂,断绝关系不成?”郗老爷子眯了眯眼。
  “如果郗家的子孙,最后竟是如此的下场,断不断绝关系,又有什么区别?”
  郗庭瑞摔掉手中的笔,直接转身就走。
  有股东想要起身拦住他,可转脸见郗老爷子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又默默打消了这个想法。
  说到底,这是人家的家事。
  郗庭瑞得宠或是失宠,那也是郗家的事情。
  他们又能左右的了什么呢?
  郗庭瑞与在希达股东大会上怒摔而去的新闻沸沸扬扬闹了好一阵子,主要也是因为对关筱乔上位的各种猜疑,觉得她德不配位。
  郗庭瑞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论能力上,她的确是比不过他的。
  但事实上,所谓希达的董事也只不过是一个头衔而已,关筱乔从头到尾也没有正式露面接这么个活儿。
  希达里自然有一个股东团队在正常打理运转。
  主要原因是,她要专心地好好养胎。
  虽说这一胎比上一次稳定的多,但毕孕期还是充满着各种的不适,尤其是整天担心着郗天祁的情况。
  加上她眼看着不比从前年轻,体力上还是有所缺欠的。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只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安心养胎。
  现在住的地方是郗老爷子特意选的,距离郗家并不远,环境很好又很方便,却不在郗家的产业之下。
  这样一来,不会有人轻易找到她所住的地方,对她造成任何的威胁。
  秦姨搬过来的第二天,郗老爷子也从度假村赶了过来。
  “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秦姨看着保镖将他的东西大包小包地搬进来,大有要常住在这儿的意思,忍不住吐槽,
  “我这是来陪筱乔养胎的,你一个老头子跑来做什么?”
  “我也是来陪筱乔养胎的。”
  他拄着拐摇摇晃晃径直朝里走,“等着抱孙子。”
  秦姨笑不出来了,“你这老头子,该不会真打算在这儿常住了?”
  郗老爷子停下脚步扭头看她,“在哪儿常住也不是我说了算,要看你人在哪儿。
  你不在度假村待着,偏要到这儿来,我只有过来。”
  秦姨对他这跟屁虫的行为实在是表示不解的很,整个上午都在唠唠叨叨。
  关筱乔给院子里的金毛犬撒下一大把狗粮,
  “你看看,就连老头子都知道追着老太太跑,有些人,却连家都不知道回。”
  秦姨太知道她的心思了,怀孕期间丈夫不在身边,整天提心吊胆,还要看着他们一对老的在这秀黄昏恋,简直是雪上加霜。
  回头就来安慰上关筱乔,“你爸他只是图一时新鲜,等他待两天腻了,咱们就赶走他。你放心,我会一直在这边陪着你。”
  关筱乔哭笑不得,“怎么能赶爸走啊,这可是他的房子。”
  “可不是,这是我婚前名下的。”
  秦姨一本正经强调,“赶他走,说得过去。”
  可关筱乔又怎么可能真的让他走呢?
  人到老了,经历过生离死别,就连自己也从鬼门关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什么事也都看开了。
  身边只要有个体己的人陪着,其他的都不重要。
  秦姨不放心她一个人,一定要过来陪着,郗老爷子又放不下秦姨。
  只能一起住了过来。
  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她虽说与郗老爷子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但毕竟郗天祁是他的儿子,他是她的公公,也算是半个父亲。
  这种时候,大家除了相互抱团相互依赖,又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何况,是郗天祁亲自将她交给的他们照顾。
  只有这样,他也才能放心。

 文学

郗庭瑞离开希达后并没有消停,先是借助媒体闹了一波舆论,想要给郗老爷子施压。
  后来又来了希达要转让自己的那份股权。
  可他因为前几年坐牢的缘故,那些股权早已经被冻结了。
  郗老爷子甚至都没有出面,律师就直接将他给打发了。
  郗庭瑞又怎么可能甘心,不知从哪找了几个混混过来挑事。
  可结果却被他在希达时精心给训练出的安保部门给轻松制服了,送去警察局还给拘留了几天。
  后来便再也没有人敢趟这趟浑水,跟着郗庭瑞一起闹事了。
  郗庭瑞不是没想过要回去认错,最起码不能当接班人,继续当他的郗二少暂时当一只蛀虫,等机会再出手也是好的。
  结果安凤仪死活要他硬气一点,不能在这个时候服软。
  “关筱乔那个贱人能上位,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肚子吗?我看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还拿什么嚣张?
  到时候老爷子哭着喊着回来求你都来不及的!这郗家除了你,还有谁能继承这一切?除非老头子是想将他亲手打下的这一切全都给毁了!”
  安凤仪信誓旦旦,在她看来,郗庭瑞现在和老爷子的关系,不过就是孙子闹了个小脾气,迟早爷爷是要好好的过来将她给哄回去的。
  “你现在跟他认错算什么?以后他永远都会瞧不起你!等着,他一定会有向你低头的时候!”
  郗老爷子什么时候会向他低头,郗庭瑞不知道,但他现在已经是不得不低头,伸手向安凤仪要生活费了。
  “你这个不省心的!”
  安凤仪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他的脑袋,从包里掏出一沓现金塞给他。
  “先坚持个半个月,我会尽快给你想办法。”
  她要尽快找到关筱乔那个贱人在哪里,然后好先下手为强。
  郗庭瑞却一下子发飙了,“半个月?你这么点钱还不够我去开个房的,半个月你让我喝西北风?”
  一生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从牢里出来后就放飞自我,大肆挥霍。
  一下子让他手心向上跟人要钱,郗庭瑞的心态整个都崩了。
  “把你的股份折现些出来,不然我不够的!”
  他要的理所当然。
  结果结结实实挨了安凤仪一顿打。
  “我还一直以你为豪,以为自己生了个了不起的儿子,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连我的棺材本都给盯上了,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了,这也不会留给你的!”
  安凤仪直接放了狠话。
  郗庭瑞也发了好大的脾气,可终究人穷志短,现在的他,转眼间变成丧家之犬,就连跟安凤仪发脾气都没了底气。
  最后被揍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不得不软着跟安凤仪又要了些钱,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
  他的人生还有很长,也还有许多的大事要办,不能折在了要零花钱这种事情上。
  关筱乔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安笛一次玩耍时不小心犯了病,不得不送到医院里抢救。
  趁着机会,干脆直接将手术给做了。
  霍宇琛人没回来,但是全程视频参与了手术的过程。
  短短百来十天,霍宇琛的人已经瘦了一大圈,头上戴着帽子,应该是接受了放化疗掉了头发的缘故。
  好在他人精神不错,不仅在视频中一直参与了安笛的手术,还一直坚持到后来安笛麻醉后醒来。
  这期间他没忘一直安慰关筱乔,询问她肚子里的孩子来转移她的担忧。
  好在安笛的手术一切都很顺利,因为霍宇琛和老爷子都很重视,也提前准备了医生,所以整个过程都很及时顺利。
  半个月后,安笛出院时就已经和正常孩子一样,愈后情况良好。
  只是颜木兮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好消息,何毕始终都在昏迷状态,除了眼睛偶尔会机械地半睁开,一直都没有清醒的迹象。
  原先媒体闹了一阵子,大家也渐渐都淡忘了这件事情。
  剧组也重新开机,将剩下的戏份都杀了青。
  颜木兮因为一直在医院里照顾何毕,没能参加后期的拍摄,剧组制作后来急了直接用了替身加智能换脸技术。
  也就是用一个身材差不多的女演员和男主对戏,全程换脸。
  结果送审的时候又因为一些原因,将她的戏份给删除了不少。导致上映之后骂声一片,很多期待着颜木兮复出的老粉也都一起回踩。
  称她拍戏不敬业。
  加上何毕的事情被大肆渲染,颜木兮的口碑暴跌的厉害。
  颜木兮倒是看得开,在尤晓秋过来想安慰她的时候,反过来安慰上尤晓秋,
  “多大点事儿,大不了以后不拍戏就是了。”
  “以前靠着这个吃饭的时候被封杀了,都熬过来,何况现在又不指望着这个吃饭,我还继续当我的女商人,一样的。”
  她拍拍尤晓秋的肩,“就是可惜了你,多好一个经纪人,却倒霉催的遇上了我这样的艺人。

本文标签:东北老夫妇啪啪嗷嗷叫

上一篇: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 小雪快点快弄我哦我不了了

下一篇: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宝贝几天没c你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