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欧美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高潮了还继续啃花蒂

2021-11-25 10:00: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方若兰一边赶一边问李仙芝:“王氏来了吗?”

  “来了来了!”李仙芝急道:“就是她让人我来找你们的,说是她也解决不了,那张家的小媳妇是头胎,且孩子比

方若兰一边赶一边问李仙芝:“王氏来了吗?”

  “来了来了!”李仙芝急道:“就是她让人我来找你们的,说是她也解决不了,那张家的小媳妇是头胎,且孩子比较大,她跟我说,要保住孩子的话,只能去母留子。”

  “什么?”方若兰惊了一大跳,下意识反驳:“他们怎么能这么干?”

  李仙芝猛摇头,“拦下来了,我让一个人女修士用灵气稳着那产妇,应该能拖延一点时间。”

  有他们在,哪里能让这些村民来这老封建这一套?

  “所以我才叫你们快来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重点是咱们这里没有医术高明的大夫,丹霞宗那些弟子只会炼丹制药,平日里拽得跟什么似的,关键时刻一个也靠不住!”

  说这话,还忍不住拉踩一下丹霞宗那些弟子,可见平日里李仙芝等人同他们打交道,也受了不少气。

  “别废话了,方若兰你们先进去看看!”王舒月挥手打断两人的对话,示意柏青风跟着这两人一起先进去了解情况。

  有柏青风镇场,那产妇家人也不敢乱来。

  柏青风颔首,抓着方若兰和李仙芝直接进了产房。

  门打开的那一瞬,血腥气扑面而来,屋里乱糟糟的,张家婆婆哭天喊地,张小欢红着眼睛手足无措,频频往内间张望。

  柏青风反手关上了门,阻隔了这一屋子的遭乱,王舒月深吸一口气,立马让龙若轩去把所有交换生叫过来。

  “问问有没有学过医的,有的话赶紧让他们过来!”王舒月严肃吩咐道。

  见龙若轩领命下去,又急忙看向站在产房门口那几个被李仙芝等人孤立的丹霞宗弟子。

  “有没有什么能够增强产妇体力的丹药?”

  几名丹霞宗弟子面面相觑,最后由一人站出来,递给王舒月一瓶复元丹。

  “那是个凡人,只能用这个,但我等听前辈们说,生产之事,就算是大能女修士,也得在鬼门关走一遭,这个事我等也是有心无力。”

  王舒月听见这话,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之前村里就有妇人生产,听说也是九死一生的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才把孩子生下来。

  但那生产的几个妇人里,三个孩子夭折,一个产后大出血没了性命,还剩下几个,就算撑过来了,看起来也是伤了根基,很是虚弱。

  听那些年长的婆婆们说,这都是命,她们以前都是这么过来的,命好的就能活下来。

  至于其他的干预手段,吃穿尚且不能满足的穷苦人家,舍得请个有经验的稳婆来,就已经是婆家仁义了。

  像是现在这个只有两个土大夫在的卫生所,一般的人家都不敢进来。

  张小欢是个疼媳妇的,这才带了过来,还找了王寡妇。

  王舒月等人一开始的想法是,有了卫生所,就能为村民们提供更好的医疗条件,降低病痛风险,避免之前那种悲剧发生。

  只是万万没想到,卫生所仍旧成了许多村民避之不及的地方。

  这倒不是村民们不想看病,而是一种习惯,习惯了祈求老天,习惯了认命,让人怯步。

  不过村里的医疗条件,四舍五入等于没有,王舒月倒也怪不得那些愚昧的村民。

  王舒月这边刚把复元丹递进去,柏青风就沉着脸出来了。

  “怎么样?”众人紧张的看着她。

  柏青风皱眉道:“不行!张家媳妇吃了复元丹,气血是恢复了许多,但她的产道开得太小,只有剖腹才有希望。”

  “那就剖!”

  走廊里,忽然传来一名男子掷地有声的回应,王舒月等人转头看去,只见龙若轩带了一个看起来三十上下的男交换生。

  而那句剖,就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他一道近前,就问:“产妇现在是什么情况?大出血的话得想办法止血还要给她输血,血型你们知不知道?我这里有套简单的输血工具,先帮我抽一点她的血出来配血型!”

  说着话,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白色大医药箱,从里面取了一个抽血筒直接递给王舒月。

  而后取出手套迅速的带在手上,又戴上口罩,又给柏青风和自己打了两个除尘决,让柏青风拿着医药箱,抬步就进了产房。

  一众人蒙了一瞬,很快就反应过来,配合这个看起来很专业的男人。

  王舒月给自己打了个除尘决消毒,也跟着进了产房。

  刚刚在外面不觉得有什么,一进到产房里,瞬间感受到那种紧张压抑的气氛。

  张家婆婆眼看着一个大男人冲进她儿媳的产房里,吓得瞪大了眼,一个箭步冲上去就要把人抓住,王舒月眼疾手快,把这老太太挡了下来。

  “张小欢是你吧?”王舒月看向那个满头是汗,红着眼无措的男人问。

  张小欢知道整个神龙村里的仙人们都听她的,这是个大人物,忙不迭点了头。

  王舒月把手上的老太太往他身前一塞,“看好你娘,刚刚进去那个人是我们帮你媳妇找来的大夫,精通医术,你只管相信他,我们会尽力把你媳妇孩子都救下来!”

  说罢,进了内间,在那名叫邱实的交换生指导下,抽血比配,拿着两个500cc空血袋出去召集所有交换生献血。

  所幸张家这产妇是普通的b型血,很快王舒月就收集齐两个血袋,送了进去。

  “我检查过了,出血量尚在可控制范围内,你想办法再多弄几袋血,我这里已经没有储存袋了。”

  “方若兰和柏青风留下给我当助手,那两个大夫还有王寡妇,你们都出去。”邱实冷静的吩咐道。

  王舒月都不敢相信他居然这么放心的让自己去要血,要知道,她这里可是连个无菌的塑料袋都没有。

  至于赶走那两个大夫和王寡妇倒是可以理解,治疗理念不同,开膛破肚什么的,在九州这边的人眼里,怕是和杀人无异。把人赶走,能省下很多麻烦。

  不过现在没办法也得有办法,王舒月把王寡妇三人带了出去,让他们去准备热水什么的,远离手术室。

  同时也把张家母子也推了出来,把三省送了进去。

  有个金丹修士在,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也能用法力多争取些时间。

  之后,王舒月就开始让所有人翻找自己的储物袋,看看能不能找到血袋的替代品。

  或许是无菌卫生的塑料产品这类概念一直萦绕在交换生们的脑袋中,找了半天,愣是没有人找到个合适的替代品。

  就连存储物资丰富的王舒月,也只仅仅找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透明水瓶。

  这可不够啊!

  几名炼器宗弟子暗中对视一眼,试探性的提出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不如我们用金属的试一试?我们可以把里面的有害杂质全部去除,并且可以做出输液孔和细管,只要告诉我们具体的口径就好了......”

  器宗弟子说没什么底气,因为人命关天,他们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有一点他们是可以保证的——完全无菌。

  这个只要用到几个符文法术就能办到。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王舒月一拍脑袋,果断道:“那就交给你们了!速度要快。”

  几个器宗弟子一愣,没想到王舒月答应得这么快,不过看到她信任的眼睛,他们立马郑重点头,保证道:“给我们两分钟!”

  两分钟后,三个经过改制的巴掌大小方形器皿递到王舒月面前,那器宗弟子的代表解释道:

  “刻了符文,器皿可以自动吸血,吸满就会停止,每一个都内置了空间符文,可容乃5000cc的血量。”

  王舒月颔首表示知道了,龙若轩那边已经召集了许多人,见王舒月走来,撸起衣袖等着献血。

  会自动吸血的血袋很方便,并且还知道自己控制量,每人只吸了200cc就会亮起红光示意王舒月带它到下一个那去。

  用了五分钟,一个器皿就装满了。

  王舒月亲自送了进去,邱实那正好用完两袋,头也不抬的示意柏青风把血袋换上,全神贯注的看着已经打了麻药的产妇,锋利的手术刀一划,就破开了一层皮肉。

  那场面,看得王舒月肚皮一凉,忙轻手轻脚转身离开。

  不久,产房里传来柏青风的呼喊:“再来五千!”

  话音落下的同时,王舒月听见了一声弱弱的婴儿啼哭声,一边笑着一边忙不迭去收集血液。

  幸好村里人多,交换生们的抽完了就抽村民的,大家乡里乡亲,听说要救命,也没什么废话,撸起衣袖就往王舒月身前递。

  张家母子感动得拜了又拜,听得产妇里传来的啼哭声时,母子两喜得直接哭了出来。

  “感谢老天爷,保佑我家媳妇和孙子平安无事!”

  “老天爷可没管你们媳妇,要谢也要谢人家邱医生。”柏青风抱着孩子走了出来,交给张小欢,顺带冷冷说了张母一句。

  看到孙儿的张母喜得不得了,连声道:“应该的应该的,应该谢邱医生。”

  “哎哟哟,让奶奶看看我的宝贝大孙子......”

  老太太面上的喜色忽然僵住,似是不敢相信一般反复又看了两遍包被下的婴儿。

  “恭喜你,是个小千金。”柏青风淡笑着对张小欢说。

  她极少冲着外人笑,张小欢顿觉受宠若惊,爱怜的紧了紧怀里的娃娃,询问妻子的情况,也没注意到他老娘那僵住的笑脸,

  听到柏青风说人还在抢救中,刚刚见到孩子的喜悦瞬间荡然无存,忙把孩子塞到母亲手上,就想要冲进去看。

  柏青风觉得也该让这男人看看他老婆为生这个孩子经历了多少苦难,点点头,让他做好卫生消毒,把他领了进去。

  邱实说了,就算是有法力护住性命,但那也只是权宜之计。

  产妇的情况,还得看她自己身体能不能扛过这一遭。

  血就那么多,输完也到了极限,能不能撑过来他也保证不了。

  于是,张小欢一进来,看到的就是满屋子里的血布条,以及他那个肚子上被剖了一大刀,躺在床上,一脸青灰,昏迷不醒的妻子。

  而主刀的医生,正在水槽里清洗满手的血,冷静至极便显得冷漠。

  乍一看到这一幕,张小欢浑身的血都冷了下来,骇得浑身发抖,只以为妻子已经去了。

  还是为产妇用灵力蕴养身体的三省好心提醒了他一声人没死,只是麻药没过,这才把张小欢的魂叫回来。

  静静等了半小时,张小欢他媳妇哼哼着,睁眼醒了过来。

  邱实看了一眼,面上并没有多少高兴,但也松了一口气。

  放在蓝星产科室里,其实张家媳妇这种情况并不算太严重的情况,只要医生及时顺转剖,母子平安是没问题的。

  可是这个世界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医疗条件达不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身体状况完全不一样。

  那个婴孩儿,远比他以前接生过的还要麻烦很多,不但强健,还依附着母体的生命力,拥有极强的求生欲,本能的吸收母体的灵气。

  今天要不是剖得及时,手术台上,恐怕真要一尸两命了。

  邱实觉得,作为一名医者,他得把这次的情况写成报告,向上反映研究,解决九州女人生产九死一生的大难题。

 文学

“你说你想组建一个医学团队?”

  王舒月惊喜的看着主动提出这个要求的邱实,简直想给他颁发一个优秀模范的奖牌。

  “这次手术惊险万分,这还是在有你有我的情况下,要是没有修真者的帮助,这一次手术我都不敢保证会不会一尸两命。”

  邱实叹了一口气,很是忧愁的说:“医者仁心,我希望尽我自己的全力,改善这边的生产条件。”

  他是妇科圣手,不过家里有些背景,就放弃了医院的工作,过来当交换生。

  本来他也不想在动手术刀,但今天这个契机,忽然让他明白了他来到这边存在的意义。

  医术,就是他的修行。

  比起那虚无缥缈的长生大道,他觉得还是做点为人类造福的事比较实际。

  王舒月敬佩的看着目光坚定的邱实,根本没有理由拒绝他这个请求。

  “你说吧,需要什么,我们项目组全体会员都会尽全力支持你。”

  王舒月指着那栋空置的卫生所豪爽道:“这地盘就给你了,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应该够了吧?”

  那卫生所占地面积不小,还有足足四层楼,邱实欣喜点头,表示够了。

  不过只有场地可不行,他还需要设备。

  “咱们神龙村现在也通电了,我觉得我们可以进购一批基础医疗器材,至于剩下的东西,我自己想办法,毕竟两个世界的人类体质完全不同,我需要时间去打磨出一套适合这边人的科学医疗手段。”

  王舒月懂了,这就是要她拨款嘛。

  如果有的话,她肯定就爽快的给了,毕竟那医院以后要是开起来,就算是只经营妇产这一块儿,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可是......

  “项目组这边资金也很紧张,这样,研究的费用项目组全包,但我按月给你打怎么样?”

  “哦还有!”王舒月急忙补充一点,“采购器材恐怕得你自己办,我们这边实在腾不出人手了。”

  神龙村现在看起来像模像样,但这只是给人看的表面,实际上还有很多眼睛看不到的工程,等着他们去完善。

  电通了,但这自来水还没布置到位呢,东余村以及神龙村靠里那一块儿,还在打井水或者挑河水生活。

  总之,王舒月表示自己很支持邱实的想法,但她也不能全部包揽下来。

  邱实点点头表示理解,而后笑道:“资金问题暂时不急,我这还有点积蓄,等我需要的时候再找你们,会长你就帮我登个招人启示就好。”

  “那感情好啊!”王舒月求之不得。

  于是,那四层楼的卫生所,就这样被交到了邱实的手上。

  张小欢家的事算是过去了,因着这一遭,又有张小欢夫妻俩的亲身宣传,邱实的名号一夜之间就在周围几个村庄里传开了。

  虽然那开膛破肚取子的手段骇人听闻,但见张小欢家的媳妇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大家渐渐对这种新奇的治疗手段,产生了浓厚兴趣。

  凭借着这股东风,王舒月让人发出去的招人消息,得到了积极回馈。

  东余村——

  高彩妹在家里收拾包袱,听说医疗队里包吃包住,她就只拿了两身换洗衣裳。

  高远一直在地里忙着和专家们种灵稻,听大哥说小妹要去学医,很是高兴。

  相比起高家大嫂对这个免费劳动力的不舍和劝阻,高远兄弟两对妹妹都十分支持。

  这不,听说高彩妹今天要去神龙村报道,高远甩下了他那地里的灵稻,赶来给妹妹送行。

  “二哥?”高彩妹刚背着包袱跨出屋门,就见到了高远,诧异的问他:“这次的杂交灵稻成功了吗?”

  自打发现蓝星的杂交水稻到了九州就不能活后,经过几番研究,吴教授和钱教授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或许,不是蓝星的水稻有问题,而是这里的天道不能容忍这样的存在。

  当时听到两个专家这样的反馈,王舒月都懵了好一会儿。

  说好的相信科学呢?

  吴教授却表示,科学研究到最后,就会变得玄学起来,你再看现在灵气都复苏了,科学也应该改革改革了。

  王舒月:不觉明厉!

  于是,专家直接放弃了蓝星的杂交水稻移植计划,而改为,依照蓝星杂交水稻之父的经验,以九州灵稻为母本,研究出专属于九州的杂交水稻来。

  是以,才有高彩妹现在这么一问。

  提起这一批杂交灵稻,高远就乐了,一边送妹子一边说:“估摸着这次应该就能成了。”

  “真的吗?”高彩妹激动追问:“这会儿真能成?”

  高远也不敢把话说太满,淡笑着说:“十有八九吧,专家在育苗棚里试育过,有点苗头了。”

  高彩妹听见这话,顿时激动起来,如果真能像是专家们说的那样,所需灵力减少,产量提高,适应能力增强,那来年她们定能有个大丰收。

  不,不止是来年,而是往后子子孙孙,福泽万万年啊!

  “哥!你会不会名垂青史啊?”高彩妹眼里闪着光,轻声问。

  高远忙摆手,“都是专家的功劳,我怎么可能呢。”

  话是这么说,但高彩妹就是觉得,自家二哥的付出,也并不比专家少,甚至还要更多。

  不过知道哥哥不是张扬的人,高彩妹便停下了这个话题,转而说起邱医生剖腹取子的事来。

  高远也听说了这事,一开始着实把他狠狠吓了一跳,但想想结果,不禁对这个从蓝星来的医生心升敬佩。

  “彩妹,你去了那里就跟着医生好好学,人也要勤快些,眼里要有活儿,你没有灵根,无法修行,但这门本事要是学得了,日后你走在这世间,也就不用怕了。”

  高远拍拍妹妹的脑袋,叹道:“放在以前,这样的机会对咱们凡人来说那是触都触不到的,你要心怀感激,勿要因为仙长们的温良,便傲慢起来,知道吗?”

  “嗯嗯!”高彩妹重重点头:“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这个机会,我会跟着邱先生好好学的,等日后阿爹阿娘生病了,我就能帮他们治病了!”

  说到这,少女带着几分憧憬,得意的说:“说不准以后二嫂嫂的娃娃还是我接的呢!”

  “不害臊的丫头,都学会编排你哥了,看我不收拾你!”高远说罢,假意抬起大掌就要拍下去,高彩妹嗷叫一声,忙跑开去。

  “二哥,回去吧,不用再送啦!”少女跑到了河对面的小山坡上,喘着气,顶着红扑扑的脸蛋,笑着挥了挥手,转身朝着神龙村方向的大路行去。

  高远目送她远去,无奈的笑了笑,带着满身的希望与未来美好的憧憬,回村继续他的灵稻种植大业。

  ......

  七月的青龙山脉,热得人发晕。

本文标签:欧美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

上一篇:黑人巨鞭大战中国妇女(放开我救命啊混蛋)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第章高雅女人吞吃巨龙:绑在椅上 玩弄 乳 挣扎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