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炕上翁公吸乳: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小了

2021-11-25 16:42: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金目骂骂咧咧两句,瞪了老村长一眼。

  陆阳铭依然不为所动,皱眉道,“你觉得现在很好玩?龙王为了守护这里,现在还下落不明,你倒好,就躲在这末法之地,你觉得像话么?&rdquo


  金目骂骂咧咧两句,瞪了老村长一眼。

  陆阳铭依然不为所动,皱眉道,“你觉得现在很好玩?龙王为了守护这里,现在还下落不明,你倒好,就躲在这末法之地,你觉得像话么?”

  金目叫苦不迭,“仙师啊……什么躲在这里啊,这是我家啊。”

  陆阳铭有些不耐烦了,“你当真要和我装模作样到底?”

  金目发现陆阳铭动了怒,下意识的往后退,一边说道,“仙师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如果你还装作搞不清状况,就去死好了。你这一身金运,在你身上也是浪费,不如杀了你,再等一个轮回。我五千年都能等,也不差这一次。”

  说罢陆阳铭大步上前,直接锁住了金目的脖子。

  金目涨红了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四肢不停的摆动着。

  陆阳铭没有用上全力,不然这金目瞬间脖子就会被扭断,不管他是不是金行尊者,在这末法之地,在陆阳铭神游境界的力量之下,都不可能有任何还手之力。

  陆阳铭倒是要看看,这家伙是不是真的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仍坚持否定自己是金行尊者这个事实。

  贾亮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本来想要开口阻止,可是看到陆阳铭那严肃的眼神,顿时又退缩了。

  麟影却是毫不在意。

  因为他知道不论如何,陆阳铭都不会杀死金目的,不管对方是不是金行尊者。

  陆阳铭只是在试探而已。

  此时那金目一张脸已经没有人色,甚至停止了挣扎,好像随时都要断气。

  “你当真要逼我?”陆阳铭厉声发问。

  可金目已经没有回应。

  “哎,罢了。”

  陆阳铭直接将金目放下,这老家伙已经只有半口气里,陆阳铭再捏一会儿,他就彻底死翘翘了。

  贾亮叹息道,“金目虽然是个骗子,不过这家伙人也不坏,陆公子,可否饶他一命?”

  陆阳铭说道,“我也没想杀他,将他救活吧。”

  贾亮松了一口气,得令之后,为金目的体内注入了许多温暖的灵力,不久之后,金目就睁开眼睛。

  下意识的,金目直接便是跳了起来,对着陆阳铭便跪倒。

  “现在承认了?”陆阳铭问。

  金目拍了拍脑袋,说道,“仙师不要怪罪于我,我承认了,我是那个什么来着?”

  陆阳铭:“……”

  金目哭笑不得,“我确实不是,不过仙师要是觉得我骗了你还是如何,将我带在身边就行。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嗯?”陆阳铭不解。

  金目解释道,“我知道仙师其实心善,不过我却是不理解之前仙师说的那些话。如果仙师觉得我是某个隐世的高人,那我就是吧,我只求带在仙师身旁,学习一些术法,混吃等死,如果仙师没意见,说我是谁都行。”

  陆阳铭脑袋有些乱。

  金目弄这么一出,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贾亮怒斥道,“金目,你当真知道这位陆公子是谁么?”

  金目苦笑道,“我不是傻子,之前仙师说什么神道崩塌之类的,我想仙师应该是神道势力的某个宗主吧,是要寻找之前转世的人或者什么关键人物。怎么说呢?如果仙师要寻找的那人是转世而来,说不定真的是我!”

  “此话怎讲?”陆阳铭问。

  “因为以前有算命先生跟我算命过,说我很厉害的。”金目得意洋洋,“后来我就跟那算命先生学了算命。”

  陆阳铭有些无语。

  因为按照金目的说法,那算命先生指不定也是个江湖骗子。

  “或许是因为我还没有觉醒吧,所以搞不懂仙师你在说什么。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仙师将我带在身边,不就好了么?”金目提议。

 文学

贾亮在一旁感叹道,“金目,你这牛鼻子,当真是鬼迷心窍,真不怕死啊。”

  金目嘿嘿一笑,“我这烂命一条,要是没碰上仙师,说不定就死在红楼镇了。仙师不是凡人,如果能够跟随仙师,有何不可呢?”

  陆阳铭彻底相信了金目或许真的不是金行尊者,或是这个家伙没有觉醒。

  可现在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金目本该觉醒没有觉醒,还有一种情况是,金行尊者在兵解转世之前,不愿意醒来,因此设置了禁制,不管如何都不会苏醒。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就有些恼火了。

  钟鸣是这等术法的专家,无梦生对此也应该很有研究。但是陆阳铭偏偏对这方面的法门只是了解,并不能破除或者如何。

  如今之计,似乎只有将金目带在身边。

  至少,暂时是无法用金行尊者的金运来解开神位的禁制了。

  陆阳铭叹了口气,“行,之后就跟着我吧。我们现在就走。”

  贾亮一愣,“陆公子,不多休息几日?”

  陆阳铭摇了摇头,“还要去找其他三个人,你可曾有什么消息?”

  贾亮想了想,说道,“火行和木行当年背叛了神道,火行失踪,但是木行却是直接暴毙在了神战之中,至于土行,一直都在。”

  陆阳铭震惊道,“土行尊者一直都在?”

  “是的,在,只不过改头换面,成了另外一个存在。现在是在黑铁联盟刘玉旗下卖命,具体是哪一位,我就不得而知了。这些秘密就连无梦生都不知道,是龙王告诉我的。”贾亮说道。

  金目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震惊的看着陆阳铭,心念道:“神战?刘玉?五行尊者?如果这么说的话,眼前这位陆公子……”

  金目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根本不敢继续往深了去想。呆立当场。

  而陆阳铭和贾亮旁若无人。

  陆阳铭点点头,“知道了,这事情我会让人去查的。至于火行尊者应该也已经转世了,应该还没有到太高的境界,甚至可能没有觉醒,只要找到了就好办。”

  贾亮知道这事牵扯很多,于是没有再多问。

  “那我们走了。”陆阳铭转身直接朝着院门走去。

  麟影急忙跟上。

  只不过走到了门口,那金目还愣在原地。

  贾亮想了想,没敢像往常一样一脚给踹过去,而是拍了拍金目的肩膀,“去吧,陆公子在等你呢。”

  金目打个寒颤,将头埋低,急忙跟了上去。

  三人还是像来时一样,沿着廊桥,离开了红楼镇。

  金目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故乡,然后又看了一眼陆阳铭,心中一百个疑问,但是却不敢出声。

  陆阳铭笑了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金目颤声道,“实在不敢想。”

  陆阳铭微笑着说道,“原本我们是一路人,没什么不敢想。”

  “你……当真是传说之中那位神尊。而我……是那个传说故事中的金行尊者?”金目指着自己的鼻子,自己都想笑。

  陆阳铭倒有可能真的是那个大人物,至于他自己,像么?

  没想到陆阳铭回过头来认真看着金目,点头道,“是的,我现在都能感觉到,你身上有强烈的金运。因为还没有觉醒,所以只有我能够感觉到。”

  现在已经离开了红楼镇,离开了末法之地。

  天地灵力在这里虽然还不算浓郁,但是也绝不稀薄。陆阳铭看着眼前金目,确切的感觉到,那闪烁不定,忽明忽暗的金运,的的确确是从金目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的猜想,并没有错。

  金目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陆阳铭笑道,“我现在依然不知道你是装傻还是真的没觉醒,或者不愿意觉醒。不过不重要,如果你真的心存疑问,你觉得我有欺骗你的价值么?”

  金目这么一想,瞬间就坦然了。

  对啊,他一个喽啰,管他陆阳铭是何方神圣……

  能骗他什么不成?

  “既然如此,仙师可否再让我尝尝那惊龙酒?”金目壮着胆子,厚着脸皮问道。

  陆阳铭翻了个白眼,“滚蛋!想喝酒?那就觉醒了再说。”

  金目顿时垂头丧气。

  又行了没几步,突然金目跪倒在地上,双指陷入了泥土之中,浑身颤抖,用很是严肃的眼神看着陆阳铭。

  “怎么了?”陆阳铭问道。

  金目道,“尊上,我……觉醒了!”

  陆阳铭翻了个白眼。

  金目嗷嗷大叫,“啊!原来我是金行尊者,我要喝惊龙酒。”

  “滚犊子!”

  陆阳铭没好气,一脚将金目踹翻。

本文标签: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小了

上一篇:婚纱下的蹂躏:清纯校花戴乳环上体育课

下一篇:印度人粗长硬配种视频播放:鲤鱼乡紫黑巨物不要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