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没戴奶罩看到奶头YW:进入岳的黑森林

2021-11-25 17:01: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凌兮稚嫩的小心脏仿佛被什么击中,她小脸一红,双腿不禁后退。

  闫宸立刻向前走了一步,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檀木香,既淡雅又危险。

  他手中仍提着橙汁,仿佛不送出去,就不走了

凌兮稚嫩的小心脏仿佛被什么击中,她小脸一红,双腿不禁后退。

  闫宸立刻向前走了一步,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檀木香,既淡雅又危险。

  他手中仍提着橙汁,仿佛不送出去,就不走了。

  两人相对站立,凌兮有点不知所措。

  橙汁确实是她的最爱。

  可闫先生已经送了她不少小东西,拿人手短,她都不好意思继续要治疗费了。

  周围好奇的目光看过来,凌兮烦闷地挠挠小脑袋:

  “闫先生,你下次能不能不要送我东西了。”

  “好。”回答得异常干脆。

  凌兮却松了口气,总算还能继续挣治疗费了。

  她接过果汁,准备上楼,又被叫住了。

  “凌兮。”

  “嗯?”

  两人四目相对,对方的眼神,深邃得让人心口一悸。

  凌兮忙捂住小心脏,眼神四处飘荡,嘴里却不断念叨着小师叔三个字。

  闫宸错开身,露出后面整整齐齐的三排果汁。

  凌兮看过去,杏眼瞪大,一脸错愕。

  *

  高三五班教室。

  凌厉看着桌上的果汁,发愁。

  她一杯,月月一杯,其他的怎么办啊。

  而她身后的许寒,也很发愁,两千字检讨呢,只有半天时间,他怎么写得完。

  “兄弟,你可真行。”孟天拍拍他的肩膀,“还以为你奋发图强了,没想到……”

  许寒自认倒霉,“我哪知道凌兮同学那么厉害!”

  早知道当初就自己答题了。

  唐荣来到教室,班级瞬间安静下来。

  “各位同学,月考已经结束。下次就是期中考试,学校已经决定和A市一中二中共用一套试卷。”

  底下的学生顿时一阵哀嚎。

  A市一中和二中是苏南省重点高中。

  每年的高考状元几乎都出自这两个学校。

  和他们一起考试,只有被虐的份儿。

  唐荣继续道:“所以,为了下次考试,咱们班将分成几个学习小组,互帮互助,重点突击。班长负责这件事,明天把名单交上来。”

  说完,她点名许寒和她去办公室一趟。

  施月看她同桌面不改色的模样,问:“兮兮,你都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

  “咱们和市一中二中的学生一起考试诶。”

  凌兮大概有一些印象,市里确实有几所高中教学资源丰富,学生们也很优秀。

  “既然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你不如好好努力,说不定能超过他们呢。”

  施月忙摆手道:“怎么可能。”

  那都是A市中考的尖子生,如果能考过那里的学生,她也不会在县城一中读书了。

  “没什么不可能。”

  凌兮翻着医书,时不时勾画几笔。

  本子上面全是各种医学术语,施月也看不懂,“你在写什么呢?”

  凌兮:“准备一篇论文。”

  施月不可思议道:“你现在就会写论文了?什么方面的呀。”

  “制药。”

  “你以后想当医生吗?”

  “不一定呢。”凌兮抬头,看过来,“你呢?”

  施月兴致顿时来了,她将脑袋伸到凌兮眼前:“你看我长得怎么样?”

  凌兮打量一番,莞尔一笑:“月月很可爱。”

  施月在她耳边小声道:“我想去参加选秀。”

  凌兮惊讶得啊了一声,“为什么?”

  “我喜欢唱歌呀。”施月眼睛充满亮光,“能站在舞台上闪闪,那种感觉肯定美妙极了。”

  两个小姑娘,规划着未来,言语虽稚嫩,却坚定有力。

  *

  第二天,凌兮因为要值日,很早就来学校了。

  学校大门口,站着两个人。

  天气雾蒙蒙的,也看不清楚。

  走进后,她才看清,女生是同班同学张颖,而那个男生,侧脸有几分熟悉感。

  张颖一抬头,见到来人,脸色一变。

  她拽拽大哥得袖子,催促道:“哥,别回头,别出声,赶紧离开。”

  张海纳闷:“怎么了。”

  凌兮向这边走来。

  一步一步,脚步声轻巧,却让张颖心跳加速,她急忙道:“快走,凌兮来了。”

  这个名字,张海并不陌生。

  当初,妹妹可是拜托他和几个好兄弟,小小地教训了对方一下。

  他连忙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张颖,迅速离开。

  凌兮看着一溜烟儿跑没影的男生,心中疑惑。

  这是赶着去投胎?

  张颖表情镇定,清咳一声:“你来了。”

  凌兮眼睛眨了眨,这是主动和她说话了?。

  虽然俩人有矛盾,但她还是点点头,又问:“刚才那个男生,是谁?”

  “没谁。”张颖随口说道,不等凌兮再说话,转身离去,脚步凌乱。

  凌兮无语地吐了吐小舌头,毛病!

  她刚要离开,被人叫住了,看到来人,眼睛一亮:“是有消息了吗。”

  王睿受凌兮委托,一边盯着张颖,一边查探当时抢劫她的那些人是谁。

  事发地当时的监控都被摧毁了。

  王睿可是拜访了好几家,才找到一家肯让他修复监控视频的商家。

  不过时间太久,修复有难度。

  他就将查到的其他东西送了过来。

  凌兮打开资料袋,里面是几张照片。

  王睿自信道:“一年前的事,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肯定什么都查不出。可我不一样……”

  凌兮直接打断:“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王睿一噎,呵呵两声:“这个嘛,还得再等等。”

  *

  早自习结束后。

  张颖拿出一叠邀请卡。

  她一一发给班级同学:“十月三十日,大家如果有时间,欢迎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啊。”

  走到凌兮这边,她递上邀请函,“凌兮,你也来吧。

  生日宴在温伯曼大酒店举行,你肯定还没去过,这次就来体验下吧。”

  凌兮盯着她手里的请帖,总觉得温伯曼三个字有点耳熟儿。

  “给,拿着吧。”

  张颖施舍般将邀请卡放在她桌子上。

  卡片精致,镶嵌金边。

  但凌兮对她的生日宴并不感兴趣,“那天我不一定有时间。”

  正好是周末,闫先生没准要过来扎针呢。

  张颖抿唇,装作一副可怜样:“凌兮,难道就因为我之前得罪过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吗?”

  凌兮嘴角一扯,余光轻轻扫了她一眼,平静说道:“你在我这里还有面子?”

  张颖脸一红,说不出话。

  徐慧开始劝说:“凌兮,大家都是同学。小颖都特意邀请你了,就过来吧。”

  凌兮不想理会,拿出书本准备学习。

  可这两个人,跟个苍蝇似的,嗡嗡嗡说个不停。

  她烦躁地抬眸,“有时间我会去的。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吗?”

  张颖得逞一笑:“那就说定了,必须来啊。”

  徐慧也跟着说:“我们都会等着你的。”

 文学

高三五班组建学习小组,凌兮被任命为小组长。

  不巧的是,许寒就在她的小组内。

  某天放学后。

  许寒抓耳挠腮看着数学题。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积分这种公式呢。

  而凌兮,受唐老师所托,务必将许寒的数学成绩提上来。

  他满脸痛苦绝望:“我真的不会啊。”

  “这是高一的知识,你不会?”

  尽管很不想承认,但许寒还是点了点头。

  凌兮小脸一垮。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唐老师让她一定要好好盯着许寒同学了。

  她拿出高一课本,翻到78页,“现在,把这个定理背下来。”

  许寒看了看天色,“要不明天吧,今天太晚了。”

  凌兮摇头,声音严肃:“不可以!”

  许寒:“……”

  一个小时后,凌兮筋疲力尽地走出学校大门,看见老父亲正和闫先生说法,她愣了愣,就见闫宸走过来。

  而凌爸,在一旁暗戳戳盯着。

  “闫先生。”

  凌兮礼貌唤道。

  闫宸微微颔首,报备了自己的行程:“京市那边有事,我可能要回去两天。”

  凌兮张开小嘴,疑惑的“啊”了声,这应该不用和她说吧。

  闫宸不禁转了转黑色戒指,嗓音清冽温缓:“还有件事,樊学林已经离开A市。”

  凌兮一脸诧异:“他走了?”

  闫宸低低地嗯了声,“以后不会有人来打扰了。”

  闫先生帮了她这么多,凌兮有心感谢,诚心说道:“我送你一件小礼物吧。”

  “不用。”闫宸想到了她之前送的小药丸,立刻拒绝。

  凌兮神色尴尬:“……”

  难道她的礼物档次很低吗,要不要拒绝得这么快?!

  十月的天,已经带上一丝凉意。

  一阵冷风吹来。

  凌兮不禁抖了一下。

  突然,身上多了一件厚厚的大衣。

  淡淡的檀木香裹挟而来,萦绕全身。

  凌兮一愣,抬眸看过去,目光澄澈,夹杂着淡淡的疑惑。

  闫宸垂眸,目光中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

  两人相对无言。

  气氛静谧安和,弥漫着淡淡的温馨感。

  凌爸皱眉,不对劲儿,于是大喊一声:“干啥呢,该回家了。”

  凌兮忙低头,轻咳一声,“闫先生,祝你一路顺风。”

  凌爸上前拉住女儿的手臂,凌兮对闫宸点头告别,然后乖乖跟在父亲身后。

  闫宸注视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目光深邃,捉摸不透。

  阿宽推开车门,上前唤道:“二爷,该走了。”

  闫宸微微点头,二人上了车子。

  他问:“老爷子什么情况?”

  阿宽是闫宸的助理,但每次闫宸来A市,都拒绝人陪同。

  这次如果不是闫堂突然住院,阿宽也不会过来打扰。

  “老爷子年纪大了,下楼梯不小心摔了一跤,右腿骨折。”

  阿宽犹豫,想了想道:“还有件事,老夫人之前约见了谢家夫人。”

  *

  一连半个月,凌兮安静的在学校学习,同时将论文邮寄出去。

  这天,她正入迷地看着一本讲述阴阳之道的医书,被人推了推胳膊。

  她回过神,看向施月,“怎么了?”

本文标签:老师没戴奶罩看到奶头YW

上一篇:啃咬揉捏她的饱满乳尖:小岳岳我忍不了

下一篇:被两个领导捏奶头:doi真的能把肚子顶起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