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为了销售 我陪客户睡了 大乔的娇喘娇吟

2021-11-26 08:27: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太监冷笑一声,声音里也出现了嘲讽,尖声说道:

  “娘娘没怪你事儿没办成,答应留你一个全尸已经是格外开恩了,美人还是不要让奴才难办了。”

  梁美人不怕死,但她

那太监冷笑一声,声音里也出现了嘲讽,尖声说道:

  “娘娘没怪你事儿没办成,答应留你一个全尸已经是格外开恩了,美人还是不要让奴才难办了。”

  梁美人不怕死,但她想知道家人到底得没得救。

  太监看梁美人没有动作,便直接冷下脸上前一步,抽出包袱里带来的白绫,直接绞上了她的脖子。

  梁美人挣扎间砰倒桌子上的水壶,水壶带着水杯砸到地上,瞬间发出巨大的瓷器碎裂声。

  可外面的人就好像没听到般,面色不改的站在那里。

  “美人还是安心下去吧,毕竟您的家人不多久之后也会下去陪您,一家团聚可是其他娘娘求都求不来的福分呢!”太监阴冷的说着。

  梁美人只觉得呼吸越来越难,眼球似乎也要鼓出来,她使劲用指甲扣着脖子上越勒越紧的白绫。

  指甲断裂,血迹沾到白绫之上,染成点点红梅。

  姚瑾没让任何人通报便进了昭仪宫,守门的宫人看到姚瑾的时候,纷纷惊慌的跪了下来。

  “贵妃娘娘,您怎么来了?”昭仪宫大宫女惊讶的询问,发出来的声音有些大。

  “大胆!娘娘去哪还用像你汇报吗?”魏紫上前一步厉声质问。

  “奴婢不敢!”昭仪宫纷纷大呼。

  “你们主子呢?莫不是想发疯一通便可以逃脱罪责?”姚瑾冷笑着问道。

  “皇后娘娘心善,只罚她闭门,可本贵妃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抓紧让她出来,杖责三十大板,本宫亲自监督!”姚瑾嚣张的大吼。

  昭仪宫的人相互对视一眼,正在思考要如何做的时候,姚瑾皱起了眉头,直接抬脚走了过去。

  “把门给我撞开!本宫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美人哪来这么大胆子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话音刚落,魏紫一挥手,身后几个强壮的太监瞬间冲了过去。

  昭仪宫大宫女刚想阻拦,花涓直接挡住她,然后反手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

  “敢拦贵妃,找打!”花涓厉声骂道。

  古时候的门都是木头的,几下便被撞开,大门大开的时候,姚瑾的眼眸瞬间放大。

  她看到梁美人吊在了房梁之上,生死未卜。

  “啊!主子!”大宫女瞬间冲了过去,声嘶力竭的大吼。

  “放下来!”魏紫急忙对身后的太监吼道,生怕吓到姚瑾。

  姚瑾心里一个咯噔,今天半夜她着急过来,就是害怕有人故意灭口,这么一看,似乎还是来晚了。

  梁美人已经被放到了床上,花涓上前探了探鼻息,然后微微摇了摇头。

  姚瑾慢慢走近,观察一会后趁没有人注意将一粒东西塞进她的嘴里。

  “梁美人畏罪自杀,尸体就卷上铺盖丢到城外的那个破庙里吧。”姚瑾稳定了一下自己情绪冷声说道,然后留下两个太监直接转身走出了昭仪宫。

  “娘娘,您没事吧?要不要找御医来看看?”魏紫看着步撵上神情呆滞的姚瑾,担心的说。

  姚瑾摇摇头没说话,她原本想的很好,今晚上借着杖责的名头去找梁美人,然后将她拉到自己阵营,去应对明天的计谋。

  可现在梁美人出事,她明天就得全靠自己…

  就这么思索了一路,姚瑾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索性也就不想了。

  “不管了,先睡觉吧,明天如果自己有危险,解决不了就大不了全炸死他们!”姚瑾查看了一下自己店铺的余额以及等级,确认可以换一个巨型炸弹后安心的睡着了。

  而此时的梁美人已经被运送出了宫,颠簸了一个时辰左右才来到那处破庙,几个太监左右环顾一下,其中一个年纪稍小的便开口说:

  “师父,我们就扔这吧,然后快点回去吧!”

  四周荒凉无人,他有些害怕。

  被叫做师父的那太监叹了一口气,然后给梁美人的铺盖仔细卷了卷,尽量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

  等一切做好,他才搓搓手回答:

  “回吧。”

  “师父,这人都死了,你那么细心干嘛?”小太监好奇的询问。

  “这梁美人生前就过的哭,死后也落得这么个下场,我们别的做不了,至少给她一些体面。”

  小太监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几人便上了车重新向皇宫赶了回去。

  而几人的身影刚刚消失不见,被子突然抖动了一下。

  梁美人只觉得呼吸不畅,睁开眼睛一片黑暗。

  适应了好久才发现,自己这是被包裹起来了!

  奋力的挣扎开包裹住自己的被子,迷茫的看着黑漆漆的环境,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这里分明就是城郊的那处破庙!

  慌张的四处寻找着,这一刻梁美人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究竟想不想看到家人的影子。

  正慌张间,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火光,梁美人还没找到地方隐藏自己,就被远处的人影吸引了注意力。

  “母…亲?”那人影正是自己那三年没见到的母亲。

  此时远处的人群也看到了破庙里的身影,离得近了终于看清了梁美人的脸。

  “二丫头!”梁母惊呼一声,然后泪奔的冲了上去。

  “真的是你,你怎么出来的?”梁母使劲擦了把眼泪问道。

  旁边的梁父也格外的激动,不过好在还有些理智。

  “嫔妃出逃,可是死罪!”梁父担心的说。

  梁美人回忆起被太监勒住之后的事,隐约间她似乎听到外面的人喊贵妃娘娘。

  意识模糊间,梁美人感觉到有人在自己嘴里塞了一个东西,然后就彻底晕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出现在了这里。

  “恩人,您的恩情我们梁家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在所不辞!”梁父带着全家齐刷刷跪了下去。

 文学

这时候梁美人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不过隐瞒了姚瑾帮她出逃的事情,怕万一有一日东窗事发连累她。

  看着面前的江湖人士模样的男人,梁美人心里闪过疑惑,这么巧,自己被姚瑾所救,家人也被人所救?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那男人开口说:

  “别人所托,我也只是按托行事罢了。”

  梁美人心底一震,然后抬起头,看着男人认真的说:

  “大侠,如果可以的话,还麻烦您转交一句话,小心高位之人!”

  当夜,梁家离开京城,去往不知名城市。

  而当夜,这句话也传到萧崇耳朵里。

  “主子,这话要告诉贵妃娘娘吗?”男人开口询问。

  “我自有定夺,你还是隐藏好,不要被她发现你的身份为好。”萧崇背对着男人回答。

  身后已经变成一片安静,那个男人就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第二天姚瑾还没睡醒,便被魏紫拉了起来。

  屋子里吵吵闹闹的,姚瑾眯着眼睛看向屋子里来来回回的宫女。

  “这才几点啊!”姚瑾看着外面还没亮起来的天,痛苦的哀嚎。

  魏紫了解自家娘娘爱睡懒觉的毛病,不过今天日子特殊,她实在不能任由姚瑾继续睡下去。

  花涓和鸢尾一个负责挑选衣服妆容,一个收拾床铺,姚瑾就像一只娃娃被摆弄来摆弄去。

  “花涓,守好若凤宫,任何一个外人都不能放进来!”临走之前,魏紫认真的说道。

  “放心吧,魏紫姐姐。”花涓了然的点点头。

  她自小便进了宫,摸爬滚打快二十年才混到今日的地位,平日也见惯了后宫的尔虞我诈,其中的利弊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有很多妃嫔,就折在住处。

  “没事的时候记得搜查一下寝殿,万一被有心人塞进来点什么,我们有口都解释不清。”姚瑾打这哈欠说完便上了步撵。

  今日的气温更低,姚瑾昏昏欲睡的拢了拢身上的披风,摇摇晃晃半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凤栖宫。

  国师还没到,但各个妃嫔早就到了,翘首以盼的等待着。

  姚瑾敷衍的对着皇上太后皇后行了礼,便坐到稍微下手一点的位置。

  一刻钟后,太阳的第一抹光线露了出来,然后姚瑾就看到一个衣诀飘飘的男人逆着光走了过来。

  离得近了,才发现这男人倒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满头白发。

  “老臣参见皇上,太后!”国师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

  擎苍急忙起身,将国师扶了起来。

  “还请麻烦国师了。”太后温和的说着。

  紧接着,便是几个侍从走上来,将符纸等物件摆好,再从清水里捞出一把木制剑,恭恭敬敬交给国师。

  而国师也像模做样的挥了起来,边挥口中还振振有词。

  十几分钟过去,姚瑾看他还是这么一个动作,便一时有些无聊,打开商城逛了起来。

  现在她的店铺已经五级,同时也解锁了一个新功能,想要售卖的东西不用拿进去,只要用店铺上的探测器一扫就知道价值多少。

  如此一来,姚瑾倒是省去很多麻烦,只要把价值高的放进去就行。

  随意一扫,姚瑾便惊讶的发现,这个国师用的木剑竟然价值非同一般,足足几万两!

  要知道,她曾经卖过一套完整的头面首饰,上面珠宝无数,也堪堪八千多两!

  可想而知,此时姚瑾的内心有多么震撼!

  她早就看上了商城里的智能监控器,有了它,就不用再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别人像第一次一样往她宫里塞什么了。

  但一套监控器下来要小十万银子,姚瑾还差好多…

  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如果算上这把木剑的话,那钱就差不多够了啊!

  “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姚瑾心底坚定的说。

  这时候萧崇也找到了机会,借着给她送果盘的时候轻声说:

  “小心高位之人。”

  姚瑾抬起头,四目相对,然后再转过视线,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恰好此时,国师大喝了一声,面前的符纸竟然自燃了起来,所有妃嫔看的都是一愣,然后脸上带起了佩服。

  就在大家看热闹的时候,那国师重重挥舞了几下木剑,然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单膝跪到了地上。

  “国师!”擎苍焦急的站了起来,对着侍卫一挥手,侍卫便上前小心翼翼扶起国师。

  “老臣无碍,不过皇上,这凤栖宫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国师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大声说道。

  瞬间,所有妃嫔脸上都露出恐惧,擎苍更是严肃了起来。

  “大胆,这天子脚下,怎能有污秽之物?”太后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

  国师直接跪到了地上,然后脑袋挨着地面大声说:

  “太后,老臣不敢胡说,这凤栖宫…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啊!”

  话音刚落,皇后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去,然后嘴里也流出一丝血液。

  “皇上,那东西一日不除,皇后的凤体便一日不得安康!”国师真诚的大吼。

  姚瑾的眼睛瞬间就暗了下去,这是…开始了?

  “那就麻烦国师了。”擎苍一抬手,算是同意了国师的做法。

  很快,场中的符纸被替换,国师拿着木剑开始转圈圈,嘴里嘀咕着姚瑾听不清的话。

  突然,姚瑾只觉得脑袋发晕,身后的魏紫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的异常,一把从背后拉住了她。

  “皇上,老臣测出来,那东西应该是附着在某位娘娘的身上!”国师停下来说道。

  这一下,在场的所以妃嫔都惊呼起来,然后不安的相互对视。

  国师的地位自开朝以来都很高,在民间也是受人敬仰的存在。

  所以,几乎不会有人去怀疑他的话。

本文标签:为了销售 我陪客户睡了

上一篇:东北女人被弄得大喊大叫 人妻被黑人粗大的猛烈进出

下一篇:校花扶着校长的巨龙慢慢坐下 校花被迫撑开颤抖高潮求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