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三个男人捏奶头着玩:岳的奶又大又肥水又多

2021-11-26 08:53: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德妃你头发长见识短,我不怪你。”依依的小奶音冷到了极致,“但是你用你的无知谋害太后,我不会让你逍遥法外。”

  “本宫谋害太后?”


  “德妃你头发长见识短,我不怪你。”依依的小奶音冷到了极致,“但是你用你的无知谋害太后,我不会让你逍遥法外。”

  “本宫谋害太后?”谢德妃好似听了个天大的笑话,“除非你有证据证明本宫谋害太后,否则,今日你出不了寿康宫!”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我会亲手砍断哒。”依依忽然露出小奶兔般的笑靥。

  谢德妃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今日必须借机除掉野丫头!

  否则,她在后宫还有地方站吗?

  她在内外命妇里的声望,还能回升吗?

  众多内外命妇窃窃私语。

  小郡主这是要把谢德妃往死里逼!

  不过,小郡主连陛下都敢怼,都敢欺负。

  更何况是谢德妃?

  锦嬷嬷忽然想起什么,吩咐宫人把这几日在寝殿洒扫的宫女叫过来。

  那小宫女名叫晓晓,是刚来的,负责内寝的洒扫。

  “小郡主,这几日晓晓来寝殿打扫,太后对她青睐有加。”

  锦嬷嬷觉得奇怪,晓晓只是平平无奇的宫女,为什么太后跟她有说有笑?

  依依酷飒地喝问:“晓晓,你是不是偷偷进献美食给太后吃?”

  晓晓咬死了没有,“奴婢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乱来。”

  “若查出来你给太后进献美食,不仅你要死,你的家人也要受你牵连。”锦嬷嬷威胁道。

  “奴婢不敢,奴婢没有。”晓晓低头。

  诸多逼问之下,她依然否认。

  依依瞧着她颇为冷静,不像寻常的宫人惊慌失措。

  谢德妃冷冽的声音响起来,“拜你所赐,寿康宫草木皆兵,哪有人敢冒着砍头的死罪给母后进献美食?”

  “我瞧着德妃你敢得很。”

  “你!”谢德妃气得咬碎金牙。

  “我这只小黄鸭的鼻子灵得很,这三日若你碰过营养粥、各式糕点,小黄鸭都闻得出来。”依依摸着小黄鸭的鸭头,“太后吃过什么,小黄鸭凑近闻一闻,也能闻得出来。”

  “不就是一只家畜吗?还成精了不成?”谢德妃刻薄的嘴脸越发的让人讨厌。

  “德妃你是担心小黄鸭揭发你谋害太后的阴谋吗?”依依无辜地眨巴着眼。

  谢德妃:“……”

  众多内外命妇:“…………”

  这时,小黄鸭跳到晓晓的肩头,嗅了又嗅。

  嘎嘎嘎~

  某只凶兽太过分了!

  老子又不是警犬!

  闻得出一朵花吗?

  晓晓紧张地把它赶走,神色有异,“快走!”

  萧景寒冷沉道:“你不敢让小黄鸭闻,就是心里有鬼。”

  锦嬷嬷猝不及防地扇去一巴掌,怒喝:“贱蹄子,还不如实招来?”

  晓晓匍匐在地,痛哭哀求:“奴婢伺候太后尽心尽力,没做过谋害太后的事。太后,救救奴婢……”

  “不必为难小宫女……”谢太后缓过劲儿。

  “还不快滚?”谢德妃暗暗松了一口气。

  “德妃,你当圣旨是放屁吗?”依依道,“给太后进献不能吃的吃食,就是谋害太后。你明目张胆地放了这宫女,是包庇她还是担心她供出主谋?”

  “母后不为难她,本宫只不过是顺着母后的意思。”谢德妃阴郁道。

  “之前的杀鸡儆猴,看来没人畏惧。”依依道,“锦嬷嬷。”

  锦嬷嬷吩咐侍卫,去查晓晓的家人,找到后统统杀掉。

  晓晓这才慌了,哭着磕头,“不要!锦嬷嬷,奴婢认罪,放过奴婢的家人吧……”

  锦嬷嬷:“谁指使你的?”

  晓晓的嘴唇颤抖了两下。

  “贱婢,你家人的性命都捏在你的手里,若你说错半个字,他们都要无辜丧命!”谢德妃眼梢凝着一丝阴毒。

  “你现在不供出主谋,你的家人一样会死。”依依软糯的童音颇有气势,让人信服,“若你招供,我保证你的家人不会受到主谋的戕害。”

  众多内外命妇:“……”

  萧家四兄弟:“…………”

  小崽崽,你可真敢保证!

  晓晓偷偷地瞄向谢德妃。

  谢德妃的眼眸眯了眯,缭绕着阴鸷的戾气。

  晓晓终究下了决心,“德妃指使奴婢这么做的……奴婢不敢,德妃就用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

  “太后恕罪,小郡主恕罪……”

  “贱婢,你竟敢攀诬本宫!”谢德妃疾言厉色地怒斥,“太后是本宫的亲姑母,怎么会谋害太后?”

  “有其女必有其母。九公主偷偷给太后喂食,德妃你也这么干,为了博得太后的宠信,不顾太后的死活。”依依的小奶音带着几分嘲讽,“太后,你的亲侄女,亲孙女,把你当作在后宫稳固地位的工具人,你是开心呢还是悲哀呢?”

  谢太后:“……”

  谢德妃:“…………”

  众多内外命妇:“………………”

  天啦噜!

  小郡主讽刺当朝太后!

  不过,一针见血!

  谢德妃内心慌急,但面上不动声色,“本宫明白了,这是枭王府的一出好戏。小郡主勾结寿康宫的洒扫小宫女,诬蔑本宫。”

  “来人!把这贱婢拖下去乱棍打死!把小郡主关押暗房!”她陡然下令。

  “德妃你急了急了急了,说明你心虚。”依依不紧不慢道,“德妃,你被陛下禁足,在后宫的地位一落千丈,若非太后求情,你根本不能踏出寝殿半步。所以你只能用非常的手段讨得太后的欢心。”

  “你血口喷人!”众目睽睽,谢德妃端着宠妃的风范,盛气凌人地教训,“你只是王府小郡主,有什么资格质疑本宫?”

  “侍卫何在?还不把她拖下去?!”她怒极。

  侍卫进来,气势如虎。

  萧景夜杀气凛凛,“谁敢?!”

  萧景翊、萧景辞不约而同地轰出一掌。

  为了小崽崽,他们暴露武功修为,又有何关系?

  几个侍卫摔飞出去。

  “在寿康宫动手,枭王府要谋逆吗?”谢德妃满面怒火,五官狰狞扭曲。

  “心怀不轨的人是德妃你。”依依又奶又酷,“德妃你谋害太后,明知故犯,德不配位。你应该换个封号,阴妃比较适合你的人设。”

  “你!”谢德妃怒得呼去一巴掌。

  众多内外命妇:“……”

  论当今天下谁敢置喙、辱骂当朝宠妃。

 文学

谢德妃这巴掌,用了十成的力道。

  她真的气疯了!

  她的手即将扇到依依软嫩的脸蛋,就在这时——

  萧景夜眼疾手快地扣住她的手腕,眼神凌厉如刀。

  似要一刀刺入她的心口。

  “德妃,小妹妹年幼无知,冲撞了你,末将自会严加管教,不劳你动手教训。”

  萧景寒也出手了。

  他把小不点拽到身边,周身迫出寒凛的杀气。

  众人心惊胆战。

  为枭王府捏了一把冷汗。

  宠妃要教训人,哪有臣子动手阻止的道理?

  也就只有枭王府的人做得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这宠妹宠到了忤逆宠妃,无法无天的地步!

  五百年都难得一见!

  谢德妃挣脱手,怒到了极点,“你敢对本宫动手?!来人!枭王府辱骂本宫,犯上作乱,以谋逆论处,拖下去!”

  “谢德妃谋害太后,论罪当诛。陛下早有旨意,拿下!收押!待陛下处置!”

  依依奶呼呼地下令,萌生出几分酷飒的气势。

  谢德妃:“……”

  众多内外命妇:“…………”

  小郡主又干了一件开天辟地的事!

  以王府郡主的身份,缉拿当朝宠妃!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依依又圈了一波粉丝,而且把粉丝圈得死死的。

  那些粉丝惊呼:小郡主杀疯了杀疯了杀疯了!

  小郡主你是我们永远的神!

  侍卫们懵了,不知道要听谁的命令。

  谢太后当然不想亲侄女被收押,被枭王府凌驾在头上。

  就算亲侄女动机不纯,但是她要为谢家着想,要顾全大局。

  “太后的意思是,先把德妃收押。”

  锦嬷嬷代替主子下命令。

  谢太后气得说不出话。

  侍卫擒住谢德妃,把她收押在寿康宫的暗房。

  “母后,臣媳没有谋害您……”

  “母后,您要相信臣媳……”

  她凄厉的喊叫声,渐渐消失。

  锦嬷嬷道:“太后要歇会儿,请诸位去偏殿饮茶、吃点心。”

  内外命妇散去。

  依依留下来,给谢太后施针。

  ……

  御书房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

  魏皇听闻小萌萌进宫了,要去寿康宫。

  没想到有刺客扮成内侍,借奉茶的机会,行刺他。

  殿内只有秦总管,他哪里抵挡得住武艺不俗的刺客?

  所幸,一人从殿外飞奔进来,劈手夺下刺客手里的刀。

  三五招就把刺客打得吐血。

  秦总管本想喊侍卫进来,但魏皇伸手阻止了。

  瞧得出来,救驾的年轻男子武艺精深,出招快狠准。

  此人一身的正气与煞气,那种浑然天成的铁血煞气,不是宫里的侍卫能有的。

  好比萧景夜。

  此人是容慕白。

  太平长公主的嫡长孙,二十二岁。

  十年前,太平长公主陪着驸马驻守南疆,举家迁到南州,不曾回京。

  容慕白自小从军,是南州驻军的将军,骁勇善战。

  他和萧景夜素有“南白北夜”的美誉。

  驸马年纪大了,伤病缠身,太平长公主决定陪着驸马回京养病。

  而容慕白先行回京打前哨,昔日的长公主府要清理打扫,还要招募仆人。

  “多年不见皇姑母,朕甚是思念。朕要为皇姑母和驸马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魏皇笑道。

  “谢陛下隆恩。”容慕白拱手道。

  “太平长公主教导的儿孙就是不一样,这等相貌,这等气度,这等威仪,跟萧大将军、萧大人不遑多让。”秦总管洞悉到陛下的心思,提议道,“陛下,若把容大公子留在朝中,为陛下效力,容大公子必定是国之栋梁。”

  “好主意!”魏皇爽朗道,“飞龙卫缺个副指挥使,慕白,朕相信你不会让朕失望。”

  “谢陛下。末将定当效忠陛下,为陛下分忧。”容慕白的语声低沉而铿锵。

  “你今日进宫也是巧了,太后在寿康宫设宴,你去玩玩,顺便熟悉一下京中权贵。”

  “是。”

  容慕白告退后,秦总管道:“容慕白承袭了太平长公主的美貌,以及驸马的奇伟威仪,一表人才,是可造之材。”

  魏皇含笑的眼眸瞬间变得幽深,“皇姑母一家驻守南疆多年,在南州军中的威望无可匹敌。容慕白留在京城,甚好。”

  秦总管自然明白他的顾虑。

  太平长公主一家执掌南军,枭王府执掌北军。

  一南一北,威望日隆。

  山河无恙,国泰民安,陛下自然欢喜。

本文标签:被三个男人捏奶头着玩

上一篇:英语老师掀起内衣喂我奶:抵在墙上灌满白浊bl

下一篇:日本少妇被黑人嗷嗷叫换(两个男人捏奶头舒服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