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灌满浓浆啊噗嗤NP|乱岳怀孕好爽

2021-11-26 09:00: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怎么,我这个老家伙如今说话不管用了么?”

  “儿媳不敢。”

  “你儿子是儿子,旁人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老爷子轻哼,真当自己不清楚她

 “怎么,我这个老家伙如今说话不管用了么?”

  “儿媳不敢。”

  “你儿子是儿子,旁人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老爷子轻哼,真当自己不清楚她打得什么算盘?

  “爷爷,大哥的能力自然无庸赘述,只是爷爷您尚且在位,我父亲也能帮衬一二,若强行扶大哥上位,公司内部怕是会乱啊。”

  “啪!”

  “公司是老子的,我自然说什么都可以,你大哥是长孙,且能力所有人有目共睹,就是你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至于你父亲,几起并购案若非阿瞮在背后运作,真当自己有能力吃下百里家给的好处?”

  那也是因为百里昭安有意放水,整个帝都谁人不知他与自己这个大哥关系匪浅?

  “有意见就当面说给我听。”

  “爷爷,孙儿不敢。”

  被训斥的年轻男子垂头无言,他与北冥瞮仅仅差了半岁,凭什么北冥瞮就能在帝都独占鳌头?

  什么好处皆被他收入囊中?

  “老爷子,大少爷与先生都回来了。”佣人赶忙前来通传,暂时化解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室外,路过花圃与庭园,北冥瞮与北冥泓并肩行走,两人关系并不深厚,北冥泓几次想要亲近自己大哥的儿子,但奈何这小子根本不领情。

  “阿瞮,再如何老子也是你二叔,你就不能多说几句话?”

  “二叔。”

  半晌,除去两个字外,北冥泓再未能听到其他声音。

  暖风拂过,却将尴尬的气氛全部卷进庭园,北冥泓无语,这混账东西简直欠揍!

  “这次,她怕是会不舒服,二叔还是注意些为好,不将心思动在我头上一切好谈,反之,我会直接绝掉她的所有算计。”北冥瞮声音微凉,他对北冥泓自然没有意见。

  可旁人,那就不同了。

  闻言,北冥泓神色凝重,他并非是治理公司的好手,只是为了他儿子的前程,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放弃最爱的书法强行与数据金钱打交道。

  只是妻子的期望太高了,萧呈是阿瞮的弟弟,再不济,阿瞮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萧呈饿死。

  阿瞮这些年根本不愿与他亲近,原因就在妻子身上,可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要怎么办?

  “父亲,大哥。”

  “阿泓你来了。”陆温乔是个美妇人,年过四十仍旧风韵犹存,外表柔弱看上去分外惹人怜惜。

  “萧呈跪下!”北冥泓忽然冷嗤。

  “为什么?”北冥萧呈不明所以,父亲到来势必就要站在自己这边,今日,他定要扯下北冥瞮的一块皮肉!

  被对方压了这么多年,他也是忍够了!

  “阿泓,你凶孩子做什么?”陆温乔面色不虞,语气有些责怪。

  “你手里没有决策权,却句句不离公司的事情,族规让你记到哪里去了?”北冥泓语气冷肃,他从不娇惯孩子,都是北冥家的子弟,谁比谁高贵吗?

  为什么阿瞮就能受得住打击折磨,他儿子就不行?

  “二叔,先坐。”北冥瞮说得寡淡,他还有要事在身,没有空闲时间在这里听他们教育孩子。

  “爷爷。”北冥瞮淡淡道。

  全程,北冥瞮将陆温乔排斥在外,哪怕最基本的问候都懒于敷衍。

  “说,怎么了?”老爷子的小胡子颤了颤,总觉得对方要算计自己。

  “我要进总署。”

  话语宛若重锤猛然砸在心窝,一派死寂,毫无生机可言,北冥萧呈眼底划过轻鄙意味,好好的公子哥儿不当,去总署出苦力?

  蠢货!

  “你跪着,听不懂么?”北冥泓睨着他儿子开口道。

  良久。

  老爷子扫视着已经被北冥泓痛殴过的北冥萧呈神情有些呆滞,不过并非是对这个二孙子,而是对北冥瞮。

  “给我个理由。”

  “我做事从不需要理由,说了,就等于会实现,我不会让家族蒙羞,更不会让您失望。”北冥瞮站在老爷子面前,脊背挺拔,声音冷硬。

  这个家族,唯有北冥瞮敢在老爷子面前如此狷狂,饶是当年的北冥聿也万万不敢如此。

  不过,老子没能实现的愿望,眼下儿子倒是轻易做到了。

  “准备何时报道?”老爷子虎目微眯问道,似在观察什么,见状,北冥瞮仍旧不为所动。

  “下午三点。”

  “噗!咳咳!”北冥泓满脸懵逼,才入口的茶被他喷了出来,好不狼狈,这混球究竟搞什么啊?

  这么急?

  “我不拦你。”

  “丢脸也是你自己的事情。”说罢,老爷子心头无语,这小混蛋比他年轻的时候还能折腾。

  “嗯。”北冥瞮应下,视线扫过跪在地面上的北冥萧呈眼底没有一丝情绪。

  抬步径直越过对方,走得利落。

  两月后,帝都总署炸开了锅,特么的,北冥家的祖宗空降到这里谁能顺其自然地接受?

  只是,所有人都没料到北冥瞮是通过正规渠道进来的。

  顶尖名校毕业,求学生涯连跳三级,能力更是不必多提,射击,审讯,逻辑学,格斗这几门测验统统满分飘过。

  史无前例的成绩饶是他们署长都要退避三舍。

  做个普通队员着实委屈。

  “阿瞮,吃饭去啊。”小许同志这时候是北冥瞮的战友,也就是他脑中缺筋少弦,敢同北冥瞮这等出了名的暴徒同行。

  “你饿?”北冥瞮才处理掉手头的案子,从队员升到组长,再从组长升到总组长,他只用了15个月。

  抬起腕表,时间直指下午一点整,北冥瞮无语,不是才用过午餐?

  “年轻人正在长身体,体谅一下。”许之意说得敷衍。

  “组长,云溪城那边来了案子。”

  忽然,北冥瞮脚步微顿,阔别已久的三个字入耳,在他心底迅速掀起惊澜。

  “卧槽,说好的陪我吃饭呢?”

  “小许,留着时间处理案子吧,小心组长棍棒伺候。”有人轻晒,听得许之意胃痛。

  妈的,他怎么忘了北冥瞮这个暴君最喜欢动用武力呢?

  组长办公室内,北冥瞮阴沉着脸翻看资料,从三个月前开始,云溪城的命案就在增多。

  “组长,这些案子已经结了,帝都这边明白结果就成,现在是您升职的关键时期,还是”不要嘚瑟了,但后面五个字他没有说出来。

  挥挥手,示意对方出去,北冥瞮心底有些不安。

  若是不出意外,三个月后的今天他就能正式坐上总署队长之位。

  坐稳了队长的位置,就等同于整个总署都被划入他的麾下。

  的确值得庆贺,但,他在意不只是权力,关键是能否护住程迦蓝与程氏。

  以队长之位罩住程家不成问题,但,组长不行。

  纵然,他的升职速度已是绝无仅有,可时间太赶,也根本不等人,足足15个月,北冥瞮不知自己是如何忍过来的。

  疯了似地想见她。

  泄欲,放纵,根本浇灭不了他的情与愁,唯有

  亲眼见到她。

  无法克制的时候只能偷偷入了云溪城的边界去找她,简单看上一眼他就已满足。

  前后68次,每一次悄悄看着她,北冥瞮都像个痴汉。

  还有三个月,只要三个月,他便能光明正大被下放到云溪城的总署,去见她,追求她。

  很快的。

 文学

三个月,九十多天,北冥瞮几乎是掰着手指渡过。

  “咔。”

  挂钟内部的时针指向十一点整,午夜深沉,一片乌黑正是睡眠质量最佳的时间段,只是北冥瞮却困意全无。

  今天,是三月时间的倒数第17天。

  躺在床上,北冥瞮望向头顶,那三分钟,是他熬过这五百余个日夜的后盾。

  女人的回眸,带动着金色发丝在他心底蹁跹起舞,她并非异族人,却完美驾驭住一头金发,美得断人魂魄。

  喉结在皎皎莹光下滚动,被他先前狠狠压住的渴望此刻轻易泄出。

  “啪!”

  “呼--”缓缓吐出烟圈,手臂懒洋洋搭在床柜边缘,他根本无法入睡,只想立刻抱着她。

  烈烟呛喉刺鼻,但却是北冥瞮的最爱。

  半晌。

  回想起当初民宿的一幕幕,北冥瞮轻笑,倒是生了一副娇媚清丽的皮囊,只是那张小嘴儿不饶人,性子更是恶劣。

  不过,他喜欢。

  夜风飘动,远处袅袅泛崇光,深秋的帝都气温骤降,满地落叶难掩萧瑟。

  最后一口烈烟入了口,北冥瞮闭上双眼强行驱赶掉女人的身影。

  她,快要成年了吧。

  再度过去一个星期,帝都总署内部队员明显察觉到他们组长貌似心情不错。

  “阿瞮,有好事儿?”许之意已经荣升为小组长,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混不吝。

  “嗯。”北冥瞮扬起唇角轻笑,咬着烟,举止放浪至极。

  闻言,许之意脑子短路,笑得

  很骚包啊。

  大魔王心情美丽的后果自然也为所有人带来福音,队内训练量减半,可谓是喜从天降。

  今天过去,仅剩下九天。

  满心满眼等待着如愿的北冥瞮没能料到,此时的程家早已分崩离析,残局满地。

  “大小姐,老爷和夫人的事情二爷已经在想办法了,您可不能再倒下了。”

  “我,我知道。”程迦蓝面色惨白,不断重复着口中的话,父母在她事业最得志的时候失踪,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还没有找到爱人,还没有在父母面前尽孝,怎么会这样?硬生生将要决堤的泪水锁在眼眶,程迦蓝死死咬住下唇。

  这时候,她只能等。

  等待的时间太漫长,磨着人的心脏留下道道血痕,鲜血淋漓剧痛强烈。

  三天时间,程迦蓝就这么坐在客厅内候着,因为唯有坐在这里父亲与母亲才会第一时间看到她。

  可,她什么都没有等来。

  “有人说江北那边发现了老爷与夫人的身影,有人看到了!大小姐有消息了!”佣人喜极而泣,语气焦急。

  “快,快走,立刻告诉舅舅。”程迦蓝顾不得脚上的拖鞋,一路狂奔出祖宅。

  江北距离祖宅甚远,即将成年的程迦蓝还未学会掩饰情绪。

  俏脸一派焦躁,恨不得即刻飞到江北。

  此刻,江北。

  嘈杂的喧嚣声之中,人言声与机械声阵阵,但很快,施工队全部撤离现场倏然静了下来。

  “对不起,前方施工路段请绕道驾驶。”交警说罢,也转身离开。

  他转身离开的十分钟后,一个男人决然从高楼跃下,身形清隽,双臂展开尽是洒脱,然而下一秒---

  “轰轰!”

  “嘭!”破云穿石的巨响爆炸开来,令人脚底寒意快速蔓延。

  忙着赶路的程迦蓝只听到阵阵耳鸣声,好像是她的耳朵出血了,神思逐渐恍惚,直到失去意识。

  “醒醒,大小姐醒醒!”

  “二爷还等着您呢,求您醒醒啊。”哭喊声有些模糊,程迦蓝缓缓睁开眼睛,强烈的痛楚好似穿透了耳朵,痛得她头皮发麻。

  “你声音抬高些,很模糊,我听不清。”程迦蓝说得茫然。

  “我说,二爷正在等着您,您不是一个人。”佣人神色呆滞地看着程迦蓝,机械般地重复话语。

  一遍又一遍,程迦蓝的心却倏然凉透。

  她

  好像听不见了。

  挣扎着起身,程迦蓝将右耳贴在佣人唇边,但,不论对方再如何重复抬高声音,可她就是听不到。

  渐渐地,佣人后知后觉回过神。

  “我去找医生,没事的大小姐,您别自己吓自己。”说罢,佣人将程迦蓝放在角落中,求了几位路人帮忙看守,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医生,医生!”

  “求您看看我家大小姐,她的耳朵突然就听不到了,求求您了!”说着,佣人砰得一声跪在地上,她刚刚成年,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求求好心人救救大小姐。

  “带路。”值班医生是个老妇人,哪里见得如此场景?

  被推到医生面前时,程迦蓝猝然昏厥,一时间兵荒马乱,程望熙急着想要赶到程迦蓝身边,可祸不单行,中途出了车祸。

  程家,没人了。

  江北爆炸案极其惨烈,若非施工队提前撤离,怕是会造成巨额伤亡。

  云溪城总署人人自危,在他们的管辖之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何解决都是死路一条!

  “署长,怎么办啊!”

  “能瞒一时是一时,给我锁住消息!”

  金风送爽,北冥瞮已经在准备出发的事宜,他要临行前在告知家里,升了职也可变相堵住所有人的嘴。

  九天时间,仅剩下最后一天。

  哦不,是最后10小时。

本文标签:灌满浓浆啊噗嗤NP

上一篇:日本少妇被黑人嗷嗷叫换(两个男人捏奶头舒服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肥臀浪妇太爽了快点再快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