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人妻好深太紧了|隔着内裤揉来揉去小说

2021-11-26 09:06: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叶家能够和慕家联姻不知道会招来多少人的眼红和嫉妒,巴不得这场订婚和订婚不顺利,能给他们有机可乘的机会!

  更何况慕林深是慕家的掌权者,她就更有必要抓紧慕林深。

  她

叶家能够和慕家联姻不知道会招来多少人的眼红和嫉妒,巴不得这场订婚和订婚不顺利,能给他们有机可乘的机会!

  更何况慕林深是慕家的掌权者,她就更有必要抓紧慕林深。

  她一定会成为人人都羡慕的那个女人,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差池。

  叶星辰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饶有自信道:“爸,你放心!我一定会和阿深好好的,从今以后任谁都得让着我们叶家三分!”

  “嗯嗯...”叶明诚眉头舒展,颇有几分满意道:“这样我就放心了!”

  叶明诚带着叶星辰游走在众多宾客之间,脸上都是得意的笑容。

  惹得不少人私下里有几分不痛快,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这叶家如今倒是耀武扬威了!傍上了慕家这么好的门亲事!”

  “呵——叶明诚这嘴都快笑裂了,能不开心吗?”

  “人家女儿能攀上高枝,怕是这辈子都不用愁了,从今以后叶家和慕家联手,平城就更是他们的天下了!”

  “什么叫人家女儿攀上高枝?人家叶家和慕家本来就是有婚约的。据说是多年前就已经定下来了,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一直了无音讯。”

  此话一出,惹来不少人的目光。

  一群人在底下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不过知晓此事的人也不多。

  大都是略有耳闻,不算是真正的之情者,这便更是三人成虎了。

  ......

  酒店,卫生间。

  安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眼睛又红又肿。

  她怎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怪不得顾墨深看见她也是不认得,实在是太丑了点,她都不忍直视。

  摇摇头,挥去毛脑子的胡乱思绪,洗了把脸朝着门口走去。

  转角处的男人骤然闯入视线,安暖错愕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这人不是应该在酒店大厅里和她的未婚妻一起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像是一瞬间,所有的幻想都得以实现。

  他真的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窗外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

  逆着光而来,脚部铿锵有力,每一步都想踩在安暖的心上。

  安暖的心砰砰直跳,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时间就定格在此刻。

  男人走近安暖的面前,仅仅只有一步的距离,停下。

  顾墨深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淡淡的,萦绕在安暖的周围。

  她一时间沉溺其中,眼前,心里都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不是所谓的慕林深,不是别人的未婚夫。只是她的顾墨深,她的老公,仅此而已。

  男人的睫毛纤长,灯光照下来,眼底是一片乌青的阴影。

  精致的下颚线,绝美有潋滟,足以引得无数的女人为之痴狂。

  周身的气势颇有几分收敛,和平日里的顾墨深大有不同。

  慕林深清了清嗓子,嗓音依旧是沙哑低沉,他问:“你究竟是谁?”

  男人的话如同冬日里的一桶冰水,从头浇下,彻骨的寒凉。

  安暖的眼眶又不争气的红了,她傻愣愣地看着他,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薄唇轻启,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我...应该记得你吗?”慕林深见她落泪,心里揪着疼。兜里的手抽出来一瞬又收了回去,目光微微闪躲,不敢直视她的脸庞。

  明明就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痛彻心扉的感觉?

  大病一场,他的身体刚刚恢复不久,不知道叶家从哪里得知他回来的消息,两家非闹着要把联姻的事情给定下来。

  他觉得无所谓,明面上的东西而已。

  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慕家的局势,如今老爷子的身体也是大不如前。

  慕云枭非要和自己争权夺势的,搞得里里外外都不得安生。

  一群豺狼虎豹对慕家早就已经是虎视眈眈,联姻是如今最好的办法。

  更何况,慕家和叶家联姻是早就已经定下来的事情......

  也算是原来老爷子的一番心意,但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还臭着张脸。

  非说什么联姻的是大小姐——叶安熠,不是这个二小姐!

  叶家大小姐早就已经失踪多年,叶家早就已经宣称她去世了,如今换成二小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鉴于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他也不愿意斤斤计较!

  反正都是相互利用,合约夫妻,叶星辰也同意,不会不懂这道理!

  可是这个女人的出现却突然打乱了他的步调,扰乱了他的心......

  “你为什么会不记得我?是你叫我在家乖乖等你回来的啊?”安暖满腹的委屈,身体忍不住地颤抖,喉咙哽咽得厉害,“我明明那么听话了,你还是不回来!”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却不认得我,还要和别的女人订婚!”

  慕林深愣愣地听着女人得控诉,这话说得他像极了个渣男。

  他是生了一场病,还是慕云枭将他救回来的......

  不过对此他毫无印象,只记得是去a国,不过至于为什么会去a国。

  他不记得,其他人更加不清楚......

  慕云枭和他完全不和,能救他回来就算是万幸了,更别想能从他嘴里套出半个字......

  但是他记得在他决定和叶家联姻的时候,慕云枭冷嘲他的一句话。

  他道:“呵——顾墨深!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慕云枭口中的顾墨深是谁?为什么他又会看着自己说?

  难不成这慕云枭是话里有话?

  慕林深垂首,掀眸注视着眼前的女人,莫名的熟悉感。

  他更加坚信自己心底的想法。

 文学

慕林深直视安暖的眼眸,四目相对间,充斥着满满的压迫感,压低声音开口问道:“你认识的我叫什么名字?顾墨深?”

  闻声,安暖的心头有几分诧异,他明明就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对......我认识的你就叫做顾墨深,是a国江城顾氏集团的长子!”安暖的音声不大,深吸一口气,“也是我的丈夫!”

  是她两辈子的丈夫,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以这种形式见面。

  红着眼,又红了脸!陌生又熟悉,明明是最亲密的人却又如初见。

  突然转角处几道女声传来,尖锐的声音夹杂着讥讽。

  “这叶星辰还真是好命,本来以为这慕家少爷是个丑八怪呢!没想到竟然长得这么好,不仅长得好看身材还好!”

  “哎,这可不是你羡慕得来的!人家可是门当户对!”

  “不过话说回来,这慕家少爷长得这么好看,这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半点传闻啊?倘若是这样不知道得有多少女人趋之若鹜啊!”

  还轮得到叶星辰这个女人???

  “不知道,听说是慕家的人特地将人保护得很好,这么多年来慕林深都不曾出现在大家得视野,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是啊!我听叶星辰这次露面还是因为她们结婚呢!”

  “呵——,她的意思我还能不明白?不就是说我们这样的人,能见上慕林深一面,不就是沾了她的光吗?”

  如今攀上了慕家,又是一个长得好的有权有钱的,这眼界可不得上天?从前高傲仗势欺人还算有几分忌惮,如今怕是......

  慕林深和安暖挤在洗手间的最角落,听着女人之间八卦的话题。

  小心翼翼地,挤在这狭小的空间,呼吸打在彼此的脸上,格外暧昧。

  男人身上特有的香气萦绕在鼻尖,安暖的脸逐渐变得绯红。

  两人的身体贴近,一柔一刚,呼吸使得狭小的空间不停地升温。

  安暖深呼吸,以此来平静自己内心的慌乱,纤白的小手紧攥着裙角。

  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顾墨深,自己有什么好害羞的?

  安暖的脑海中闪过什么,抿着唇,抓过男人的手臂,对上男人错愕的眸,用口型轻声道:“别动!”

  顾墨深的手臂上是有伤疤的,尽管她所有的直觉都指明他是顾墨深。

  但是眼见为实,总不能告诉秦贝贝,她就是凭直觉认出来的吧?

  慕林深勾了勾唇,漆黑的眸底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女人。

  竟然自觉地抬手将外套脱了下来,解开紧扣的衬衫袖口,手伸过去。

  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女人要看的是什么,她的眼神就是笃定他手臂上有能够证明他就是顾墨深的证据,就是那道伤疤!

  慕林深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伤疤,他从醒来就发现了。

  一道枪伤,触目惊心,但却毫无印象!

  安暖将袖子推到手臂上头,一道触目的伤疤就这样暴露在视线里。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顾墨深!

  这是那次顾墨深去出差回来受的上,那次她还不知道差点上到他。

  安暖红着眼睛,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哭声,一滴泪顺着脸颊落到慕林深的手臂上,肉眼可见的双肩颤抖。

  慕林深看着面前的女人,心里隐隐作痛!

  该死的!他究竟忘记了什么?这个女人究竟和他有着怎样的过往?

  所有的好奇和探知欲快要冲破他的心脏,慕云枭的那句话又意味着什么?

  厕所里的人都已经离开了,恢复了一开始的安静。

  安暖还久久缓不过神来,傻愣愣地看着慕林深,心里疑惑。

  是不是顾墨深在那场爆炸中伤到脑袋了?所以失忆了?

  “走吧!”男人从马桶上起身,看着安暖的神色略带复杂。

  安暖点点头,跟在男人的身后。突然快步上前,伸出脑袋看了看。

  “没人,走吧!”她转头看向慕林深,模样甚是可爱。

  慕林深的心像是被什么敲打了一般,眼前这个人像是住进了他心里。

  他捋了下西装,迈着长腿朝着外面走去。

  安暖跟在他身后,一步也不挪开,跟得紧紧的。

  慕林深驻足,偏头问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我在r国没有认识的人,我只认识你,那我就只能跟着你了!”安暖眸中闪过一道灵光,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秦二贝,这种关键的时候就只能对不住你了!

  慕林深漆黑的眼眸沉了下,让人有几分琢磨不透,眼梢含着几分笑。

  没有认识的人?倘若在r国没有认识的人怎么混进今天订婚宴的?

  据他所知,今天的订婚宴,叶家所邀请的都是些名门贵族。

  都是为了让他们知晓他叶家今日的地位,一个谁都不认识的人,会进得来这样大的场面?

  不合常理,这女人很不老实!

  既然她想跟着自己,正好自己也有很多疑惑的地方。

  为何不就此调查清楚,这女人定和自己有关系,具体如何不得而知。

  安暖见慕林深一言不发,心里也打着退堂鼓。

  她和慕林深相处的时候应该也不在这一天两天,最重要的是在他和叶星辰结婚之前,能让他回想起所有的事情。

  现在就开口跟着他,慕林深铁定会觉得她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

  肯定怀有心机来靠近他,要么是谋取慕家钱财,要么就是仇家。

  真是心太急了,失策失策。

  安暖垂眸,有些犹豫,开口道:“如果你不愿意......”

  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慕林深开口打断了,他转身看向安暖。

  微微上挑的眼角,唇角一抹上扬的弧度,“愿意!怎么不愿意!我正好需要一个助理,月薪多少随便你提!”

  不管这女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双方都有利的事情才是最优选择。

  现在他的身上有太多的谜团,而这个女人就是解开这些谜团的关键。

  他们之间有着微妙的熟悉感,只要见到她,心跳就不受控制。

  眼前的这个女人像是他的一剂良药,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不安和躁动,在看见她的这一刻,都消失得无影无终......

本文标签:少妇人妻好深太紧了

上一篇: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肥臀浪妇太爽了快点再快点

下一篇: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肚子上凸出棒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