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好看(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全章节阅读

2021-11-26 09:58: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季知欢喝了红糖姜茶舒服多了,不过还是起床打开了门。

  裴渊笑容还没来得及收,错愕道:“是不是肚子饿了?外头有卖敲敲馄饨的,要不我现在出去给你买?”

  季知欢

 季知欢喝了红糖姜茶舒服多了,不过还是起床打开了门。

  裴渊笑容还没来得及收,错愕道:“是不是肚子饿了?外头有卖敲敲馄饨的,要不我现在出去给你买?”

  季知欢摇头,看着他道:“回房间休息去吧,我可不想明日领着个憔悴的你进城。”

  裴渊压根睡不着,让他回房间还不如在这守着。

  “不听话?”季知欢清冷开口。

  裴渊哪敢啊,当即拿起茶壶道:“那你有什么事就叫我,什么时辰都可以,随叫随到。”

  季知欢微微点头,“还不进去?”

  裴渊一步三回头,终于还是回了房间。

  季知欢这才关上门。

  裴渊听到了那边的关门声,这才探出头,结果就被季知欢抓了个正着。

  “阳奉阴违,裴渊,扣五分。”

  “啊,别啊!”裴渊一紧张差点出了房间门,到底还是靠在门边,高大的身子可怜巴巴得看着季知欢,“扣一分行不行?”

  季知欢挑眉,裴渊就差摇尾巴了。

  “看你表现。”季知欢神色有点不大自然的软了语气,关上了房门。

  裴渊这才松了口气,看来以后要好好表现!

  季知欢其实也不怎么睡得着,又不自己熟悉的床,在上面翻了两圈,才迷迷糊糊有了点睡意。

  隔壁仿佛有住客进来了,人应该不少,足有七八个,口音就不是大晋人,更类似于现代的楚瓦什语,而这语种最先就是由突厥语演变而来。

  学会各种小语种也是特工的学习内容之一,季知欢完全能大致理解他们说话的内容,不过表情随后也逐渐凝重。

  “大王子,韩相那边也没消息传来,太后会不会就这么消失了呢?”

  男人的语气沉稳又有些阴鸷,“中原人有句话,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谢望舒那女人狡猾得很,只要没见到尸体,她就有可能返回京城。”

  季知欢一开始还怀疑,一听到谢望舒三个字,就可以确定,他们就是来杀姨婆的。

  也是害了姨婆的罪魁祸首。

  她回想剧情,突厥大王子阿史那鲁,乃是突厥可汗的妾室所生,但为人骁勇善战,并且喜欢争夺杀戮,在突厥还有勇士的称号。

  隔壁的应该就是这号人。

  原书中,大王子就是与本书男主二皇子谢炀联手,双双扶持对方登上王位。

  谢炀与阿史那鲁一样,生母甚至还不及阿史那鲁的母亲,只是后宫的一名宫婢,在生下他之后就死了,后谢炀耍尽心眼,被当时得宠又家世显赫的韩相之女,韩贵妃收养,从此得到了韩相一脉助力。

  两个人同样的出身,让他们很快就勾搭到了一处。

  阿史那鲁拿了谢炀私底下运输出去的铁矿资源,打造了无比强悍锐利的武器,在草原上所向披靡,收复了大大小小无数部落,将当时的突厥可汗,谢望舒所生的阿史那图利直接赶下王座。

  也由于阿史那鲁有强兵坐镇,谢炀最后能登上太子之位,直到登基为帝才与阿史那鲁为敌。

  可当时阿史那鲁已经是草原上的雄鹰,哪里是他能随便轻易消灭的,光是打仗就打了十年。

  而这十年时间大篇幅都在描写,男女主在宫廷里拈酸吃醋,你作完我来作的画面。

  从此两国维持多年的友好,不复存在。

  长公主谢望舒付出了终生劳苦,在突厥王庭艰难站住脚跟,却到死,也没能回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京城。

  看来,原书伏笔,就是谢炀身后的韩相与阿史那鲁联手,杀死代表两国和平的谢望舒为开端。

  而这个主意,正是季明纾告诉的谢炀。

  也因此谢炀更将季明纾视为红颜知己,两人的感情升华。

  季知欢面无表情的起身,从空间的行动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常备武器,她要在这,就杀了阿史那鲁,看那谢炀如何有草原铁骑相助!

  她打开了房门,直接去向了隔壁,出来的时候,下意识看了眼裴渊的房间。

  屋内,一群人正准备各自休息,为首的男子一双狭长的单眼皮,面容却十分粗犷,坐在那如同小山一般,显然是因为今日也没能得到谢望舒的消息而烦躁。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飞镖从窗外射了进来,直接钉死在了柱子上。

  众人一惊,确定不会再有袭击后才将那飞镖取下,上头压着一封信。

  “王子。”

  阿史那鲁沉着脸接过,却在看到信的内容时眼眸亮起,“走!”

  一群人即刻出了客栈,朝着镇外的方向冲去,进入了右边的密林后,只能听到林间的鸟叫声,还有风吹树梢的唰唰声。

  “信中说,长公主就在他的手中,让我们来这林子里找他,分头行动。”阿史那鲁下了命令。

  手底下的人立刻四散开来。

  而他们谁也没留意,浓黑的夜幕之中,正有两双眼睛,在暗处观察着他们。

  等着今日就送他们上路。

  裴渊还是白日里的那身劲袍,长腿屈在树干上,对季知欢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下去解决阿史那鲁。

  季知欢摇头,这人是她的。

  裴渊无奈,刚想说自己身子没事,但还是听从了季知欢的吩咐,用口型对她道:“小心,我很快就回来。”

  解决那几个麻瓜,他一会功夫就行,就是希望别跑太远了,找还要时间呢。

  裴渊说完,整个人如同夜晚中矫捷的猎豹,纵身一跃,消失在了林间。

  季知欢戴上了空间里取出来的夜视镜,将底下的阿史那鲁看的清清楚楚,她拉上了防护服的拉链,好久没穿战袍了,不知道动作是否跟以前一样灵敏。

  她勾了勾唇角,眼眸微亮,将手上的绳索勾住了树干,朝着阿史那鲁就俯冲了下去。

 文学

她的速度太快,阿史那鲁显然没准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刀光一闪,只差一点,就能削下他整个头颅。

  季知欢飞旋落地后,俯身单手撑在地上,长腿弯曲,准备着下一次进攻。

  阿史那鲁已经从身形判断出刚才袭击自己的是个女人。

  他粗犷一笑道:“小娘皮,以为这样就能伤到我草原勇士么。”

  季知欢以流利的突厥脏话骂了回去,直将阿史那鲁气得跳脚,“你一定是谢望舒那贱女人派来的,等我将你撕成碎片,再送你去见谢望舒!”

  “大晋长公主的名号,岂是你这等烂蛆可宣之于口的!”欺负她姨婆,找死!

  季知欢眯起眼,瞬间反扑了上去,阿史那鲁的功夫都是在草原上摸爬滚打出来的,动作并不如中原武术那样灵活矫捷,懂得以柔克刚。

  而季知欢的近身格斗术,倒是与他有异曲同工之妙。

  二人堪堪一对上,阿史那鲁就没把季知欢这个瘦弱的女人放在眼里。

  可惜,在战场上轻敌,那就是最大的错误。

  不过几下的功夫,季知欢手中的灵活弯折匕首已经划了他身上不少口子,血一点点往下流,他却连季知欢的头发丝都没碰到。

  晚上天黑,他习惯在草原打仗,那边没有这样多的林子,他根本看不清季知欢的具体范围。

  而那女人仿佛完全不受影响,自己任何一个举动都在她掌握之中。

  阿史那鲁抽出了武器,气急败坏的挥动,季知欢如同灵巧的猫咪一般纵身一跃,翻到了他的头顶上,对他一笑,用特制的绳索将他的武器直接勾来,顺着他的脖颈就是狠狠一划。

  阿史那鲁死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是死在自己的刀下。

  小山一般的身子轰然倒下,季知欢拍了拍手掌,长腿狠狠一踹,将阿史那鲁的头踢飞到了一边。

  我看你谢炀这次用什么登基。

  呵。

  裴渊回来的时候,季知欢已经在原地做完了一套广播体操。

  “有受伤么?”裴渊刚才急着关心她,都忘了拿拐杖,季知欢瞥了他一眼,摇头道:“没事,我这衣服,枪都打不穿。”

  裴渊没明白枪是什么,但挺奇怪怪厉害的,“那我去把尸体处理一下。”

  “用这个。”季知欢从小药箱里掏出了浓硫酸。

  腐蚀后还是会有一些残渣,但是在这山林间,很快就会被树叶丛林所掩盖。

  草原枭雄,就在这待着吧。

  “小心别泼到自己手上。”季知欢嘱咐道,毕竟那手她还是挺喜欢的。

  裴渊应下,很快又消失在了眼前,季知欢看着他的灵活程度,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到底是冤枉了灵泉。

  灵泉:╭(╯^╰)╮

  季知欢换回了原来的衣服,等裴渊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肚子饿了,顺便去街上吃点宵夜。

  他一路上有点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用想了,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季知欢把自己知道的剧情内容分析了一遍,“也许会有一点误差,但如果没有意外,就是这样。”

  自己的出现,只影响了跟季知欢有关的剧情,改变了几个反派和配角的现状,可惜男主的事业线非要牺牲自己罩着的人,那就别怪她临时变道。

  裴渊对季知欢是深信不疑,神仙嘛,想知道一些秘密总是很简单的。

  他不知道神仙有没有影子,眼神已经飘到了地上。

  “既然阿史那鲁已经死了,姨婆最大的威胁也没了。”季知欢吃了个热腾腾的馄饨,鼻尖上都冒出了小小的汗珠。

  裴渊没意见,他都听欢欢的。

  “那为什么不带回去当七八九十呢?”这么大块头,干活应该能干不少。

  季知欢摇头道:“这人在突厥必定还有势利,贼心不死,绝对不会甘心当俘虏,杀了以绝后患为好,留下他不过是埋了个炸弹给自己,像这样的机会,未必有下次。俗话说得好,趁他病,要他命,等他势力壮大,要杀他哪有今晚这么顺利。”

  裴渊还以为欢欢就喜欢逮人回来养猪,没想到她杀伐果决根本不输男儿,眼中激赏倍增。

  吃完回了客栈,进房间前,季知欢组织了一下措辞。

  “你今晚表现不错。”季知欢不喜欢在自己行动的时候,磨磨唧唧耽误自己办事的人,裴渊显然是个很不错的搭档。

  裴渊闻言试探性问了一句,“那我今晚的表现,刚才扣掉的五分,可不可以回来啊?”

  季知欢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可以。”

  这小子怪可爱的。

  裴渊果然很高兴,“那我明天早上来喊你。”

  他乐颠颠往外走,后脑勺撞到了门板上也不知道,帮她带上了房门还跟老妈子似得嘱咐了一大堆。

  季知欢不是没想过谈恋爱,只是任务特殊性,她自顾不暇,又怕连累了其他人,向来是独来独往。

  可来了这,突然发现自己的羁绊,倒是比以前还要深。

  -

  翌日一早,店小二在纳闷昨晚上的客人去哪了,季知欢跟裴渊上了马车,继续赶路。

  等抵达京城的时候,正好午时,战影的速度放了下来,跟寻常的马车混在了一处,接受检查。

  估计是跟长公主有关,城门口除了孩童和青壮年,女子一律另外排队接受检查,因此那队伍进程也十分缓慢。

  “要不要喝点水?”裴渊早上又去了厨房熬了红糖水,存在了水囊之中,以备不时之需。

  季知欢现在已经不怎么难受了,闻言摇摇头。

  “哎,前面怎么闹起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

  周围的车队开始议论起了前头的事,有人站的不够高,干脆踮起脚尖来看。

  原来是有城门卫打起来了。

  说是打,不如说是群殴,那些人一边打,还用鞭子抽,嘴里骂骂咧咧的。

  “你当你还是铁甲军的呢?来了这就得老老实实!”

  “老子要搜身,你管得着么你!”

  裴渊的脸沉了下来,他将水囊一放,转头对季知欢道:“稍等。”

  季知欢颔首,只见裴渊已经大步流星朝前走去。

  就在那城门卫解开裤腰带,要在被打的人身上撒泡尿的时候,直接被一股大力给掀飞了出去。

  裴渊蹲下身,将被打的那人的发丝掀开,当兵的肩膀上都有吊牌,记录着他们的籍贯,年龄,裴渊将那吊牌转过来一看,铁甲军十五纵队骑兵,卓群。

  裴渊的表情瞬间变了。

  “你他娘谁啊!”城门卫在众人面前丢了脸,冲着裴渊不怕死叫嚣道。

  裴渊不闻不问,将那人的胳膊揽到自己身上,借力而起,“还能撑得下去么?”

  卓群只是铁甲军的一个小兵,他艰难得睁开被打肿的眼睛,眯起眼看到裴渊的时候,激动得差点落泪。

  “将……将军!?”

  好一些的兵都被分配到了其他世家军阀中,像他这样的小兵,能被分来城门卫已经算运气不错了,可惜还是免不得别人一听是铁甲军的,就会欺负他。

  可是将军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将军病了,出去疗养,不要他们了么。

本文标签: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上一篇:肚子里都是同学的尿:娇嫩的玉蛤轻开

下一篇:一女多男同时进6根同时进行:我回来之前不准拿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