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通房丫头张开腿伺候少爷 侍卫两根一起好胀 H

2021-11-26 16:07: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家里哪有外人?”回过头来,林若卿毕恭毕敬说道:“妈,你不在家,不知道盈盈有多烦人。她一天到晚看电视,电视里的演员说话撕心裂肺的,吵得我睡不着觉。”

  

“家里哪有外人?”回过头来,林若卿毕恭毕敬说道:“妈,你不在家,不知道盈盈有多烦人。她一天到晚看电视,电视里的演员说话撕心裂肺的,吵得我睡不着觉。”

  听到这儿,林岚才打消心头的怀疑:“小孩子看电视,难免入迷。你早点睡吧,我过几天回去。”

  挂断电话,林若卿冷眼扫过林可盈:“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洗洗上床?以后再敢乱看电视,乱带人回家,我饶不了你!”

  林可盈望了望昏倒的叶凌玦,十分不情愿的上了楼。姥姥不在家,妈妈说的话最大,必须忍气吞声,才有反击的机会。

  等到林可盈的身影完全消失,林若卿连忙走到乔嫂面前:“乔嫂,今天太晚了,我们先把人搬到客房,明天我再将他送回去。这事只有我们俩人知道。”

  乔嫂听了,愣愣的点头。

  翌日,天空露出鱼肚白,霞光照射大地。

  戚家别墅,戚妙妙化着浓重的妆,遮盖脸上的淤青。

  坐上白色敞篷车,她不由得笑出声:“当什么实习生?我才不愿意呢,还是做老板舒服。”

  离开珠宝行,戚妙妙回家难免受到父母的白眼,可换来的,是自由之身。她如今可以放心投入自己喜欢的行业了。

  车子发动,很快来到了梵天文化创作中心。

  高耸的大楼前,满是装修人员。他们见了戚妙妙,便是弯腰点头,不敢直视。

  “戚老板,按照您的要求,公司的装潢使用最新材料,保证您满意。”

  走近大楼,全新的沙发窗台,整个氛围显示着高贵奢华。

  “很好,我要你们三天之内竣工。”戚妙妙说着,便打开手机发送消息。如今装修已经实施,就差员工上任了。她从沧澜挖过来十几个员工,可对于公司发展,十几个员工还远远不够。

  戚妙妙编辑短信,更准备群发,却发现自己的信息根本发不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望着一个个红色感叹号,戚妙妙瞪大了眼睛:“吃了我的饭,拿了我的红包,居然敢拉黑我?!”

  盛怒之下,戚妙妙拨通小叶的电话:“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才出去一天,怎么那些人就变心了?”

  “戚姐,我昨天打你电话,你一个都没接啊!”小叶在那头诉苦:“林若卿不知从哪里搞了一个亿,要弄什么独立IP改造计划。她承诺给编辑百分之三十收益,那些编辑红了眼,已经叛变了!”

  “一个亿?林若卿哪里来的钱?”戚妙妙转念一想,便想到了叶凌玦:“贱人!一定是她蛊惑男人,才骗到钱的!”

  “先别骂了,当务之急,是赶快想对策啊。”小叶还没说完,便急匆匆挂断电话。

  这一头,戚妙妙脸色铁青。林若卿不仅炒了她,抢她的男神,还花着男神的钱,挖走她的人!她要是再忍,都成忍者神龟了!

  叛变是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戚妙妙冷眼一扫,看向新人事:“艾森,你联系的高级写手到了吗?我要聘请他做总编。”

  艾森抬起双眼,面无表情:“老板,高级写手曾经蹲过监狱,你确定要聘请他做总编?”

  戚妙妙所说的高级写手,笔名飞来横祸,是十年前网文界的一位大佬。飞来横祸的作品有个特征,就是开篇炸裂,吊足读者胃口,最后又烂尾,被读者骂上热搜。后来飞来横祸更是涉及敏感话题,蹲进监狱十多年,直到最近才刑满释放。

  有才且穷途末路,正是戚妙妙需要的。

  “我给他再造的机会,也绝不会被他连累。”

  日光下,戚妙妙的眼中含着必胜的微笑。

  凌晨八点,林家别墅内,闹铃一声又一声响起。

  “妈妈,妈妈,快起床。”林可盈拿着手机,举到林若卿耳边:“起床啦!”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林若卿这才睁开眼。不知是昨日喝酒的缘故,她今天尤其嗜睡。

  “盈盈乖,妈妈这就起床。”林若卿用手抚摸女儿的头发,这才看向手机。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大字:《长情剑》开机拍摄。

  “开机?!”后知后觉的林若卿,正如热锅上的蚂蚁,手忙脚乱起身。

  林若卿饰演的舞姬角色,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但却是开机的主要配角,总共有三场对戏。而她这几日忙着公司事务,将剧本抛在脑后,根本没看过。

  “完了完了!”紧急情况下,林若卿连眼线都化歪了。

  低头看了看手机,徐姐已经打开第十三个未接电话。她有种不详的预感,左眼皮也一直跳个不停。

  “盈盈,妈妈出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不许乱跑知道吗?”林若卿带上帽子口罩,便离开了别墅。

  空荡荡的别墅里,林可盈露出狡猾的微笑。

  出了别墅,徐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姑奶奶,这都几点了?你是准备气死我吗?”

  “来不及解释了,快走吧!”林若卿坐上面包车,才开始补妆。

  一路飞奔,抵达露天拍摄村的时候,导演已经在拍摄了。

  “傅暖暖,你怎么回事?”范导一脸怒火,直接对着她骂道:“你是哪里来的大腕?全剧组一千多人,都等着你一个人?!你是不是不想拍?不想拍给我滚!”

  劈头盖脸一顿骂,林若卿低下头,脸色发烫。

  “导演,你别那么凶嘛。”一身粉衣的女人走上前,贴着范导说道:“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念在她初犯,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女星有着精致的脸庞,妖娆的身材,一颦一笑极致优雅:“傅暖暖,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道歉?”

  这颐指气使的态度,着实让林若卿感到不舒服:“对不起,导演。我来迟了。”

 文学

“这才对嘛。”粉衣女星名叫戴露露,在《长情剑》中饰演女主。戴露露长相偏于温婉柔媚,穿古装没什么硬伤,但乍一看,并不出挑。但她拿的,可是实打实的大女主美艳剧本。

  戴露露回眸,双手抚上范导的脸,然后亲了一口:“导演,别不开心嘛。”

  林若卿望着他们,有些口齿不清:“你们?”

  光天化日,导演和女主角,居然?

  正在林若卿惊呆的时候,陶右走上前道:“傅暖暖,演好自己的戏,不该看的别看。”

  陶右身材高大,他站在林若卿面前,完全遮挡了林若卿的视线。

  林若卿顺手拉着陶右的袖子,一副吃瓜相:“这么光明正大?演员都是这样吗?”

  “在问别人之前,你应该问问自己。”陶右声音清冷,目不斜视。不知为何,他今日看起来,没有试镜那天柔和亲近。

  “我?”林若卿愣了,她只不过是个娱乐圈小透明,演戏完全是靠着陶右介绍的啊。难道陶右这话,是在提醒她兑现承诺?

  林若卿眯着眼,回想起昨日叶凌玦的过分行为,不免叹息:“昨天为难你买单。我真是服了,叶凌玦身为富二代,居然那么抠门。”

  而听到这话,陶右更是抽回了自己的古装大袖。林若卿是叶凌玦的猎物,他不该靠近,也不能靠近。

  转而日上枝头,微风和煦,暖阳如火。

  沧澜工作室,张磊望着对面梵天,出口讽刺:“真是养不熟的狼,总裁培养戚妙妙,可她一转身,就成了我们对家。”

  会议室内,几个编辑脸色尴尬:“她开她的公司,我们有我们的优势。林总编的独立IP计划,真要是施行起来,将会改变整个市场风向。”

  “说的也是,我们接下来几部作品,都是重中之重啊。”张磊将资料收起来,依次下发给各个编辑:“作者选好了,你们接下来要付出更多精力,去指导培养他们。公司的未来,都在你们手里。”

  资料经过小罗手里,可她只瞄了一眼,就不得不往下传。

  “小罗啊,你作为新人编辑,应该和作者打好关系,公司还有很多机会,等着留给你呢。”

  话是这么说,小罗心中却是空落落的。公司有资历的人太多,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

  离开会议室,小罗打开手机,发现戚妙妙的未接来电。在沧澜永无出头之日,她还不如靠着戚妙妙跳槽呢。

  “嘟嘟嘟”电话拨通,小罗挤出哭腔:“戚姐,这日子没法过了,一半以上的编辑都有IP打造计划,只有我还是按部就班。别人吃肉,我连汤都喝不到。我干脆离开沧澜,去对面算了。”

  电话那头的戚妙妙有些惊讶:“沧澜的IP计划,居然那么快就推上日程了?既然你心情不好,那干脆请假出来,陪我去见个人。”

  “谁啊?”小罗本来只是想哭一哭,寻个安慰,没想到真能碰到老板放假。

  “飞来横祸,陆小飞。”

  此话一出,小罗瞪大了眼睛:“大神作者?!”

  听到这个消息,小罗飞奔着上楼,请了一天假期。

  窗外白云飘散,日光柔和。

  百里之外的摄影村,林若卿换上舞女衣服,在莲花池内翩翩起舞。

  沉重的假发扣在头上,摄影师三百六十度跟拍,林若卿却是丝毫不慌。她单脚踩进水中,水袖挽做花样,跟随古乐舞动。

  在这精彩的舞乐中,陶右一袭白衣,提剑而来。

  少年英俊的身姿出现,林若卿便离开水池,抛出水袖。风声袭来,水袖袭面。陶右侧身一闪,拔剑出鞘。长剑挽起水袖,将林若卿拉下莲花池。

  于此同时,林若卿点燃香烟,一个侧身,顺势倒在他怀中。

  “公子,你弄疼奴家了。”

  香烟袅袅,映着林若卿妖媚的妆容,一瞬间击中陶右的心。他的眼神逐渐迷离,有一丝火焰燃烧。他张开口,却发现喉咙干涩,无法顺利说台词。

  “卡!”导演喊声响起,林若卿立刻扔掉香烟。

  带到烟火消散,陶右还未克制住内心的烈火。越是如此,他越是不敢再看林若卿,只能机械的走向导演。

  “陶右啊,你刚才眼神很好。台词就算了,我让后期加上。”范导出乎意料的夸奖,更让陶右感到羞愧:“导演,再来一遍,我一定可以调整好状态说台词。”

  “哎,你这就死板了啊。男女之间的感情,哪里用得着语言表达呢?一个眼神,已经足够了。”范导拍了拍陶右的肩膀,意味深长的望着林若卿:“要是喜欢的话,还是早点下手吧。”

  “趁着她还未被染黑。”

  这话有意无意,让陶右分不清楚。他望着林若卿,见她还若无其事和工作人员攀谈,丝毫没有任何压力。

  她如此明艳动人,是他不敢伸手触碰的存在。就算没有叶凌玦,她也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突然之间,陶右的心口隐隐作痛。

  他扶着竹椅,用力压制疼痛。

  “陶右?你怎么了?”闻声而来的林若卿,正是一脸焦急:“是工作太累了吗?导演,还有戏吗?陶右不舒服。”

  沟通完毕,林若卿顺利带着陶右,离开了拍摄村。

本文标签:通房丫头张开腿伺候少爷

上一篇:硕大蘑菇头挤开肉唇(皇帝开公主的花苞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接了一个又大又长的客人免费 守寡岳下面好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