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接了一个又大又长的客人免费 守寡岳下面好紧

2021-11-26 16:10: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哎呦呵,全都放躺了。

  这里说的是全部,包括老人还有蔡根的小伙伴。

  就连刚才藏身的公交车,都来了个侧翻,撞在了墙里。

  这是什么当量的炸弹啊?

  在这样的冲击下

哎呦呵,全都放躺了。

  这里说的是全部,包括老人还有蔡根的小伙伴。

  就连刚才藏身的公交车,都来了个侧翻,撞在了墙里。

  这是什么当量的炸弹啊?

  在这样的冲击下,自己为什么没有事呢?

  难道无形中出发了自己的保命机制,有哪个大神出来还人情了?

  不对啊,如果真出来人,肯定报名啊。

  怎么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回去了呢?

  蔡根使劲的晃了晃发晕的头,再仔细的看了看小伙伴。

  小孙他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都被震晕过去了。

  防御力也不中用啊。

  万幸,也不全是坏消息,无形中的爆炸,让所有的老人彻底消停了,黑压压躺了一圈,人压人的,再也不会作妖了。

  最后,蔡根才看向了爆炸中心的王苟胜。

  也不知道在这样的爆炸之后,他还能剩下一片衣服不?

  哪怕就算剩下一根头发,也能带回去入土为安啊。

  谁承想,蔡根看到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啊。

  王苟胜手抱头,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完好无损啊。

  其实也不算是完好无损,刚才老人们的攻击,把他的身体打得血迹斑斑的,不过都是皮外伤。

  处在爆炸的中心,王苟胜竟然剩下了个全尸?

  蔡根原本担心的情绪,完全被好奇心给占满了。

  实在太诡异了。

  刚才的白光是什么?

  那若有若无的王八虚影,是幻觉吗?

  蔡根小心翼翼的走向了王苟胜,围着他转了一圈,并没有什么白光和虚影啊?

  抬起了脚,朝着王苟胜的屁股踹去。

  “三舅,不要啊。”

  “主人,别...”

  小孙和啸天猫的声音,还是晚了一步。

  蔡根的脚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刚想扭头看向已经苏醒的小孙,问问咋个不要法?

  蔡根的脚,距离王苟胜的屁股,还有一丝的距离的时候。

  一阵白光再次从王苟胜的身体里爆发出来。

  这次,由于蔡根距离很近,看得很清楚。

  这道白光,完全就是一只王八的虚影,而且是一只变异的王八,身上好像还缠着一条蛇。

  很真实,也很立体,无论是龟甲,还是蛇身上的鳞片,都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王八盖子正好把王苟胜全都盖住。

  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把蔡根给掀翻出去。

  这次飞的很远,蔡根直接贴在了墙上,保持了很久,才向地面滑去。

  不止是蔡根飞了出去,刚刚苏醒的小孙和啸天猫,也被牵连着飞了起来。

  正好落在蔡根的旁边,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第二次被冲击,比第一次要严重得多。

  蔡根好像自己也有了短暂的昏迷。

  意识恢复以后,侧头看了看闭着眼睛的小孙。

  难道他们的恢复力,都赶不上自己吗?

  努力的抬起手,推了推小孙的脑袋。

  “小孙,小孙,醒醒,咋这么脆弱呢?”

  啸天猫好像听到了蔡根的叫声,比小孙先醒了。

  “主人,臭猴子即使脱胎换骨,对于这精神肉体双攻击,也是抵抗不住。

  特么的,这个王苟胜深藏不漏啊。

  竟然有玄武护体,牛大发了。”

  玄武?

  蔡根回想着刚才看到的变异王八,那就是玄武吗?

  “小天,你没事吧?

  那个什么玄武护体,是什么玩意?

  心法还是技能,还是种族天赋?

  呵呵...”

  说到种族天赋的时候,蔡根自己都笑场了。

  王苟胜的种族天赋,竟然是王八护体。

  那王苟胜是王八族吗?

  这样来说的话,他的名字果然有深意呢。

  只要学王八,一直苟着不冒头,把别人都熬死了,就剩下他取得最后的胜利。

  王苟胜,只要苟着,就能胜利,完美。

  “主人,他这应该是有玄武血脉吧。

  具体情况,需要问王苟胜,或者他母亲。

  不过,那肯定是玄武,我绝对没有认错。”

  蔡根没心思和啸天猫扯淡,直接稳重点。

  “说出你的理由,简练一点。”

  啸天猫不再靠墙,活动了一下身体,恢复的确实很快。

  走到蔡根的身前,假装受伤,倒在了蔡根的腿上。

  “主人,纳启盘古无生都是我同学,你知道吧?”

  蔡根当然知道啊,遇到过不少了,啸天猫他们学校人才辈出啊,不过都被盘古干死了。

  “这玄武啊,也是我当初的同学。

  而且,是我们同学中的翘楚。

  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与他齐名的,还有青龙,白虎,朱雀。

  其他人我就不说了,就说这个玄武。

  绝对的防御力,感天动地啊。

  也许攻击力排不上名,但是防御力堪称第一。”

  蔡根也觉得,有那王八盖子,防御力肯定强啊。

  只是能排第一,这个有点夸张了吧。

  “小天,你不用帮着玄武吹牛拜。

  他的防御力难道比无生还强吗?”

  啸天猫摇了摇头,一听蔡根就陷入了误区。

  “主人,无生的防御力不强啊。

  甚至可以说,无生没有防御力。

  他只是生命力强,永远不死而已。”

  生命力和防御力确实不算一码事,蔡根认可了啸天猫的观点,但是随即就提出了异议。

  “不对啊,他防御那么厉害,咋被盘古同学干死的?”

  啸天猫看着已经消失虚影的王苟胜,好像陷入了深深的回以。

  “主人,玄武不只是防御力强,他还有个特殊的技能叫反伤。

  你没看到他龟甲上的那条蛇吗?

  那就是保证他反伤属性的器官。

  攻击他的敌人越强,受到的反伤也就越大。

  我听说啊,当初盘古之所以挂掉,与玄武脱离不了干系。

  八成是盘古在攻击玄武的时候,受到了巨大的反伤。

  虽然破了玄武的防御,但是自身也受到了不可逆的伤害。

  不说一命抵一命,也算是个两败俱伤。

  也就是王苟胜血统不纯,否则,我们就不止是被震飞这么简单了。

  攻击他的力量越强,被反伤的力量就越强。”

  能把盘古反伤,这王八盖子有点牛啊。

  由此联想到王苟胜,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呢。

  “小天,那王苟胜自己也昏过去了。

  是不是被自己反伤了啊?

  此时他是不是已经被震得肝肠寸断。

  一命呜呼了?”

  “放屁,你死我都死不了。

  我永远是最后的胜利者。

  我永远都是最后站着的那个人?”

  王苟胜挣扎着站起身,向全世界宣告自己还活着。

 文学

王苟胜像是一个胜利者,站在广场的中心,甚至比旁边宙斯的雕像还威猛。

  只是,脸上的表情有点跟不上趟。

  刚才也不知道挨了什么武器的重击,原本眉清目秀的脸,完全肿了起来,眼睛都封喉了,只能露出一点缝来看世界。

  “狗剩子,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叫你狗剩子了。

  王八剩,可能更贴切一些。

  你喜欢哪一个名字?

  我尊重你,让你先挑。”

  蔡根的话,很不着听,王苟胜用力的一皱眉。

  只是这一下,差点没疼哭他。

  脸上肿成这样,任何微表情,都是一种酷刑。

  嘴唇已经膨胀成了香肠,说话相当不利索。

  刚才还不自知,向全世界宣告自己是胜利者之后,已经撕裂了伤口,满嘴是血。

  此时,又遇到了蔡根的调侃,王苟胜再不敢说话,只能透过肿胀的眼皮,目露凶光的看着蔡根。

  意思明显,你等着,等我能说话的时候再说。

  “哎呀,又是王八,又是狗的,跟人一点不沾边。

  还是狗剩子吧,毕竟叫的时间长了,有感情了。

  行了,都别在地上装死了。

  要是这群老宝贝先醒过来,也是麻烦。

  阿珠,我都看见你眼皮动了。

  刚才就你运气好,躲在了雕像的后面,还装啥啊?

  没事,起来吧,狗剩子不敢动你。

  再说,他也没那实力。

  他是被动反击型选手,只要你不犯贱先动手,肯定没有事。

  只要拿他当臭狗屎,躲得远远的,就会是一坨安静的狗屎。”

  石火珠也不明白,蔡根对王苟胜为什么充满了敌意。

  或者说,算不上敌意,只能算是恶意。

  按道理说,知道王苟胜有玄武护体,不应该高看一眼吗?

  难道就是因为,刚才把蔡根弹飞出去了?

  丢了面子吗?

  石火珠一翻身,站起身,躲着王苟胜,绕过段晓红,来到了蔡根的身边。

  “呵呵,蔡老板,这件事我办的漂亮不?

  咱们不说别的,就说我奋不顾身,舍身取义,吸引所有火力,这就算是我的头功吧?”

  蔡根欣赏的拍了拍石火珠的肩膀。

  “必须的头功啊。

  阿珠,继续努力,我看好你呦。

  赶紧干活,咱们还没完事呢。”

  小孙杨仨一众人也都被蔡根的吵闹声叫醒,不由自主的看了看王苟胜,心里的想法不一,但是都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神兽玄武的血脉,不说从来没有过,也算是凤毛麟角啊。

  能叫出名的几位,与王苟胜相差甚远啊。

  可以说天壤之别,完全不可能啊。

  难道王苟胜身上,拿着什么武当山的神器宝贝?

  在蔡根的催促下,也没有空闲打听,大伙一切开始捆老人。

  三百多个,今天还好,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势。

  毕竟刚开始打,就被石火珠给破坏了互殴,大部分都身体完整。

  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才把所有老人都固定了身体,放回了屋里,总算是告一段落。

  大伙听着远处的鼓声,一直没有停,而且还有越敲越急躁的意思。

  难道那边敲鼓的人,可以掌握这边的情况吗?

  知道这边的战斗并如期进行,所以有点要炸毛?

  蔡根看着远处的火山,深知望山跑死马的道理。

  看着就挺远,实际上,肯定比看着还要远。

  喳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

  好像刚才没他什么事,把自己保护的很好。

  “怎么着啊?咱们是去地狱之门,还是回去歇着,明天再去啊?

  我都听你的,蔡根你拿个章程出来。”

  蔡根幽怨的看了眼公交车,为啥没有把这个货给拍底下呢?

  这幅事不关己的态度,让人感觉喳喳很欠揍。

  “别歇着了,大家也都没事,直接去吧。

  喳喳,你把飞机叫来,我看着距离也不近,咱们还是坐飞机去吧。

  特么的,我这该死的恐高症啊,必须得多锻炼啊。”

  王苟胜听到这话,猛的一抬头,就想表示反对。

  毕竟现场受伤最重的就是他。

  只是碍于他的嘴说话费劲,没有把话说出来。

  喳喳无所谓,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沟通了半天,挂了电话,朝着蔡根一耸肩。

  “飞机来不了了,火山那边是禁飞区,只能走陆路。

  你的车已经改完了。

本文标签:接了一个又大又长的客人免费

上一篇:通房丫头张开腿伺候少爷 侍卫两根一起好胀 H

下一篇: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精子 第一次呻吟翘臀后爆白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