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灌满精水h

2021-11-26 16:23: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霍屿声的语气明显夹杂着恼意,唇角还残留着一抹笑容。

  白乔乔的直播确实很有意思,只是她一口一个财神小宝贝喊得过分热情,幸好这账号背后是他,不是别的什么莫名其妙的人!

 

霍屿声的语气明显夹杂着恼意,唇角还残留着一抹笑容。

  白乔乔的直播确实很有意思,只是她一口一个财神小宝贝喊得过分热情,幸好这账号背后是他,不是别的什么莫名其妙的人!

  【少爷,老先生和老太太最近身体不太好,如果您方便的话,可不可以......】

  “不方便。”霍屿声被打搅本就心情不好,拒绝得十分干脆,笑意淡去后,脸上只余下冷漠。

  【老先生和老太太说,如果您回来,事情就还有商量的余地。】

  “我不需要和他们商量,离开的时候说得很清楚,我和霍家互不干涉。”霍屿声毫不掩饰微怒与厌恶,仅存的一丝情面都快要维持不下去。

  【少爷,他们是您的亲祖父母,这么做是为了您好,也是为了家族啊!】

  “田伯,下次再来电说这些事,我不会再留情面了。”霍屿声语气冷硬到了极点,不等对面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为他好,就是让他跟一个从未见面的陌生女人订婚。

  为了家族,就可以把智力停留在五岁的小姑姑,许配给另一个家族中智力受损的陌生男人。

  祖父母对待别人所谓的“好”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有利可图。

  四年前父母去世,他就看清了祖父母的嘴脸,这样的亲人,不要也罢。

  霍屿声坐在落地灯下,宽敞挑高的客厅陷入死一样的寂静中,他侧目看向落地窗外的繁华街景,眼中只余落寞。

  紧紧攥着的手机被他无意中按亮,人脸识别一打开,屏幕里顿时传来白乔乔悦耳清脆的嗓音——

  “霍老师?”

  霍屿声心脏一紧,目光倏地转回到屏幕上,反应过来她是在回答弹幕里的问题,不是在叫他。

  可是,她这么一打岔,心情确实好了许多。

  *

  “霍老师能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除了都是人类的关系,真没别的了!”

  白乔乔紧张兮兮地解释着,生怕玷污了霍屿声这朵高岭之花。

  “各位粉丝、路人、围观群众,我,白乔乔,跟霍老师还有以前倒霉被我连累的顶流,都没有任何关系!我已经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了,以后会慢慢证明自己的!”

  白乔乔认真的表情中混杂着无奈,可怜巴巴的眼神一瞧就很胆小,不是个能出格的人。

  【看在你这么美......哦不对,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先信你一次。】

  【白乔乔团队确实从没炒过,每次都是被路人抓拍曝光,可能以前只是单纯的蠢?】

  【有一说一青春期小女孩有点疯批是正常的,我十七八岁的时候疯批起来也挺吓人~~~】

  看到大部分弹幕都很友好,白乔乔也就不在乎少部分骂声了。

  “谢谢大家听我说话,今天时间不早啦,我要收工咯,下次安排好直播会在微博先通知。大家晚安好梦!”

  白乔乔微笑着摆手跟大家说拜拜,屏幕定格时,她脸上的笑意不仅没有消失,反而笑得更傻了。

  “川哥,我们今天算有进步了吧?东西卖掉了,还收到了好多礼物,口碑也比以前好啦。”

  张一川激动得直点头,要不是怕楼下住户投诉,他都想原地蹦迪。“乔乔你是最棒的!我一直都相信你不是疯批!你就是最聪明的小明星!”

  “是吗?让我康康谁以前叫我小疯子来着?哦,原来竟是我自己的经纪人!”白乔乔冲他耸了耸鼻子,看到他尴尬的笑容才又笑出声音。

  两人一边玩笑一边整理物品,张一川看了看收件人地址,默默记在纸上,忽然“嘶”了一声。“财神大佬的地址有点眼熟啊。”

  “可能是你认识的人住在附近,你有印象?”白乔乔没怎么上心。

  张一川耸了耸肩,把纸条装进了衣服口袋里,看了一眼大佬的名字,申宇。“嗯,可能吧,反正大佬不是我认识人。”

 文学

白乔乔看着少了一小堆的奢侈品,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姨母笑。

  能一次回血这么多,可见三位大佬对奢侈品的眼光很独到,否则人家专业二手收购商也不会一眼瞧中。

  “川哥,二手商大佬一次拍下这么多,还给我刷了礼物,我们也给点小礼品吧。你随便挑一个包装完好的小袋子装进去,就当是给盲盒啦。”

  白乔乔把挑选礼物的工作交给张一川,自个儿跑去一边翻看各大APP有没有关于她的新八卦。

  一刷新微博,娱乐榜上果然有她。

  #白乔乔直播拒绝《王牌演技派》#

  #《王牌演技派》官微阴阳怪气#

  白乔乔点开第二条看了看,演技派官微的语气果然很微妙。

  【一开始就没有邀请,“拒绝”一说从何谈起?演技派有门槛,参与需谨慎![狗头][狗头][狗头]】

  小气鬼!白乔乔嫌弃地哼了一声,她知道节目组的人不厚道,没想到他们的人品能差到这种地步。她不由得想到霍屿声对综艺节目的态度,不得不承认他的谨慎很有道理。

  “川哥,我又被喷了。”

  白乔乔看到《演技派》铁粉和水军一水儿的狂喷,把她前三年做过的事又拿出来咀嚼,带了一波节奏,引起不少路人跟着一起嘲笑。

  “喷就喷吧,咱们又不少块肉,就当为公司省钱营销了。这次咱们占理,让他们买点水军瞎闹一阵,明眼人都看得出是怎么回事。”

  张一川对白乔乔最近的人设很满意,她最近说话做事也让人深觉欣慰,甚至可以抱一丢丢翻红的希望。

  “乔乔,你现在的首要目标是通过直播打造一个稳定的人设,让人知道你不是小疯子,至于以前的事,时间一长谁还记得啊?你一不犯法二不违反道德,比圈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人强多了,只要你状态稳定,很快就能翻红!”

  “嗯嗯,我会好好的!”

  白乔乔乖巧点头,继续翻看起网上别的娱乐八卦,不再关注喷子。

  “我把礼物打包好了,随便挑了一个颜色鲜亮的,还顺便帮你写了张感谢卡片。”

  张一川很少让她操心这些琐事,一人担起了经纪人和助理的两个角色,他把东西封到一个大箱子里,跟白乔乔告了辞。

  “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明天一早就叫闪送把东西给财神送过去,地址不算远,一个多小时就能到。”

  “好,川哥再见!”

  白乔乔也没问他挑了什么礼物,帮他把箱子抬进电梯,累得气喘吁吁,回到屋里时瘫软在床上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缓过气。

  比起三年前,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很多,放在从前,她根本不可能抬重物。

  本打算只休息几分钟就去清理余下的奢侈品,可是闭着眼睛一会儿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半才悠悠转醒。

  白乔乔睡眼惺忪,洗漱后不慌不忙地查看余下的东西,看着看着,眼神就是一变。

  “不会吧......”

  白乔乔慢吞吞的动作忽地变快,在奢侈品口袋里迅速翻找着,每看一个袋子和盒子,脸色就变得更加复杂。

  翻光了每一个袋子,白乔乔整个人都不好了,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取出电话给张一川拨了过去。

  “川哥,昨晚你送的礼物是什么颜色的袋子,长得什么样?”

  张一川的声音带着喜庆劲儿,听着欢欢乐乐的,心情很不错。

  【有点紫,有点粉,说不清你们女孩子管它叫什么颜色,反正挺好看。上面全是洋文,但不是英语,我一个字都不认识。怎么啦,是不是价格太贵舍不得啦?】

  白乔乔欲哭无泪,脸颊还染上了一抹浅淡的红晕,声音中满是幽怨。

  “川哥,告诉我还没寄出去!”

  【寄走啦,一大早我就喊了闪送。我说乔乔,该大方的时候别抠门,搞不好你的财神小宝贝还会再进直播间收你的东西呢!】

  “不是我抠门,是......”白乔乔心里堵得一逼,吞吞吐吐道,“那一袋......是......是我穿过几次的......内衣裤。就,很、很那个的那种......”

  【......】

  “川哥?”

  【......】

  “喂喂?”

  【唉——】

  【我还是别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见什么鬼的初恋女友了,我直接去公司准备好公关稿吧,等财神大佬拿到货,搞不好要上热搜。】

  白乔乔一听,本来就想哭唧唧的心就更强烈了。

  大佬买的那些品牌内衣都是情趣型,是来自世界各国的经典款式,布料少得只能用可怜来形容,而且又轻又薄,她看了都会脸红心跳,才全部塞进了其中一个原包装袋里。

  “川哥,你问问闪送有没有送到吧,要是没有就让人送回来。”

  【emmmm......】

  张一川在那边沉吟了好长一阵子,最后闷闷地叹了口气。

  【显示已签收,不说了,我去准备稿子。放心吧乔乔,我会好好找一个不那么那个的理由!】

  张一川急匆匆挂断了电话,白乔乔看着手机屏保上咧嘴甜笑的卡通小白狗,呐呐说道:“可是款式真的很那个啊......”

  *

  霍屿声神情凝重地看着面前一堆五颜六色的布料,眉心紧紧蹙成了川字型,唇瓣抿成一条线,血色都快看不见。

  白乔乔......也太那个了。

  且不说这些内衣的款式和颜色,单只说她寄来一堆明显不是全新的内衣套装,还附赠了一张爱心小纸条,上面写着“送给财神宝贝的小小礼物,啾咪~”这种话。

  就,很大胆,很狂野,很让他想当场给她一顿严肃的教训。

  她怎么能给网上的陌生人实名寄内衣?情趣款,还有清洗过后留下的洗衣液香味,这说明她分明穿过了!

  一想到白乔乔曾经穿过这些少得可怜的布料,霍屿声的脸和耳根刷一下就绯红似染血,一把扯过沙发上的袋子,掩耳盗铃般将那堆布料遮盖住。

  呼——

  霍屿声深呼吸了好几下,灯光下的精致俊颜如凝住的雕塑,可是脑海里不断闪过花里胡哨的布料,让他内心不似表面平静。

  他神情愈加凝重严肃,心中涌起一股冲动促使着右手本能拿起手机,翻找出存了很久但从未拨通过的号码打了过去。

  嘟声响起的一瞬间,霍屿声就清明了不少,对面似乎正在玩手机,一下子就接通了,听筒里传出白乔乔带着疑惑的声音。

  【喂?是霍老师吗?】

  她娇娇软软的声音中似有一丝丝鼻音,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有点委屈巴巴的,霍屿声耳朵酥麻了一下,烫得难受,连手机的温度都有点难以忍受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把手机仍到沙发另一头,向后仰倒看向天花板,再一次做起了静心的深呼吸。

本文标签:两根粗大黑肉来回进出

上一篇:2021最新(我和姝姝裸睡把我整硬了)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偷玩朋友熟睡人妻:污到下面滴水的文章1000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