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啃咬她双腿之间的小核

2021-11-29 08:37: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彩霞没劝好宋俊山,在刘家就也开始受些言语。后来,又有彩霞说服宋俊山,要破坏淑媛买庄子的事。

  宋俊山这件事也没办成。

  从那之后,刘家对彩霞,对宋俊山和庞氏这两口子,就

彩霞没劝好宋俊山,在刘家就也开始受些言语。后来,又有彩霞说服宋俊山,要破坏淑媛买庄子的事。

  宋俊山这件事也没办成。

  从那之后,刘家对彩霞,对宋俊山和庞氏这两口子,就明显地转变了态度。他们去打秋风,刘家还是会施舍一些,但是不好听的话,肯定也会说不少。

  渐渐的,就有些不愿意他们再上门的意思。

  彩霞为了在刘家立足,为了她自己母子俩的将来,也就对宋俊山和庞氏冷淡了起来。

  因为知道这些,所以淑媛猜到,宋俊山和庞氏,差不多就是被李家给撵出来的。都这个时辰了,还撵了出来,只怕期间还发生了什么不愉快,那就不是她能知道的了。

  “大过节的不在刘家住也对,人家背地里讲究你,彩霞脸上也不好看。”宋逸山就很厚道地说。

  宋俊山就点头,然后又说,天都这么晚了,他们是不回兴隆庄了,就打算在庆丰住一晚。

  宋逸山就忙看了一眼淑媛。

  淑媛没说话。

  不过在这类事情上,宋逸山还是知道淑媛的底线的。这半夜三更,人都进了家门, 淑媛也不会就把人给赶出去。

  所以,宋逸山就对夏氏说,看她把宋俊山两口子安排在哪个屋子里。

  “二哥,不是我不留你。你这过节没吃饭,啥话也没说就走了。只能爹娘嘴上不说,心里可惦记着。明天一大早,你们吃过饭,就赶紧回去吧。”

  “我不住你们这。”宋俊山却说,“我在这又不是没自己的宅院。”

  宋俊山什么时候在庆丰有了自己的宅院了?

  “存礼那是我儿子。我儿子的,不就是我的。”宋俊山就说,他想和庞氏住到淑媛给宋存礼成亲送的宅子里面去。 “我还一次都没来住过。”

  “二伯、二娘,你们不是知道那宅子在哪儿吗?就在旁边,你们自己过去就行了。”淑媛就说。如今那宅子的钥匙并不在她手里,宅子里的人也不是她的人。

  宋俊山不会不知道,那宅子早就被刘三娘的人接手了吧?!

  应该是知道的。

  淑媛这么想着,就小心地打量了宋俊山和庞氏一回。然后她就灵机一动,飞快地问庞氏:“二娘,你刚才是不是先去的那宅子啊?”

  “去了,人没给我们开门。”庞氏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宋俊山想要阻止庞氏,却已经来不及了。

  气氛顿时就有些尴尬。

  “对,是没给我们开门。”缓了一会,宋俊山仿佛死猪不怕开水烫似的。 “我们这是,谁也不待见。谁让我们没本事,也没钱,到处都得看别人脸色。 ”

  然后他还让宋逸山和淑媛带他们过去,说是宋逸山和淑媛能叫开你宅子的大门。

  淑媛就忙给宋逸山使眼色,让他不要应承。

  这老公公到了儿子和媳妇的宅子门口,喊不开门,反而要让隔房的叔叔和堂妹去喊门。

  首先,就没有这个道理。

  另外,淑媛还不能不考虑到,宋俊山和庞氏是只打算在那宅子里住一晚呢,还是打算就此常住了?

  回想宋俊山跟宋老爷子翻脸的情形,淑媛觉得,宋俊山打算在庆丰常住的面更大一些。

  那她去帮着喊开了门,是不是就帮宋俊山占了宅子啊?!

  “二伯,你也说了。那宅子既然给了我三哥。就是我三哥的。 我这没钥匙。这大半夜的,你和我二娘都叫不开门,肯定有缘故。我们去了,也是白去。”淑媛就说。

  宋逸山这会也明白过来,他也并不想掺合进宋俊山和儿媳妇的争斗之中去。

  “二哥二嫂,就在我们这凑合住一宿吗。有事明天再说。”

  宋俊山就不乐意了:“你们这是都勾结到一块了。我自己的宅子,我想进门都进不去。这还有天理吗?”然后,他还盯着宋逸山问。“老四,你说说,那刘三娘这样,能是个贤孝的儿媳妇? 她就是一直没看上我们这当公公婆婆的,就是面子装的好,那心里,黑的很。”

  就又骂起了刘三娘。

  小存孝从外面进来,给宋俊山和庞氏行礼。

  “落子,你回去歇着吧。这么晚了,明天你还得早起去学里。”淑媛就说。

  小存孝就没再说什么,很顺从地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二伯、二娘,半夜三更的,有什么事,都明天说。你们这大小声的,落子歇不好,一会还得把大宝和小宝给吵吵醒。你们做长辈的,肯定不能这么做。”

  然后,她又对夏氏说:“娘,原先我五叔那屋子天天都收拾,正好我二伯二娘住一宿,啥都是现成的。”

  她不愿意宋俊山住在内院里,因为这里有张妈妈还有几个年轻的丫头。

  宋俊山不是什么讲究人,看他怎么对待刘三娘就知道了。淑媛就不想让宋俊山吓着自己的人。

  “对,对。”宋逸山忙站起身,“二哥,二嫂,我带你们去。”

  就和夏氏连劝带拉地,将宋俊山和庞氏带到前院去了。

  “二哥二嫂,你们饿不饿,要不吃点啥?”宋逸山还客气地说。

  宋俊山和庞氏可不会跟他客气,听他这么一说,立刻都说饿了,还就点起菜来,恨不得快雪堂这半夜里能给他们预备一桌大席。

  宋逸山心里有些后悔,但又不好说什么,就和夏氏一直陪着,直闹到将近凌晨才回到内院。

  淑媛和小存孝她们都睡了。

  张妈妈留着灯,等着他们。

  “这大半夜的,把大家伙都搅扰的够呛。”夏氏就忙说,有点不好意思和愧疚。

  “这都是我们份内的事。”张妈妈就温温和和的,“平常是主子们为人宽厚,待我们极好,这一院子的人心里都有数的。”

  这话就说的很贴心了。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宋逸山就说。

  “姑娘操心的事,是太多了。”张妈妈就说。

  宋逸山和夏氏互相看了一眼:“明天他们就走。不能总在咱们这折腾。” 宋俊山找到的刘三娘新的把柄,明天不用人催,肯定早早地回去,要跟刘三娘闹呢。

 文学

宋家的这些麻烦家事,可以算得上是家丑。宋逸山和夏氏主动说,张妈妈也就听着,但是她绝对不会主动打听。

  而这些人上门来,张妈妈心里也有个分别,哪些是淑媛欢迎的,哪些是淑媛不欢迎的。

  不管欢迎不欢迎,亲戚关系在这里,该尽到的礼数就得尽到。

  其余的,张妈妈会依着淑媛的心思来,她能掌握这个分寸。

  转天早上,淑媛是在庞氏一惊一乍的声音中醒过来的。

  淑云比她早起, 已经梳洗好了,见她睁开眼睛,就告诉她,宋俊山和庞氏昨天闹到很晚,但是今天早上罕见地没有睡懒觉,而是早早地起来了。

  宋俊山已经往那边宅子去了一次,结果发现那宅子里面好像没人了。

  “大门都上了锁。”

  然后宋俊山就骂骂咧咧地回来了。而现在在外面吵吵嚷嚷的,是庞氏。庞氏一早起来,就到后院来了,见着什么都要摸摸碰碰,但凡能吃的都要吃上一口。

  院子里石榴树上,就还有些石榴。

  “自己摘了一个,说好吃,还说一会回去要带回去一兜子。”淑云告诉淑媛。

  “还真不跟我见外。不是遇到事就跟我吹胡子瞪眼睛,恨不得吃了我的时候了。”淑媛对宋俊山和庞氏的厚颜无耻,也算是叹为观止了。

  “告诉她,吃一个两个行,带回去就没有。”就这石榴,她并不是没给兴隆庄送过,庞氏和宋俊山也吃到过,还说不好吃,不如外面买的。

  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 是暗示淑媛小气,不舍得花钱买石榴给他们,就拿了自己院子里的糊弄他们。

  真是笑话。

  她这院子里结的石榴,才是市面上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淑媛深知,对于宋俊山和庞氏这样的人,就不能像对待一般人那样,就不能对他们客气。

  宋逸山和夏氏就是对这两口子太客气了。

  淑媛梳洗了,穿了套家常的衣裙出来,就看见庞氏还在吃石榴。夏氏在一边,也没说什么。

  “二娘,这石榴算什么,一会可有好吃的。你吃这个吃饱了肚子,一会就吃不下了。”

  庞氏本来还想去抓石榴,被她这么一说,立刻收回手。

  “我没算过来。我得留着肚子吃饭,回去再把这石榴捎上。”

  “这些石榴不配。”淑媛就对旁边的小红使了个眼色,小红上前就把桌子上的石榴端走了。 “二娘不是还嫌弃不好吃,不如市面上买的。”

  “现在又好吃了。”

  “可惜也没了。就这几个,还得安排送人。大宝和小宝还没吃上几个呢。”淑媛就说。

  “淑媛啊,你咋越发财,越小气了。”庞氏笑嘻嘻地说。

  “说我小气?二娘,那我请你挪动挪动你那尊贵的屁股,到别处吃饭去吧。”淑媛就黑下脸来,不客气地撵庞氏。

  “这、这咋还到啥地方,都撵我呢。我亲闺女这样。淑媛又这样。”庞氏就说,不知道已经说漏了嘴,她还找夏氏告状。

  夏氏宽厚,就说淑媛:“不能对你二娘这样。”

  “这样还是好的,我这算是不记仇的。”淑媛不客气地说,然后还数落庞氏,“二娘要想不被撵,你就老实点儿,安生点儿,别吵吵嚷嚷的,把我大宝和小宝都吵醒了。”

  然后,淑媛也说夏氏:“娘,你心里也有点数吧。他们啥样人你不知道啊,能跟待正常人一样待他们吗?”

  夏氏就叹气。她就是这种性格,同时还受了宋逸山的影响。

  这个时候,宋逸山就从外面回来了,后面跟着宋俊山。

  原来宋俊山从那边宅子回来,碰上宋逸山,就跟了宋逸山出门去了。宋逸山是往砂锅居去,看他雇的那两个木匠做活了。

  “老四也发起来了,也做了东家了,能支使别人干活。”宋俊山就说,“老四,要不然你看这么着吧。反正我在村子里也没啥事,那儿谁看我都不顺眼。我就上庆丰来,跟着你做木工,你每个月咋给别人发钱的,就咋给我发。你有点良心,看我是你哥,没你过的好,你就多给我点儿。”

  这番话,说的宋逸山头上都要冒汗了。

  他也了解宋俊山,知道宋俊山能说一出是一出。今天这么说,明天真就能跟着他干活去。

  可宋俊山会干啥啊?

  到时候,他就等于养活一个大老爷,还得跟他指手画脚,最怕的,宋俊山还能搅闹的快雪堂不得安宁。

  “二哥,你可别逗我了。”这就是宋逸山的拒绝了。

  宋俊山扭头看到淑媛,就知道这件事成不了。宋逸山都不乐意了,淑媛那边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没银子,没本事,到哪儿都讨人嫌。自己的亲兄弟,也是一样。”就酸溜溜的。

  “二哥,你抱怨啥呢。”宋德山从外面进来,他是听到了信儿,所以过来看看。

  “老五来了。正好,咱一块吃饭。”宋逸山就说。

本文标签: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

上一篇: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餐桌下 腿张开一点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高H肉辣文公交车系列:喂饱你小妖精真紧h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