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乡下老妇把我夹得好爽呀:肚兜娇吟双腿撞击

2021-11-29 08:51: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的脸色苍白,刚才本来就被燕绥打的够呛,现在再给这么一气,直接气血上涌,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的手下想带走他,却发现,四面八方来了许多军人。

  他们被包围了。

  军

他的脸色苍白,刚才本来就被燕绥打的够呛,现在再给这么一气,直接气血上涌,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的手下想带走他,却发现,四面八方来了许多军人。

  他们被包围了。

  军方的人将这些人带走。

  在有人动白蕤生的时候,白蕤生突然笑了。

  他踉跄着爬起来,嘴里嗤笑道:“谁TM要跟你们走!”

  接着,他两只脚像是在跳探戈一般,几个神奇的步伐后,人直接腾空了。

  白蕤生的鞋底有蓝色的电光。

  这是上次罗兰所使用的飞行器升级版。

  腾空的他笑意凛然,“有本事你们来追我呀!”

  他往远处飞去,军方的人朝着天空开枪,没将人留下。

  苏浅浅问燕绥要过手机,燕绥的手机有专门的卫星,比一般的网络好使。

  她的手指灵巧的在上面划了几下,还没到一分钟,就见白蕤生又飞了回来。

  他的脸色很不好,显然,这不是他想主动飞回来。

  在白蕤生往这里飞的时候,燕绥伸手制止了旁边想开枪的人。

  “啪!”

  白蕤生摔到了地上。

  他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苏浅浅告诉他:“没看错的话,你这个是需要导航的吧,里面装了定位系统,巧了,只要是依托外面系统的东西,我都能搅合搅合!”

  除非,白蕤生脚下的飞行器有自己一个完整的,独立的系统。

  白蕤生也不慌张,仿佛对他来说,被抓也没什么大不了。

  苏浅浅从上次就看出来了,在监狱里,白蕤生跟去游玩的一样。

  他到底有什么依仗呢?

  “挺厉害的,过来给我打工吧,千万年薪,干不干!”

  白蕤生开始夸起了苏浅浅。

  燕绥听的不爽,淡声道:“还不把人给带走!”

  这话是和军方的人说的。

  军方人的上前,白蕤生没有反抗,在路过燕绥身边的时候,白蕤生还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燕绥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就在这时,燕绥的电话响了。

  来自研究基地。

  “燕指挥,研究材料全被毁了,所有人都看见了,伊老师毁了所有的研究材料!”

  电话里的人焦急的不得了,燕绥淡淡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先将人控制住,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他侧目看向白蕤生,“这就是你们的计划吗?”

  引他出来,用导弹炸他,没炸死,就去毁了材料?

  这件事已经上升为危害国家性质的事件了!

  “我倒要看看,这次你身后的人保不保的住你!”

  白蕤生笑着被带走,林子里的残局也被军方收拾。

  燕绥和苏浅浅快速赶回研究基地。

  伊锦汐已经被控制起来,一路走进来的时候,两人没少听见有人在骂伊锦汐。

  这次的研究是所有人不眠不休,熬了不知道多少个大夜才弄出来,伊锦汐这样做,很容易激起群愤。

  单独的房间内。

  燕绥审视的目光扫过伊锦汐,“为什么这么做?”

  “做了就是做了,没有为什么!”

  “是谁让你这样做?”

  “想做就做!”

  ……

  只问了两句话,伊锦汐的态度极其不配合,燕绥冷着脸离开。

  他去看监控,监控里,的确是清清楚楚的记录了伊锦汐去组装室毁了所有材料。

  苏浅浅和燕绥一起回来后,就回了自己休息的地方。

  郭霞许久没有见到她,有些担心,问苏浅浅:“你没事吧?”

  “没事!”

  “那为什么经常被带出去,回来之后还很累呢?”

  郭霞不能理解,她和苏浅浅都是化学院的人,两个的科研能力也差不多,为什么就苏浅浅经常被带出去呢?

  她不是嫉妒苏浅浅,只是怕苏浅浅在这里遇到什么麻烦事。

  苏浅浅想起白蕤生说的话,道:“我接了个活,月薪一万,所以有时候要出去完善一下。”

  听到她接活,郭霞和她传授经验:“以后接的时候尽量从老邵那里接,出了事有他兜着。”

  “好!”

  说完,苏浅浅就蒙着被子睡了。

  这一天天的,跑来跑去太累了,根本就没得时间休息。

  大概到了下午的时候,又有人来敲门。

  敲门的是三个穿着军装的人。

  其中一个问:“今天早上十点你们在干什么?”

  郭霞:“这屋里,睡觉,手上的项目早已经交付,上面特批了休息时间。”

  苏浅浅:“我在外面。”

  那时候,他和燕绥在树林里面。

  她的话音一落,有两个人朝他走来,被问话的青年制住,“她不是!”

  说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三人撤离开出去。

  留在屋里的苏浅浅和郭霞大眼瞪小眼。

  郭霞幽幽的说了一句:“你有没有觉得这次科研活动,有点像某种游戏了,将一些人集中在一起,要完成一件事情,然后每个人都能收到不能的指令,这里也会发生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比如东西失踪,人出事什么的?”

  郭霞已经严重怀疑自己是参加了某个真人秀游戏。

  “啊啊啊!我不想玩了,我想回家,我想打游戏,我想看电视!”

  愤愤不平的她将头埋进被子里睡觉。

  郭霞的话让苏浅浅一个激灵。

  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游戏,那么幕后的人到底想做什么呢?

  她闭着眼细细回想这些天的经历。

  是了,这根本就不像是对待科研的活动。

  如果真的是科研活动,那应该会有一个研究主题,一个研究方向。

  哪像现在这样,每个人给个任务,做完就关在房间里。

  这不科学!

  还有,这边的领导看起来也没有领导样子,在燕绥面前,他们的存在感很弱。

  所以,这里到底是为什么存在?这些人又在其中扮演者什么角色?

  她开始回想原书中的内容。

  原书并没有对这一段的描写,原书更多的是集中在描写厉云深和安媛可。

  这个时间节点的厉云深和安媛可是在做什么呢?

 文学

这个时间节点,正好是安媛可被带回安家的时间。

  厉云深还不知道安媛可的身份,以为只是自己救出来的孤女。

  这个时候,重点在描写安媛可失踪后,厉云深突然发现对她的喜欢,并去桃源找安媛可的事情。

  男女主的感情到了催化环节。

  可这和现在有什么关系,这里的事情,原书中一句都没描写。

  面对这诡异的情况,她也是有些琢磨不透。

  晚上,郭霞已经睡着。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声音刚开始很轻,似乎在验证里面的人睡没睡。

  苏浅浅不想去开门,她躺在床上没动。

  敲门声渐渐增大。

  吵的人心烦,郭霞打着哈欠,在摸索床头灯。

  “谁啊?”

  她准备去开门,苏浅浅一把拉住了她,对她摇了摇头。

  郭霞的瞌睡一下惊醒。

  两人都没动,渐渐的,门外没了声音。

  研究院的保密性做的好,他们所在的休息室没有窗户,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所以,也看不见里面开了灯。

  郭霞问苏浅浅为什么不开门,万一是有事情要找她们呢?

  苏浅浅和她解释:“这道敲门声刚开始比较轻,明显是在试探,如果真的有事情,外面的人早就叫我们俩个的名字了。”

  郭霞一听,苏浅浅分析的还挺有道理,便准备关了灯睡觉。

  “啊——”

  突然之间,一道惨叫声响起。

  郭霞按在开关上的手也不敢动了,嘴里道:“我去,该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我出去看看!”

  苏浅浅披了件衣服,准备出去。

  郭霞拉住她:“我一个人害怕!”

  “我不出去,就在门口,看一眼就进来!”

  郭霞信了。

  苏浅浅打开门,之间灯光闪烁的楼道中,站着一人。、

  那人黑衣黑发,身材高挑,脸色冷漠,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刀子,刀子上滴着某种黏腻的液体。

  在他的前面,是另一个男人,那人的喉管处被切了一刀。

  男人扭头看见了苏浅浅。

  他的目光很冷。

  苏浅浅当机立断,进门,然后关上门,又拿来椅子抵在门上。

  “怎么了?浅浅?”

  郭霞一边帮忙一边问道。

  “门外有个人,手上拿了把刀子,刀子上有血,在他前面倒了个人。”

  苏浅浅如实说了自己看见的。

  “啊!”郭霞惊叹:“这不就是犯罪现场,你看见了这个,对方会来灭口的!”

  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声音很大,那个人还在推门。

  苏浅浅在屋里环视了一圈,看到床底,对郭霞道:“你躲到床底,等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探出头来!”

  “那你呢?”

  “我在柜子里!”

  苏浅浅示意她看一旁的柜子。

  在郭霞刚钻到床底的时候,苏浅浅关了灯:“这样黑天安全!”

  苏浅浅并没有去柜子里,她就站在门侧。

  有一件事她想不通,为什么,刚才楼道里只有这个人。

  旁边有那么多房间,为什么只有她出去了。

  这不科学?

  外面那人开始踹门,科学院的门很结实,寻常人根本踹不动。

  然而那个人能踹动,说明他的身体素质不一般。

  突然,门外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

  好像是沙子漏下来的声音。

  “嘭!”

  一声巨响,门倒了下来。

  苏浅浅看清楚了,门是被人用特殊的手法给切割下来,属于物理拆除。

  她默默的往墙里面走了两分。

  逆着光,那人进来了。

  他尖锐的眸子在前面扫视了一圈,屋里没开灯,外面的光线也就只够看到前面一点。

  苏浅浅趁机一个扫腿,被对方格挡。

  她再次发起攻击,目的不在攻击那人,在从这里跑出去。

  她要将人给引出去,不能伤到郭霞。

  外面的楼道里,空荡荡的只有苏浅浅一个人。

  她往前跑,那个男人在后面追。

  直到苏浅浅跑到刚才被割喉的男人身边,她停了下来,眯着眼看那男人。

  那男人也在打量她。

  一分钟过后,那男人动手了。

  手中的刀狠厉的朝苏浅浅刺来。

  苏浅浅躲过,又和男人过了几招。

  她手上没有武器,只能和男人近战。

  这男人强的不像话,她的手还有腿都在疼。

  眼见打不过,她直接拿出一把小圆球朝男人掷去。

本文标签:乡下老妇把我夹得好爽呀

上一篇:宝贝好爽你下面好多水:混蛋好痛你出去不要了

下一篇:大胸丰满少妇老师:国产又粗又硬又大又长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