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冰块一个一个挤出去(bl玩弄尿孔揉尿眼失禁)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29 16:21: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季妧无比庆幸自己坐在车里,不必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想想骑马走在最前面的关山……没事,他脸皮厚,不怕看。
  
  最开始还是有点新鲜感的,但很快就没

季妧无比庆幸自己坐在车里,不必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想想骑马走在最前面的关山……没事,他脸皮厚,不怕看。
  
  最开始还是有点新鲜感的,但很快就没了。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将军府。
  
  随侍女官正要服侍季妧下婚车,手刚伸出去,关山抢先一步将季妧抱了下来。
  
  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皱眉道:“不舒服?”
  
  已经蒙上盖头的季妧摇了摇头:“没不舒服,就是有点晕车。”
  
  关山:“……”
  
  虽然不清楚从来不晕车的季妧是什么时候开始晕车的,但是既然季妧不舒服,那么一切就得加快。
  
  于是前来贺喜观礼的宾客观看了一场前所未有之快的婚礼,等回过神新娘子已经被送进了洞房。
  
  洞房内,由于关山的嘱咐,众人也没敢怎么闹,必需的流程走完之后,房内就清静了下来。
  
  季妧扯下盖头,大喘了几口气后,毫无形象的往床上一倒。
  
  白扣见她脸色煞白,有些担心:“要不要叫大夫看看。”
  
  季妧摆了摆手:“不用,没事,我歇一会儿就成、歇一会儿……”
  
  白扣给她卸了头饰,又帮她把被子盖好,这才蹑手蹑脚出了房门。
  
  她前脚刚走,后脚罗兰便走了进来。
  
  季妧睁开眼,接过罗兰递过来的字条,展开看完后便陷入了沉默。
  
  殷氏死了。
  
  在病榻上耗了近三年的人,终日在怨怒惊惧中度日,终于还是死了。
  
  刻意选择今天,也是有心了。
  
  季妧揉了揉太阳穴,将字条递回给罗兰,让她给正在前厅宴客的关山送去。
  
  罗兰走后,季妧重新躺下,却已经没了睡意。
  
  最近两年,殷氏无数次提出要见她。
  
  季妧知道,她想见的是关山,但是关山不肯见他,这才退而求其次。
  
  即便真相已经通过戏文的方式广而告之,即便神武将军府已经不再是神武将军府,即便寇府已经彻底没落、寇长卿也已经半疯……殷氏仍旧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反而更加认定了关山祸害的寇家至此。
  
  同时她又觉得关山是她儿子,那么季妧这个长公主就是她的儿媳,儿媳去见婆婆,天经地义。
  
  对于这个一个人,季妧自然不会去见。
  
  但是也无法对她做些什么。
  
  欺君毕竟是欺君,即使万德帝已经不再是君,那些行径确是存在的。
  
  而在有心人看来,关山可以配合寇家欺君一次,就可以欺君两次……谁知道呢,但是总不能为以后埋雷,流言和亲口承认,性质还是不一样的。
  
  是以澄清也只能半真半假的澄清,殷氏和寇长卿也依旧活着,只是死了个工具人金申。
  
  季妧觉得便宜了那对母子,不过事实证明关山说的没错。
  
  对殷氏来说,最大的折磨并不是死,而是不得不活着,然后自我折磨到死。
  
  不过死在今天还是挺膈应人的……
  
  算了,交给关山处理吧。
  
  人都死了,或许……他会愿意去看看。
  
  季妧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等睁开眼,满室昏黄,外边天已经黑了。
  
  关山坐在塌边看着她,见她醒来,就要让人传饭。
  
  季妧反手拉住他,摇了摇头:“不饿。”
  
  她盯着关山看,见他一如往常,顿了顿,道:“殷氏死了,寇长卿也失踪了。”
  
  寇长卿失踪并非一回两回,回回都是躲在犄角旮旯,上次是京郊的一处山洞,这次也不知是什么地方。
  
  不过之前都是三两天就找回,这次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也难怪殷氏会……
  
  “知道。”
  
  “那你……”
  
  “今日是你我大婚之喜,不要让不相干的事扰了兴致。”
  
  季妧从他的眼神,确认他没有伪饰,笑了。
  
  “好。”
  
  早已不再为魔障所困的关山,仇恨左右不了他,他也不会原谅。
  
  季妧爱着这样的他,也心疼这样的他。
  
  伸手,抚着他的脸,想要给他个惊喜。
  
  却没注意到关山逐渐暗下去的双眼。
  
  “有件事要跟你说,我……”
  
  刚开口就被堵住了嘴。
  
  按照正常流程,季妧应该闭上眼,搂着他的脖子,又或者是拥着他的背。

 文学

季妧却着推他、咬他、踹他。
  
  关山以为她在闹着玩,起先没在意,等注意到她一脸难受,这才稍稍退开些距离。
  
  “怎……”
  
  询问未及出口,季妧一把推开他,趴在床沿干呕起来。
  
  关山霍然变色,将她捞到怀里抱着,扬声吩咐下人去请大方。
  
  “别……我真没病。”
  
  关山皱眉:“脸都这样了,还说没病?”
  
  季妧依偎在他胸膛,有气无力的抱怨:“还不是你,身上有酒味,嘴里也有……”
  
  关山一僵。
  
  今日大婚,宾客众多,又多是军中之人,难免多喝了些。
  
  怕熏着季妧,他进来之前还特地沐浴洗漱过……
  
  “我鼻子是不是很灵?”
  
  季妧正想卖乖,结果干呕感又来了。
  
  关山替她顺着背,见她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呕出来一般,眉心已经打了死结。
  
  “究竟怎么了?你不肯说,就让你的丫鬟……”
  
  “说说说我说”
  
  季妧伸出虚软的手,拉着他粗糙的手掌,按到自己的小腹上。
  
  关山终于明白了她的不适因何而起,自发给她揉按起来。
  
  季妧:“……”
  
  不会以为她例假来了吧?
  
  叹了口气,仰唇凑到他耳边,悄悄说了句话。
  
  关山的动作戛然而止,表情也一片空白。
  
  季妧被他这难得一见的模样惹的直笑。
  
  笑够了,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手腕被他抓住。
  
  “真的?”
  
  季妧睨了他一眼:“从你回来的那天,差不多两……”
  
  话未说完就被关山紧紧按进怀里,用的力道有点大。
  
  季妧能感觉到他的狂喜和激动,也能感受到他隐藏于狂喜背后的无措。
  
  这个巍峨若山一般的男人,即将为人父的这一刻,原来也是慌的。
  
  季妧想跟他说:别慌,你一定会是个好父亲,我也会学着做个好母亲,我们的孩子会弥补你我的缺憾像,她/他会在蜜罐中开心快乐的长大。
  
  但是最终,她只是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背。
  
  等关山终于平复下心情,季妧已经支撑不住睡着了。
  
  关山将人放到床上,略有些颤抖的手再次抚上她的小腹,眼睛却始终凝视着即使睡梦中嘴角也小幅度上扬的季妧,直看了整晚。
  
  期间季妧迷迷糊糊醒过一次。
  
  “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
  
  “骗人,你上次也这么说。”

本文标签:把冰块一个一个挤出去

上一篇:在电梯里疯狂撞击她H 粉嫩壁肉被粗大慢慢撑开

下一篇:被听诊器玩到高潮NPH(男主狠狠的要女配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