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JK白丝班长在我胯下娇喘: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男男

2021-11-30 08:45: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哪怕只是低酒精度的黄酒,一群人也喝得鬼哭狼嚎,互相灌酒拼酒,但谁也没敢往陈云盛身边凑。
  
  另外没喝酒的,除了酒精过敏、老婆颁发喝酒禁令、开了车的,就只剩下小老板和

哪怕只是低酒精度的黄酒,一群人也喝得鬼哭狼嚎,互相灌酒拼酒,但谁也没敢往陈云盛身边凑。
  
  另外没喝酒的,除了酒精过敏、老婆颁发喝酒禁令、开了车的,就只剩下小老板和配乐部门的主管两个人。
  
  “老板不是很喜欢喝酒吗?”有人借着酒劲发问。
  
  “今天胃不舒服。”小老板一本正经地说。
  
  当然这都是借口。
  
  真正的原因是他知道一会儿纪繁音就会来,不能醉醺醺地去接待她。
  
  于是小老板问服务员要了一杯养生的枸杞红枣茶,边喝边往陈云盛那边好奇地偷瞥。
  
  ——好看,但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好看的脸蛋。
  ——有才,但有才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纪繁音的追求者里更不缺天之骄子。
  ——所以究竟特殊在哪儿呢?
  
  “会不会不来了啊?”陈云盛的上司偷偷挤到小老板身边问道,“都这个点了。”
  
  “不会吧。”小老板打断自己的思绪,不太确定地说着,拿起手机想看看现在几点了。
  
  结果手机一拿起,纪繁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吓得小老板一个机灵差点把手机摔进面前的蟹醋碗里,好在几下手忙脚乱地接住了。
  
  手机换新是小事,这个电话不接可就是大事了。
  
  小老板接起电话的同时,陈云盛的上司立刻放下杯子端坐,好像纪繁音已经到了他跟前似的。
  
  小老板接起电话,遮住嘴和话筒位置,小声地问:“您到了吗?”
  
  “在门外了,你们快散了吧?”
  
  “我们还没……”小老板顿了一下,大脑突然接上了,特别机灵地转了话头,“还没出来,在等您来嘛。我这就买单,准备让他们都回家睡觉去,您稍等一下。”
  
  他挂了电话,第一件事情就是叫服务员另外打包了几份店里的招牌菜用保温袋装起来。
  
  “老板没吃够啊?”有人打趣道。
  
  “送人的。”小老板站起身来,挥挥手,“都几点了,速速各回各家,明天周六不用上班,睡个爽吧。”
  
  众人于是纷纷醉醺醺吆五喝六地从桌边站起来,三三两两勾肩搭背地离开座位,商量着各自怎么回家。
  
  陈云盛提了双肩包走在人群靠后的地方,小老板在他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抬手叫住了他:“小陈,这个给你。”
  
  陈云盛停下看了一眼外带,没伸手:“谢谢,我吃饱了。”
  
  “不是让你吃的,你拿着就知道了。”小老板不由分说地往陈云盛手里一塞,挥挥手,“赶快出去,别走这么慢悠悠的。”
  
  陈云盛看了一眼封口好的保温袋,看起来还是有点疑惑,但他没再多问,点点头就出去了。
  
  小老板转头立刻小声问身边的人:“开个玩笑啊,不过你觉得我要是把这个消息转手卖出去会值多少钱?”
  
  “值钱,但也不会太值钱,又不是第一次。”陈云盛的上司想也不想地说,“再说,这个看起来难道像是能和她走到最后的样子吗?”
  
  小老板认真想了想:“你这么不看好?我倒是觉得说不定结果会令人惊讶。”
  
  上司兴奋起来:“打赌!就赌你新买的手表!”
  
  小老板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你冲着我表来的是吧?行啊,你要是输了就把那辆珍藏的赛车给我。”
  
  “我靠,太狠了。”
  
  “赌不赌?”
  
  “拼一拼单车变摩托,当然要赌!”
  
  ……
  
  一行人一起往外走时,有人发现了陈云盛手里提的袋子,揶揄道:“老板这是生怕摇钱树饿着,还特地给你多点一份带走。”
  
  陈云盛垂眼又看看袋子。
  
  这是小老板在临走之前才让人打包的,说的话也是奇奇怪怪。
  
  什么叫“给你,但是不是让你吃的”?
  
  小老板又不认识他的室友,就算真认识,也不应该掏钱包给他买一份外带。
  
  陈云盛面无表情地思考着走到路边时,突然被不远处亮起的大灯闪了一下眼睛。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已经关掉了车灯,车型看起来非常熟悉。
  
  有点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纪繁音常开的那个型号……
  
  脑子转到这里,陈云盛睁大眼睛,反手将双肩包甩到背上,迈开双腿直接朝那辆车的方向跑了过去,就连后面追出来个同事大喊“大佬你把数据线落下了”的声音都抛在了身后。

 文学

  
  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车旁的时候,驾驶座的车门直接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别跑这么快,会摔跤。”纪繁音扶着车门问道,“喝酒了吗?”

我没喝。”陈云盛立刻表明自己的清白,他举了举自己手里的袋子,“那这个应该是老板让我带给姐姐的,趁热吃比较好吃。”
  
  纪繁音凑过去看了看袋子里面的小票:“那我们回家吧。”
  
  ——她说“我们回家”。
  
  陈云盛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第一次这么深刻地领悟了“心花怒放”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用力点头,充满期待地:“嗯!”
  
  纪繁音抬眼看了看他。
  
  然后又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陈云盛低头乖乖被薅了两把,然后突然听见了背后嘈杂的说话声——这些声音刚才仿佛被他的耳朵自动屏蔽过滤掉了似的。
  
  陈云盛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正往这个方向靠近的小批同事们,有点紧张:“姐姐先坐回车里吧,会被人看到的。”
  
  纪繁音扬了扬眉。
  
  她还没说话,那个举着充电线的人已经一路冲刺到了陈云盛身旁,气喘吁吁地说:“大佬,刚问你借的充电线,忘记还给你……呃……我好像喝多眼花了我怎么看见了纪繁音老师而且她的手还放在大佬你的头上……”
  
  陈云盛:“……”
  
  他下意识地握住纪繁音的手腕、从自己头上移开。
  
  陈云盛知道自己应该放开避免给纪繁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手指却违背大脑意愿地反过来握得更紧了。
  
  他悄悄看了一眼纪繁音的表情,发现她只是好整以暇地靠在车上看着他,好像也在等待他的回答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陈云盛舔舔嘴唇,心跳开始加速。
  
  他故作镇定地接过数据线,努力用平时的语气说:“你没看错。”
  
  “呃……”同事的手还保持着举数据线的动作,一脸震惊,“你……我……这是……???”
  
  “我们要回家了,周一见。”陈云盛深吸一口气,拉着纪繁音往驾驶座的方向走,帮她打开车门、看她坐了进去,才绕去了副驾驶座。
  
  车子驶出停车位的时候,陈云盛还能看到一列同事像是失了智一样在路边站成一排目送他离去。
  
  陈云盛紧紧抱着外卖袋,觉得自己刚刚真是勇气可嘉,干了一件大事。
  
  纪繁音开出一个路口拐个弯就停在了路边。
  
  陈云盛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姐姐?”
  
  “把袋子放后座。”纪繁音指了指他怀里的保温袋。
  
  陈云盛哦了一声,向左转身、伸长手臂把保温袋从两个座椅中间塞去了后座。
  
  刚放好转身转到一半时,他听见了耳边传来轻轻的咔嗒一声,是安全带被解开的声音。
  
  陈云盛下意识地去看纪繁音,被靠近的她含笑单手捧住脸、在嘴唇上亲了一下。
  
  “这是你刚刚这一次诚实地说出心里话的奖励。”她轻声说。
  
  陈云盛觉得自己前天太过无知。

本文标签:JK白丝班长在我胯下娇喘

上一篇:迈开腿让我尝尝你视频(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女神被啪到深处叫受不了:狠狠的撞入(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