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清纯校花戴乳环上体育课 将校花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

2021-11-30 16:40: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因为一般人,根本不会答应,总会客套两句。

  结果,

  肖冬忆却点了下头,“好。”

  “……”

  周小楼捧着热乎乎的栗子,当两人相对

因为一般人,根本不会答应,总会客套两句。

  结果,

  肖冬忆却点了下头,“好。”

  “……”

  周小楼捧着热乎乎的栗子,当两人相对坐到餐桌前,她的心情变得格外复杂,只恨自己嘴欠,为什么非要招呼他吃饭啊。

  而且,肖冬忆居然一点都没客气。

  主要是她晚上吃得清淡,如果是浓油酱赤那类,她倒是可以直接说:“我们家的饭菜不适合你一个病人,你要不还是回自己家吃吧。”

  “都是你做的?”肖冬忆看着餐桌。

  小楼瓮声应着。

  “味道挺好。”

  “那你就多吃点。”

  得到夸奖,周小楼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肖冬忆本就不想走,自然要多吃点。

  只是……

  周小楼只做了一人食的餐量,肖冬忆想再喝碗米粥时,发现电饭锅内只剩小半碗汤底,根本不够吃。

  没饭了!

  这事儿搞得周小楼也挺尴尬。

  做的饭,若是她一个人压根吃不完,还打算明早再当一顿早饭。

  结果肖冬忆来了,饭菜根本不够吃。

  “要不你吃点栗子吧,还是热的,很好吃。”周小楼刚剥好一颗栗子,伸长了胳膊递给他。

  她的本意是让他伸手接着。

  只是没想到,肖冬忆用胳膊肘撑了下桌子,甚至稍微前倾,张嘴就咬住了她递过来的板栗。

  唇边难免擦到她的手指。

  热的,软的。

  一刹那,

  激得周小楼头皮发麻。

  耳朵尖儿瞬间充血泛红,热意上涌,整个小脸都被烫出一层热度,在灯光下,显得越发俏丽生动,娇俏可人。

  “是挺好吃的。”

  热板栗,软糯香甜,确实可口。

  其实肖冬忆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张嘴过去了。

  他虽没谈过恋爱,但是陆时渊这厮寻常和苏羡意总在他面前打情骂俏,各种秀恩爱,耳濡目染的,多少总知道一些。

  不懂,但会学。

  周小楼低头,继续剥板栗。

  小脸臊得通红。

  他到底想干嘛!

  有些板栗没开口,剥起来很费劲儿。

  大概是觉得有些尴尬,肖冬忆咳嗽两声,“你的指甲,颜色挺好看的。”

  指甲?

  周小楼前段时间换了新工作,换个心情,就去做了个美甲。

  “这个颜色啊,是秦纵的应援色。”

  “应援……色?”

  “就是明星偶像或者偶像团体的专属颜色。”

  肖冬忆咬牙:

  这颜色,真丑!

  余光瞥见周小楼放在茶几上的专辑唱片,肖冬忆只觉得头疼,而且自己公寓的墙上,居然不知何时贴了张某人的大头海报。

  海报中,秦纵笑得邪魅。

  他明明不在,可他却觉得某人无处不在。

  吃完饭,周小楼去洗碗,让他在客厅自己待会儿。

  肖冬忆本想去帮忙,只是公寓本就不大,厨房更小,洗碗池那边,站一个人尚且能转身,若是两个人,就很挤了,他只能在客厅等着。

  说是洗碗,她其实很心不在焉,总觉得自己手指上还残留着他唇边的温度,此时回想,仍觉得心悸慌乱。

  她也不傻,肖冬忆根本不是来取围巾,而是冲着她来的……

  这老男人,也不算很木讷。

  那她该怎么办?

  要不要晾他几天,毕竟自己之前那么伤心。

  她心里胡乱想着,后知后觉,发现碗碟并未冲洗干净,待她把手擦干净,离开厨房时,发现肖冬忆居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也不能怪他。

  昨晚没睡好,今天让程老推拿拔罐,浑身筋骨都好似被重塑了一遍,身上又困又乏。

  公寓本就是他的,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

  身体松弛,竟有了困意。

  他原本只想闭目养神,却没想到会真的睡着。

  周小楼打量着他,视线落在沙发前的茶几上,糖炒栗子的袋子旁,有十几颗剥了壳的栗子,她这心里,瞬间便涌起了异样的情绪。

  除了她爸爸,还没人给她剥过栗子。

  她屈膝,坐在沙发前。

  打量着他:

  肖爸爸,你究竟想让我怎么样啊。

  他脸色太白,唇上失了血色,浅粉的,今天离开陆家时,程老还拉着他叮嘱,让他减少工作量,千万别太拼,说他现在的状态,就算哪天猝死都未可知。

  说得很吓人。

  周小楼见他休息,也没打扰,想着让他睡会儿……

  再赶他走!

  她轻着手脚,从卧室拿了条薄毯盖在他身上,只在客厅留了盏小灯,便回了房。

  **

  而此时的肖家

  随着时间分秒流逝,肖妈妈一边追剧,余光看向正撸猫的丈夫,“这都九点多了,冬冬怎么还不回来?他该不会在小楼那里留宿了吧。”

  “那不正好合你的意?”

  “可是这发展的太快了啊。”

  “哪里快?”

  “我还没准备好做奶奶。”

  “……”

  肖爸爸低头摸着陆小胆的头,还是小猫儿可爱。

  周小楼原本正戴着耳机在追剧,结果秦纵那边发了工作任务过来,关于圣诞新年的企划文案,周小楼投入工作,便忘了叫醒肖冬忆。

  就因为这个,发生了一件让她不可控的事。

  让她对肖冬忆简直刮目相看!

  刚把老公搞丢了,差点又……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

  按摩拔罐完,真的特别累,我有时候下午去拔罐,回家就能倒头睡到第二天,太舒服了【捂脸】

  冬冬:所以我不是故意的。

  二哥:你以后别说这些是跟我学的,我可没教过你。

  冬冬:耳濡目染。

  二哥:……

 文学

入夜,月昏星黯,晚来风急。

  公寓内,静得针落可闻,只有卧室传来的键盘声变得越发清晰,周小楼头疼得盯着电脑,她想给秦纵最好的,不仅是因为喜欢他,也是为了肖冬忆。

  其实娱乐圈聘用工作人员,不太喜欢找粉丝,因为喜爱可能会影响工作。

  自己又是肖冬忆介绍过去的,如果不能很好的完成交代的工作,也是给他抹黑。

  此时,手机震动,一则信息。

  老公:【睡了吗?】

  周小楼愣了许久,心头小鹿哐哐乱撞。

  妈妈!

  我的老公主动找我了。

  【还没有,您有事吗?】

  【就是想跟你说,你还在实习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周小楼感激涕零,自己这是遇到了什么神仙老板,不愧是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温柔又贴心。

  其实秦纵是想旁敲侧击问一下她与肖冬忆究竟是何关系。

  他更好奇陆时渊和谢驭的恋情,只是这两个人的私事他都不敢过多打听,就只能盯着肖冬忆。

  结果没等他开口,周小楼直接说:

  【太晚了,您早点休息,我肯定会努力工作,绝不辜负您的期待。】

  虽然只是短短聊了两句,周小楼已经足够高兴。

  关了电脑,扑倒在床上。

  裹着被子,兴奋得从床头滚到床尾。

  还特意发信息和苏羡意说了这件事:

  【意意,老公找我了。】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某人飙升的肾上腺素,她真是疯狂。

  “怎么了?一脸无奈。”陆时渊从苏羡意卧室的洗手间走出来,脖子上搭着条毛巾,发梢有水珠正往下滴落。

  “小楼说秦纵找她了,兴奋得睡不着。”

  陆时渊只是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苏羡意的肚子,“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行。”

  苏羡意今晚觉得身体不适,陆时渊就干脆睡到了谢家。

  美其名曰:

  方便照顾。

  “之前很乖,现在开始闹腾,这丫头长大后,该不会像我姐吧?”

  “像姐?”

  “不是都说,侄女像姑姑吗?”

  “你怎么确定是女孩?”

  “医生的直觉。”

  “……”

  行吧,你是医生,说什么都对!

  对于生儿生女,苏羡意是无所谓的。

  而且苏羡意近来偏好酸口的东西,陆时渊就笃定她腹中一定是个女儿。

  “你还是早点睡吧。”苏羡意说着钻进被窝,陆时渊则去吹干头发,才掀开被子上床,从后侧拥着她,手指放在她腹部,“关于婚礼你有什么想法?”

  苏羡意沉吟片刻,说真的,这孩子来得太突然,关于婚礼,她还真没考虑太多。

  “我们家的意思是,跟我姐一起。”

本文标签:清纯校花戴乳环上体育课

上一篇:太多了子宫装不下了 在娇嫩的肉蚌中间磨动了几下

下一篇:涨精装满肚子用塞子堵住视频(银羽公主被侍卫灌满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