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好看(坐女婿的摩托车回娘家)全章节阅读

2021-11-30 17:26: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公公,可要派人驻守在道观?”身边小内侍小心翼翼询问。

  方内监摇摇头,“道法自然,岂可强求。咱家入股四通钱庄,算是和叶慈结了个善缘。”

  他只提

“公公,可要派人驻守在道观?”身边小内侍小心翼翼询问。

  方内监摇摇头,“道法自然,岂可强求。咱家入股四通钱庄,算是和叶慈结了个善缘。”

  他只提叶慈,不提定王刘珩,显然还是想和刘珩划清界限。身份太敏感,同皇子结交可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知叶姑娘这回圈地,能挖出几座矿?”

  “还想要几座矿,着实贪心。能挖出一座矿,此次差事就算是圆满达成。几座矿这种好事情就不要想了。”

  怕就怕,一座矿都挖不出来。

  方内监也愁啊!

  他怀疑叶慈并没有真正用心替陛下选址挖矿,可是,圈地情况一一在目,叶慈的确很严肃很认真地在圈地。

  然而,心中怀疑一直去不了。

  他也明白,叶慈为何不想圈地,更不想圈地挖矿。

  她一个小姑娘,怀揣至上法术,等同于小儿揣金过闹市,太过危险。各方势力都能灭了她。

  但事已至此,他出宫日久,不能再耽误下去。

  择了一个良辰吉日,下山,就该启程回宫复命。

  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在农闲庄砰到平武侯夫妇,叶怀章和苏氏两口子。

  真是稀奇。

  平武侯叶怀章颇觉丢脸,见到方内监那一刻,只觉着天塌地陷。

  他特意拖延日程,路上又走得慢,走走停停,各种刁难……

  拖延了一个多月,为什么方公公还在农闲庄?

  “原来是侯爷,真是稀客。侯爷不在京城当差,怎会出现在这里?莫非侯爷和定王是老相识?”

  “不不不……方公公误会了。本侯是来看望闺女。”

  “闺女?”方内监哈哈一笑,“这里的确有个姓叶的姑娘,不过,咱家记得叶姑娘同你们侯府好像早就脱离关系了吧。”

  “虽说脱离了关系,但她毕竟是我们夫妻的孩子。血脉亲情,断不了。”叶怀章义正辞严。

  这番话他自个是相信的,且无比坚信。

  自己的种,自然是想什么时候来往就什么时候来往。

  这年头,孝道最大。

  叶慈不认爹娘,就是最大的不孝。就算已经过继出去也不行。

  方内监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叶家人的家事,他自然不会干涉。

  只是……

  叶家是真的落魄了,竟然以侯爷之尊,跑到山沟沟见闺女。指望着走通闺女的门路东山再起。

  嗯!

  如果叶慈心软,叶家这个办法倒是一条不错的路。

  只是,叶慈她会心软吗?她会屈服在孝道之下吗?她若是不屈服,又如何面对悠悠众口,如何从孝道之下逃脱出来。

  方内监真是好奇极了。

  不行,他要将回京的行程推迟两天,他要看一场好戏。

  “侯爷和夫人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莫不是要叶姑娘出来迎接?她可忙了,咱家住在这里的时候,想要见她都要预约。不如,二位就随咱家一起进去。”

  “这合适吗?”叶怀章高兴坏了,却又小心掩饰。

  他正发愁是直接敲门道明身份,还是先派人探一探口风,没想到方公公人这么好,竟然主动帮他解决了眼下的难题。

  “有何不合适。你们二位是叶姑娘的亲生父母,总不能让你们一直在门外等候,不成体统。”

  “多谢方公公。”

  叶怀章招手叫上苏氏,就要跟着进农闲庄。

  方公公却突然停下脚步,“二位来见闺女,可有诚意?”

  “诚……诚意?什么诚意?”

  “二位多少年没见过亲闺女了?如今才出现,是不是迟了些。”

  闻言,叶怀章和苏氏也觉心虚,倒是不觉着羞愧。身为父母,如何对待孩子是自家的事情,只要将孩子养大,不管养大的过程如何,这就是恩。

  生恩,养恩,还有什么恩情比这个更大?

  他们两口子能放下京城的一切,来到这偏远地区,就是最大的诚意。比什么贵重,更显诚意。

  见两口子有些懵逼,又有点理直气壮的样子,方内监了然一笑。

  “二位身为父母,一会进去见到叶姑娘,莫要太激动。多年未见,哎,也是凄凉。”

  嘴里说着凄凉,眼里全是看好戏的劲头。

  他还特意安排人去通知叶慈。

  “告诉叶姑娘,她的亲生父母来了,请她出来迎一迎。咱家先把人带到花厅喝茶。”

  就这样,方内监堂而皇之带着叶怀章和苏氏两口子,以及叶家的奴仆走进了农闲庄大门。

  农闲庄的庄丁也不知该不该阻拦,那毕竟是东家的亲生父母啊!

  朴素的想法,亲生父母肯定要见一见。有什么不满仇怨,当面说清楚。总之,还是孝道。

  在后世,都有许多键盘侠站在道德制高点拿着所谓的孝道压人,更何况这个时代,以孝治国的年代。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皇子背负上不孝的罪名,那么这个皇子从此和皇位绝缘。

  满朝堂文武,不可能选一个不孝之子继承皇位。可见,孝道就是一座大山,压着每个人,遵守着这世间的规则。

  庄丁们想法都很朴素,孝道最大,自然就没阻拦。

  很多事情,可以做不可以说,说出来就要背负恶名。

  即便内心恨不得杀了对方,面上也要笑眯眯,一团和气。

  方内监的恶趣味,就是想看看叶慈如何化解此次危机。从她过去的行事就能猜到,她对叶家没有感情,对叶怀章和苏氏两口子更没有感情。

  到了花厅落座,方内监先找了个借口离开。

  平武侯叶怀章还不忘提醒苏氏,“一会见到叶慈,说话温和些,多给点关爱。别跟在侯府似得,凶神恶煞。”

  “她是我肚子里出来的,我如何待她,她都得受着。”苏氏心里头一直憋着一股火气。

  她不愿意来这里,她是被逼着来的,被老太太许氏用孝道压制,用绝食威胁逼着来的。

  苏氏胆子再大,也不敢背负逼死婆母的罪名。

  叶怀章同样是被逼着来的,他堂堂王爷,竟然要亲自来求一个从未蒙面的闺女帮忙,多丢人啊!

  一开始,他是万万不肯。老太太许氏再次使出绝食的绝招,逼得叶怀章只能乖乖就范。

  逼死母亲,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承受的恶名,任何年代都如此。

  两口子被逼着出了京城,一路来到云霞山。

  而且,老太太许氏还发了话,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就算是跪下来求叶慈,也必须让叶慈回心转意,为我们叶家所用。如果办好这件事,你们两口子就别回来了。反正侯府迟早要垮。”

  苏氏一路气急败坏,“世间哪有如此恶毒的婆母,竟然不惜以死相逼。她干脆逼死全府上下得了。”

  被老太太要挟,这口气苏氏咽不下,心里头对叶慈也就越发不满。

  相反,叶怀章就很想得开。

  一路慢慢走来,他已经想通了。

  “事情办成了,好处都是我们的。至于丢面子,反正也没人看见,就当做没发生过。”

  却没想到,刚到云霞山脚下,就碰到了方内监,还被调侃了几句。

  这一回,丢脸是丢定了。

  不过没关系,有了方内监关照,第一关已经顺利度过。后续的事情,必定也会顺顺利利。

  “多笑笑,笑笑。”叶怀章提醒苏氏,别木着一张脸,看起来很刻薄,一点都不慈爱温和。

  苏氏扯出一个笑脸,更难看。

  叶怀章着实嫌弃,“知道你心里头不痛快,但也要先过了眼下这一关。等事情办完,到时候任你处置,好不好?”

  苏氏冷哼一声,“堂堂侯爷,竟然被老太太拿捏要挟,没有半点措施反制。侯爷不觉着丢人吗?”

  “丢什么人啊。那是本侯的母亲,亲生母亲,你让本侯如何做?难不成真要逼死母亲才甘心。”

  “老太太绝食只是用来逼迫的手段,不是真的想死。想要反制,唯有侯爷出面。可是侯爷却选择了束手就擒,乖乖就范,很是不妥。”

  “行行行,你最有办法。你还不是跟着本侯来了这里。”

  “我是儿媳妇,我如何能出面。你是亲儿子,老太太那里,你本该多劝劝。”

  “劝什么劝啊!老太太有句话没说错,如今我们叶家最大的指望,也是能够得着的指望就是叶慈。这回来见闺女,就算丢脸,本侯也认了。夫人若是有别的出路,我们现在就离开,如何?”

  苏氏气得脸色铁青,闷不吭声。

  叶怀章呵呵一笑,“连方公公都住在这里,逗留了一个多月,可见咱们家的叶慈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山野丫头,她是连陛下都重视的人物。被陛下重视的人物,我们小心伺候讨好着,也是应该的,你说对不对?”

  从这个清奇的角度来说,叶怀章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皇帝看中的人物当然要好生巴结。

  大不了,忽略亲闺女这层关系,单纯以巴结热门人物的心态来看待此事,心情是不是好多了,是不是没那么纠结为难,也不会感到丢脸。

 文学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叶慈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方内监却仿佛没看见。

  不仅假装没看见,他还一脸乐呵呵的模样,“叶姑娘不必感谢咱家,区区小忙举手之劳。”

  叶慈:我感谢你全家!

  章先生想了想,“叶慈已经过继给老夫,叶怀章夫妇这个时候出现,而且来之前也没派人打声招呼,竟然搞突然袭击这种下作手段,这是没道理的。小叶子你别急,老夫先出去会会他们,探一探他们的口风。”

  “叶家夫妇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叶姑娘不出去见一面,这可说不过去。好歹也是血脉亲情,就算做了过继,这份血脉也割舍不断。”

  方内监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

  或许是因为没在叶慈这里占到便宜,所以就想搞点事情。

  “见肯定要见一面,但什么时候见面,老夫说了算。”章先生态度强硬,“老夫的闺女,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来了说见就能见的。没老夫同意,谁都别想见到小叶子。”

  他对方内监隐隐不满,过河拆桥啊!

  刚圈了地,就在这里搞事。以后还想不想继续合作了。

  方内监:要不要继续合作无所谓,他现在就想看戏,想看看叶慈如何度过这一关。究竟是认亲,还是抗拒。如果抗拒,她该如何避免背负不孝的名声。

  那可是亲生父母,无论是伦理,还是法理,都不是容易打发的。一个不好,叶慈不孝的名声就要传遍天下。

  她现在可是天下少有的名人,一举一动自然是备受关注。

  而且,不孝之人当然没有资格嫁入王府做王妃。

  总之,这一次对叶慈来说是一个难关,如何度过,很考验人哦。

  叶慈突然问了一句,“是天煞孤星的恶名厉害些,还是不孝子的名声凶悍些?”

  咦?

  这是什么问题。

  章先生胡子抖了抖,不好说。

  方内监好为人师,主动说道:“天煞孤星,只是涉及你一个人,你一个人命不好,但不代表你这个人品德不好。

本文标签:坐女婿的摩托车回娘家

上一篇:大尺度口述看了就会湿|个子矮的女生下面太浅了

下一篇:两条修长白丝玉腿紧紧夹住 白浊 硕大 进出 合不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