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后车座的疯狂运动 绑住双手摁住双腿调教

2021-12-01 15:54: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看着俩人已道歉,陈丰才道:“好了,此时我不再追究了。”

  徐晨加其实早就吓得手发抖,只是勉强维持站立,听到陈丰如此说,如释重负,带着哭腔喊道:

  “妈咪!&rdqu

看着俩人已道歉,陈丰才道:“好了,此时我不再追究了。”

  徐晨加其实早就吓得手发抖,只是勉强维持站立,听到陈丰如此说,如释重负,带着哭腔喊道:

  “妈咪!”

  “儿子!”

  潘卫兰一把冲上去,紧紧地搂着徐晨加。

  这时,陈丰示意李向晨带着阿雪先回车里,他们一离开,屋里就都是‘自己人’了。

  徐鸿福见状,再次抓住徐梦佳的手,苍老布满皱纹的脸上尽是担忧,他声音凄哀:

  “乖女儿,徐家这一次真的走投无路了,你一定要帮帮爹地我。”

  陈丰,淡淡抢白道:“帮?怎么帮?让徐梦佳跟我分手,去做钱少奶奶吗?”

  徐鸿福没有理会陈丰,刚才的事他恨得咬牙切齿,继续拉着徐梦佳诉苦:

  “徐家真的破产了,徐氏企业已经垮掉了,如今能救徐氏企业的,只有你了。”

  “钱少向我保证过,只要你做了钱少奶奶,钱少就会向徐氏注入大量的资金,让陶氏起死回生。”

  见徐梦佳依旧没有反应,他抛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梦佳,乖女儿,徐氏不仅仅是我的,更是你母亲的,你母亲在临终时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我把徐氏守下去。”
 

 文学

  “是爹地我不中用,徐氏就毁在了我的手上,可为了你母亲的遗言,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面对徐鸿福巧舌如簧,舌灿莲花,徐梦佳不能不动容,因为他搬出了自己最爱的母亲。

  就在她踌躇不决时,陈丰鼓起掌来,“啪啪!”

  讥讽道:“ 好演技,如此精湛的演技,如是奥斯卡影帝奖颁给你,可就是实至名归了。”

  “你什么意思?”徐鸿福挑眉,望向陈丰。

  “什么意思?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说着,打开手机,在图库中调出一张图片甩给他看。

  徐鸿福一把接过,徐家三人怔怔地看向屏幕。

  是徐氏企业的破产证明,却没有法院的公章,也就是说徐氏企业是假破产。

  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在陈丰的手机里?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的?” 徐鸿福颤声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陈丰淡定自如,悠悠道:“我和徐晨加三个月的赌注,想必你们也知道吧,如今徐家的家当我已经清点完毕,三个月后,我若是赢了,那么徐家的财产全部归我所有。”

  “想得美!” 潘卫兰忍不住嘲讽。

  “你当你是谁,认识张董,能够弄到我们的资料,就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告诉你,李氏的CEO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李嘉明的关系不是你想攀就能攀的。”

  “能不能,咱们骑驴唱本走着瞧。” 陈丰泰然自若。

  并继续出言警告:“还有,在打赌期间,若是再让我发现,你们不规不矩,就不是今天这般好脱身了。”

  说完,往桌子上甩了一张十万的支票,“这是阿雪欠你们的,我替她还了,至于以后,谁还敢再收她高利袋,就别怪我不客气。”

  言毕,就带着几人离开了。

  在路上的时候,徐梦佳忍不住悄悄问他,“你是怎么知道,徐氏是假破产?”

  徐梦佳也猜测到徐氏是假破产,可没有证据证明呀?

  陈丰抽出握着方向盘的一只手,在她的鼻梁上轻轻刮了刮,忍俊不禁:

  “傻瓜,你忘了南山必胜客最擅长的是什么,当然就是各种与法务打交道的事宜,如果徐家真的破产,在法院不可能没有备案。”

  徐梦佳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都没想明白。”

  “ 陈总真是太聪明了!” 坐在后排的李向晨,紧握住阿雪的手,夸张道。

  “哈哈哈!”几人开怀大笑起来。

  旋即,车子再一次停在了阿雪的出租屋前。

  “奶奶,我回来了。”

  一下车,阿雪飞快地往家中奔去,她知道她这一失踪,肯定让奶奶担忧坏了。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她,她快步冲进奶奶的房间。

  “……啊!”

本文标签:绑住双手摁住双腿调教

上一篇:你越来越耐C了 他亲我下面舌头伸进去

下一篇:老子就是要你怀孕 吞吐着粗黑的兽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