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胯下娇喘的清纯老师)最新章节列表

2021-12-02 09:09: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莫云翳又想到了以前,有些过往就像植入了记忆,想忘都忘不掉:“试试递下拜帖……”

阿图心里叹口气:“是。”

……

 莫云翳又想到了以前,有些过往就像植入了记忆,想忘都忘不掉:“试试递下拜帖……”

    阿图心里叹口气:“是。”

    ……

    “要外任了。”项心慈想到他会因为莫家二老的事见她,道歉也罢、愧疚也好,只是没想到拜帖来的这么快。

    项心慈没什么事,除了安胎也轮不到她优思国家大事,每天只是想想怎么帮她母亲晒野山菇。

    莫云翳看着眼前的茶杯,久久没有应声,他没有注意她穿了什么,熟悉的淡雅却缠人的香气,一如曾经一样清晰,好像不管多久,她都是山洞里安静乖巧坐在他身前,任她梳发的少女,做不来她的从容淡定。

    项心慈看他一眼,见他不说话,没说什么,她也是打发时间而已。

    秦姑姑看莫世子一眼,想到了自家世子,世子这次气的时间有些长。

    莫云翳收回放在杯子上的手,声音不高:“我以为你不会出来。”

    “不至于。”

    莫云翳苦笑,撑起的底气几乎烟消云散,她散漫的过于不在意,但他依旧坚持把话说完:“对不起,我祖母和母亲失礼了。”

    “没什么。”项心慈听着外面的曲子,坐的累了,白皙的手腕撑住自己小巧的下巴,放松随意:“她们也是担心你。”

    莫云翳突然抬头看向她,一张桌子,隔出那么远的距离:“曲艺坊的技艺越来越精进了。”

    “嗯。”

    “三山花节时身边有人了。”

    “嗯。”项心慈喝了一口茶,茶香悠长,回甘绵柔。

    莫云翳瞬间压住腰间的玉佩,没想到多少人暗自揣测不敢问的事,她如此轻易说了。

    莫云翳自嘲一笑:“像你的风格……”当初也好不犹豫的与容度订婚。

    项心慈看他一眼:“你冒犯了。”

    “我知道。”莫云翳端起桌上的茶一口饮完,手指笼着茶杯没有放:“谢谢你……劝了我母亲。”

    项心慈移开目光,透过纱窗看向外面:“是她们自己想开的。”

    莫云翳觉得自己幼稚了,或者说他有太多不甘心,赤诚捧上她却不屑一顾:“你真正喜欢过谁吗?”

    项心慈又转过头,不解:“怎么了?”

    莫云翳觉得自己可笑,她根本不屑回答他,他记住的她说不定全忘了:“以后跟人外出,注意一点,多少人盯着人,难保不会让皇家知道。”

    “嗯。”项心慈又看向窗外。

    莫云翳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而且一句‘嗯’什么意思,她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莫云翳看着她明天就能掉脑袋的行事作风,不得不提醒:“很多人看到

    了那天的事你知道吗!”只是没让想当出头鸟而已。

    “嗯。”

    “你嗯什么。”莫云翳不想急都急了,他还想问她想过他没有,这么快就:“我没有别的意思,至少你注意隐蔽……”

    “谢谢。”

    “心慈,你别像以前一样不在意,以前你只是五房七小姐,没有那么多人盯着你,现在多少人想除掉你,以此撬动令国公府。”

    项心慈看着他的样子,态度也认真了一些:“知道。”

    “知道你还大张旗鼓……”还……

    “不是我要他跟着,是他非要跟着,你问他去好了,咦,这首曲子好听……新曲吗……”

    莫云翳看着又去听曲子的她,她很多东西都没变,只是当年愿意骗他时收敛了一二,所以‘你问他去好了’这个人他认识,还是朝中人,细作?

    莫云翳手不自觉的握起,有人要害她:“我认识……”莫云翳问的小心。

 文学



    项心慈觉得这首曲子非常不错,明快晴朗,漫漫闲事,也没空跟莫云翳猜来猜去;“明西洛,问他去。”

    莫云翳脸色陡然一变,不是容度,不是林无竞!

    秦姑姑突然看门口一眼,顿时恭敬的躬身。

    林无竞看了里面的人一眼,默默地关上雅间的门。

    明西洛一身常服走进来。

    项心慈没有转头。

    莫云翳看着来人,艰难的起身,想起此人手里的一万骑兵,想起他站在心慈身后的样子,想到他的过往,项家门臣。

    莫云翳敛下心底的焦虑,他威胁心慈:“微臣参见皇——”

    明西洛先一步开口:“起来吧,出门在外不必拘礼。”人自然的坐在项心慈身边,语气亲昵:“出来怎么不说一声,我也没事和你一块听曲。”

    “随便走走而已,无竞告诉你的。”项心慈瞪他都嫌费力气,懒得管。

    明西洛笑笑,将她面前的水倒掉,重新帮她沏一杯:“莫爱卿别站着了,坐。”

    莫云翳脸色灰暗,林无竞,明西洛。

    明西洛仿佛没觉得有外人在,跟着心慈听了会窗外的曲子,赞道:“确实不错,喝茶,莫爱卿要外任了你知道吗?”

    “听说了。”项心慈看莫云翳一眼,见他还站着:“坐。”

    莫云翳看她一眼,没再推辞,恭手:“是。”他沉默着坐下来一言不发,对茶杯里换了的水不置可否,宣誓主权?或者说,他为什么来这么快,不放心什么。

    项心慈自觉跟莫云翳之间没什么,就算有,也不惧人看:“他外任那么远,你决定的?”

    “是莫大人志在四方。”

    项心慈想着也是。

    莫云翳听着两人间的对话,刚刚升起的想法,因为项心慈没有改变的语气,没有任何立足之地的土崩瓦解,心思郁结。

    他宁愿是皇上逼迫。

    明西洛见心慈没跟他秀恩爱的自觉,他也不好做的太明显,勉强转向莫云翳:“莫爱卿怎么和夫人遇到了?”

    莫云翳想都没想直接道:“如皇上一般巧遇。”皇上不也在这里,难道不是巧遇。

本文标签: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

上一篇:饥渴老汉和寡妇的呻吟(清纯女的上位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粗大 吞吐 白液 娇吟 手从腋下穿过握住前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