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汉在瓜棚里玩二个丫头 扛起白嫩双腿进去她的身体

2021-12-04 08:20: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刚好钱叔忙完事,捋着袖子就回来了,瞧他们这架势,嘴都笑歪了:“咋的了?这是要审他啊?”   “钱叔!”周乐诚觉得救星来了,眼巴巴地瞅着他。   结果,钱叔把汗一

刚好钱叔忙完事,捋着袖子就回来了,瞧他们这架势,嘴都笑歪了:“咋的了?这是要审他啊?”

 

  “钱叔!”周乐诚觉得救星来了,眼巴巴地瞅着他。

 

  结果,钱叔把汗一擦,拉开椅子阔马金刀地坐下了:“加我一个。”

 

  “……”周乐诚小脸一垮,生无可恋了。

 

  行吧,今儿这劫,看来是遭不过去了。

 

  陆怀安敲了敲桌子,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来:“说吧,商量的结果怎么样了。”

 

  这可拖了有几天了,效率高的,连孩子姓甚名谁都能讨论完了。

 

  周乐诚瞅了他俩叔一眼,有些迟疑:“小晴说……”

 

  “慢着,小晴是谁?”钱叔不明白了。

 

  “哦,就是招娣……”周乐诚挠了挠脑袋,有些纠结:“她说,招娣这个名字不好听……”

 

  就是想招个弟弟嘛,苗招娣说人家一听就知道她不受家里喜欢,会看轻她的。

 

  所以她想改个名,只是学校这边改不了,身份证也改不了,暂时先用着苗招娣,给同学说她小名叫小晴,让大家都叫她小晴,大名就直接不说了。

 

  钱叔不能理解,他拧着眉头,嘟囔着:“这名儿,咋还能说改就改呢……”

 

  一点都不正式的……

 

  “没事,你继续说。”陆怀安把话题拉回来。

 

  他也没啥功夫给他整这事,趁着今天有空,赶紧把事情捋个清楚明白了。

 

  “行吧。”周乐诚理理思绪,继续说道:“她说我们现在结婚的话,我们啥都没有……她想有个家,最好是靠我们自己双手来获取。”

 

  这话中听,周叔眉眼都舒展了些:“倒是个有志气的。”

 

  “是吧?叔,我也觉得小晴很不错的。”见周叔夸苗招娣了,周乐诚一下来了信心,开始侃侃而谈。

 

  他说他跟苗招娣讨论了一下,觉得俩人现在确实没啥经济基础。

 

  一来呢,苗家是不可能有任何帮助的,不拉后腿都算他们给脸了。

 

  二来,周家也阻碍重重,全依赖周叔也不大现实,他们两个结婚,不能把周叔掏空了。

 

  第三呢,最重要的就是她想有个家,有家就得有个房子。

 

  不说多大,至少得能遮风挡雨的。

 

  可按周爸周妈的想法,那结了婚的话,媳妇肯定得去他们村里头住,苗招娣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她拼尽全力,就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一结婚,就又得辍学回村里,那跟她爸逼着她嫁人有什么区别?

 

  钱叔哦了一声,表示自己听明白了:“就是这姑娘的意思是,想结婚,就得有房子,而且不能是村里的,至少得是南坪这边的,是吧?”

 

  “也,也不是吧。”周乐诚觉得她没这么说,迟疑着道:“她的意思是,想我俩毕业以后一起努力,到时找找关系,批块地,我们自己建一栋……”

 

  好家伙,买一间还不行,还要建一栋。

 

 文学

  陆怀安眯了眯眼睛,手指在桌面轻轻一叩:“行,她的需求我们都听明白了,要房子,才能结婚,是吧。”

 

  是,这个意思吧?

 

  周乐诚不确定他们怎么个想法,犹豫着点了点头。

 

  三人对视一眼,周叔先垂下眸子。

 

  他在估算,自家能拿出多少,要是把手里头的钱凑一凑,够不够。

 

  “行了。”钱叔一看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一巴掌拍他肩上:“你那钱留着给自己,全凑出来你不过日子了?”

 

  他之前就跟龚兰商量过,龚兰对这事没什么意见。

 

  毕竟在南坪买套房子,又不用多大,不买中心地段的,两千块顶天了:“乐诚呢,从小也是我看到大的,做叔的,也不能眼看着你为套房子婚都结不成,这样……”

 

  房子他们买,反正也不贵。

 

  他话刚说完,陆怀安就接道:“这样也行,房子的事情呢,你去给苗招……苗晴,说可以解决,就照你钱叔说的,房子在南坪买,买现成的,粉刷一下给你们结婚,结了婚,也不需要也辍学,但是,得领证,你回去问问,看她什么想法。”

 

  周乐诚听了,眉头紧皱:“不成,我不能要你们的钱,我得自立更生,我……”

 

  “得了。”陆怀安瞥他一眼,淡然道:“能在这坐下的,都不是外人,别的话甭说了,你要是为着骨气拒绝就着实没有必要,这钱也不是白给,只是暂借罢了,如果没问题,回头给你叔写个借条就行。”

 

  既然觉得自己有本事,毕业能搞到房,那就证明给他们看,回头还上这笔钱,那也是一样的。

 

  周乐诚没话说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辩不过陆怀安的。

 

  当初陆怀安以一当十,搁办公室都把一众人说赢了,他怎么可能说得过他。

 

  因此,陆怀安开了口,他就默默地闭上了嘴:“行,行吧,我回去问问……她的意见。”

 

  周叔轻轻吁了口气,钱叔扫了他一眼,看向周乐诚:“乐诚呐,女孩子有自己的主见呢,是好事,你性子软,有个立得起来的,以后你俩日子才能过得红火,但是叔给你丑话说在前头。”

 

  来了,最重要的来了。

 

  周乐诚下意识挺直了脊背,认真地听着。

 

  “这姑娘提了这要求,我们给满足了,那她就不能再提出别的想法。”钱叔的意思也挺直白:“如果她还推三阻四,说这道那的,那就说明她不诚心跟你结婚,你自己就得掂量掂量,别回头耽误了时间,你年纪不小了,耽搁不起的。”

 

  这话说的,那可真算是掏心窝子了。

 

  周乐诚重重地点点头,咬了咬牙:“叔,我懂的。”

 

  行吧,懂就行了。

 

  他回了学校,周叔也收拾行囊准备回去。

 

  “我问了村长,他们说这个事儿,能解决的。”周叔的笑容有些疲惫,但眼里还有着光:“他们只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现在应该都懂了。”

 

  既然要学新安村,就得学个全套出来。

 

  这边有的,检查这一道关卡,他们也得立上。

 

  浇水的,涂泥巴的,有一次就扣一分,跟新安村一样,不合格的次数多了,就减少他们的菜量。

 

  要是屡教不改,就不要他们的菜了。

 

  周叔觉得这个法子挺好的,搓着手笑:“这回总算是有法子治他们了!”

 

  “那,你不等乐诚他们这边了?”

 

  说起这个,周叔神色微黯:“等的,我家里有电话,我让老钱得了准信就给我打电话来。”

 

  来南坪好些天了,家里活都搁那也不是个事儿。

 

  再说了,他得先回去凑一凑钱,总不能全让老钱出不。

 

  要是能成,自然是最好不过。

 

  要是不能成,他们也得另外想主意了。

 

  他去意已决,陆怀安只得答应了。

 

  钱叔私下给陆怀安说,这事要是能成最好,要不能成啊,老周这还不知道要咋熬呢。

 

  “是啊。”陆怀安叹了口气,说起这房子:“要是买的话,我也出一半。”

 

  知道他有钱,钱叔也没跟他客气:“行。”

 

  过了两天,周乐诚跑了一趟市里,特地寻到了陆怀安:“陆哥,她说结婚可以,暂时不生孩子。”

本文标签:老汉在瓜棚里玩二个丫头

上一篇: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网页 女生上学发现自己忘穿衣服了

下一篇:2021最好看(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疼的)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