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求求你放开我 大掌拽着头发:鲤鱼乡 噗嗤噗嗤

2021-12-04 08:38: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等方乐三个人的背影刚刚消失在楼梯口,程云星的脑袋就被程载明狠狠的敲了一下。“爸,你干嘛?”程云星都懵了。怎么好端端的打人?自己好像没犯什么错吧?当爸就可以随便打

等方乐三个人的背影刚刚消失在楼梯口,程云星的脑袋就被程载明狠狠的敲了一下。

“爸,你干嘛?”

程云星都懵了。

怎么好端端的打人?

自己好像没犯什么错吧?

当爸就可以随便打人的吗,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刘明霞也愣了一下:“你打儿子干什么?”

“就要打死这个不争气的。”

程载明抬起腿就是一脚:“你说说,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榆木疙瘩,平常看着还行,和人家一比,简直就不能要了。”

“不是,我咋了蛮?”

程云星急忙向屋子里面躲,一边躲一边委屈的问:“我好像没犯错吧?”

“你还好意思说。”

程载明越听越气,这会儿了,这小子还没明白。

“老程,怎么了呀。”

刘明霞拉住程载明。

“刚才在书房......”

程载明把情况说了一遍:“我都用脚踹他了,他还问我干什么,你说说......”

“程云星!”

刘明霞抓起沙发边上的鸡毛掸子,大喊一声,就冲了上去:“你个不争气的玩意......”

下了楼,方乐和张曦月隐隐就听见程云星家里好像鸡飞狗跳的。

孙清平在,张曦月不好意思问,和孙清平分开之后,张曦月这才低声问:“程叔叔家里......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

“没有的事。”

方乐笑着道:“替星星同学默哀吧,希望明天不会进骨科,真要说起来,我的正骨水平其实还行。”

张曦月猜的也有点道理的,有的人,面上客气,背后不见得就是真的欢迎你,可方乐和程云星一家打交道也几次了,看人还是看的准的。

刚才在书房,程载明踹程云星,方乐也看到了,差不多能猜明白。

其实这一次方乐去,刘明霞明显比上次更热情。

第一次是好客,之后其实也是程载明给刘明霞说了些什么,当父母的给儿子铺路而已。

要不然,方乐不管怎么说都是外人,又不是亲戚,人家还能真把你当亲儿子?

只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程云星的情商低了点,人情世故上差了些,程载明也很给儿子操心。

其实方乐觉的,程云星这种性格,有好也有坏,最起码方乐是比较喜欢程云星这个同学的,换了心眼多的,方乐还懒得搭理呢。

星星同学人很好,人不错,以后可以常常给星星同学买橘子。

第二天吃过早饭,方乐买了东西,带着张曦月去了孙清平家中,拜访孙清平。

与此同时,一直在急诊科隔离治疗的王普民情况也大为好转,腹泻呕吐已经止住了,咽喉疼痛也有所减轻,口渴症状同样有所缓解。

“老韩,我听说前天晚上疗养院那边有老领导出现了状况,孙老被请了过去,晚上并不在家属楼那边。”

从病房出来,徐海洋对韩胜学说道。

“孙老不在?”

 文学

韩胜学现在并不住家属楼那边,还真不知道这个情况。

“而且程老这一阵也没有来过。”

徐海洋继续说道。

“孙老不在,程老也没来过?”

韩胜学道:“那就有点奇怪了,还真是老程转了一圈又有了想法?”

“我觉的不可能。”

徐海洋道:“你不是说了吗,老程给家里打电话打了五六分钟,这时间有点长。”

“这倒是。”

韩胜学点了点头,这是个疑点。

正常来说,没必要这么长时间,哪怕家里有事,那也要分轻重缓急,没事唠了五六分钟家常?

程载明也不是那种分不清轻重的人。

哪怕程载明出去打了个电话想到了法子,想通了,可为什么要打那么长时间电话呢?

“我也纳闷。”

徐海洋道。

“难不成老程家里还有什么高人?”

韩胜学猜测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好像也没谁这几天过去。”

徐海洋道:“不过我还听说了一件事,万江集团的李万江韩主任知道吧?”

“知道呀,这事谁不知道?”

韩胜学道:“腿伤来医院治疗,结果又出现急性黄疸型肝炎,听说肝内科那边焦头烂额了好一阵子,后来还是中医科参与治疗,才把病情稳住。”

“你这消息过时了。”

徐海洋道:“你们急诊科还真是独立于医院之外呀。”

“难道又有什么新的情况?”

韩胜学瞬间就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当时李万江送过来的时候,腿伤已经被人处理过了你总知道吧?”

徐海洋问。

韩胜学点头:“嗯,听说了,好像是遇到一位骨伤方面的高手,纯手法复位水平相当高。”

“我听人说,给李万江复位的是老程儿子的同学,后来还来了咱们医院,李万江的急性黄疸型肝炎也是人家早就发现的,治疗方案也是人家给的,中医科其实没参与,只是背了个名。”

徐海洋给韩胜学科普着。

“老程儿子的同学?”

韩胜学摇了摇头:“星星的同学,怎么可能,星星现在还在实习吧,二十出头,开什么玩笑?”

要说程载明的同学,韩胜学还信,可要说程载明儿子的同学......

开什么玩笑?

“现在这人,真是什么话都敢乱传。”

韩胜学有些生气的道:“真是......人心浮躁。”

这年头,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实事求是的,这种离谱的传言,让韩胜学很不喜欢。

程云星的同学?

怎么不说是程云星儿子的同学,虽然程云星还没儿子。

吹牛嘛,就吹大一点,也太小家子气了。

“我也是听人说。”

徐海洋笑着道:“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这种话,听个热闹就行。”

韩胜学道:“老程儿子的同学,打娘胎里开始学,也没我们这些人临床经验丰富,老程自己都没说什么?”

“奇怪的是,中医科那边竟然没人出来说话,消息主要是肝内那边一些人说的。”

徐海洋道:“这就有点奇怪了。”

“可能是懒得计较吧。”

韩胜学也不想听了。

现在这人,就喜欢传一些小道消息,作为医生,有时间提升一下自己的临床水平不好吗?

......

孙清平的家里,因为方乐是带着张曦月一块去的,孙清平也没拉着方乐去书房交流,就在客厅和方乐说着话。

孙清平问方乐:“你现在还没毕业,有什么打算吗?”

“年后可能会进西京医院吧。”

方乐道:“程叔叔都给我说了几次了。”

“嗯,好。”

孙清平道:“西京的条件好,资源多,上一次你给我说了不少,我这一阵也想了想,你说的很多东西都是有道理的,中医固然要寻求变革,要与时俱进,可也不能盲目跟随,把自己的根基丢掉。”

方乐道:“我其实想进急诊科。”

“急诊科?”

孙清平有点意外方乐的选择:“怎么想去急诊科了?”

方乐对孙清平道:“从现在的大环境讲,现代医学越发的发达,进步非常快,各种先进设备,先进仪器,还有先进的医学理念,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同时,国家各方面都在发展,交通也会越来越便利,同时现代化的医院、诊所、医馆也会越来越多,这是大趋势。”

方乐给孙清平分析着:“到时候,随着现代化医院、诊所、医馆越来越多,中医人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您老是过来人,应该清楚,一位中医医生,如果不接触急诊,不接触危重病患者,那么是很难成为中医临床大家的。”

“现在一些人发表一些论文,看法,给中医戴高帽子,什么上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把一些古人说的话拿出来,试图抬高中医的地位,可说穿了,中医还是中医,还是医学,其核心和职能还是治病救人的,如果一门医学不能治病,那么被人贬低也就在所难免了。”

“可随着现代医学的冲击还有各大医院诊所的增多,到时候中医医生接触急诊和危重病患者的机会也就会越来越少,到时候就只能坐在诊室,守着科室,慢慢的成为慢郎中......”

“所以,我认为,中医医生,接触急诊,接触危重病是必须的,急诊科应该是中医人的第一站,而不是坐在后面逐渐的被人无视,到时候见了血腥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

“慢郎中,忽视....."

孙清平站起身来,还来回在客厅走了两步。

“方乐,你说的这些我之前还真没想过。”

孙清平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是啊,厉害了临床,不接触急重症,中医何谈成长,整天钻在科室,钻在实验室,做实验,写论文吗?”

有些事情,现在还没有那么严重,可已经出现了苗头了,方乐作为过来人,很清楚这一点,逐渐下去,中医真的就废了,这并非危言耸听。

到时候新一代的中医医生也不过是温室里成长起来的花朵,根本经不起雨打风吹。

本文标签:求求你放开我 大掌拽着头发

上一篇:快添捏我的奶头我要受不了了:粗暴强占h校花

下一篇:坐公交车被高C:嗯啊你轻点好深啊H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