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上人妻被涂春药|强制灌满精水肚子涨起来

2021-12-04 15:54: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街边,望着不远处的人声鼎沸,下了车的林宁,一阵恍惚。
  
  上次来这儿还是女装,身边还是公主楼的舍友。
  
  这次,原因或许是馋这么口烤串,又或是记忆作祟,结果,已是物是人

街边,望着不远处的人声鼎沸,下了车的林宁,一阵恍惚。
  
  上次来这儿还是女装,身边还是公主楼的舍友。
  
  这次,原因或许是馋这么口烤串,又或是记忆作祟,结果,已是物是人非。
  
  “我去排队。”
  
  说话的是林红,临去前的她,还不忘给了林北一记眼神。
  
  林宁笑了笑,正欲开口,一阵急促的刹车后,紧跟着是接连不断的汽车关门声响。
  
  “似乎是冲我们来的。”
  
  最先反应过来的林北,说话的同时,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借着林北的视线看,五男,三女,一辆路虎揽胜,一辆宾利慕尚,一连同款奔驰G。
  
  “自信点,把似乎去了。”
  
  扭了扭脖子,一样看到来人的林宁,一边说,一边将莎莎拉至身后。
  
  “别怕,寻亲来的。”
  
  “寻亲?”
  
  脚下一阵踉跄,莫名被人拉了把的莎莎,本能的看向来势汹汹的众人。
  
  讲真,单这阵势而言,与其说是寻亲,到不如说是寻仇更为贴切。
  
  “呵呵,打首那位是我堂哥,林楚。”
  
  “孙贼,堂哥可不是随便叫的,亲也不是乱认的。”
  
  显然是听到了,操着京腔的林楚,语气不善,脚下不停。
  
  3天前,林家大宅来了个女人。
  
  正是这不请自来的女人,几句话就将吃斋念佛半辈子的奶奶气进了医院。
  
  身为最受奶奶疼爱的孙子,本就跋扈的林楚,又岂能无动于衷。
  
  “小爷找你了整三天,今儿居然偶遇,你说我,是运气好呢,还是好呢?”
  
  “必须好,否则怎么解释上帝把智慧洒满人间那会儿,唯独只给你打了伞。”
  
  身前,一步之隔的林楚,说话指人的毛病,后世也有。
  
  林宁眯了眯眼,弑兄,又不是第一次。
  
  “打了伞?”
  
  微微一愣,不等林楚发问,林楚身侧,衣着性感,妆容妖艳的某女,也不知是聪明,还是傻。
  
  “哥,他暗讽你没智慧。”
  
  “bingo~”
  
  送了记响指,嘴角带笑的林宁,饶有兴致的看向说话的姑娘。
  
  还别说,真高,真大,真挺无脑。
  
  “哼,不愧是小市民的劣根性。”
  
  想到圈内正火的婚约,即欲发难的林楚,话到嘴边的拿下,即时改了口。
  
  大少也分三六九等,叶凌菲的面子,不得不给。
  
  “不怪叶姐喜欢你,就你这嘴,就你这伶牙俐齿的劲儿,这是有一技之长啊。”
  
  说到一技之长的时候,夹着怪腔调的林楚,眼神有够玩味儿。
  
  林宁皱了皱眉,感觉这货话中有话,又品不出其中深意,这就有点气。
  
  气自己没好好读书,气自己的文学功底,属实不尽人意。
  
  “别傻愣,你现在可是京都头号小白脸,怎么着不得高低整几句?”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不提这小白脸的头衔由何而来。
  
  只说习惯动手不动口的林宁,眼下是真的有点迷。
  
  说好的你动手我反杀,怎么就画风突变成了打嘴仗?
  
  如此一来,还怎么重温旧梦,还怎么梦想成真?
  
  “你要动手吗?如果是顾虑这里人多,我们可以找个荒无人烟的地儿。”
  
  林宁想了想,决定给林楚,也给自己个机会。

 文学

“呵呵。”
  
  眼前的小贼,貌似是真不懂什么叫投胎差。
  
  林楚玩味儿的笑了笑,老话说得好,瓷不跟瓦斗。
  
  为这么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与叶家那位千金交恶,怎么想都不大划算。
  
  “妞不错,可惜......”
  
  沉默片刻,很快便有了主意的林楚,啧啧嘴。
  
  可惜什么没说,到是给了莎莎记意味深长的眼神。
  
  所以,这家伙之所以不动手,是看上我的猫了?
  
  双眼微眯,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林宁,想了想。
  
  这位后世一言不合就动枪的主,八成是盯上莎莎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华尔道夫,定制套房。
  
  窗前的叶凌菲,一袭红色长裙,一杯年份山崎。
  
  看的是五光十色的外滩,听的是,身后坐姿恭敬,手中捧着部iPad的Linda。
  
  “确认了,是林楚。”
  
  再次看了眼那边传来的消息,Linda补充道。
  
  “林楚,林家幺孙,楚家外孙,据说深得林老太太宠爱....”
  
  “叮。”
  
  清脆的声响,断了Linda的话。
  
  弹了弹酒杯,叶凌菲淡淡道。
  
  “别动不动就这家那家,也不怕被人笑话。”
  
  “嘿嘿,我错了,老板。”
  
  “傻样,去,用我手机,给他去个字儿。”
  
  “........”
  
  “就这?”
  
  小老板烧烤,来势汹汹的林楚,走的很突然,颇有些仓皇而逃的味儿。
  
  看在眼里的林宁,紧锁着眉头,一时片刻,真搞不懂这家伙唱的是哪出。
  
  “他刚收了条短信。”
  
  说话的是林红,早在林楚来那会儿,时刻留意林宁的她,视线就没再离开过。
  
  “什么短信?”
  
  微微一怔,回过神的林宁,疑惑道。
  
  “备注是叶魔头,内容是,滚。”
  
  “滚?就一个滚?”
  
  “嗯,我不会看错。”
  
  “好吧,电话给我。”
  
  双眼微眯,瞬间反应过来的林宁,闷哼了声。
  
  即姓叶,又能让林楚见字而逃,这位始作俑者,很明显了。
  
  “林宁:再跟你说最后一次,把你的人撤走。”
  
  “林宁:没跟你商量。”
  
  接连两条微信,不难发现,那边的小老公,貌似是生气了。
  
  漫不经心的扫了眼手边的酒瓶,叶凌菲玩味儿的咬了咬唇。
  
  既有美酒,岂能无肉。
  
  “叶凌菲:来条烤鱼。”
  
  “叶凌菲:定位(华尔道夫)”
  
  “林宁:?”
  
  林宁有点懵,我跟你谈盯梢,你跟我谈烤鱼?
  
  叶凌菲没回复,是继续与莎莎共度良宵,还是送鱼上门,怎么选,在你。
  
  “林宁:回话,你啥意思........”
  
  那边的叶凌菲,连个正在输入的提示都没。
  
  打字的手骤停,本欲追问的林宁,灵光一闪。
  
  没猜错的话,自家这位霸道女总裁,应该是馋了。
  
  “林宁:要辣子不?”
  
  “叶凌菲:不要。”
  
  “林宁:妥,我这就让林北给你送。

本文标签:公交车上人妻被涂春药

上一篇:我的性奴美艳麻麻大肥臀|夹小玩具出门

下一篇:秘书穿开档内裤上班|bl被猛烈的进出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