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塞跳D不能掉出来上学:好硬顶到底了bl

2021-12-07 09:30: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鱼鼐棠看了看老蒋,低声道:“若是稍微粗心一点,这几个月我们早就被抓住了。”   一大一小两人在车里沉默了会儿,忽然又同时开口。   “他真的是你徒弟?”

鱼鼐棠看了看老蒋,低声道:“若是稍微粗心一点,这几个月我们早就被抓住了。”

 

  一大一小两人在车里沉默了会儿,忽然又同时开口。

 

  “他真的是你徒弟?”

 

  “他真娶了你师傅?”

 

  “……”

 

  “……”

 

  两人说完,又沉默着互相看了一眼后,一大一小又几乎是同时开口。

 

  “我师傅真的瞎眼了才看上他。”

 

  “我收他当徒弟真的是眼瞎了……”

 

  呃……

 

  两人各自说完这一句有感而发的话后,忽然之间,都看对方亲近了很多。

 

  “这位大叔,你怎么称呼啊?”

 

  “……姓蒋。”

 

  “哦……蒋先生,你的能力是练的格斗术么?”

 

  “不,华夏古武。”

 

  鱼鼐棠想了想:“是……布鲁斯李那种?”

 

  “电影都是假的。”

 

  老蒋叹了口气,目光也在街头上转了转,才道:“我们下车吧,街上应该是干净的。”

 

  “好。”

 

  ·

 

  鱼鼐棠推着轮椅,老蒋一瘸一拐跟在后面,两人下车后,沿着街道走了百十米后,重新走上了那栋楼。

 

  鱼鼐棠来到了三楼的一户人家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了一阵动静后,很快,里面有一个男人粗声粗气的声音:“谁在外面!”

 

  声音很凶恶,带着几分恐吓的味道。

 

  鱼鼐棠点了点头,对老蒋低声道:“声音对的。”

 

  说完,小家伙掏出了枪来对着门锁。

 

  老蒋立刻抬手按下了枪管,对鱼鼐棠摇了摇头,温言道:“小孩子家家的,别没事就弄刀弄枪的。”

 

  说着,他上前一步握住了门把手,手里内劲一吐,嘣的一声,门锁就被弄断了!

 

  随后老蒋推开门,迎面就看见里面一个男人满脸紧张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劈头就打了过来。

 

  老蒋随手捏住,轻轻一送,这个男人就往后飞出几步去跌在了地上。

 

  鱼鼐棠大步走了进来,手里的枪口指着地上的男人:“别动,我不想伤害你们。”

 

  男人抬起头来,看着枪口,脸上满是紧张,而卧室的门里,一个女人正探出半个身子战战兢兢的。

 

  似乎是想出来扶自己的男朋友,但是又有点不敢。

 

  鱼鼐棠看了老蒋一眼,老蒋点头,回身把轮椅推进来,又反手把门带上。

 

  ·

 

  房里的这对情侣,正是白天的时候,鱼鼐棠用墙壁上的翻转机关逃过来时候的另外一户人家。

 

  鱼鼐棠选择这里作为落脚点的原因也很简单:白天的时候,她扔给了这对小情侣一卷钱。

 

  这对看起来生活并不富裕的年轻小情侣,显然不像是那种会把钱上交给警察汇报消息的人。

 

  那么,这里应该就是安全的。

 

  “还认识我吧?”鱼鼐棠看着这对年轻情侣,晃了晃枪口:“我们在这里躲一天,不会伤害你们,而且还会给你们报酬。”

 

  说着,又掏出一卷钞票扔了过去。

 

  那个男人飞快的接过来,在手里捏了捏,看了一眼自己的女朋友,犹豫了一下:“真的不伤害我们?”

 

  “不会。”

 

  男人把钱塞进了口袋里。

 

  这个家伙带着很浓重的东欧口音,手臂上裸露出来的肌肤也有着纹身,一看就是那种生活在底层的人。

 

 文学

  东欧多年战乱,历来是欧洲的底层劳力的来源。

 

  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后,老蒋就问出了这对年轻情侣的底细。

 

  男的是从东欧某个战乱国家过来的,在这里做各种情节管道的工作,大部分时间是打临时工。而女的则也一样,只不过是在餐厅里当服务员。

 

  鱼鼐棠毫不客气的霸占了主人的卧室,把鹿细细和自己的“小师弟”放进了卧室里安顿。

 

  而老蒋则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

 

  这对小情侣很老实,一方面是屈从于武力压迫,一方面也是因为鱼鼐棠给的钱着实不少。

 

  两人在厨房里准备了一些吃的端了出来,老蒋检查了一下没问题,就拿起一块熏肉飞快的吃了下去。

 

  鏖战了一夜,老蒋着实是很疲惫也很饥饿了。

 

  鱼鼐棠用陈诺留下的卫星电话和陈诺联系了一下后,告诉老蒋:“他说等会过来找我们。”

 

  “嗯……”

 

  想到一会儿要再见那个陈小狗,老蒋顿时就觉得没了胃口啊……

 

  好吧,社死还要继续。不过大家都有秘密暴露,算是扯平。

 

  小萝莉则忙着弄了一些牛奶喂饱了孩子,然后又给老蒋检查了一下伤口。

 

  之前逃亡路上,伤口的处理和包扎都很匆忙,此刻安全了,小萝莉干脆把伤口的绷带拆掉,重新清洗和处理了一下。

 

  然后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个盒子来,拿出一个注射器。

 

  “我还没问你,你之前给我注射的是什么东西。”老蒋看着小萝莉把注射剂扎进自己的胳膊里,没反抗,只是静静的问着。

 

  “路上的时候给你注射的,只是普通的消炎防感染的药物。

 

  不过现在注射的就不同了。我之前遇到过一个能力者,能力是自我愈合。我用高价买了一些他的血液来提取血清做了一些处理。

 

  这个家伙的能力是细抱自我愈合活化,他的血清提取后也有同样的效果,只是会减弱一些。

 

  地下世界黑市上出售的一些治伤的药物,往往都是从这类拥有自愈能力的能力者的血液里提取的。

 

  贩卖能力者的血液已经是地下世界的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了啊。”

 

  老蒋叹了口气:“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别说是血液了,就算是器官,也有买卖的,能力者的器官往往能卖出天价的。”

 

  老蒋眯着眼睛,看了看鱼鼐棠,忽然低声道:“你一个才多点大的孩子,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跟着老师之后,很多事情都是我来帮忙处理的。

 

  老师这个人……怎么说呢,人是很好的,但就是不太聪明。

 

  明明很强大很厉害,但在收我当徒弟之前,做事情乱七八糟的,还经常被坑被骗。

 

  所以,我只好帮她把很多事情担起来了啊。

 

  老师说,这个世界很危险的,所以我们都要看清楚这个世界的坏人和黑暗的东西,以后才能活下去。”

 

  自愈能力者的血清注射下去,很快,老蒋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化。

 

  他用自己的内息感觉到身体的伤口还是缓缓的愈合,虽然依然缓慢,但是却远远比正常的速度要快了太多。

 

  甚至于伤口还是隐隐的有点发痒的感觉。

 

  固定好的骨骼断裂的位置,也开始有一种麻痒的感觉传来。

 

  内息的运转,也隐隐的流畅了许多。

 

  老蒋叹了口气。

 

  他其实不是不懂,这是……这种药物,在地下世界的黑市上都是价格极高的,老蒋经记拮据,平时可买不起这种玩意儿。

 

  不过,鱼鼐棠可没告诉老蒋……

 

  她给老蒋注射的这个药物,是她自己提取的,甚至从去年开始,她还用了不少放出去在地下世界里贩卖盈利……

 

  对于自愈能力者的血清提取的手段,地下世界的那些药贩子各有不同的方法,有的高明一些,药物的效果就好一些,有的简单粗暴一些,药物的效果就差一点。

 

  而鱼鼐棠的这种药物,效果颇为不错,在地下世界也非常受欢迎,为她赚了不少钱。

 

  五毫升的一针针剂,在地下世界的售价就达到了30-50万美元。

 

  一般的战斗损伤,注入这种针剂,只要休息一晚,就能恢复个七八成的运动能力。

 

  即便是致命的伤势,只要当时不死,一针下去,也能保住命。

 

  所以,这种药物,对很多能力者来说几乎就等于第二条性命了,自然是昂贵的。

 

  当然了,如果是断手断脚,是别指望打一针就能长出来的——没那么神奇。

 

  “可惜了,我在不列颠的秘密实验室肯定被那些人搜查过了,我和师傅从家里逃出来的时候,只带了这么一盒,还有八支针剂了。”

 

  鱼鼐棠犹豫了一下,没有给自己注射,她觉得自己的伤势不重,没必要浪费这种现在很难得的药物。

 

  老蒋其实一直在暗中打量着鱼鼐棠,这个小丫头表现出来的样子,有着远远超出她年纪的成熟。

 

  即便是此刻在休息的时候,身上却依然还穿着防弹衣。

 

  只是配合着她稚嫩的脸庞,就现得格外违和。

 

  ·

 

  天亮之前,陈诺终于回来了。

 

  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后,老蒋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随后陈诺的声音从门歪传来,老蒋才松了口气。

 

  只是陈诺进门的时候,老蒋忽然眉头一皱。

 

  他闻到了陈诺身上沾染的浓重的血腥气。

 

  “陈诺……你……见血了?”

 

  陈诺看了一眼老蒋,对他叹了口气,略点了一下头。

 

  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个徒弟,哪里还有半点往日在小树林里,半真半假嘻嘻哈哈在那儿扎马步,然后任凭自己拿着棍子抽大腿的样子?

 

  陈诺看了看鱼鼐棠,又看了看老蒋,低声道:“你们今晚遇到的那些人,领头的是一个穿黑风衣的,对吧?”

 

  “嗯……”

 

  “我见过他了,打听到了一些消息。”陈诺轻描淡写道。

 

  “他……”

 

  “嗯,死了。”陈诺和老蒋对了一下目光后,忽然一笑,摇头道:“不是我杀的。他自己死掉的。”

 

  老蒋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松了口气。

 

  不过,看着徒弟平静的样子,老蒋忽然心中重新一紧——这个小子提起人命的样子如此云淡风轻。

 

  他若是没杀过人,打死老子都不信!

 

  “老蒋,我要先进去看看孩子和我老婆。等下我再和你聊。”陈诺说着,对鱼鼐棠丢了一个眼神,然后带着鱼鼐棠进了里面的房间,留下老蒋在外面守着。

 

  老蒋没说话,坐在了沙发上静静的运转内息。

 

  客厅里就剩下了老蒋,和这户人家的那对情侣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老蒋和鱼鼐棠还有陈诺说的都是华夏语,这对情侣也听不懂。

 

  ·

 

  卧室里,陈诺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确定了孩子在睡觉,就放心了。

 

  然后就坐到了床边,看着静静的恍若沉睡之中的鹿细细。

 

  只是……那张十五六岁花季少女的脸庞,让陈诺心中实在很难不生出点别扭来。

 

  “现在,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从头说。”陈诺叹了口气。

 

  ·

 

  一家庞巴迪私人飞机缓缓降落在跑道上,滑行了会儿后,终于停稳。

 

  机舱内的豪华沙发座椅里,电将军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坐在那儿,手里拿着刀叉,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前盘子里的一大块牛排。

 

  牛排看起来最多只有三成熟,大片大片的带着血色汁液,从他的嘴角流出来,被他粗豪的随意用餐巾擦掉,然后毫不在意的咀嚼,吞咽。

 

  这么一大块看起来足足有一千克的牛排吃下去,电将军才缓缓的出了口气。

 

  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满足感。

 

  端起面前的酒杯,大大的喝了一口,这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全倒进了嘴巴里。

 

  旁边的一个空乘立刻收起了脸上的惊讶表情,赶紧上来给他的杯中添了酒,然后挤出一丝礼貌的微笑:“您的胃口可真不错。”

 

  “当然,饿了很久了。”

 

  电将军随意笑了笑,却没有再喝酒,而是看了看窗外的机场跑道,眼看跑道上一辆汽车开了过来,电将军摆摆手,让这个空乘离开。

 

  机舱的另外一边,一个手下凑了上来,飞快的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后,电将军听完,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事情怎么可能那么顺利……”

 

  说着,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壮硕的身体上,那件雪白的衬衫已经沾染了一点鲜红的酒迹和牛排留下的污迹,他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反而把领口的口子撤开一点,又卷起了袖子,然后走向了机舱的门。

 

  几分钟后,站在飞机下的跑道变,看着停在面前的这辆汽车。

 

  车的后备箱打开。

 

  后备箱里,是一具尸体。

本文标签:塞跳D不能掉出来上学

上一篇: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全肉的吸乳文一女多男

下一篇: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他的舌伸进她的花丛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