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女婿的比老公的好用

2021-12-08 16:07: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来福再次感谢两位大人的相助,没有两位出手,我们家少爷恐怕早就着了神族护法的道。   两位大人几次三番救我性命,来福感激不尽。”   来福刚一跪下就开始砰砰砰

“来福再次感谢两位大人的相助,没有两位出手,我们家少爷恐怕早就着了神族护法的道。

 

  两位大人几次三番救我性命,来福感激不尽。”

 

  来福刚一跪下就开始砰砰砰得磕头,一边磕还一边念念有词。

 

  “请两位大人放心,只要来福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把两位还有渔叟前辈和奔雷少爷牵扯进来。”

 

  看来凌家家主把来福派来凌子睿那个败家子身边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家伙,挺上道的。

 

  知道萧凉儿对奔雷和渔叟上心,他连这两人都一起算上了。

 

  只是,本来只想和凌家撇清干系,但来福这个头一磕,凌子睿要是真遇上什么难事,萧凉儿他们反而不好不出手了。

 

  “你放心好了,既然要救奔雷,我也不会丢下凌子睿。”

 

  萧凉儿说道。

 

  “  多谢大人。”

 

  来福感激涕零立刻又磕了几个响头。

 

  可就在他刚把头磕完,还没来得及起身的时候,三人身后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了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响。

 

  这动静虽轻,但在这一片寂静又荒芜人烟的地方响起,立刻就显得有些突兀。

 

  声音就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动静一出三人立刻回身,可眼前除了一片漆黑之外,根本什么都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久到让人以为刚才的声音只是自己的幻听的时候,黑暗中又响起‘咔擦’得一声轻响。

 

  紧接着,这奇怪的轻响就像脚步一样,规律得律动了起来。

 

  “前,前,前辈是你吗?”

 

  听着像极了脚步的声响,来福颤颤巍巍得朝着眼前的黑暗,问了一声。

 

 文学

  但更奇怪的是,对面的‘脚步’还在继续,听着声音,似乎正朝着三人的方向越来越近,可除了这个之外,却并没有别的响动。

 

  三人立刻紧张了起来。

 

  “恐怕不是渔叟。”

 

  萧凉儿看了一眼玄君临,暗示了一眼。

 

  这里只有他们三人,如果来得不是渔叟,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就在众人的神经因为这个异响紧绷起来的时候,一对在黑暗中发出幽兰色荧光的亮光,突然在众人对面出现。

 

  好大的眼睛!

 

  是野兽!

 

  就在众人呼吸一窒的瞬间,那对幽兰荧光动了起来,随着它的晃动,众人的耳边已经能听见清晰可见的脚步声。

 

  不过短短三个呼吸,已经能看见它模糊的身形,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

 

  “这么大!”

 

  来福吞了一口唾沫。

 

  如果换做是平常,他们看见这种猛兽,根本就不会理睬,可现在他们都没有灵力,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跑的掉。

 

  来福偷偷得瞄了一眼身旁的萧凉儿和玄君临,看他们还是和先前一样面不改色,脸上一点儿惊慌紧张都没有,他也就松了一口气。

 

  大概他们有什么法子能驱赶这只猛兽。

 

  就再来福胡思乱想的这一会儿功夫,那只猛兽已经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可就在他的身形刚曝光在火光里的一瞬间,萧凉儿看到了一抹翠兰的荧光突然从它背脊上出现。

 

  灵力!

 

  不对!这不是一直普通的猛兽!

 

  这是一只灵兽!

 

  翠兰荧光出现的一瞬间,萧凉儿和玄君临就同时出手,把还愣在原地的来福拉到了两人的身后。

 

  “大人这是……。”

 

  还没等来福把话问完,那灵兽背上的灵力元素瞬间暴涨,把他给吓得立刻‘卧槽’了一声,下意识得就把身上的护身佩剑给抽了出来,挡在自己的面前。

 

  “你灵力恢复了?”

 

  玄君临看了一眼差点就戳到他背心的宝剑,笑着把剑给来福收了回去。

 

  来福摇着头,剑虽然被强行收了回去,但他握在剑柄上到手却压根儿就没有松开。

 

  玄君临看着他一副随时可能还会拔剑来捅自己背心的架势,好心得提了个醒:“既然没恢复灵力,还是收起来吧。”

 

  那意思就差直接告诉来福,别到时候灵兽没捅到,反而伤到花花草草和他们这些无辜了。

 

  萧凉儿看着玄君临那个后怕极了的小表情,却突然笑了起来:“上去捅几下也好呀,万一灵兽被他这勇猛的架势吓跑,那我们不是正好省事儿吗?”

 

  我看你就想看我被捅,玄君临瞪了一眼偷笑的萧凉儿,眼里的宠溺却根本不加掩饰。

 

  来福尴尬得把剑给收了回去,这么明显的调侃他要是还听不出来,那他就不是来福而是凌子睿了。

 

  但说来也有些奇怪,明明刚才他又紧张又恐惧,可听玄君临和萧凉儿这么一调侃,他心里的紧张似乎松弛了一些。

 

  三人在说闹,可身后的灵兽却根本没有停下,听着越发靠近的脚步声,萧凉儿突然看了一眼两人,问道:“你们,会打猎吗?”

 

  “打猎干嘛?”

 

  来福一愣,摇了摇头。

 

  还是玄君临立刻就明白过来,他有些惊讶得看着萧凉儿,问道:“你是想用奔雷哪一招?”

 

  可除了奔雷还没有人试过,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管用。

 

  想起之前凌子睿被冰灵兽以各种姿势摔在地上的悲剧,萧凉儿立刻摇了摇头:“  我看多半不能。”

 

  “那你还想试?”

 

  玄君临一阵好笑。

 

  “那我们也总不能就这么干站着,等它扑过来吧。”

 

  萧凉儿指着已经越来越近的灵兽,抱怨道:“好歹是只灵兽幼崽,说不定它灵智还没开万一有用呢?”

 

  被萧凉儿指着的灵兽幼崽,恶狠狠得看着眼前的食物,它还从来没有见过居然一动不动就等着他去咬的食物。

 

  “吼!”

 

  小幼崽低吼一声,想要吓唬吓唬这几个食物,它可不喜欢吃死的东西。

 

  这局势看着越来越紧张,来福甚至已经能够闻到从灵兽幼崽嘴里吐出来的腥气。

 

本文标签: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上一篇:好爽太大了不要了太深了小说:美女班主任下身夹得好紧

下一篇:把冰棍放到B里可以吗:与三四个农民工的肉肉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