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作文:激烈撞击撞出白沫

2021-12-09 09:06: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周小楼连自己床上何时多出个男人都不懂,又怎么会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   “应该?”   “总之我睡醒时,衣服是完整的,身体也没任何不适。”   

周小楼连自己床上何时多出个男人都不懂,又怎么会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

 

  “应该?”

 

  “总之我睡醒时,衣服是完整的,身体也没任何不适。”

 

  什么搂腰,亲嘴儿这种事,周小楼直接省略了。

 

  她此时脑子都懵懵的。

 

  以前她说天冷,某人居然说幸好自己穿得多,这种直男,突然变得那么撩,她难以适应。

 

  难道说,他真以为在做梦?

 

  在梦里,就能为所欲为?

 

  “放心,只要你确定没把他睡了,我觉得都可以挽救。”

 

  苏羡意冲她慧黠无辜的眨了眨眼,单纯一笑。

 

  “……”

 

  周小楼忽然觉得,这话听着怎么如此耳熟?

 

  她一大早冲进谢家,蹭了顿早餐,徐婕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关心再三,左右询问。她一个人在燕京,之前又出了“被”辞退,业内封杀一事,徐婕对她自然会多些关照。

 

  周小楼支吾着:“我真的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徐婕抿唇没作声。

 

  倒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谢驭冷不防冒了一句:

 

  “那一定是个很可怕的噩梦。”

 

  “咳——”

 

  苏羡意直接被呛住。

 

  哥,你还是少说两句话吧。

 

  谢驭上班前,去隔壁看了下陆识微,遇到了陪陆老晨练打太极的陆时渊,困惑他早上的迷惑发言,谢驭又问了句:“你早上跟我说得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谁要办喜事?”

 

  陆时渊只是一笑,“谢哥儿,你说猹能变成人吗?”

 

  “建国后,不许成精。”

 

  “……”

 

  谢驭说完,驾车,扬长而去。

 

  指腹摩挲着方向盘,所以……

 

  他说的是肖冬忆?

 

  这只猹就算成精了,也就是只小妖,掀不起什么风浪。

 

  反倒是陆时渊,他怎么还不去上班,这都在家休息多久了,医院不需要他?不需要给孩子赚奶粉钱?

 

  肖冬忆曾告诉周小楼,他今晚会去找她,她本打算在谢家赖着,只是吃完早餐,苏羡意就开始收拾东西,为出门做准备。

 

  “意意,你要出去?”

 

  “亲爱的,我要去上班赚钱啊。”

 

  苏羡意也不可能天天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假在家。

 

  “那我怎么办?”

 

  “我妈在家,要不然你去隔壁?姐姐和二哥也在家。”

 

  “那还是算了。”

 

  她与陆家人相识,都是通过苏羡意,与陆家姐弟私下联系极少,没那么熟,哪儿好意思单独在陆家待着,只能又回到公寓。

 

  打扫房间时,居然找到了肖冬忆的一双袜子……

 

 文学

  甩手,想将其扔在垃圾桶,直接丢了。

 

  犹豫着,又把袜子给洗了。

 

  早上兵荒马乱,见他光着脚,她似乎丢了双自己的袜子给他。

 

  如今就连袜子是什么颜色的都记不清了。

 

  她也懒得管,收拾好东西就继续昨晚未完成的工作,顺便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

 

  **

 

  铭和医院

 

  肖冬忆在结束两台手术,休息之余才得空翻看手机,昨夜发生的事,同样在他意料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到她床上的。

 

  居然还以为在做梦,又亲了她。

 

  他深吸一口气。

 

  这一切都怪陆时渊,说什么强吻。

 

  自从他说过,这话就在他心底彻底生了根,也不知找了什么魔,居然就真的付诸实践了。

 

  罪魁祸首:

 

  就是陆时渊!

 

  当他看到周小楼的朋友圈,差点被气得背过气。

 

  她昨天见到秦纵,录了视频,拍了照片,却忘记发朋友圈。

 

  今天补上:

 

  【见到活人了,我们家秦爷真的太可了……不愧是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业务能力就是没得说,现场太好听了,简直是行走的cd。】

 

  苏呈评论:【秦纵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不在现场!】

 

  周小楼回复他:【弟弟,你也喜欢他?】

 

  【特立独行,还有个性,不算喜欢,但觉得他不错。】

 

  【有眼光!】

 

  ……

 

  肖冬忆选择性屏蔽了其他字眼。

 

  目光停留在【喜欢多年的男人】几个字上。

 

  气得咬牙!

 

  这秦纵究竟有什么好。

 

  昨晚他们还躺在同一张床上,转头居然就跟其他男人表白了。

 

  肖冬忆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先回了趟家,当肖妈妈听到外面传来车声,便急忙把自己丈夫叫出来,两人就在客厅等着。

 

  某人一夜未归,今早打电话,说去医院了,要去准备手术。

 

  肖家父母自然没急着追问。

 

  “嗳,你说咱儿子昨晚是在小楼那里留宿的吗?”肖妈妈嘴角有抑制不住的笑意。

 

  儿子可算开窍了。

 

  “为什么是小楼?”肖爸爸皱眉。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也可能被医院临时叫去值夜班了。”

 

  “……”

 

  当肖冬忆进门,换拖鞋时,肖家夫妻俩就齐齐傻了眼。

 

  自己儿子那双大脚上,

 

  居然穿这双粉色袜子。

 

  粉底,白边,上面还点缀着同色系的小爱心,称在他的脚上,显得格格不入。

 

  “冬冬啊。”肖妈妈都傻了眼。

 

  “妈、爸——”肖冬忆与父母打了招呼,“我回房换个衣服。”

 

  “我的围巾呢?”

 

  肖妈妈叫住他。

 

  肖冬忆扭头看了她一眼,“忘了拿。”

 

  “那……”

 

  “我待会儿出去,帮你拿围巾。”

 

  肖家夫妻俩面面相觑,怔愣数秒。

 

  几个意思?他今晚还要出门?

 

  肖冬忆回家冲了个澡,出来时,换了身精神笔挺的衣服,大概是身体舒服了,整个人看起来也有气色,只是嗓子仍旧嘶哑,说话比寻常低沉很多。

 

  “今晚不在家吃饭?”肖妈妈正在厨房炒菜。

 

  “不吃了。”

 

  肖爸爸打量他,“冬冬,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聊一下。”

 

  “您有什么事?”

 

  肖爸爸拍了下自己身侧的沙发,肖妈妈闻言,关掉煤气和抽油烟机,拿着锅铲,站在厨房门口,开始听父子俩谈心。

 

  “你昨晚是在小楼那里睡的?”

 

  “嗯。”

 

  肖冬忆实话实话,也没否认。

 

  “你呢,寻常做事也很有分寸,除了恋爱结婚,我跟你妈都没怎么管过你,但是在一个小姑娘那里留宿,孤男寡女的,总归不合适,这要是传出去,对她影响也不好……”

 

  “爸,我刚好有件事也想跟您说。”

 

  “什么?”

 

  陆小胆趴在肖爸爸腿上,他正低头撸猫,给小家伙顺毛。

 

  “我想和她结婚。”

 

  肖妈妈被吓得目瞪口呆,手指一松。

 

  “哐当——”锅铲落地,吓得陆小胆喵呜叫了声。

 

  它从肖爸爸腿上跳下去,警惕得盯着地上的锅铲,似乎是不认识,还冲着它喵呜喵呜叫着。

 

  肖爸爸也呆愣着自己儿子,“你认真的?”

 

  “冬冬,你们打算什么结婚啊?”

 

  肖妈妈也顾不得掉落的锅铲,直接冲过去。

 

  “如果是今年,时间就太紧了,我毫无准备啊,而且这时候订酒店,恐怕也来不及了。”

 

  “你们还没拍婚纱照,什么都没有。”

 

  “……”

 

  肖妈妈格外激动,絮絮叨叨说了半天。

 

  忽然想到一件事:

 

  “你们要结婚?她家里人知道吗?同意你俩在一块?”

 

  肖冬忆抿唇:“她本人还同意。”

 

  肖家爸妈傻了眼,所以……

 

  兴奋了个寂寞?

 

  本人都没同意,你回来说个鬼啊!

 

  肖妈妈气得直接回头,弯腰抄起地上的锅铲,高高举起,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你给我滚,别回来了,看着你就烦。”

 

  肖冬忆直接被“赶”了出去。

 

  肖妈妈气得一手掐腰,一手拿着锅铲,扭头看向丈夫,“你说说,你生了个什么玩意儿!”

 

本文标签: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作文

上一篇:做的时候都能塞什么东西:糟蹋h挣扎

下一篇:厨房里掀起岳的裙子:小芳的性生乱生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