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马做到浑身无力|戴蝴蝶结真实感受

2021-12-09 09:40: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夏老婆子回到家里,指天画地骂了半天似锦夫妇,可又不敢大声骂,怕左邻右舍听到了,告诉似锦和良笙,憋屈的不行。   枣花一家和桂花一家全都心惊肉跳,他们也曾暗算过似锦两口子,只不

夏老婆子回到家里,指天画地骂了半天似锦夫妇,可又不敢大声骂,怕左邻右舍听到了,告诉似锦和良笙,憋屈的不行。

 

  枣花一家和桂花一家全都心惊肉跳,他们也曾暗算过似锦两口子,只不过没有得逞,似锦两口子也没追究,不然这次他们也分不到西瓜。

 

  以后千万不能再得罪这一对财神爷了。

 

  等西瓜全都分下去之后,似锦这才高声对众人道:“这每块西瓜里面的瓜籽至少有七八粒。

 

  你们现在种下去就能长至少七八个西瓜,把这七八个西瓜卖六个,吃一个,吃剩的瓜籽留起来,来年你们就可以种出不少西瓜了。”

 

  乡亲们领到西瓜舍不得吃,本打算拿回去给孩子尝尝鲜。

 

  闻言,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这个时候还可以种西瓜吗?”

 

  似锦点头:“可以的。”

 

  趁着乡亲们全都在场,科普了一下西瓜籽要怎么种。

 

  等开始结西瓜时,一定要保证一个藤上只能有一到两个西瓜。

 

  科普完了知识,就让乡亲们走了。

 

  把剩下的一个西瓜切了,让所有下人来吃。

 

  下人们全都欢呼声雷动,他们根本就没想到他们还有份。

 

  似锦叮嘱他们,吃完西瓜把瓜籽交上来,她也要种秋西瓜。

 

  铁牛婶惦记着自己在卤菜铺的大儿子,让小儿子一吃完西瓜,就立刻给他哥和青山去送西瓜。

 

  还不忘叮嘱他,回来时一定要把西瓜籽全都带回来。

 

  铁牛叔问:“既然要种秋西瓜,那是不是要开两亩荒地?”

 

  似锦摇了摇头:“不必,马上孜然要收成了,就能够腾出两亩地来,正好种秋西瓜。”

 

  一个下人好奇的问:“孜然究竟是啥?闻起来好香。”

 

  似锦敷衍道:“一种佐料。”

 

  第二天一大早,早饭都没做,似锦就下田选西瓜。

 

  西瓜在这个朝代来说是新生事物,谁都不会辨认西瓜是否成熟,可似锦会,并且一挑一个准。

 

  头一茬成熟的西瓜不多,似锦只挑出了三十个已熟的西瓜。

 

  对邓掌柜派来拉货的伙计道:“回去跟邓掌柜说,今天只有三十个熟了的西瓜,过几天会多一些。”

 

  邓掌柜的几个伙计拉着货离开之后,似锦回到家里,良笙已经做好了早餐,而且还很丰盛。

 

  红枣白米粥、羊肉馅饼、凉拌黄瓜,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似锦欢天喜地的坐下来吃早餐,良笙的厨艺算是练出来了,做的早餐非常可口。

 

  吃完早餐,良笙捏了捏似锦的小脸蛋就去上学了。

 

  似锦吩咐青菱把铁牛叔叫来,安排收割孜然。

 

  也只有两亩的孜然,不过一个时辰就收割完了。

 

  孜然收割之后,还得把种子从孜然植株上脱落下来,然后晒干,来年才能播种。

 

  似锦安排了两个长工给孜然脱粒,自己亲自监督,主要是怕他们偷种子。

 

 文学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种的哪种农作物不挣钱!这些长工可是看在眼里。

 

  钱财动人心,难保别人不会顺些走。

 

  孜然种子今年她不会无偿分给乡亲们,等明年收成了,她才会分给乡亲们。

 

  帮人归帮人,自己先把钱捞到再说。

 

  等两个长工把孜然脱粒之后,似锦让他们搭梯子把种子晒在房顶上。

 

  几天之后,孜然种子晒干了,种过孜然的那两亩田地也整出来了,似锦让人把西瓜种子种了下去,地里的活就告一段落了。

 

  县城的铺子早在前两天就修葺好了,贺老六特意上门通知过似锦。

 

  可是那几天太忙了,顾不上去验收。

 

  现在有空了,似锦带着青菱在贺老六的陪同下去县城验收铺子。

 

  见修葺得不错,当下就给众人结算了工钱,还每人给了一个五十文的红包。

 

  虽然不多,但能买二十斤高粱,那几个匠人都很高兴。

 

  给人干活,遇到这么好的东家不容易。

 

  不少东家都是百般挑剔,在说好的工钱上一压再压的。

 

  似锦把新宅子的图纸交给贺老六,让他找人盖房子,并且点名要那几个匠人。

 

  那几个匠人就更高兴了,巴不得有活干,有活干就意味着有钱挣。

 

  贺老六盯着图纸看了良久,指着上面的小沟问:“这是啥?”

 

  “下水道。”

 

  似锦见众人一脸懵圈,解释了什么叫下水道。

 

  众人听是听懂了,可问题来了,没做过下水道,不知该怎么做。

 

  似锦道:“挖沟,用砖彻起来,上面用砖盖起来就行了。”

 

  这下众人都听懂了。

 

  似锦又把卫生间要用的蹲式马桶的图纸交给了贺老六,让他去陶瓷作坊订做两个。

 

  贺老六笑着道:“你想法真多,这宅子盖好,住着肯定舒服。”

 

  似锦又要求门窗要雕花的,有钱了,她就要追求最好的。

 

  她没时间买材料啥的,于是全权委托贺老六。

 

  双方说好,房子盖好之后验收合格,他能拿到三十两的佣金。

 

  这个金额不少了,而且贺老六和似锦夫妻两个打交道又不是一天两天,知道只要事情办得好,还会有红包。

 

  可是全权委托给他,就要预支银两给他。

 

  似锦有点犯难。

 

  预支几百两,怕他卷款逃跑。

 

  毕竟钱财动人心,万一面对一笔巨额银子,他把持不住自己呢。

 

  可是一次只预支几十两或上百两银子,那他隔三差五就要来要钱,十分麻烦。

 

  尽管麻烦,但似锦还是选择了后者,她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要是贺老六卷款跑路,她非得气吐血。

 

  给了贺老六一百两银子的银票,似锦就带着青菱去定做了招牌,这才坐着骡子车回去了。

 

  中午似锦回来的太晚,良笙在小饭馆里将就了一顿午餐。

 

  晚饭似锦就做的特别丰盛。

 

  夫妻俩正坐在屋前吃饭,夏老汉来了。

 

  两人都神情古怪的看着他,两家关系都快水火不容了,夏老汉居然还好意思跑来。

 

  夏老汉对良笙道:“好歹我是你爹,我来了,你也不说招呼我坐。”

 

  良笙直接问:“有事吗?”

 

  夏老汉只得自己拖了一张凳子坐下,语重心长道:“过几天就是红梅的大喜日子,你们也是知道的,她嫁的是史家……”

 

  良笙当即就怼了回去:“那又怎样?我们又不巴结史家!”

 

  夏老汉被噎了一下,然后道:“你说你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就这么不会为人处事?你这样很吃亏的。”

 

  良笙冷冷道:“吃亏也是我的事,跟你有关系吗?”

 

  夏老汉道:“再怎么说你是我儿子。”

 

  良笙不齿道:“现在就想起我是你儿子来了?当初可是把我夫妻当要饭的!”

 

  夏老汉见良笙油盐不进,只得铁青着脸走了。

 

  吃完饭,夫妻俩商量家事。

 

  现在在县城不仅要开卤菜铺子,还要开豆腐作坊,至少得调四个人过去。

 

  两个卖卤菜的,两个磨豆腐的。

 

  磨豆腐的好解决,从现有豆腐作坊分两个过去就行了。

 

  他们家只供应齐掌柜、易掌柜和邓掌柜三家的豆制品。

 

  其中给邓掌柜的供贺量顶得上齐、易两家合起来的供货量。

 

  所以拨两个磨豆腐的下人过去其实是化整为零而已,四个人的工作量并没有变。

 

  倒是卤菜铺子有点难办,光调青山一个人过去肯定不行,但是调多了,荷花镇的卤菜铺子剩下的伙计就应付不来了。

 

  良笙见似锦烦恼的不行,道:“这个很好解决,再买十个下人回来,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似锦其实不想再买奴才了。

 

  因为奴才买回来就得操心他的吃穿,不像长工,发了月钱什么都不用管,可是奴才真的比长工可靠。

 

  奴才的卖身契在她夫妻二人手里,轻易不敢背主。

 

  似锦点头:“那就再买十个奴才回来吧,把荷花镇卤菜铺的伙计分两个去县城的新铺子。

 

  再把买来的奴才两个卤菜铺各分两个,就是老带新了,既不会掉链子,人手人也充裕。

 

  然后把卤菜作坊的伙计也调一个去县城,两边也各配一个新手,两个作坊也保证了两个人手,不过还剩余四个怎么安排?”

 

  良笙道:“带到县城打杂,等以后你再开铺子,他们就都用的上了。”

 

  第二天,似锦花了一个上午教会了青山给豆浆点浆,下午就带他和另一个卖卤菜的下人先去了县城。

 

  让他负责买石磨、买柜台……为后面大队人马的到来安置好一切,也为卤菜铺的开张做准备。

 

  似锦只给了他两天的时间准备,就是想锻炼他的能力。

 

  青山不负所望,两天之后,似锦前去检查,见他样样都安排的井井有条,而且已经把定做的招牌给挂上了,心里十分满意。

 

  似锦调配好了卤水,又叮嘱了青山一番就回去了。

 

  虽然她还没研究出类似十三香那样的卤料包,但是有制冰技术。

 

  可以把卤料熬成浓汤,然后冰冻,再送到县城来,也还算方便。

 

  一大早就往县城赶,回去的路上,似锦在车辆的摇晃中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青菱压低声音兴奋地在叫她:“东家娘子,你快看!”

 

  似锦睁开眼睛问:“看什么?”

 

  青菱一手指着不远处的高粱地道:“奴婢看见红梅和她表弟吴小茧钻高梁地了。

 

  大热天的装高粱地肯定是为了苟且。

 

  这两个人可真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竟这般伤风败俗!

 

  而且红梅再过几天就要出嫁了,红梅不为夫家考虑,吴小茧也不会史家考虑!一对禽兽!”

 

  似锦丝毫不感兴趣,听听也就算了。

 

  高粱地,青纱帐,红梅和她表弟吴小茧颠鸾倒凤,疯狂得天地为之变色。

 

  特别是吴小茧,只要一想到红梅马上要嫁做他人为妻,就止不住的难过。

 

本文标签:和马做到浑身无力

上一篇:这么着急吗在楼梯间里可以吗视频|转过去趴着疼也忍着

下一篇:小东西去阳台做|被强j高H纯肉公交车男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