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 对我的尺寸还满意吗|陪读妇乱子伦视频

2021-12-09 09:50: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经过一个烧饼摊前的时候,用今日好不容易赚来的三个铜板买了一个烧饼。   他将烧饼放在怀里,走着的时候,忍不住低头闻了闻那香气。   好不容易回到家,他推门进去。   房

在经过一个烧饼摊前的时候,用今日好不容易赚来的三个铜板买了一个烧饼。

 

  他将烧饼放在怀里,走着的时候,忍不住低头闻了闻那香气。

 

  好不容易回到家,他推门进去。

 

  房间逼仄,只有一床一椅,还有墙上挂着的一把刀。

 

  卢三看着那把刀发呆,这是他存了十几年的钱,让铁匠铺打的,和他当初在战场上用的那把刀很像。

 

  卢三走到那把刀前,抚摸着那把刀,愣愣出神。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那段金戈铁马的日子。

 

  再往前些,他记得他参军时,娇美的妇人在门口送他的模样。

 

  他往外走出几步,又突然往回,将她抱了起来,引得她一阵娇笑。

 

  “待老子挣得战功,封了官,接你做官夫人!”他踌躇满志道。

 

  后来,上了战场,他勇猛非常,逐渐就得到吕将军的赏识,升为副将。

 

  夷北一战,本是吕安领兵出征,行至半途,被敌军埋伏,吕安受伤,便由他继续带兵出征。

 

  那一战打得极为惨烈,他带去的五千人,除了他外,无一幸存。

 

  但是,却打败了敌方三万人,这一战也奠定后面打败楚国的基础,所以是很重要的一场战争。

 

  卢三作为夷北之战的第一大功臣,必定封官加爵。

 

  吕安为他举行了庆功宴,彼时,宴席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他被围着,意气风发,喝了许多酒。

 

  待他醒来的时候,他却成了犯错的将领,被痛打一顿,那些人还想杀他,将他扔在乱葬岗。卢三命大,捡了一条命,逃回来,腿却废了。

 

  他回到家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夷北一战的战绩成了吕安的,而他的妻子,也在他征战的这些年里,因病去世了。

 

  他一无所有了!

 

  卢三咬了一口手中的烧饼,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他也想要一个公道。

 

  但是没有证据。

 

 文学

  许多时候,他觉得自己这种废人活着作甚,还不如死了好,但是却咽不下这口气。

 

  卢三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感。

 

  他若是去找吕家,可能会再被杀人灭口一次!

 

  所以,他只敢以卢三这个名字,生活在京城最肮脏的角落,偷偷关注着吕家。

 

  吕安的儿子死了,妻子是毒妇,这算不算也是报应?!

 

  他要活着,看着吕家人遭报应!

 

  卢三啃完一个烧饼,敲门声突然响起。

 

  卢三独来独往,没什么相熟的人,谁找他呢?

 

  卢三带着疑惑起身,打开破破烂烂的门,便看到门口站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来人身着锦衣,俊美不凡,周身威压,一看就是个贵人。

 

  卢三眉头一皱:“你走错了门了吧。”

 

  说着就要去关门。

 

  男人的手抵住门:“我是刑部尚书,知晓你有冤情……”

 

  卢三神情一怔,手一松,男人便走了进来。

 

  卢三看着他:“你说……你是刑部尚书?”

 

  “对,刑部尚书乌煜。”卫擎道。

 

  “我的冤情……”

 

  “卢绍,夷北一战,本是你的功劳,被吕安侵占,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卫擎道。

 

  卢三猛地抬头,看向卫擎。

 

  “对,不公平!就是因为想要一个公道,所以我苟且偷生,不舍得死!”

 

  “我还你一个公道。”卫擎道。

 

  卢三的心怦怦乱跳,又觉得没这般好事:“你为何……要帮我?”

 

  “我是刑部尚书,自然替人伸张冤屈。”卫擎道,并没有透露太多。

 

  卢三心中其实是半信半疑的,他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人,能为了他一个平民,去得罪吕家。

 

  但是,无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也想抓住这个机会。

 

  反正他烂命一条,还怕什么?!

 

  “但是,没有证据啊。”卢三讷讷道。

 

  当初跟随他出战的全部战死,许多证据都被吕家抹掉了。

 

  都二十年过去了,哪里去寻证据啊。

 

  没有证据,怎么证明吕安冒领了他的战功?

 

  “我有证据。”卫擎道,“我这有一份军医记录,记载了夷北一战中替吕安看病用药情况,证明他当时无法领兵,还找到当年参与那一战的人,愿意出堂作证。”

 

  卢三愣住了,心中十分激动。

 

  有证据,是否真能还他一个公道?!

 

  希望燎过心头,烧亮了他麻木淡漠的眼睛。

 

  ……

 

  很快,一件事便传遍京城的大街小巷。

 

  一个叫卢绍的人,一纸状书状告平阳侯吕安冒领了他的战功!

 

  这件事在京城引起很大的轰动。

 

  年长一些的都记得夷北一战,也记得吕将军战胜归来时,举城欢迎的盛况。

 

  平阳侯怎么可能冒领战功?!

 

  这卢绍又是谁?!

 

  吕府。

 

  吕阁老的脸色很难看。

 

  这件事打得他措手不及。

 

  这都二十年前的事了,怎么会被人翻旧账?!

 

  这卢绍哪里冒出来的?!

 

  不是早就被他处理了吗?!

 

  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人针对吕府,有备而来。

 

  这件事一旦坐实了,那吕家的名声就毁了!

 

  吕阁老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父亲,您找我?”吕安在门口敲门问道。

 

  吕阁老看着吕安那蔫蔫的没精神的模样,就觉得一阵火起。

 

  “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你是平阳侯,是吕家的长子,就因为个女人变成这副模样,真是没出息!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吕阁老发怒道。

 

  吕安却像是个木头人似的,被他骂着,也没多少情绪波动,就低着头挨骂。

 

  吕阁老骂了一顿,才道:“你还记得卢绍吗?”

 

  吕安猛地抬起头:“卢绍!他……他不是失足坠河了吗?”

 

  吕安很赏识卢绍,两人的关系不错,庆功宴后,有人告诉他卢绍失足坠河了,吕安还难过了许久。

本文标签:宝贝 对我的尺寸还满意吗

上一篇:小东西去阳台做|被强j高H纯肉公交车男男

下一篇:唔 好紧 放松 进去了 H|女婿比老公大一倍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