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糖盒(H)软心糖*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2021-12-10 16:50: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顾韫拦住两人,“妈妈不必多礼,咱们家是农户,没那么多的规矩。”

  纪妈妈却执意如此,带着儿子跪下,“那日若是没有娘子出手,安哥怕是...奴婢在这世上只这一个

 顾韫拦住两人,“妈妈不必多礼,咱们家是农户,没那么多的规矩。”

  纪妈妈却执意如此,带着儿子跪下,“那日若是没有娘子出手,安哥怕是...奴婢在这世上只这一个儿子,若是他有个好歹,奴婢也活不下去,真算起来,娘子是救了两条人命,当得奴婢和安哥这一跪。”

  “地上寒气重,妈妈快起来吧,安哥身子还弱,别再染了风寒。”顾韫不好去扶纪安,只能对纪妈妈伸出手。

  纪妈妈也是爽朗性子,这才听话拉着儿子起来,她面带愧疚之色,“那日得了娘子救助,安哥喝了药身上高热便退了下去,养在医馆时奴婢去打听,问当时在摆摊的商贩,听他们说娘子去抓药,几经打听才在李大夫那里知道娘子住处,没有和娘子通过气便寻上门来,给娘子添了麻烦,娘子勿怪。”

  刚刚在正房里的一幕,纪妈妈看在眼中,哪里看不出来大娘子在家中不受宠,更不得长辈喜爱。

  “这不算什么事,你们既然留下,日后便安心的住下来。”顾韫听到其中原委,这才知道二人是怎么寻到这的。

  “日后奴婢母子便是娘子的人,娘子有话只管吩咐便是。”纪妈妈又福了一礼。

  顾韫见纪妈妈执意如此,也没有再劝,说起眼前的处境,便让他们将就几天,“如今天气冷,厢房里又不保暖,安哥若不介意先在厨房里搭个床,那里挨着灶台,比厢房要暖和。纪妈妈先和我住在正房,待这几日我家中长辈搬进县城,安哥搬进正房西屋便可。”

  “一切听娘子安排。”纪妈妈应下。

  顾韫也没有别的要交待的,正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她也停下来,外面的人停顿了一下,听到屋里没有动静,这才推门进来。

  “阿姐。”顾蓁蓁推门进来先唤了一声人,待走到纪妈妈身边时,才叫了一声纪妈妈,纪妈妈规矩的福了福身子退到一旁。

  而自始至终低头的纪安,这时才微微抬起头。

  顾蓁蓁略有些为难的看了纪妈妈母子一眼。

  纪妈妈心领神会,“娘子,我带着安哥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做的活。”

  顾韫想到她早上捡的柴,“早上我捡了些柴,妈妈让安哥把东屋小北炕烧了吧。”

  纪妈妈母子一走,门才刚刚带上,顾蓁蓁便叹气道,“纪妈妈母子也够可怜的。”

  门外,纪安听到这话步子顿了一下,听到母亲喊他,这才跟上去。

  顾韫目光落在门纸上,看着消失的身影,目光又落回顾蓁蓁身上,微微一笑。

  似笑非笑的笑容,莫名让顾蓁蓁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顾蓁蓁觉得定是自己想多了,“阿姐,阿奶那边还在生气,一直说家里多了两个人,又说...又说....”

  等了半响,没等来对方问自己,顾蓁蓁心里嘀咕难怪阿姐不得长辈喜欢,一点眼色也没有。

  她面上只能自顾自的演道,“又说家里原本就穷的没米下锅,说不给...不给纪妈妈母子饭吃。”

  顾韫愕然,一股恼意骤然升起。
 

 文学

  纪妈妈只认她做主,先前她看出顾蓁蓁不高兴,独没有料到顾蓁蓁心思这般狭隘,这样的办法也想得出来。

  是的。

  顾韫不相信阿奶突然提出这个,定是在顾蓁蓁的引导下,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想到她的功劳被抢,家人不觉得有错,还怪她说实话。

  如今怪她拿钱救人,又贪婪两个仆人,这吃相还真是....

  她的这些亲人,不就是这样的吗?

  活过一世,见过他们的薄凉,还有什么惊讶的呢.

  几息之后,顾韫稳下心神,“这事我知道了.“

  她声音低低的,里面有掩饰不住的失落.

  这也是顾蓁蓁想看到的,她趁机点拨道,“阿姐,你性子安静又软,长辈们也是知道的,自家人什么都好说,就怕下人看了便觉得软弱可欺,反而压到主子头上去.咱们家是农户出身,就怕纪妈妈母子面服心不服,到咱们家来不过是借势渡过眼前难关,待日后....“

  顾韫似被这话吓到了,唇角翕动,“那...那便听阿奶的话,饿上他们几天,让他们自己低头.“

  顾蓁蓁一愕.

  这与她料想的答案完全不一样.

  按阿姐的性子,一听到这样的事,定会吓的直接将纪妈妈母子交给阿奶处置,她又最是胆小心软,不会让人挨饿.

  结果....实在出乎她预料.

  顾韫握上她的手,“蓁蓁放心,我定让他们自己低头,若是不低头,那便让他们自己去寻吃食,即给咱们家做了活又省了吃食,看他们能扛多久.“

  顾蓁蓁心下差点急的吼出来‘不是这样’。

  最后还是忍下了,她皮笑肉不笑道,“阿姐心里有数便好,阿奶那边还等着我回话,我先去了.“

  厢房里终于安静了.

  顾韫盯着顾蓁蓁离去的方向,扯出一抹冷笑,眼里又闪过一抹苦涩.

  这就是她的家人,处处和她算计.

  纪妈妈许是就看出来家人的薄凉,又一心想报恩,所以刚刚才说出只认她一个人做主子的话.

  如此也好,她一个人受蹉跎已经不易,又怎么能看着别人因她而受苦.

  纪妈妈那边给北炕烧火也没那么顺利,顾老太太眉头紧皱,说现在的柴不好捡,哪能这么浪费.

  顾父正巧从西屋出来,不想在下人眼里落得刻薄子女的名怕,才说柴是早上出门捡的,又说天气冷,家中再缺钱也不能冻了自己.

  纪妈妈也有眼色,又说还留了一半要烧南炕,顾老太太这才没有再说.

  吃饭时,顾家桌上摆了家人用的碗筷。

  顾韫看了一眼没多说,去了厢房。

  厢房里冷冷 清清,纪家母子两个沉默的坐在木板床上。

  顾韫进来,纪妈妈忙起身,她察觉到儿子没有动,只能独自上前去。

  顾韫从衣袖里将白天从忠叔那里得到的点心交到纪妈妈手上。

  拿着点心回来后,她就藏在院子外面雪里,刚刚趁人不注意,这才拿出来。

  “我祖母心中还有不快,这些点心妈妈收着,莫让人看到,坚持几天家人搬去县里,就好了。”

  纪妈妈看着点心外包装就知道是点心铺里买的,她忙推回去,“娘子,这使不得。”

  顾家的条件摆在那,这样的点心做主子的没有吃,他们做下人的怎么能吃。

  顾韫按住她的手,“妈妈别在推让了,再让人看到又是祸端,我在家中地位妈妈也该看得出来,你们只认我做主,我祖母那边不快,只说让我单独供养你们,这些点心也是别人给我的,一口吃食不是贵重东西,妈妈收起来。”

  纪妈妈心下感动,“娘子是个好人。”

  顾韫笑了笑,“我不好多留,先回去了。”

  纪妈妈将人送到门口,看着人进了正房,这才将门带上。

  她回身看向坐在床边低头的儿子,厉声道,“安哥,你跪下。”

  纪安抬头,错愕的看着母亲。

  见母亲一脸怒容,这才起身慢慢跪下。

  “自小到大,我从未让你跪过,今日你可知为何?”

  “阿母,儿子不懂,明明是二娘子救了....”

  “住口。”纪妈妈一脸失望,“是我把你宠坏了,竟让你连好坏都分不清,我以为读书能明智,现在看来你这书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纪安一脸不服。

  “看来你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错是吧?那我说给你听听。”纪妈妈拿着点心坐回床上,严肃的看着儿子,“当日二娘子是出面要救人,可她做法太打眼,若是她当街拿出钱财,只怕那些钱财到了我们手中,不等我拿去医馆也被人抢走。若不是大娘子聪慧,借机扶我起来将荷包塞给我,你还能好好站在这吗?”

  “若没有二娘子,大娘子也不会救人。”

  “是,你这样说没有错,可二娘子即便是给了钱财也救不了你,救下咱们母子命的是大娘子。”纪妈妈直直看着儿子,“今日当着老太太的面,二娘子的话想必你也记得她当时说了什么。”

  “二娘子不想大娘子被长辈怪罪。”

  “不想被怪罪?我看是二娘子想贪功,让咱们母子感恩她罢了。”纪妈妈年轻时可没少见过大户人家里的阴司,就二娘子那点小心眼,她一眼便看穿了,可惜儿子是个古板一根筋,分不清好坏,她将点心放到床边,“对顾家来说,这样的点心难得,大娘子却是给了我们,她是看出我不愿认顾家别人为主子,咱们母子投靠上门,给她添麻烦不说,还有自己私心,她没有责怪,反而暗下帮衬,现在的世道能遇到这样的主子不多了。”

  纪妈妈长长叹出一口气,“安哥,你要惜福啊。大娘子是个好人,咱们母子好好服侍,将来有机会和大娘子提提,你还能念书的。”

  “阿母,儿子记下了。”

  只是记下了,却不是知错。

  纪妈妈也知过犹不及,没再深说,“起来吧,吃两块点心,把铺盖在厨房那边铺好,明日去山下捡柴。”

  纪安才起来。

  两包点心,纪妈妈心疼儿子,自己没有吃,只给儿子拿了两块,其它的收了起来。

  顾家要搬进县城,也不知道在几天,如今又是寒冬腊月,外面也寻不到野菜吃,只能省一口是一口。

本文标签: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上一篇: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又粗又长小雪李老汉

下一篇: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篇:粗暴h玩弄奶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