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傻子好大好胀痛下载*狠狠的贯穿你h

2021-12-11 08:03: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不过这个时代的交通,可能等林萱生了,还不一定能传回信来。

  榴莲不容易寻到,但臭豆腐却容易。而且还不用她自己动手做,在外面就能买得到现成的,且味道还不错。

  不过

  不过这个时代的交通,可能等林萱生了,还不一定能传回信来。

  榴莲不容易寻到,但臭豆腐却容易。而且还不用她自己动手做,在外面就能买得到现成的,且味道还不错。

  不过许多官家夫人自持身份,并不吃这等臭烘烘的吃食,所以内城卖臭豆腐的小摊不多。

  傅瑾珩下职之后,专门跑了一趟外城,给林萱带了热乎乎的臭豆腐回来。

  林修文与林慧茹过来的时候,林萱正吃得欢。林慧茹心里鄙夷,贱人就是上不得台面,竟然吃这等下贱的吃食。

  看着傅瑾珩还站在一旁,小心地用手绢给她擦嘴角上不小心沾上的辣椒沫,又生怕她辣到了一般,手忙脚乱地给她递水送水果,她嫉妒得不行,张嘴就道:“姐姐,你这是在吃屎吗?怎么那么臭啊!”

  傅瑾珩刷地一下抬起头来,眼神冷漠地看着她,林慧茹被他冰冷的眼神吓了一跳,不自觉地缩了一下脖子,有些后悔刚才太过冲动了,这个时候,她应该想办法在他面前留个好印象才是。

  她正后悔,就听林修文呵斥她:“慧茹,怎么跟你姐姐说话的呢?”

  林慧茹赶忙假模假样地道歉道:“姐姐,你别生气,我只是觉得这味道太臭了,一时不小心说错了话,你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我的气吧!”

  林萱觉得只要稍微多看这个低级绿茶一眼,就多恶心一份,她直接没理她,低头继续吃臭豆腐。

  傅瑾珩亦当两人不存在一般,继续伺候林萱吃东西。

 文学



  被人无视,林修文有些尴尬地呵呵笑了两声,自说自话道:“你妹妹就是这样,被她娘给惯坏了,这么大个人,连话也不会说,萱儿,你是当姐姐的,不会跟她一个小孩子计较吧!”

  他虽然是在责备林慧茹,但是其亲疏远近,一看就明白。

  傅瑾珩想着她的小妻子,就是跟着这么一个不疼爱她的爹,还有那个恶毒的后娘一起长大的,心里就一阵发疼。

  对林修文也更为厌恶。

  陶氏对林萱不好,他能理解,毕竟这世上,又有几个后娘能做到,将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孩子疼的?

  可是林修文,作为一个父亲,也这般对她,就太不应该了。还有陶氏在背后做的那些小动作,他不相信他一点都没有察觉。

  如果察觉了,还放任不管,说明林萱这个女儿在他心中,是一点分量都没有。

  他这才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地道:“这么晚了,岳丈大人怎么还亲自过来?是打算来给我夫人一个交代的吗?”

  林修文脸上表情讪讪的,同时也有些恼恨傅瑾珩半点面子也不给他。

  他道:“我问过萱儿她娘,她说她并没有给萱儿下绝育药。想来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萱儿,你以前性子冲动,是不是在外得罪了人,被外面人哄着吃坏了肚子?”

  林萱终于吃完最后一块臭豆腐,懒洋洋地放下筷子道:“爹爹的意思是说我在冤枉继母了?”

  林修文道:“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继母她这个人是有些糊涂,但是心肠不坏,她不敢做这种事。”

  林萱道:“她做没做过,是不是应该她亲自过来解释说清楚?怎么?她连亲自过来跟我说清楚的勇气都没有吗?找了你过来替她说情?”

  林修文对陶氏此番逃避的行为十分恼恨,但是夫妻一体,这个时候只能帮她扯谎道:“你继母她急病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不然她一早就过来了。”

  “到底是病了,还是觉得没脸见我?”林萱定定地看着林修文道:“外面那些传言怎么来的?父亲当真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林慧茹本来想忍着,在傅瑾珩面前留一个好印象,可看到林萱那副样子,实在忍不住,声音拔高道:“难不成还觉得外面那些传言与我娘有关不成?”

  林萱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是你娘做的事,自然都留有痕迹在的。我不过是不想让爹爹太过没脸,所以抓到那些故意散播我谣言的人,才一直没有声张。看来,我应该把人丢到京兆府去。”

  林萱的话,让父女两人的表情都裂开了。

  对于妻子那些小动作,林修文自然不是一点感知也没有的,不过他不想管这些杂事。他想把精力用在官场,想努力往上爬一把试试。

  而且他也觉得这种小事没什么要紧的,但万万没想到林萱居然这般较真,还将散播流言的人给抓起来审问了。

  他心里恼恨死了陶氏,休了她的心思都有了。当然,对于林萱这个,逼迫着他不得不面对这种问题的女儿,他也恼恨的很。

  “这是家事,何必闹到京兆府!”林修文此刻不得不拿出态度来,“萱儿你放心,这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我一定……休了那个毒妇!”

  “爹……”林慧茹尖叫道:“她胡说,我娘根本没有做那种事,她是诬蔑我娘的!你怎么不弄清楚,就给娘定罪啊!”

  她娘要是被休了,她的名声还能听吗?虽然,她如今的名声也没好到哪里去,可是……

  总是,她娘不能被休。

  她恨恨地看着林萱,“闹得我们一个家都不得安宁,你满意了?你的心怎么就那么恶毒呢?”

  傅瑾珩把林萱护在身手,“林小姐,你家你不得安宁,那是你们母女自己闹的,和我夫人可没有什么关系,还望你慎言。”

  说着,看向林修文道:“林小姐的教养问题,林大人也该管管了,像猴子一样,整天跑到别人家里上窜下跳可不行。”

  说完,毫不给两人留脸面地送客道:“我夫人累了,要休息了。今儿就不留你们二位用晚饭了。”

  林修文见他连一句客套的岳丈大人都不肯叫了,还直接毫不客气地赶他们走,只觉得没脸极了。

本文标签:校霸坐在校草的上面写作业

上一篇:把傻子叫进屋帮忙*农妇肉H文

下一篇:宝贝你看这上面全都是你的水*老板你太大了慢一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