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军妓营妓乳妓HP:经常戴蝴蝶的经历

2021-12-11 13:58: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然而陈青稍稍一尝便笑不出来了,瞬间被辣椒味呛得一阵咳嗽,连送好几口水这才堪堪压住鼻涕眼泪。

还是挤出笑容伸出大拇哥道:“好吃,苏姨的手艺果然不减当年!”

然而陈青稍稍一尝便笑不出来了,瞬间被辣椒味呛得一阵咳嗽,连送好几口水这才堪堪压住鼻涕眼泪。

    还是挤出笑容伸出大拇哥道:“好吃,苏姨的手艺果然不减当年!”

    苏妈似笑非笑道:“姑爷你就别强撑了,这些可都是小姐亲自下厨,忙活了一早上,烧糊了好几盘才有这卖相呢……”

    她做的么?

    陈青莞尔,如果是叶诗兰这个厨艺黑洞,那可就怪不得了。

    然而又一想叶诗兰罕见亲自为自己下厨,心头一暖,便一咬牙默不作声把整碟菜都给扒进了碗里……

    饭桌上正一片热闹时,忽然有道并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哟,苏妈,今天什么日子这么丰盛,是哪位贵客来了?”

    看到陈青扭头的那一刹那,叶小满先是一愣,旋即便松了松领带,朝他怒喝出声:“怎么是你?”

    “你居然出狱了!你到我家来干什么?”

    见气氛一时紧绷,苏妈赶忙上前阻拦:“少爷你别这样,姑爷他……”

    然而还不等说完便被叶小满喝断:“苏妈,你不用替他说话!”

    陈青微微皱眉望着自己这个小舅子,却并未解释什么。

    显然叶小满对陈青意见极大,怒视着他,仿佛恨不得用像刀子般的眼神将陈青凌迟!如果不是穿着西装并不方便,只怕他此刻直接就会撸胳膊挽袖子上前跟陈青干一架……

    因为当年那场医疗事故,因为陈青,整个叶家被金陵城多少人戳脊梁骨,他无数次看到姐姐噩梦惊醒的样子,这之后她为了麻痹自己,逐渐成了个工作狂!

    这个杀人犯,居然还有脸回来?

    “陈青,我姐刚刚获得了‘金陵十大杰出人物’的荣誉,她才刚刚翻身!我不想因为你这个杀人犯而让她名誉受损,她这些年不容易,你不能毁了她,明白吗?”

    “虽然爷爷当年救你,还给你跟我姐定了娃娃亲!照理说我们该遵从爷爷的遗志,但现在年代不一样了,况且你刚出狱还一穷二白,即便我姐跟你在一起你也养不起她!”

    “你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强扭的瓜不甜,我不能让你拖累她。记住,我们叶家不欠你的,相反你欠我们叶家的这辈子都还不完……”

    这话字字诛心,让陈青不由沉默起来,许久之后他望着叶小满缓缓说道:“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

    “你……”

    叶小满被他这不咸不淡的回答气的够呛,然而说完这话的陈青似乎并不想再跟他争辩什么,放下筷子:“我吃好了,苏姨,我还有点事,出去一趟。”

    “哎,姑爷,姑爷。”

    望着陈青起身离开的背影,苏妈一阵呼唤,又不由叹息,怎么一家人好好的吃顿饭,就这么难呢?

    一番怒火让叶小满口干舌燥。

    待陈青走后更是随手夹了片青菜放进嘴里,咀嚼两口顿时脸色大变,赶忙吐了出来:“呸呸呸,真特么咸!齁死我了。”

    ……

    陈青根据地址找到青山国医馆的时候,顿时被震惊了。

    地方虽不小,但这破旧的仿古式建筑外门可罗雀,国医馆的招牌上都挂了一层浮灰,相比于一街之隔人潮熙攘的金陵第一人民医院,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国医衰败的背景之下,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也怪不得这位赵明远医师肯接纳自己。
 

 文学

    “看病?抓药?”

    医馆内不过三两个人,一个学徒正闷头配药,还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坐诊医师正在打瞌睡,唯独有位穿黑色唐装的中年老者一抬头,好奇的望向陈青。

    平常来的都是邻里街坊大爷大妈,这年轻人要是看病不去医院,反而跑自己这国医馆来,那可真稀奇。

    “我叫陈青,找赵明远医师……”

    陈青掏出名片,这话一落,那位唐装医师不由抬了抬金丝眼镜,点头道:“我就是赵明远,正好我们这缺人手,既然是叶小姐介绍来的……”

    赵明远眼珠子转了转,叶诗兰只说让自己给他份工作,但可没提别的要求。

    旋即他望向陈青:“是这样,你直接从学徒做起吧,一个月3500,包吃不包住,愿意的话就留下,不愿意就走人。”

    这待遇倒是让陈青愣了一下。

    一旁打瞌睡的医师伸了个懒腰,便似笑非笑的劝慰道:“小伙子你还犹豫什么?以赵医师在这行的资历,跟着赵医师能学到很多东西,有些人想学赵医师还不教呢!”

    陈青心里暗笑,这位忽悠人的嘴脸,简直像极了某位北派传销大师。

    “好,我留下。”

    陈青并不在乎钱多钱少,只要能暂时安顿下来就行,于是他点点头答应道。

    见状,一旁唯一抓药的学徒此刻抬头瞥了眼陈青,眼神中暗暗露出了一丝怜悯。这鬼地方不满一个月就跑了七个学徒,竟然还有倒霉蛋愿意往上凑?

    与此同时。

    医馆外的玄武大街,一辆丰田埃尔法驶过,副驾驶上苏国庆伸出脑袋正焦急的四周寻找。

    “平常一个个都自称生在金陵长在金陵,真遇到事的时候都是一帮废物点心!我就不信这么大个玄武区,居然连家国医馆都找不到?”

    面对苏国庆的怒喝,一车的兄弟没一个敢辩解半句。

    苏国庆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想当年奶奶在医院不治去世,自家老爷子自此就怨上了西医,如何卧病在床几近油尽灯枯,可即使这样也倔强的坚决不肯上医院,非要找中医施治!

    天地良心,国医式微的年代上哪儿找手段高明的医师?再这么下去老爷子能撑到几时,他是又急又气,焦灼到满头大汗……

    “苏,苏总,那边好像有一家青山国医馆!”

    “那还不停车!”

本文标签: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

上一篇:将军白浊粗大娇乳娇吟*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下一篇:男男双性H办公室PLAY*宝贝是不是欠C很久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