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傻子不傻想要尝尝*好紧是不是欠C

2021-12-13 09:22: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所以他以前才隐瞒万云霆,不想在三弟面前丢面子。

“怎么,做我们王家上门女婿,你还觉得丢人了?”

郑裴慧一副尖酸刻薄嘴脸,嫌弃地瞥了万云


        所以他以前才隐瞒万云霆,不想在三弟面前丢面子。

        “怎么,做我们王家上门女婿,你还觉得丢人了?”

        郑裴慧一副尖酸刻薄嘴脸,嫌弃地瞥了万云霆和万东明兄弟俩一眼,“当初你们万家破产,如果不是我王家收留,你这个二哥早死在街头外了。他能入赘我们王家,那是他的福气,可别不识好歹了。”

        万云霆皱眉,看着满脸涨红尴尬的二哥,心生愧疚!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自己,父母也不会被害,二哥更不会沦落给别人做上门女婿!

        “妈你别说了,今天是三弟出狱日子,我让陈姨张罗一桌饭菜…”王楚琳拽住母亲,不想让丈夫在他三弟面前丢面子。

        “张罗什么…”

        郑裴慧甩开女儿的手,大手指着万云霆,对万东明警告:“我告诉你,别想让他住进这个家,我们家不欢迎这种人,要是让邻居们知道,还以为我们是包庇一个罪犯!”

        “妈,你这话太过分了。”

        万东明听不下去,气愤道:“你可以不把我当人看,但你不能这样说我三弟,他不是强奸犯,他是被冤枉的。”

        “你别跟我说这些。”

        郑裴慧摆手,一副什么都不听态度,“总之我把话放在这里,他不能住我家,如果你有意见,那你和他一起滚出去,永远也别回来了。”

        “你!”

        万东明被气得浑身哆嗦,万云霆神情平静,既然二哥的岳母不欢迎自己,那也没必要厚着脸皮留下了。

        “老公,我好晕…”

        忽然王楚琳扶着额头,神情痛苦,她娇弱的身体晃了晃,竟要倒下去。

        “小心…”

        万云霆反应极快,在王楚琳倒下时扶住了她。

        “老婆,你怎么了?”

        万东明震惊,不知道王楚琳怎么会昏倒。

        郑裴慧也被吓一跳,可见万云霆还扶着女儿,便上去抓着他手臂狠狠一拽:“你滚开,别碰我女儿。”

        被拽开的万云霆皱眉,但他来不及理会这些,对二哥说道:“嫂子应该是寒症病发引起晕厥,要马上抢救才行。”

        “三弟,你快给她看看…”

        抱着王楚琳的万东明焦急,他知道万云霆在监狱里跟一位高人学过中医,“你二嫂一直生病,

        前几年她还得过白血病,后移植骨髓才治好,但这两年她身体越来越差,医生说是白血病引发的后遗症。”

        万云霆点头,蹲下抓起二嫂的手腕把脉,片刻他皱眉,说道:“是寒邪入侵五脏六腑,导致她气血虚弱,影响心脏正常频率,得马上治疗…”

        可以说,王楚琳这个寒邪病发,已经到十分危险地步。

        在冬天时,我们看到植物外表,被一层冰霜包裹住的冰!

        现在王楚琳的心脏和六腑,就被这股寒邪之气包裹着,如果现在不抢救,她随时会有心脏骤停的危险!

        说着万云霆打开行李包,拿出师父传给他的一套银针出来,打开布袋,密密麻麻银针装在里面,他捻出一根七寸长银针,准备给二嫂施针抢救…

        “你干什么?”

        在别墅里拿手机打完电话的郑裴慧出来,一见万云霆拿着长长银针要扎自己女儿胸口,她冲过去,抬脚就朝万云霆肩膀狠狠一踹,“滚开,不许碰我女儿。”

        “妈你干什么,我三弟是在给楚琳治病,你凭什么打他…”万东明急了,把摔坐在地上的万云给拉起来。

        “我打他怎么了?你没见他对楚琳动手动脚的吗?”

        郑裴慧双手叉腰,怒道:“万东明,你赶紧带他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我已经打电话叫救护车,医生很快就到。”

        万云霆扭脸对二哥问道:“救护车来这里,需要多久时间?”

        “要十五分钟。”

        “来不及,再过五分钟,二嫂心脏就要停了。”万云霆郑重说道。

        “那怎么办。”万东明也急了。

        “你敢再动我女儿试试!”

        郑裴慧上来张开双手,像老母鸡护着小鸡挡在他们面前。

        万云霆蹙眉,二哥这个岳母太蛮横了。

        万东明急道:“妈,我三弟在监狱里跟一个高人学过中医术,他一定能救楚琳的…”

        “万东明,你脑子是被门挤了吗?”

        郑裴慧瞪眼,指着一旁万云霆怒道:“他在监狱里学的医术,也能给楚琳治病?”

        “哦,我知道,你是想让这个强奸犯害死我女儿,好让你继承我王家财产,对不对?”

        “妈,你在说什么?”

        万东明被气得又急又恼,这个岳母想象力太丰富,可以去写了。

 文学


        万云霆看到躺在草地上,脸色逐渐发紫的王楚琳,急道:“来不及了二哥,快抱二嫂进屋进行抢救。”

        “好…”

        万东明心急如焚,不顾郑裴慧,上去抱起王楚琳就往客厅里跑去。

        郑裴慧还想阻挠,忽然万云霆回头,他眼神凌厉无比,“如果不想让你女儿死,就继续撒泼胡闹!”

        刹那间,郑裴慧心头一震,万云霆这双深邃眼神太犀利了,仿佛能杀人,吓得她愣在原地,张开的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三弟,快…”

        王楚琳已经被万东明抱回房间,平躺在大床上。

        万云霆赶紧进去,“二哥,家里有酒精灯吗?”

        “有。”

        万东明立刻去把酒精灯拿来,放在床柜上并点燃,只见万云霆四根手指捻着一根七寸长的银针,在酒精灯火苗上炙烤消毒。

        并让二哥褪去二嫂上衣,微微露出她胸口膻中穴,万云霆捻着银针在空气中停顿五秒,才向穴位稳稳地扎进去。

        “你这个天杀的强奸犯,我女儿要是出事,我一定让你们兄弟俩坐一辈子牢…”回过神来的郑裴慧也进来,见到这一幕,吓得她心惊肉跳。

        万云霆全神贯注,不理会旁人,他继续捻着第二根银针消毒,稳稳扎进二嫂的鸠尾穴…

        第三根银针,第四根…

        一直延伸到王楚琳的腹部,十几根银针盘踞在她五脏六腑的各处穴位…

        守在旁边的万东明神情焦急,这也是他第一次见三弟展现中医术,所以心里也忐忑。

        万云霆继续给王楚琳的脑部印堂,头维,左右太阳,通天,百会等各大穴位扎进银针…

        “哎哟,你这是要干嘛?”

        郑裴慧看到万云霆捻着那么长的银针,往女儿头顶里扎,吓得她心惊大叫。

        “闭嘴!”

        结果万东明回头,怒喝:“妈,你能不能安静点。”

        见这女婿顶撞自己,郑裴慧气得浑身哆嗦,“好好,要是楚琳有个三长两短,我绕不过了你们…”

        “咳…”

        她话音刚落,身上扎满银针的王楚琳轻咳两声醒来。

        “二嫂你先别动。”

        在她头顶后方的万云霆说道:“我正在给你扎针治疗,如果乱动,‘气’就散了!”

        王楚琳的神情呆愣,她听出是万云霆的声音。

        “老婆听话,三弟在给你治病。”见到老婆醒来,万东明激动。

        郑裴慧也愣住,看着醒来的女儿,见万云霆大手,还捻着扎在王楚琳头顶百会穴上的银针,

        一股常人肉眼无法看见的‘气’,正顺着万云霆的大手,以银针做为引导,注入王楚琳百会穴,以及她全身各处被银针扎着的穴位上…

        “三弟,你真厉害。”

        万东明高兴,看来三弟在监狱里,真高人学到厉害中医术。

        “哼,不过是瞎猫碰上而已,我女儿病本来就不严重。”

        郑裴慧双手环胸,冷哼一声。

        对于她这种平日高傲惯的富婆,岂会那么容易向别人低头。

        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坐过牢的强奸犯!

本文标签:傻子不傻想要尝尝

上一篇:翁熄浪公夜夜欢: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下一篇:特大巨黑吊性XXXX:用下面的吃把草莓吃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