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同桌抱着我在教室做小黄文:肠灌折磨女警

2021-12-13 11:10: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做到地极限了。

她放下筷子:“姐姐今天出去打工,看看能不能赚点钱回来给安安买糖吃。”

这话一说,顿时就有七八个孩子围了上来,大的不过七八岁,小的

做到地极限了。

        她放下筷子:“姐姐今天出去打工,看看能不能赚点钱回来给安安买糖吃。”

        这话一说,顿时就有七八个孩子围了上来,大的不过七八岁,小的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个个都用希冀的眼神看着姜蝉。

        姜蝉挨个地摸了摸小家伙们的脑袋:“大家都有,我先出去了,晚上再回来。”

        孩子们站成一排:“婵姐姐你慢走,早点回来。”

        最先说话的安安又开口了:“就算是婵姐姐你没有买糖回来也没有关系。”

        已经走出两步地姜蝉头也不回地挥挥手,骑着院里那辆二八大杠地自行车离开了。

        她的情绪总是很少有什么多愁善感,毕竟每天为了生活奔波就已经耗费了她很多的力气了,实在没有多余的情感再去耗费。

        夏季早晨的天气还是相当舒服的,就算是这样,在到了莫叔的餐馆后,姜蝉也是出了一身的汉。莫叔的餐馆真的不大,窄小的空间里堪堪能够容得下八张桌子。

        只是莫叔的手艺好,就算是这里店面小,每天还是爆满。姜蝉也是一个偶然地机会认识了莫叔,莫叔莫婶心疼她的际遇,就留她在餐馆打工。

        她毕竟年龄小,莫叔莫婶就对外给姜蝉安排了一个他们侄女的身份,这样子也掩盖了姜蝉童工的身份。

        姜蝉这个人眼里有活儿,因为知道莫叔莫婶很关照她,姜蝉也投桃报李地,一下课就往这里跑,力所能及地帮着莫叔莫婶做事。

        有时候莫叔莫婶还会给她加餐,姜蝉也舍不得,都会原封不动地带回孤儿院了。她在莫叔这里吃地还算可以,只是孤儿院的孩子们,个个都只能够说是解决温饱。

        在这样的情况下,姜蝉自然是做不到吃独食的。她要强惯了,知道别人再帮助自己,都不如自己有一技之长

        所以在厨房工作的时候,她会有意识地跟在莫叔后面学习。莫叔莫婶也不藏私,该教导的都会教导她。

        有的时候忙起来,姜蝉还会上手帮忙炒几个菜。别得不说,就姜蝉现在的手艺,去外面摆个摊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姜蝉是非常感激莫叔莫婶的,世界上还是有好心人的。她嘴角扯了扯,在莫婶的身边站好,莫婶正在做包子,手指一捏一转,一个白白胖胖的包子就做好了。

        姜蝉洗干净手,帮着莫婶做包子。莫婶做的包子可是这里的一绝,姜蝉如今也仅仅能够做到莫婶包子的五分味道罢了。

        可就算是这样,在孤儿院里小露一手的姜蝉,也是让小家伙们个个化身馋猫。

        莫婶一边麻利地捏着包子,一边分心和姜蝉说话:“录取通知书有没有收到?昨天听说街道上的小吴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姜蝉点点头:“昨天收到的,吊车尾上了市一中。”

        姜蝉真不觉得这是多值得宣扬的成绩,吊车尾,说白了也就是不够优秀!再加上还要那么高的学费,姜蝉现在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填市一中这个志愿。

 文学



        这个分数要是去一个普通的高中,她就要拿奖学金的!姜蝉现在的想法就是各种卧槽,她泄愤似的揉着手里的面团。

        “真的啊?”不同于姜蝉的沮丧,莫婶惊喜地不行。她扬声就冲着里面喊道:“老莫,你快出来,姜蝉她考上市一中啦。”

        “你说啥?”一个趿拉着拖鞋的光头大汉走了出来,他的面相很凶,看着就不好亲近。听到这个消息后,伸出蒲扇似的大手就重重地拍了拍姜蝉的肩膀。

        他这个手劲儿都不是盖的,姜蝉愣是被他拍地一个踉跄。“好丫头,真有出息!”

        莫叔朗声大笑,姜蝉动动肩膀,肯定青了,她冷静地想到。但是对于莫叔的动作,姜蝉却是什么话都没说。

        她知道莫叔心好,是个难得的好人。

        莫婶嗔怪莫叔:“你个大老爷们,也不看看自己的手劲儿就这么拍姜蝉,要是将孩子打坏了怎么办?”

        莫叔挠挠脑袋:“有这么娇气吗?好丫头,你想吃什么,莫叔给你做?”

        姜蝉手里做包子的动作不停:“不用了,莫叔,我就是过来和你们说一声。”

        她眨了眨眼:“莫叔,我记得这附近不远处是个工地吧?”

        莫婶心直口快:“是有个工地,你打听这个做什么?是不是想着去工地搬砖?这可不是女孩子应该做的事情啊,那太辛苦了。”

        姜蝉哭笑不得:“莫婶,你太看得起我了,就我这身板,人家肯定不会要的。我就是打听下,我知道自己能够做哪些事情,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昨晚姜蝉想了一宿,要是靠着在莫叔这边打工,可能一年才会攒够她一学期的学费。那么既然这样,她就要去想其它办法了。

        “那你问这个做什么?”莫婶有点不明白。

        “莫婶,我跟在莫叔后面也学了这么久了,别的不说,炒几个菜还是可以的。”姜蝉慢条斯理地说着自己的想法,“我想着去那个工地拉拉单子,看看能不能在工地上卖快餐。”

        姜蝉的脑子还是够用的,起码知道做生意才是快速积累资本的途径。

        莫婶还是很精明的:“这个主意不错,小蝉你要是拉到单子,莫婶我也不苛刻你,一单子的利润分你一半。”

        莫婶盘算了下,觉得这个生意还是可行的。姜蝉知道莫婶是在不着痕迹地照顾她,心里很是感动。“婶儿,不用这么多的,等我拉到单子了再说。”

        莫叔又是一巴掌拍到了姜蝉的肩膀上:“我就知道你这丫头是肯定行的,你先来和我说说,你这快餐准备怎么做?”

本文标签:同桌抱着我在教室做小黄文

上一篇:最打动人心的晚安说说*霸气高冷到爆的句子

下一篇:解开奶罩吸奶头高潮小说:一晚贝贝被下药两次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