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玩弄我的美艳搜子:叫老公不叫就做到你叫

2021-12-13 14:17: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散发着一股英气。

百米之外拉起了警戒线,不少江安名流纷纷前来迎接,南省各府首脑人物一大早便聚集在机场外等候!

只可惜,这位青年对于这喧闹的场面并不感兴趣

散发着一股英气。

        百米之外拉起了警戒线,不少江安名流纷纷前来迎接,南省各府首脑人物一大早便聚集在机场外等候!

        只可惜,这位青年对于这喧闹的场面并不感兴趣。

        坐进一辆劳斯莱斯后座,车子缓缓驶远。

        副驾驶上,一个年轻男子五官如刀削,眉星剑目,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肃然之气。

        这是钟良最忠心的部下,邹宇。

        “三个月前交代你的事情查清楚了吗?”钟良摘下墨镜,双眼深邃。

        “回禀龙帅,当年追杀您的那些人一个月前便查到了,已经全部处死!”邹皓语气冰冷,随后又说道:“至于幕后黑手,目前只查到姜家似乎有参与...”

        “姜家?就是拿两千万投资合约买我妻子的那个姜家?”

        “正是!”

        “有点意思,看来是得新账旧账一并算了!”

        钟良嘴角的笑容意味深长。

        似火的骄阳透过车窗洒在钟良的身上,钟良的思绪不禁回到四年前离开江安的时候。

        四年前,作为豪门钟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钟良一手打造汇泽金融,企业上市指日可待。

        同时,钟良与江安林家订婚,即将迎娶林家千金林婉月。

        可就在钟良如日中天的时候,一场变故将他拉下深渊!

        一场饭局上,钟良宴请当地军首,可饭局之后的第三天,该军首暴毙而亡!

        所有证据全部指向钟良,钟良成为众矢之的!

        江安上千巡卫出动,围追钟良!

        婚礼取消!

        就连钟家都在第一时间背叛了钟良,将其名字剔出族谱!

        众叛亲离,钟良沦为丧家之犬!

        陷他于不义的人,还派人追杀他,钟良一路逃到了北境!

        在北境龙区,重伤的钟良被当时封号“战天”的统帅救下,钟良为报救命之恩,拜入战天门下,自此效命于战天,开始了四年的戎马生涯。

        辗转四年,战天荣升百万军大将,钟良接替师父,成为龙区统帅,封号“龙帅”!

        他执掌十万兵马,手下更是有“八大战神”、“十二首座”为其效命,手中大权足以憾天!

        此番回归江安,全省各府内心动荡不安,谁也不知道这位龙帅究竟要做什么?

        但谁都清楚,江安,怕是要变天了。

        其实,钟良回归江安最大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便是他的妻子林婉月,今日正在举办婚礼!

        钟良查到,林家为拿到姜家一份价值两千万的合约,逼着自己妻子林婉月嫁入姜家。

        发妻被迫改嫁,作为丈夫,钟良岂能不管?

        四年前陷自己于不义;四年后逼迫自己妻子改嫁!

        这小小的姜家,怕是没必要存在了!

        “让后面的车别再跟着了,我是去抢亲的,不是带他们去开会的。”钟良没有回头,但身后的车已经跟了一路,他岂能不知?

        邹宇回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车后跟了十几辆公家用车,全是省内各府首脑!他当即拿出了手机!

        “通知省内各府,谁若是再跟着龙帅的车,革职处理!”

        片刻功夫,后方的车散得七七八八,最重要的是,没有一辆车敢超上上来,皆是绕道而行!

        不一会儿,车子停在了举办婚礼的酒店门口。

        酒店大门口挂着一张硕大的婚礼宣传照,红色横幅拉了老长,前来的宾客络绎不绝。

        听说,姜家为办这一场婚礼,将整个星辰酒店全包了下来。

        好不气派!

        “诶,这人不是钟良吗?听说他当初不是把人毒死了吗?怎么还来参加婚礼了?”有人认出了钟良。

        “肯定是畏罪潜逃呗!这四年,这家伙一点消息都没有,弄不好还在逃命呢!”一束束目光朝着钟良看来,纷纷指指点点。

        “诶哟,真是胆大包天啊,杀人犯也敢来参加婚礼...”

        钟良没有理会这些声音,而是大摇大摆的朝着酒店大门口走去。

        “龙帅,我们的人就在四周,是否要将这些人都驱散?”邹宇小声的在钟良耳边问道。

 文学


        “不必了,让他们说吧,挺亲切的。”钟良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思绪仿佛回到了四年前。

        这样的谩骂与嘲讽,钟良四年前承受了很多很多,现在再次听到,却又有另外一番心情。

        难得这些人还记得自己。

        “站住!”一个声音在人群之中响起。

        钟良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转过头一看,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钟良,果然是你!你个狗东西!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穿着喜服的中年男人看着钟良的面孔,惊得瞪大了双眼。

        这人是钟良的岳父林安平,当年钟良逃离江安,留下一屁股债,林安平对钟良近乎是恨之入骨!

        好不容易债还完了,这畜生又回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今天是婉月大喜之日,我这个当丈夫的怎能缺席?你说对么,爸?”钟良平静一笑。

        “你个畜生!你没有资格叫我爸!我告诉你,今天是小月大婚之日,你最好赶紧滚,别逼我叫人!”

        林安平知道,钟良就是个在逃杀人犯,当年他杀了人,绝对不可能现在就放出来!

        这家伙肯定还背着罪名的!

        “钟良,你不滚是吧?行!”林安平咬牙切齿,随后大喊:“保安!快把保安叫来!”

        四周的人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场面唏嘘不已。

        钟良这个杀人犯也不知道去哪儿躲了四年,现在居然还敢来参加林家的婚礼,这不是往枪口上撞么?

        不一会儿,一队穿着保安制服的小跑了过来。

        “赵队长,快把这个杀人犯抓了!押去巡卫府!”

        林安平冷笑连连,明知自己叫人了,这小子居然还杵在原地不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保安队长赵建看了看林安平,又打量了钟良一眼,一脸谄媚的笑容:“林总,这小子谁啊?居然敢触您的霉头,不要命了吧?”

        “哼!一个钟家的丧家之犬罢了!哦对了,他还有个身份是在逃杀人犯,你把他抓去巡卫府,兴许还能换些赏钱!”

        林安平冷笑连连,他想看看钟良如何应对?

        以这小子四年前丧家之犬的德行,怕是会撒腿就跑!

        “是么?哈哈哈,原来是个杀人犯!”赵建用着打量的眼神看着钟良,随后轻蔑一笑:“小子,得罪了林总,那可就别怪我了,你乖乖就范,我免你皮肉之苦!怎么样?”

        钟良笑而不语。

        一个小小的保安,他还没放在眼里。

        “哟,有点拽啊?来人!给我把他绑了!”

        赵建大喊了一声,今天的婚礼他可是负责全面安保的,这小子真是不识好歹!

        可是,就在一群保安要冲向钟良之时。

        忽然,人群之中,一群身着黑色战衣的男人冲了出来,一眼望去,足足有上百人,个个气势非凡,荷枪实弹!

        这群全副武装的巡卫,将所有保安全部围了起来!

本文标签:叫老公不叫就做到你叫

上一篇:大炕上泄欲老女人*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下一篇:军人的巨H男男H:新婚美妇紧窄呻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