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视频:女主公开露出奶头h

2021-12-14 10:51: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对于这些香港大亨来说,不管是联英社靓仔坤,还是九龙仓谢永华都只是他们下棋的棋子。   这次他们下的一盘棋叫“楚河汉界”,靓仔坤和谢永华只不过是他们手中的&

  对于这些香港大亨来说,不管是联英社靓仔坤,还是九龙仓谢永华都只是他们下棋的棋子。

 

  这次他们下的一盘棋叫“楚河汉界”,靓仔坤和谢永华只不过是他们手中的“过河卒”!

 

  ……

 

  “你们猜这次边个会赢?”

 

  “当然是九龙仓那帮人了!他们背后可是有利兆天支持!”

 

  “搞不好是石志坚支持的联英社!”

 

  “联英社?讲笑吧!联英社才三五百人,九龙仓三千人!怎么斗?”

 

  “这你就不知了,听说那位石先生资助了联英社三百万,让他们招兵买马!”

 

  “哇,真的假的?这下有好戏看了!”

 

  号称“江湖情报站”的湾仔茶餐厅内,几个老江湖凑在一起喝着奶茶八卦道。

 

  在很多人看来,这次联英社有石志坚的三百万撑腰,只要靓仔坤不傻,就能拿了钱招兵买马,到时候就可以和九龙仓的人决一雌雄!

 

  ……

 

  “搞乜呀?别人的社团招兵买马一下子来很多,轮到我们连个毛都冇?!”联英社陀地,福星酒楼内,刀仔豪看着冷冷清清的“报到”现场忍不住发脾气道。

 

  说来也是,自从昨晚与和合图的人闹翻之后,靓仔坤就以大佬鬼脚潘的名义张贴出“英雄榜”,准备招兵买马与九龙仓谢永华那帮人决一死战。

 

  可是消息已经传出去一整天,前来报到的人寥寥可数!

 

  这样子还怎么打?连人马都招不够!

 

  “石先生给出的三百万我们已经砸出去了,竟然没人敢接!挑你老母!到底出了乜事?!”刀仔豪还在抱怨。

 

  靓仔坤听着刀仔豪嘴里抱怨,他则手持清香对着祖师牌位拜了拜,也有些不解。

 

  说真的,江湖人不就是求财嘛,现在他靓仔坤一分钱不存,三百万全部出手,竟然还没人过来投奔,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就在靓仔坤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独眼东急匆匆闯进来说道:“扑你个街!不好了!听说利兆天出手给九龙仓那边的人赞助了五百万!那帮扑街全都跑去谢永华那边报到!”

 

  “呃,怎么会这样?”靓仔坤转过身忍不住惊诧道。

 

  刀仔豪更是一把抓住独眼东衣服,“你讲真,不是在说笑?!”

 

  “当然是真的啦!不但和合图那边的很多猛人都被谢永华挖了过去,连四大社团的一些猛人为了赚快钱也加盟了过去!”

 

  江湖人出来混目的就是求财,很多时候两大社团抢码头都会从江湖上用重金招募高手猛人,双花红棍之类的,就是这样来的!

 

  意思是这人本身在社团已经够厉害了,还帮助别的社团做过猛事,身手碉到堡!

 

  现在利兆天拿出五百万支持谢永华,不用说看到钱多,那些江湖猛人就一股脑全都投奔到了九龙仓!

 

  靓仔坤遇事不慌,先把自己扮靓,掏出木梳习惯性地梳理了一下头发,安慰惊慌失措的刀仔豪和独眼东两人道:“稍安勿躁!你们难道忘了大佬潘讲过的吗,这个江湖不单单谈钱!”

 

 文学

  “不谈钱还谈乜呀?难道和你我谈感情?”刀仔豪忍不住翻白眼。

 

  可没等刀仔豪把话说完,就听听到:“潘林十八靓,老虎仔前来报到!”

 

  “老虎仔?他不是独立出去成立了和联顺吗?他怎么来了?”靓仔坤等人大惊。

 

  “潘林十八靓,遮仔前来报到!”

 

  又一声音吼道。

 

  “什么?脱离我们联英社投靠十四K的遮仔也回来了?!”

 

  这次靓仔坤等人不是吃惊,而是惊愕了!

 

  “潘林十八靓,髦毛陈前来报到!”

 

  “天啊,连东大街扛把子大佬陈也冲出江湖了?”

 

  髦毛陈可是比靓仔坤还要高一级别的存在!

 

  在潘林十八靓中排名前三,以前威震东大街,号称东大街霸王,直到联英社没落之后,他才退隐江湖,没想到今天竟然过来报到!

 

  靓仔坤,刀仔豪还有独眼东三人满脸惊愕,不过那惊愕很快就变成了兴奋。

 

  其他联英社子弟也都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高兴起来。

 

  他们这些人原以为这次招兵买马没指望了,却突然杀到这么多联英社曾经的猛人!

 

  “怎么会这样?我有无看错?”刀仔豪使劲儿揉眼,打死他也不相信江湖上还真有人不谈钱,谈感情!

 

  “你没看错!兄弟们都回来了!”靓仔坤拍拍他肩膀道,紧接着朝髦毛陈道:“大老陈,你怎么舍得回来?听说你在九龙做鱼蛋仔,生意兴隆,还一口气娶了两个老婆!”

 

  髦毛陈朝地上啐口吐沫:“别提了!现在生意做不成,总被那些扑街的差佬赶!还有我那俩婆娘干啥啥不行,只懂花钱!这不,我回来赚些快钱花花!”

 

  说着话,髦毛陈上前和靓仔坤深深拥抱,凑到靓仔坤耳边道:“辛苦你了,坤仔!这几年支撑着整个联英社!”

 

  靓仔坤拍拍他后背:“有心啦!”

 

  “你呢?遮仔!你怎么也舍得回来?”靓仔坤又笑问一个平头男子。

 

  平头男嘿嘿一笑摸出一支烟递给靓仔坤:“怕你这次挂掉要给你送帛金!我这人很吝啬的,所以就过来帮忙咯!”

 

  “挑!敢咒我!”靓仔坤打了对方一拳,两人再次深深拥抱!

 

  兄弟间有时候很多话不用挑明!

 

  “老虎仔,你不是也怕送帛金吧?”靓仔坤问壮如猛虎的男子。

 

  老虎仔在潘林十八靓中最是犀利,单枪匹马硬是成立了和联顺,虽然社团不是很大很强,却也是一方大佬,这次能够回来帮忙真让靓仔坤想不到!

 

  “别臭美!我不是给你面子!”老虎仔一脸桀骜。

 

  “呃?”靓仔坤楞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因为在他们身后鬼脚潘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鬼脚潘是他们所有人师傅!

 

  江湖规矩——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他们都是冲鬼脚潘,才回归的!

 

  鬼脚潘看着一脸感激的靓仔坤走上前,拍了拍他肩膀,什么也没说,紧接着取了三支清香上前朝着联英社祖师牌位拜了拜,他们拜的祖师是“蔡李佛”创始人陈亨!

 

  转过身,看似体弱年迈的鬼脚潘目光如电,道:“今晚,开战!”

 

  ……

 

  怡和洋行,总裁办公室内。

 

  鬼佬凯瑟克坐在老板椅上,嘴里咬着大雪茄一脸忧虑地说道:“上帝呀!真需要这样吗?非要在我的码头开打?天啊,这太不文明了!简直是野蛮人行径!”

 

  当石志坚把今晚联英社决战和合图的消息告诉给这位鬼佬大亨之后,凯瑟克发出了悲天悯人的惊呼。

 

  “我们虽然是商人,却都是有良心的商人!我们要在赚取利益的情况下考虑那些人的父母儿女!她们也是人,也要生活,也要生存!愿上帝保佑,阿门!”凯瑟克飞快地在胸口划着十字架。

 

  旁边,霍大少,徐三少,以及包家洋女婿苏迪文三人坐在一起面面相觑。

 

  即使苏迪文和凯瑟克一样同为鬼佬,也扛不住凯瑟克这种浮夸的展现自己慈悲和善良的拙劣演技!

 

  记得不错,不久前苏迪文可是陪同凯瑟克去看过拳击赛,这个家伙还挥舞拳头高喊把某某人的脑袋打爆!

 

  “咳咳咳!”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表现有些夸张,凯瑟克忙咳嗽几声,摊摊手道:“难道我有讲错?生命不值得珍惜吗?”

 

  “啪啪啪!”石志坚率先鼓起掌,“讲得好!我深深被凯瑟克先生您的善良所感动!我们目光短浅,一叶蔽目,只看到眼前利益,却没看到这些利益所带来的血腥程度!”

 

  徐三少怎么说也是石志坚最要好朋友,当即一唱一和道:“是啊!是啊!是我们肤浅了,没考虑那么多!还是凯瑟克先生您的思想境界高!”

 

  霍大少和苏迪文动动嘴皮子却始终没开口,他们脸皮薄,说不出这样违心的话。

 

  “不过凯瑟克先生请放心!”石志坚继续道:“今晚我们只是借用码头一用!抢码头这种事情在香港司空见惯,与其说是一种血腥打斗,不如说是一种展现江湖雄性荷尔蒙的体育运动!大家你来我往,互相问候对方老母,然后用拳头表示对对方的尊重程度!你打的越凶越狠,越能说明对方身强力壮能吃得住苦!”

 

  “哦上帝呀,我明白了!就像我们西方流行的拳击运动是吗?”

 

  “是!不戴拳套!”

 

  “这样我就可以理解了!好吧,今晚我会让九龙公司职员前部提前下班,把场地交给你们搞运动!”凯瑟克大方道。

 

  “如此甚好!也避免伤到无辜!”石志坚拍手称赞。

 

  ……

 

  就在这时——

 

  外面女秘书忽然敲门禀告道:“凯瑟克先生,利兆天利先生来了!”

 

  说话间,就听一个洪亮声音道:“凯瑟克先生,看起来你这里很热闹啊!是不是我来晚了?你们已经讲好了码头事情?”

 

  利兆天动作潇洒的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对大厅里正站起身的凯瑟克微笑着问道。

 

  “利先生怎么来了,你可是稀客!快些请坐!”凯瑟克保持西方绅士风度,邀请利兆天坐下。

 

  利兆天扫了一眼房间,霍大少,徐三少还有苏迪文三人在凯瑟克站起来的时候,也很有礼貌地跟着起身。

 

  毕竟大家都是大家族出身,又从小受着高等教育,这点礼貌还是有的。

 

  石志坚坐在沙发上,本来正要点支香烟,此时把香烟叼在嘴里,手上拿着火柴,看到利兆天看向自己,他就笑眯眯地递出一支香烟道:“要不要来一支?”

 

  利兆天一脸狂傲,“唔好意思,我只食雪茄!”

 

  身后,谢永华转了出来,笑眯眯地把一支粗大雪茄递给利兆天。

 

  利兆天一脸得意地咬在嘴上,谢永华掏出打火机,啪,帮他点燃!

 

  石志坚不以为意,把香烟点燃悠然抽了一口,吐出来,然后翘起腿斜靠在沙发上,自始至终都没起身。

 

  利兆天走到石志坚面前,朝着石志坚轻蔑地弹弹烟灰然后在石志坚对面慢慢坐下,自始至终目光都盯着石志坚,犹如一头猛虎在盯着猎物。

 

  凯瑟克等人也陆续坐下,整个房间气氛瞬间变得怪异。

 

  凯瑟克笑了笑问道:“不知利先生所来何事?”

 

  “唔好意思,凯瑟克先生,我本来是找你的!”利兆天瞥了凯瑟克一眼,又把目光转向石志坚,“不过现在看起来不需要了!”

 

  石志坚笑了,“是啊,我已经和凯瑟克先生谈好,今晚码头只属于你我!”

 

  “石先生真是有心!”利兆天皮笑肉不笑,忽然道:“不过我这人一向赏罚分明!谢永华,站出来!”

 

  谢永华就从他背后站出来,站到他面前。

 

  “跪下!”

 

  谢永华眼角抽搐了几下,然后噗通,跪在利兆天面前。

 

  利兆天扬手上去直接一记响亮耳光抽在了谢永华的脸上,原先狂傲的脸上写满了激愤:“你知不知我为乜打你?”

 

  周围众人见利兆天突然动手打人,忍不住吓了一跳,全都惊愕地望着眼前一幕。

 

  只有石志坚看到谢永华不躲不避,任由利兆天打他耳光,嘴角微微上翘,然后自顾眯着眼抽着烟,一副平淡不惊模样。

 

  “石先生是什么人?他是我好朋友!没错,我是和他有争执,准确地说在争夺九龙仓公司!可你也没必要出手那么狠,派人去追杀他!幸亏老天有眼,石先生福大命大逃过一劫,让你斩错了人!”利兆天满脸怒容,夹着雪茄,喷着烟雾。

 

  “利先生,你消消火啦!我也不想的,是我手下大头文那个扑街做错事!自认聪明才去招惹石先生的!从头到尾我都不知情!”谢永华的左脸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肿,语气表情却桀骜不驯,尤其眼角还笑眯眯的,更无丝毫悔意。

本文标签: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视频

上一篇:给她下药疯狂占有她H*紧致滋润粗h

下一篇:粗黑在她的娇嫩进进出出*好大~吃不下去了

相关内容

推荐